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成为诡差开始 > 第266章 节哀顺变

第266章 节哀顺变

  一旦被敌人所趁,或是所驱使的鬼神有异,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他的姐姐,他的父亲,乃至陈家上几代人,均是死于体内纸人的反噬。

  所以,陈海龙痛定思痛,寻来了一些释家的法门,及各种旁门左道,交予自己的儿子,让他修炼,才让陈天林把自己练的跟个魔鬼筋肉人一般。

  “父亲,这个小东西怎么处理?”

  陈天林随手将赵昊丢在地上。

  赵昊脸上还透着惶恐,表情有些木讷,痴痴呆呆的,好像被吓傻了一般。

  先前陈天林找不到赵德柱的埋骨之地,就袭击了赵昊一家,杀掉了赵昊的父亲,威胁让赵昊带路。

  之所以选择赵昊,而不是赵凤霞,主要原因还是老一辈的思想作祟。

  赵昊毕竟是赵家长孙,赵凤霞一介女流,在他看来,迟早要外嫁出去,论重要性,自是没赵昊重要。

  “先不杀,我毕竟算他的舅爷,这小子也有四分之一的陈家血脉,到时候拿他做个实验,试试药,看能不能激活先祖血脉。”

  陈海龙淡淡道。

  低着头的陈天林听到,心中一寒。

  莫名想到,父亲让自己从小去修炼体魄,是否也是怀着让他试药的心思?

  “做事吧!”陈海龙打断他的思绪。

  陈天林点头,来到两座坟墓前,而后扭头问陈海龙:“父亲,姑姑墓要开吗?”

  “不必了,她的墓里有镇墓纸人守护,若强行挖开,只会自找麻烦。”陈海龙摇头道:“最关键的是,她死去太久,身躯早已腐化,没有了利用价值。”

  “是!”

  陈天林点点头,往前走了几步,赵德柱的墓碑映入眼帘。

  墓碑上写着族谱,还有些生平事迹,同时还有赵德柱年轻时候的照片。

  是一张双人照,一男一女,依偎在小溪边,仰望天穹,天上有一轮皎皎明月,背后则是林间小院。

  照片里的场景,赫然就是他们所立足的地方。

  这是赵德柱和妻子年轻时的合照。

  这也是陈天林第一次见到传说中姑姑的外貌。

  陈天林沉吟一瞬,伸手一掌劈开了墓碑。

  连带背后的墓地也一分为二,从中裂开,露出一口楠木棺材。

  随后,陈天林拖出棺材。

  他也不解开棺材的把栓,当即就是一声大喝,虬结的肌肉骤然膨胀,血络喷张,暴起的青筋好似黑蛇狂舞,一股惨烈的煞气喷薄而出。

  陈天林浑身上下,闪烁着一种非人的金属光泽。

  他不选择扯开棺材盖,而是抓着棺材头的左右两端,硬生生地将其扯成两块。

  就好像扯开一双一次性筷子一样。

  而一旁的陈海龙则在给自己的姐姐烧纸钱。

  四下无人。

  风吹起陈海龙脚下的未燃尽的冥钱。

  陈海龙从碎裂的墓碑上取下照片,凝视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将照片贴在了姐姐的墓碑上。

  “姐姐,弟弟借姐夫用一段时间,等弟弟做成大事,一定完璧归赵,将姐夫重新下葬,到时候海龙一定过来给你磕头赔罪......”

  说着,他掏出挂在脖子上的一根银色坠子,轻轻将其挂在姐姐的墓碑上。

  随后,陈海龙看向一旁。

  草地上,身穿黑色寿衣的赵德柱神色安宁,似乎只是睡着了。

  “找找看他的殉葬品里,有没有‘画龙点睛之术’。”

  陈海龙吩咐道。

  陈天林目光闪烁,在破碎的棺材里,裂开的墓地里翻找了一会儿,无果后。

  他扭头对陈海龙说:“父亲,没找到陪葬的‘画龙点睛之术’。”

  陈海龙也并不意外,淡淡地问:“仔细找过了?”

  “找过了,真的没有。”

  陈海龙淡淡的点点头:“把尸体带走,我们离开,此地不宜久留。”

  医院的走廊上人来人往。

  范安在病房门前停住脚步。

  没有急着回知画的别墅,而是去看望了赵凤霞。

  门口有特别行动队的人守候。

  范安拿出自己去峨眉山龙脉的通信证,表明关系。

  然后随意问了几句,了解了些大概的情况。

  “我们赶过去的时候迟了一步,没找到赵昊,只在废墟里找到了晕倒的赵凤霞。”

  一位特别行动队的人说道:“凶徒歹毒,似乎没想直接杀了她,而是将她打晕后弃之火海,想活活烧死她。”

  “但赵凤霞似乎身怀异术,关键时候本能的唤出了一个纸人,为她挡住了火焰。”

  范安颔首,问了一句:“赵昊是死是活?”

  “据赵凤霞说,赵昊被劫持了,去寻找赵德柱的墓地!”

  特别行动队的人还说:“我们也从赵凤霞那里得到了墓地线索,刘队长正带队前往,想要将凶徒拦截。”

  “赵昊被劫持了?”范安眼睛一眯,问那位队员:“知道赵昊还活着吗?”

  “不清楚,这恐怕得队长去了赵德柱的墓地才知道!”特别行动队的人说道。

  “知道了。”

  范安没有再问,赵昊死没死,知画肯定晓得,到时候回去一问便知。

  若是赵昊死了......

  线索大抵就断了。

  若是没死......

  那他们就要死了。

  范安推开病房的门。

  赵凤霞靠坐在病床,睁着无神的双眸,面朝窗户,静静地眺望天空,整个人看起来是分的憔悴。

  听到门口动静。

  赵凤霞把目光转移到范安身上,目光出乎意料地平静,或者说哀莫大于心死。

  范安走上前:“节哀顺变。”

  他斟酌尺度,缓缓开口:“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可以说,力所能及,我不会推辞。”

  赵凤霞怔怔地盯着范安,噪音有些沙哑:

  “范先生,刚才门口的先生说,在老宅那边发现了我叔叔的尸体,是真的吗?”

  “是真的。”范安点头。

  赵凤霞刚想开口,忽然想起自己爷爷的嘱托,顿了好一会,才咬牙说道:

  “范先生,我知道你是大人物,我想请你帮个忙,我会支付给你报酬,无论是钱还是资产,亦或是别的什么,都行!”

  范安面无表情,淡然道:“出来混,总是要讲点义气的,我和你爷爷有些交情,你说,我量力而为。”

  他已看出来,赵德柱似乎没说自己会在关键时候保他赵家一次的事。

  念此,范安也没多言,只得感叹,到底姜还是老的辣。

  若是自己一来,赵家人便以此要求,让自己给他们报仇。

  自己虽然还是会去,但心里总归是不痛快的。

  而现在这种润雨细无声的方式,自己不帮他们,倒显得极不厚道。

  ......

看过《从成为诡差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