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古主宰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王半仙

第二百二十八章 王半仙

  喧闹的街巷中,但见一杆旗帜摇摇晃晃地从远方出现,旗杆下有一老者,身穿黑白道袍,颇为陈旧,身上满是八卦与而各种符箓,手中那杆大旗上更是有四个醒目的大字“仙人指路”。

  和那老道这身打扮相比,更为突兀的,是其一头散乱在两侧的长发,显得有些许不修边幅。

  这老道时不时走走停停,还会拿起摊位的玩物仔细端详,手中有着一满是磕碰的葫芦,里头装着廉价的酒,他走着路时不时还忍不住猛地饮上两口。

  与周围的修士与原住民比起来,这老道更像是一个初来此地的游客,游玩观光中喝着小酒,竟还有着几分惬意自在,若是不看其扮相有些怪异,这姿态在旁人看去还以为是某位世外高人,可一旦细看,他的扮相着实与其动作格格不入,更似一江湖骗子。

  叶元点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的老道,倒吸一口气道:“王半仙。”

  “你认识?”夏寒霜在一旁望着那王半仙疑惑道。

  “不只是认识,他还给我算过卦,其实这样也就罢了,主要当初他给我算完那一卦后,被雷劈的灰飞烟灭,只剩下零星一点破布。”叶元点苦笑道。

  这一次轮到夏寒霜面色古怪,她憋了半晌,也无语凝噎,叶元点的话信息量太大,给他算卦的人竟然还会被天打雷劈,这得是要干过多遭天谴的事,而眼下被雷劈得灰飞烟灭之人,又活生生地站在他们面前。

  “你确定?”夏寒霜小心翼翼道。

  “非常确定,若不是你们也能见着,我都怀疑自己是见鬼了。”叶元点肯定道。

  “……现在我怀疑我们一起见鬼了。”小蛇在一旁嘀咕道,它的胆子可小得很,对于这类鬼怪事物向来十分惧怕,尽管自己是九幽煞龙,能够在引渡死者的死冥滩内畅游,可这些年来它的本性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被小蛇一说,叶元点自己也有几分不肯定,沉默片刻后道:“走,看看就知道了。”

  王半仙正看着摊位上的一个崭新的葫芦,又比划了下自己手中的葫芦,这新葫芦能装的酒一看就多了不少,他心动得舍不得放心,奈何这破乱之地的银两与外界不同,他就算想买也没有钱币可以买下此物。

  “店家,这葫芦我买了。”叶元点在一旁掷出几枚破乱之地的钱币道。

  这些钱币乃是部落所有,细心的小蛇临行前带上了些许,不曾想真就派上了用场。

  叶元点从店家手中接过葫芦,转而对王半仙道:“道长,你还记得我吗?”

  王半仙一把抢过叶元点手中的葫芦,盯着叶元点看了半晌,似在努力回忆叶元点是自己行骗经历中的哪一位受害者,今日竟然会好心给自己买东西,莫非是自己当初随意掐算的卦象歪打正着了。

  “老道我生平助人无数,过往之事犹若尘埃不留心间,曾经给你一卦也是善意之举,小友就莫要放在心上了,那些皆是过眼云烟。”王半仙装腔作势道。

  “当初你给我算完一卦后,你就被雷劈没了,有印象了吗?”叶元点说道后面,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语有些许怪异。

  “哦!”王半仙眼珠子一转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道,“我就看小伙子你面熟得很,就是这身边的姑娘有几分面生,和老夫我记忆中的不太一样。”

  王半仙一边说着,一边甩了甩自己手中的酒壶道:“这酒壶快空了,老夫这肚子,也有些许饥饿,小友可知道这城池内,有没有适宜吃食打酒的酒楼。”

  叶元点与夏寒霜对视一眼,都能明白这老道话语中的含义,夏寒霜微微一笑道:“道长不远处就有一处酒楼,我们可以去那一叙。”

  “好说好说。”王半仙摸了摸自己的须发,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迈着他外八的步子,一左一右的向着夏寒霜所指之处走去。

  “我怎么觉得这道士不大靠谱。”小蛇在叶元点肩头小声道。

  “能被你这么不靠谱的黄鳝说作不靠谱的,那这老道是真的不太靠谱。”夏寒霜在叶元点一旁也嘀咕了一句。

  三人一前一后,进入了城池内的一座酒楼,选了二楼一处较为雅致无人打扰的位置落座,夏寒霜与叶元点早已无什么口腹之欲,因而也没有点菜的心思,倒是王半仙一坐下后,就一股脑的点了七八道招牌菜。

  小蛇眼巴巴地望着点菜单王半仙,心里想着自己带出来的钱袋子,啥好东西都没买着,就花在了这老道士身上,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没好气道:“喂,老道士,点这么多你吃得完吗?”

