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空之上 > 第六十二章 错误的方法

第六十二章 错误的方法

  面对许正华的话语,所有决策者再一次沉默,唯有许正华满是苦涩的声音仍旧在继续讲述着:“我们只是崇山峻岭,辽远大地某个偏僻角落的一窝蚂蚁。我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甚至有许多人认为这个小小的蚂蚁窝就是整个世界。原本我们仍旧可以继续平静的生活下去,但是,属于人类世界的战争爆发了。

  我们震惊的看到,无穷无量的高山甚至也崩塌了,高大的树木也会被轻而易举的折断,一颗炮弹就能炸出一个无法形容的巨大坑洞,从遥远天边飞来的一颗导弹,就能将一条汹涌大河直接炸断。

  那是一场属于更高层世界,更高层力量的战争。我们无法理解,甚至于看都无法看懂。我们只能通过蛛丝马迹来推测这场战争的存在,并在旁观的过程之中瑟瑟发抖。因为我们都清楚,只要随便一颗被炸过来的小石子,就能毁灭我们赖以为生的整个世界。而我们更清楚的是,伴随着战争的进行,这种情况是必然会发生的。”

  许正华的话语,让见识过不知道多少大风大浪,面对救世者文明入侵都能镇定自若的决策者们也不寒而栗。

  他们实在无法想到,投入了如此之多人力物力才催升的科学界大繁荣,没有找到对付救世者文明的办法,反而有了这样一个发现。

  元首喃喃道:“如果这真的是一场战争的话……那么,它开始多久了?”

  “我想,可能没有多久。可能从救世者文明降临那时候开始的吧。”

  许正华低声回答。

  这个回答并不只是猜测。因为他翻阅、检验过以往的研究数据。这些数据支撑了他的这个判断。

  决策者们默然。他们立刻便意识到,如果许正华的这些推测为真的话,那么,救世者文明的忽然降临,极有可能与这件事情有关。

  但其中究竟有什么关系,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与思考。

  “许教授,我注意到,无论是发生了异常变化的巨引源,还是崩解的河系,异常爆发的超新星等,距离我们都十分遥远。而,如果这场‘战争’刚发生没有多久,那些如此遥远的星体的异变,怎么能被我们观测到?”

  光线的传递也是需要时间的。

  许正华轻轻摇了摇头:“不要用经典物理的思维去思考光速。宇宙之中没有绝对时间,也没有绝对空间。我们什么时候看到的,它就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决策者们默然。他们无法很清楚的理解这句话,于是他们选择不在这里纠缠下去。

  我们不懂没有关系,许正华懂就行了。

  “许教授,我注意到,所谓的‘战争开始了’,或者说宇宙底层规律的变化,大多数都只是你的猜测。我想问你,我们人类世界,可以用这个结论来指挥我们的战略与战术安排么?或者说,你有什么建议么?”

  许正华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这确实只是我的猜测。但我有办法验证它正确与否。”

  他抬起头,望着窗外天空的方向,慢慢说道:“那颗从义神星和囚神星之上被撕裂下来,将在数年之后撞击地球的小行星,是因为一场错误才诞生的。因为这个错误,它几乎被注定了撞击地球的命运。而,它既然可以因错误而撞击地球,那么,它能不能也因错误而偏移轨道,不撞击地球?”

  决策者们神色愈发凝重:“许教授,要怎么做?”

  太空军面对这颗向地球长途奔袭而来的小行星连续数年束手无策。救世者文明对此不管不顾。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它都是悬挂在人类头顶上的死亡之剑。

  甚至,相比起所谓的“战争开始了”,决策者们对这颗小行星更加重视。至少,不管什么战争,都不能在短短两三年时间之内令人类世界毁灭,但这颗小行星可以。

  许正华略有些恍惚的摇了摇头:“不需要大动干戈的。我只要一枚星际导弹,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可以了。”

  结束了此次汇报,许正华向各大天文观测基地发布了通告函,要求他们对那颗小行星进行最为详尽的观测,包括但不限于质量,体积,密度,物质构成,轨道,物质损失速率、精确的质量及引力分布图等。甚至于连距离它五千万公里以内的,所有质量在一百亿吨以上的星体也需要一并纳入观测。

  这种精密的观测,甚至连主导此次防御小行星撞击的太空军都没有做过。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种做法完全没有必要。

  这意味着海量的观测任务和计算任务。但所有人都没有怨言,而是在世界政府的组织之下立刻开始了工作。

  一时之间,无数精密观测设备瞄准了那颗小行星及周边星体。它就像是一只被摆在手术台之上与显微镜之下的小白鼠一般,有无数双眼睛动用了无数精密观测设备,探寻着它身体之中的每一个秘密。

