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空之上 > 第六十三章 救世者

第六十三章 救世者

  文华宫三号门附近,那处湖水清澈平静的湖泊旁边,小凉亭之中,天子面前支着一张古香古色的长桌,上面平整的放着一张上好的宣纸。宣纸旁边,则是一个笔架,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毛笔。除此之外,还有砚台,镇纸之类。

  天子手中拿着一支毛笔,姿势如同大书法家一样标准。他神色平静,动作行云流水。

  片刻之间,一副如同泼墨一般的山水画跃然纸上。图画之中,湖水静谧,小山之上郁郁葱葱,又有几只飞鸟悠然飞过。只是看着,便让站在一旁的莫鸿山感觉一股幽静之气扑面而来。

  这幅画很显然是描绘的当前景象。但在莫鸿山眼中,这幅画却要比现实之中的景色漂亮多了。

  这幅画很显然具有很高的艺术造诣,恐怕就算是国画大师来作画,都不一定能比天子作的好。

  现在,这幅画只差最后一笔,只要为那座小桥添上桥墩,整幅画就将完成。但就在此刻,天子却忽然间停了下来。

  他抬起头来,望着太阳的方向。

  此刻的阳光还很刺眼,根本不是人所能直视的。但它却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似乎如此强烈的光线对它没有一点影响。

  莫鸿山心中惊奇,也跟着天子的视线一同看去。但只是一眼,他就感觉眼睛被刺伤了一般,立刻转移了视线。

  “那里……那里是那颗小行星的方向?是了,它正在飞向太阳。”

  莫鸿山心中闪过一抹明悟。他知道,在今天,人类世界将会对那颗小行星展开又一次打击,而这,似乎引起了天子的兴趣。

  天空之中,太阳的方向只是一片光芒。这光芒淹没了其余一切,令那个方向除了太阳之外别的什么都看不到。

  但天子却像是看到了什么。不仅如此,它脸上还浮现出了一抹笑意,甚至于放下毛笔,轻轻的鼓起了掌,似乎正在为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而赞叹。

  莫鸿山心中立刻闪过了一个念头:“世界政府的尝试成功了?”

  天子转过身来,看向了莫鸿山:“不得不说,你们人类世界之中,也有智慧高绝的人物。这件事情,原本我以为你们无法完成的,但没想到你们竟然做到了。”

  天子语气之中的赞赏,让莫鸿山心中莫名生出了一点嫉妒。因为他知道天子的赞赏针对于谁。反观自己,却连区区三个凤凰基地都解决不了。

  “与您相比,我们的科学,我们的技术,全都不值一提。”莫鸿山低头诚心说道,“就连我们整个世界,也要仰赖于您的仁慈才能存在。”

  天子对此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笑道:“我想,许正华教授应该还可以发现更多才对。”

  莫鸿山不明所以,干脆紧闭嘴巴,没有回应。而天子似乎也没有打算听到他的回应。他只是转过头去,重新拿起毛笔,将那最后一点欠缺的桥墩一笔补上。

  这幅山水画作终于彻底完成。

  ……

  决策者虚拟会议室。

  面对元首“面对这场战争,我们怎么办”的询问,许正华沉默良久,最终还是缓慢的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这究竟是否是一场战争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确定,无论许正华,还是决策者们,在说起战争的时候,都是在指代那一些不明原因的,来自宇宙最底层物理规律的不明变化。但在讲述的时候,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用“战争”这两个字来指代这些变化。

  许正华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这种事情的存在,实在是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想象极限。究竟是什么样的伟岸力量才能影响到通行于全宇宙的物理规则,又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与其对抗?

  战场边缘的一窝蚂蚁,也能奢望在一场飞机导弹大炮坦克的战争之中不受到波及吗?

  这不现实。

  不仅如此,许正华甚至在理论范畴之内,都找不到免受这种“战争”波及的办法。

  要知道,相比起应用,理论总是领先许许多多的。就比如,早在几十年前,便有物理学家提出了利用负能量虫洞进行宇宙航行的设想,但直到几十年后的现在,设想仍旧还是设想,没有一点实现的可能。

  但就算如此,许正华知晓的理论范畴仍旧没有涵盖免受战争波及的可能。

  面对预料之中的答案,元首苦笑道:“那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了么?”