  “不打紧,吃得完,这些量刚刚好。”王半仙抹了抹自己的须发,一边又喝了一口葫芦里的酒。

  店家上菜极快,仅过片刻就上了四五样菜,都是店内特色,王半仙也不客气,直接动起了筷子,他倒是没有夸大,半炷香不到的时间,就狼吞虎咽地吃了大半,其点的菜量真够他一人所吃。

  叶元点看着王半仙的吃相,俨然是饿了十天半个月的状态,他都不好意思开口说些什么,怕影响了他吃饭的进度,待到王半仙动筷子的速度有所放缓,叶元点才缓缓道:“我是不是该称你一声前辈。”

  他方才仔细查探了一下,王半仙如之前他遇到的时候一样,只有浅显的修为,大约是在筑道境的程度,

  他与夏寒霜无形中相视一眼,二人彼此心有默契,一个眼神就心领神会对方的想法,夏寒霜的感受也是如此,王半仙只有筑道境的修为。

  叶元点与夏寒霜接触的化虚境修士都不在少数,以他们的眼界及灵觉,能够在他们面前掩藏修为者少之又少,并且化虚境修士也根本不需要特地掩藏修为,那已经是碧落星域顶尖的存在,怎会落得这般穷困潦倒。

  多年前在唐灵灵眼中,王半仙也不过是筑道境的修为,唐灵灵出手都可碾压化虚境修士,以她的修为若是无法看出,莫非这王半仙真就是筑道境修为?

  但是一个筑道境修士会出现在破乱之地,这根本就不合乎常理。

  当初他遇到王半仙的位置在苍虚的云顶城,云顶城与塞外边域相隔十万八千里,这等距离一个筑道境修士若是无人帮助,走到寿元将尽,恐怕也到不了塞外边域。

  并且纷乱的塞外边域,一个筑道境修士怎可能安然无恙,王半仙却能够好端端地坐在叶元点面前大快朵颐。

  王半仙似完全看不出叶元点心中的想法,抄起一个硕大的腿啃了几口,又猛灌了几口自己酒壶里的酒,道:“大家都是熟人了,不要这般生疏,喊老夫王半仙没有什么不好。”

  “敢问王半仙是如何来到破乱之地?”夏寒霜问道。

  她玉手抬起中,朱红衣袖顺势滑落,露出了她松雪般白皙的肌肤,夏寒霜手肘拄着桌子,一手托着玉颊,倩影风姿让不少店中修士为之侧目。

  “之前遇到一个宗门,他们宗主硬说我是江湖骗子,老夫自然不服,就给他们算了一挂,结果那卦算完了,他们宗主又说我胡言乱语,之后就被他们送进来了。”王半仙口中嚼着肉食,含糊不清地回答了夏寒霜的问题,中途又猛地灌了两口酒。

  “我看你也像江湖骗子。”小蛇在一旁没好气道。

  “胡说,老夫算卦岂是糊弄人的,不信你问小友,我曾经给他算的卦象准不准确。”王半仙义正词严道。

  叶元点神色微怔,那时候的卦象晦涩难明,他哪能知晓准不准确,他皱眉道:“你当时给那宗主算了什么。”

  “我算了一下,告诉他说他道侣与别人有染,他的儿子其实是别人的种。”王半仙吹了吹碗中的汤,喝了一大口后,又拿起了自己的酒壶。

  叶元点顿时语塞,他如果记忆没有差错的话,当初这王半仙似乎是算卦说一女子克夫,于是被揍得鼻青脸肿,此人怎么给别人算得卦象都有些不太正常。

  小蛇在一旁听得不耐,直接道:“喂,老道士,我听说你当时给这小子算卦时,可是招来天雷,还被劈得什么都不曾剩下,如今怎能好端端的出现在此?”

  “诶,算卦之人本就容易招来天怒,自当会有些应付雷劫的办法,都不值得一提。”王半仙又喝了一口酒,桌上的才基本所剩无几,其酒壶的酒却似怎么都喝不完一般,也不知他究竟倒了多少次还不见底。

  “你们别客气,一起吃啊。”王半仙指着桌上的残羹剩饭,随即转头招呼店家小二道,“来伙计,帮我把葫芦里的就盛满。”

  王半仙想了想,又与店小二补了一句:“这也算他们账上。”

  叶元点也没在意王半仙关于打酒的话语,还在思索着其方才所说的“应付雷劫的办法”,此话他断然是不信的,亲历过天劫的他,自然知晓雷劫之威,岂是那般容易避过,并且他当时与唐灵灵同时在场,可这王半仙就这样在二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此时想来还有几分不可思议。

  王半仙满意地摸了摸肚子,偶尔又念念不舍地拿起筷子,努力地在残羹中挑了挑,夹上一块肉送入口中。

  夏寒霜对王半仙没话可说,也就静静地坐在一旁没了言语,唯有小蛇恶狠狠地盯着酒足饭饱的王半仙,恨不得一口直接把他吞了才解恨。

  饭桌上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也不知王半仙是白吃白喝一顿,心中有愧还是什么,他难得主动打破了沉默,对叶元点道:“小友,老夫也不是占人便宜之人,不如老夫给你再给你算上一挂?”

  “嗯?王半仙莫非不知修道之人的命数不能随意窥探?”叶元点双眼微眯道,“抑或说你又要施展那应对雷劫之法。”

  他的语气中有了几分冷意,这王半仙敢如此开口,叶元点反倒开始有几分怀疑此人就是一个江湖骗子,否则绝不可能敢在修士面前随意说出如此言语。

  不过面对叶元点的态度,王半仙显得异常的从容,这一刻的他颇有几分得道之人的风范,淡淡道:“老夫这一卦较为特殊,不会引来雷劫,既是卦象,又是对小友的忠告,就看小友愿不愿意听。”

  “忠告?”叶元点疑惑道,“但说无妨。”

  王半仙淡然一笑,没有立即开口,他起身收拾了下自己随身携带的物件,又捡起他那杆“仙人指路”的旗帜插在身后的箩筐内,慢悠悠地走下了客栈的长梯。

  他的声音从木梯中传来,带着一丝奇异的道韵,传入他们的耳中。

  “生来死去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看过《太古主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