  甚至于,为了稳妥起见,太空军和航空航天局联手,还发射了五十余颗各类型探测器到它上面去实地探测。

  这并不需要消耗太多的资源,因为此刻那颗小行星距离地球已经不算远了。未来的它将会从距离地球约一千多万公里处掠过,直奔太阳,然后绕过太阳,再一次向地球轨道靠近。

  如此反复两三次之后,它最终才会与地球亲密接触。

  海量的数据涌入到了正华实验室之中。而此刻的许正华已经带领着团队成员们,搭建起了一个参数高达一千余项的精密计算模型。在几个月之后,伴随着各项参数的探明并输入,这个模型终于开始了计算。

  这用去了人类世界之中最大的超级计算机全部的算力,且持续了数天时间——如果能采取分布式计算方式的话,这个时间还会缩短,但数据的长距离传输可能会造成数据出错,所以干脆只用了这一台计算机。

  而这,只是计算过程的第一步而已。整个计算过程是动态的,一直到任务最终结束才会停止。

  有了初步的数据,太空军的火箭专家和武器专家、工程师们立刻开始了星际导弹的定制制造任务。这同样是一个很精密的过程,容不得一点错误。

  第一次尝试失败了。那枚星际导弹原本已经发射到了太空之中,但随后便在自检过程之中,发现因为高速的运动及空气摩擦所带来的温度改变及剧烈震动,导致战斗部之中的特制氢弹参数发生了一点微小的变化,从而不得不放弃执行。

  那颗氢弹也在太空之中被引爆,如同放了一颗硕大无朋的烟花,处于夜晚之中的整个半球上的所有人都可以用肉眼看到这一幕。

  第二枚星际导弹进行了再一次针对性的特意调整,这一次,它终于闯过了地球大气层这一关,成功以标准参数到达了太空。于是,在发动机的推动之下,它以极高的速度直直向着已经与地球擦肩而过的那颗小行星追击而去。

  最终的进攻发生在七天之后。在监视屏幕之前,诸位决策者,太空军与航空航天局的高层,诸多科学家,包括许正华在内,同时观看了这一幕。

  星际导弹以相对速度每秒钟三百余米的速度向着这颗小行星冲了过去,并在它身上某个特定的地点上空约五十米的地方准确爆炸。刹那间,无穷无量的光和热如同汹涌的潮水一般扑向小行星的身体,下一刻,一座高有几十米的“山峰”被瞬间汽化。

  不知道多少水冰,干冰,甲烷冰等物质瞬间蒸腾,远离了这颗小行星的身体。它的地表一片赤红,如同熔岩。

  下一刻,爆炸光芒消逝。在这太阳光被遮挡的地方,黑暗重新降临。

  除了对它的外部构造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之外,其余的方面,看似什么都没有变化。

  这正是原本科学家们计算之中应该发生的场景。就算这颗氢弹钻入到小行星内部再爆炸,其结果也不会比现在相差太多,更不要说还是在距离它五十米的地方爆炸了。

  如果问题能如此轻易解决,那太空军早就将其解决掉了。

  那么……这一次,问题解决了么?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进一步的观测结果,心中忐忑。

  就在那茫茫太空之中,一些不可思议的,“错误”的变化正在神奇的发生着。原本这一颗氢弹不会对它的轨道造成太大变化,至少无法令其轨道从地球轨道之上移开。但现在,它的轨道偏偏就移开了。

  这是错误的。但它偏偏就发生了。

  就像太阳也能熄灭再被点亮,就像木星的引力也会发生异常,就像河系也会崩解,就像地球之上那众多原本不应该发生的灾难一样。

  错误的问题,要用错误的方法去解决。

  当观测数据最终传递回来,当人们发现,这颗小行星的轨道已经产生了足够大的变化,它将无法从这一次环日旅行之中幸存,而是会直接撞到太阳之上以后,所有人全都一片欢腾。

  这颗悬挂在人类世界头顶数年之久的死亡之剑,在这一刻宣告了解除。

  但许正华心中却并没有多么高兴。因为他心中清楚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能用这种“错误”的方法来解决这次问题的话,那就只能证明,自己之前的一些推测也是正确的。

  或者,宇宙本身发生了某些无法理解的变化,或者,战争爆发了。

  而后者的可能性显然更大。

  解决了一条狼,一头比狼强大千百万倍的怪兽还在后面等着。

  “面对这场战争,我们怎么办?”

  决策者虚拟会议室之中,元首向许正华问出了这个问题。

看过《星空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