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空之上 > 第六十一章 负负得正

第六十一章 负负得正

  此刻天已经是黄昏。外面是厚重的阴云,看不到太阳,也看不到月亮。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拍打在窗户上发出轻轻的声响。

  许正华出神的凝望着手中那张写满了各式字符的纸。在那上面,他刚刚对一个十分复杂的方程进行了计算,并得到了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解。

  这个解告诉他,一定有什么地方出错了。

  任何人,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出错,但唯独数学不会。数学是一门精确的科学,该是多少就是多少,没有一丝一毫混淆的余地。此刻他所计算出来的这个解,便让他意识到了那个致命漏洞的存在。

  按照他自己的理论,采取某种已经被证明为正确的方法,对原始数据进行一系列的计算,其结果,却竟然和另一种同样也被证明为正确的方法所计算出来的数据不一致。

  就像是,哪怕小学生也知道a++a——它是不言自明的,是整个数学大厦的根基之一,推翻了这个公式,整个数学大厦都要崩塌——但在许正华的理论体系之中,a+b却和b+a不等。

  现实情况之中当然没有这么简单,事实上,这个致命的漏洞经过了无数层复杂数据与公式的伪装,哪怕最为优秀的科学家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察觉到这一点。许正华也是在长久的思考与研究之后才发现这一点的。

  但无论如何复杂,都不影响它的本质。

  自己的这一套理论,出现了严重而致命的漏洞。如果无法合理排除这个漏洞,自己所建造,由无数优秀科学家共同完善的特异M理论理论体系,将有瞬间崩塌的危险。

  但他再次面对了以往时候曾经面对过的情况。他知道自己错了,但不知道究竟哪里错了。

  他轻轻叹息一声,站起身来,走到窗户前,将防弹窗打开,任由略微带着凉意和湿意的微风直吹在自己身上。

  在他窗户对面,几十米远之外的一栋大楼之上,值班的安保狙击手见到许正华竟然打开了窗户,不由得大为紧张,立刻加强了对四周的戒备,防止有任何意外出现的可能。

  看着窗外的淅淅小雨,许正华沉默了许久。

  第二天,他向奉水超高能宇宙射线天文台发送了一份函件,要求他们将观测资源放到能量超过了GZK极限的宇宙射线上去。于是,在一个月之后,他得到了一份观测报告。

  这份观测报告是源于五天之前的一次超高能粒子撞击事件。据分析,专家们认为,这个粒子的能级高达电子伏特,已经远远超过了GZK极限。

  如此之高能的宇宙射线可是不容易观测到的。在许正华原本的预计之中,半年时间之内,奉水超高能宇宙射线天文台能观测到一次二十分之一这个能量的高能粒子就已经足够让自己高兴了,却没想到仅仅一个月而已,就有了如此重大的收获。

  这不能不说运气好到了极点。

  要知道,如此之高能级的宇宙射线已经远远超过了人类在实验室环境之中所能制造出来的高能粒子。此时此刻,哪怕兴建了最新型的大型粒子对撞机,但其能级不过只能达到而已,与此刻所观测到的粒子能级相差了足足七个数量级。

  按照换算,此次所观测到的这颗粒子,其能量甚至已经高达6200焦耳,约等于1.5克TNT炸药爆炸的能量——已经快要接近一颗狙击步枪子弹出膛之时所携带的能量了。

  要知道,这只是一颗需要借助隧道扫描显微镜才能看到的微观粒子而已。

  可以预见,奉水超高能宇宙射线天文台的科学工作者们,借助这一次发现,至少也能产出十几篇高质量论文了。但许正华并不关心这些,他所关心的是另外一些数据。

  在如此之高的能级之下,宇宙隐藏在最深处的奥秘都无所遁形。而这,正好可以检验许正华理论的正确性。

  最终的计算结果让他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不高兴。结果显示,其一切数据都符合特异M理论的预测,似乎他的理论又一次被证明了正确性。可是,那个致命的数学漏洞该如何解决?