  战场边缘的一窝蚂蚁,也有祈祷这场战争早日结束,祈祷这场战争不要波及到蚁巢的权力。将其换算到人类身上,无论位高权重的决策者们,还是堪称最优秀科学家之一的许正华,处境都和那些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也只能这样了。”

  许正华语气平淡,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面对这种情况,他甚至已经提不起尝试解决的勇气。

  那颗差点就要撞击到地球之上的小行星,属于工程学上可以解决,只是限于当初现实条件无法解决的困难。

  救世者文明的降临,其再强大,科技再先进,至少也能看得见摸得着。

  一场波及甚至改变全宇宙的“战争”,要如何去解决?

  “救世者文明的降临,是否和这件事情有关系?”

  许正华沉默片刻,道:“我想应该是有的。但至于具体是有什么关系,我无法推测。但想来它应该不会好心到是来拯救我们人类文明的。”

  ……

  会议结束,许正华仍旧面对着已经变得漆黑的屏幕,长久默然无语。

  外界,许正华有关“战争开始了”的相关论述已经发布了出去,并详细阐述了自己解决小行星撞击问题的思路及过程。而很显然,最终问题也得到了解决。这无疑是许正华推测的一大佐证。

  原本,面对许正华的论断,人们还保持着相当大的怀疑态度。但现在,那怀疑的声音已经消失了许多。

  于是,更多的“宇宙底层规律发生了改变”的蛛丝马迹被科学家们挖掘了出来。当越来越多的证据摆在眼前的时候,再固执的人,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紧接着就是深深的绝望,远比当初救世者文明忽然降临,瞬间杀死千万人时候还要绝望。甚至开始有人言之凿凿的认为,救世者文明其实不是来欺压奴役人类文明的,而是来拯救人类的。不然,它们为什么会自称为“救世者”?

  说不定现在正在进行的工程,就是在为最终的救世做准备。之前的一些激烈手段,只不过是因为人类科技太过落后,太过愚昧,为了推进工程进展,压制杂音,提升效率,才不得已而为之。

  或许在最为绝望,最为迷茫的时候,人总是会下意识的抓住那根救命稻草,这种说法迅速在人类世界之中获得了大量拥趸。莫鸿山所领导的“灭世”组织,也借着这股风气,开始大肆宣扬起来。转眼之间,原本臭名昭著的莫鸿山竟然也炙手可热,成了英雄一般的人物。

  灭世组织总部所在地前所未有的热闹了起来,每天不知道有多少达官贵人希望能见莫鸿山一面。文华宫三号门附近甚至开始出现民众汇聚,在那里顶礼膜拜。

  便连世界政府的权威,从某些方面来说都落在了灭世组织后面。

  面对外界的纷纷扰扰,许正华没有再做出任何回应,也没有关心过后续进展。他只是将自己关闭在实验室之中,终日与数字和符号为伴。

  他将所有精力全都投入到了对特异M理论的研究之中。虽然他明知道这大概率不会有什么作用,而说不定哪一天,因为战争而飞过来的一块小石头,便会将人类世界这个小小的蚁巢砸的粉碎,但他仍旧如此,仍旧维持着与往日一样的生活。

  在这长久的研究与思考之中,他忽然间有了一个灵感,一个从理论上避免受到“战争”波及的方案。

  当然,理论只是理论,距离实际应用还差了十万八千里。但这不妨碍他继续思考下去。

  在一个“错误”的宇宙之中,正确的办法肯定无法达到自己的目的,唯有同样错误的办法,才有机会。

  那么,将错就错的话……

  在那张不管收拾的多么勤快,但总是显得乱糟糟的书桌之上,他随手将一支用尽了油墨的笔扔掉,顺手抽出一支新的,再一次开始了在草稿纸之上的勾画。

  他越是勾画便越是入神。太阳渐渐的攀升到了天空正中,又渐渐的向西方倾斜,最终在映出一片晚霞之后落入地平线之下。他一直在勾画着,全神贯注。

  他的生活秘书在办公室之外焦急的等待着,数次想要去喊他,让他去休息吃饭以免身体受到损伤,但犹豫了几次,始终没有迈出脚步。

  他承担不起打断许正华思路的责任。

  便在月亮也升起来的时候,许正华忽然间站了起来。他站起的速度是如此之猛,甚至于将身后的转椅一下子弹开,令其重重的撞在了后边墙壁上。

  他脸上满是震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看过《星空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