笔趣阁 > 真武凌天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沆瀣一气

第二百三十七章 沆瀣一气

  话音一落,纪阳慢慢抬起头,带着欣慰的微笑,释放出全身的真气,引动强大的气势。

  脚下甚至因为无形真气波动,都流转起淡淡的风穴!

  一瞬间,在场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这是,没想到阳少爷居然已经达到王爷的程度了!”

  先前那名手拿长刀,欢天喜地的大汉,眼中震惊,有些难以置信眼前纪阳的实力。

  “不,应该是比王爷更强才对,脚下的真气产生穴涌,连王爷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那名亲卫眼神一凝,表情震惊,语气认真的分析道:

  “阳少爷,虽然你实力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但我们还是不能放你去玄安城,因为那里,是连探仙强者,都不能够涉足的地方!”

  纪阳听完,收敛身上的气势,语气坚定:“叔叔们,我并无意动手,只是我爹此刻身陷囹圄,随时可能丧命,还请不要拦我。”

  一时间,在场众人,都有些为难,一边是实力以及超越纪苍鸿而执意离开的纪阳,一边是死命令。

  顿了一下,那名亲卫,缓缓上前,拍了拍纪阳的肩膀,表情郑重,像是做了一个重要决定一般:“好,阳少爷,我们不拦你,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们,一定不要以身涉险,不做无把握之事,你且先去玄安,我们随后便来。”

  这名亲卫自知此刻已经是拦不住纪阳,认真嘱咐着纪阳:“若是阳少爷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也没脸见王爷。”

  听到这里,纪阳皱了皱眉头:“叔叔,你们,还要在这里做什么?”

  “这就不用阳少爷管了,此去玄安,还请阳少爷多加小心,虽然实力高强,却不可以身涉险。”

  这名亲卫,转过身,看着场中的众人,皆是点了点头。

  见此情景,纪阳心中已是明白,此刻这几十名父亲的衷心护卫,应该还有着他们自己要做的事。

  随即也就不再多想,点点头:“叔叔们,我走了。”

  说完,转身双膝一弯,一跃而起,不过一个呼吸,身形已经没入密林之中。

  这名亲卫转身看了一眼纪阳离开的方向,随后环视一圈:“大家继续吧,不过,进度要加快些了,不然王爷可能等不了了。”

  在场几十名大汉,拳头,都紧了紧。

  玄安城,天狱,这里不在皇宫之内,而是一座隐蔽的地下监牢。

  每隔十步才有的一个火把,为这潮湿黑暗的环境,带来一些微弱得光明。

  血腥的气息弥漫在这一排用精铁铸造的牢房之中,让人有些作呕。

  这座天狱,便是专门用来关押犯有重大罪名的犯人的,能够进入这座天狱的人,要么就是足以惊动大玄的恶徒,要么就是像纪苍鸿这种的朝中要臣。

  纪苍鸿和纪雷两父子,各自身着白色的囚衣,胸前后背都写着大大的“囚”字,身上还带着经历过严刑拷打之后的血迹,面容憔悴,背靠冰冷的墙壁而坐,身下垫着一些粗糙的干草。

  “爹,对不起,是我没有处理好和薛鹏的事情,才造成现在的局面。”

  纪雷原本魁梧的身材,也因为饱受折磨,变得有些消瘦。

  听到纪雷有些自责的话,纪苍鸿摇摇头:“这不怪你,整个朝中谁人不知那薛必文与我是恩怨重重,这次的事情,不过是被别人占了先机罢了。”

  正说着,这牢房之外,一名狱卒,手中端着一个木盘,上面放着一只烧鸡,还有两壶酒,四下张望一番,随后走到牢门前,悄悄用手做个扩音的手势:“将军,将军,两位将军。”

  “嗯?”

  两父子同时抬头,纪苍鸿眼神示意纪雷,让他起身去看看。

  “这是蒋大人托小的给两位将军带的饭菜,花了好大的力气,二位将军要小心些,蒋大人正在朝中极力周旋,相信很快两位就可以洗刷冤屈出去了。”

  这名狱卒看起来小心翼翼,四下张望一番,却瞧见右边不远处一名神情凶恶的狱卒,看到了这边这一幕,正要开口说话,却又扭过头。

  下一刻,右边不远处便传来粗犷的声音:“哟,大人,今天是哪道风把您给吹来了,来来来,小的这里有些酒菜,还请上座。”

  与纪雷隔着牢门相对的这名狱卒,听得这声音,连忙拿起烧鸡和酒,塞进了纪雷手中,蹲下将手中的木盘用干草掩盖起来,一脸正色。

  纪雷心领神会,将烧鸡和酒放进怀里,回到原地,安置好一切。

  “都老实点啊。”

  为二人送酒菜的狱卒的声音,有些小了。

  不到两个呼吸,只见一名身着青黑色华服,头戴官帽,年纪约莫六十来岁的老者,来到了纪苍鸿和纪雷二人的牢房之前。

  脸上带着阴险的微笑,看着沦为阶下囚的纪苍鸿父子。

  纪苍鸿见来人自己认识,正是平日里和宰相薛必文沆瀣一气的刑部督长使,李万知。

  “李大人,又想出什么办法来折磨我父子二人了吗?”

  纪苍鸿的语气,带着轻蔑和不屑一顾,明显对这个刑部督长使,没放在眼里。

  “纪苍鸿,你这是什么态度?见了本官,居然没有一点礼数,本官念在你昔日护国有功的情况下,才没对你使用极刑,你还不赶紧把你意图谋反的事情从实招来!”

  李万知一通官腔,在纪苍鸿眼里就像是个笑话一般。

  “李万知,若不是我平四方叛乱,灭犯玄之敌,轮得到你在这耀武扬威?”

  话音一落,纪苍鸿身有余力,不过两丈方圆的牢房,只一步,便到了李万知跟前!

  身为武者的气势,不是李万知这种文官能比的,这一下,把在门外的李万知惊得连连后退,一下跌坐在地上。

  让得旁边几个牢房之中的重犯,都露出了凶恶的笑容。

  “李大人,不用怕,只是下次还想耍官威的时候,记得别让你的手下到旁边跟人喝酒了,不然尿裤子了可没人给你收拾。”

  纪苍鸿说完,豪爽一笑,不过片刻,先前入口的地方,便有两名随从连忙跑过来,扶起李万知。

  “大人,你没事吧?”

  “大人,没伤着哪吧?”

  听着两个随从的关心,李万知从惊恐之中恢复过来,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表情和仪态,有些口不择言:“纪苍鸿,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袖袍一甩,便头也不回的径直离开。

  这句话,听得身旁的两个随从,都有些目瞪口呆,缓了一下,看向牢房中站着的纪苍鸿,眼中有些不忍,随后追了出去……

  宰相府,后花园,还是和纪雷见面的那个亭子,还是一样的摆设,只不过棋盘上的黑白二子,多了一些。

  而对面的坐的人,则已经换成了纪阳怎么都想不到的人:周轩!

  “薛兄,以你看,什么时候,才能将那纪苍鸿和纪雷定罪?”

  周轩也是难得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但纪苍鸿和纪雷多活一天,王越川交给自己的任务,就越会耽搁一天,不免心里有些着急。

  “周兄,切莫着急,你们这江湖中人,可能不太了解我们世俗之中的规矩,像纪苍鸿这样的人物,即便是定罪,想要处死,也是很麻烦的。”

  薛鹏信心十足,手持黑子,落入盘中。

  “这也是那位前辈所担心的,不然以他仙元强者的实力,莫说一个小小的纪苍鸿,顷刻间颠覆这大玄王朝,也不是不可以。”

  周轩感觉薛鹏有些看不起自己,语气变得有些强硬,还带着些许威胁的味道。

  “周兄此言差矣,我们这些世俗中人,虽不入修炼一道,但以那位前辈的手段,想要贸然动手,也是不可能的,毕竟这其中的关系之复杂,是你我不能想象的。”

  薛鹏的语气淡淡,成竹在胸,宰相之子的气质和心机,显露无遗:“所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为了能够彻底下好这盘棋,我所布的局,可谓步步小心,处处提防,如今快至终盘,绝对不能够因为一时心急,而毁了大计!”

  这话听在周轩耳里,心中十分震惊,也感受到了眼前这个大玄王朝宰相之子的心计之毒辣!

  周轩也不好再说什么,点点头,沉声道:“好,薛兄,一切由你安排,但不要忘记了我们之间的合作!”

  “只可惜,这次抓到的人,还是有些少了。”薛鹏摇摇头,站了起来:“周兄,你也不要忘记了答应过我的东西!”

  “这是自然的。”

  说完,周轩转身扬长而去。

  “哼,想要让我听你的话,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薛鹏的心中,暗自说道……

  两旁的树枝在飞快的往后倒退,纪阳眼神坚定的看着前方,脚下迅风疾影步已经催动到最快,朝着玄安城方向前进。

  “爹,二哥,你们千万不能有事啊,你们一定要等我,等我来救你们。”

  纪阳的心中,莫名有些不安。

  “你放心,你爹和你哥一定会没事的。”

  “希望如此吧。”

  一人一石,短暂的对话之后,继续向前行进。

  玄安城皇宫,当朝国君,大玄帝,年纪五十来岁,面容坚毅,不怒自威,正坐在皇书房,专心致志的批阅奏折。

  “启禀皇上,门外兵部督长使蒋大人求见。”

  一名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太监,手里拿个拂尘,轻轻推开书房门,扯着尖尖的声音,走到大玄帝身旁,恭敬的说道。

  “不见,让他明天再来,传我口谕,今天朕任何人都不见。”

  大玄帝手上拿着一本奏折,我也不抬,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嗻。”

  这老太监没有多说话,退了下去,带上了这皇书房门。

  “苍鸿,接下来,你会怎么办呢?”

  将手中的奏折合上,大玄帝眼神有些深邃,若有所思的抬头看了一眼窗外。

  此刻,靠近玄安城不过五里地的密林之中,纪阳正在飞快的纵跃着,忽然间,感觉到了附近有人。

  “小心!”

  置戒中的小玄出声提醒道。

  “我知道。”

  纪阳眼神坚定的点点头,双脚猛然一踩,一个空翻,落在一根巨大的树枝之上,随后警惕的看着四周。

  “你应该很着急吧?不过,到此为止了。”

看过《真武凌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