  许正华并没有就此结束自己的验证。他打开论文检索库,开始搜寻以往时候科研学者们曾经发表过的相关论文。最终,他找到了一篇发表于三十多年前的一篇对超高能宇宙射线的研究论文。

  这篇论文的研究思路,结论之类的东西,在当今时代的大学课本上早已成为常识。但许正华并不关注这些东西,他更关心那次发现的具体观测数据。他需要用这些数据再做一次验算。

  那次的粒子能级只有这一次的百分之一左右,但已经足够了。

  许正华再一次使用自己的理论对其进行计算。于是,他发现,最终计算的结果,与实际观测数据出现了相当大的差异。

  从这一点看,自己的理论是错的。

  一次正确,一次错误。许正华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放下了自己的研究工作,开始在各大探测器、对撞机、高低温实验室、天文台等地方长时间停留。

  他设计了许多实验,其中有许多人们根本不知道是在做什么,有什么用处。他也从未向任何人解释过,他只是等到实验做完之后,拿着数据就走了。

  他越来越沉默了,甚至于有心理学家怀疑他的精神状态又出了问题。不得已之下,许正华只得配合着做了许多测试,才洗脱了自己的嫌疑,也让心理医生们放了心。

  这种情况足足持续了三个多月的时间。三个多月之后,在许正华的申请之下,又一次决策者会议召开了。

  所有决策者全部出席,特意来听取许正华的汇报。因为他们知道,能让许正华特意珍而重之的申请,那就一定意味着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又或者他有了什么重要的发现。

  面对诸位决策者的视线,许正华低沉说道:“我于近期发现了有关‘特异M理论’的一个致命漏洞。这导致整个理论体系在底层出现了矛盾。相关研究表明,我所提出来的这个理论,很有可能是错的。”

  这个消息无疑是爆炸性的。决策者们惊异的望着许正华,其中一人忍不住询问道:“这怎么可能?你的理论解决了那么多实际问题,准确预测了这么多实际现象,它,它怎么可能是错的?”

  如果它是错的,这些年来,无数科研学者的心血不全都白费了么?所付出的那么多资源,那么多人力物力,那么多期待与等待……难道都白费了么?

  “也有好消息。”许正华的嗓音有些嘶哑:“好消息是,我们的宇宙也出错了。所以,负负得正,我的错误理论,恰好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描述此刻这个错误的宇宙。”

  这句话之中蕴含的信息量有些大。决策者们皱着眉头,静静思考着这其中的含义。

  “为什么说宇宙出错了?”

  “它的底层逻辑,底层规律,已经和以往不一样了。”

  决策者们面面相觑。

  “你是说,我们所在的这个宇宙,其物理定律……发生了改变?”

  许正华点了点头:“虽然不太精确,但可以这样理解。”

  一名决策者敏锐问道:“你是说,因为宇宙底层物理规律发生变化的缘故,我们近期以来才会发现那么多怪异的事情?包括太阳的变化,包括木星引力变化,河系崩解,巨引源引力变化,超新星异常爆发,我们地球之上那么多异常的灾难……”

  许正华轻叹一声:“我想是的。”

  “为什么会发生改变?定律也是可以被改变的么?”

  许正华神色之中也出现了一抹茫然:“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发现了这个现象而已。它可能是宇宙本身固有的某种更深层次的规律所导致的变化,也有可能,可能是一场战争。”

  许正华的神色更加阴郁。他迟疑了片刻,才低声说道:“我更倾向于认为是一场战争。”

  “战争?”

  决策者们互相对视一下,元首则立刻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宇宙最本源,最底层的逻辑,之所以发生改变,只是因为,因为一场战争,所以,所以才变成了这种模样?”

  许正华沉默着点头:“我想是的。”

  “为什么?”

  “这些改变是混乱的,随机的,不可控的,不像是某种更深层次的规律所导致。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

  “暂且认为它是战争吧。”元首低沉说道:“那么,这场战争,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很显而易见。”许正华苦涩的笑着:“太阳的变化,木星的引力异常,巨引源的异变,河系的崩解,地球上越来越多的古怪灾难……你们还没有发现吗?这个地球,不,是这个河系,这个宇宙,已经越来越不适合智慧生命生存了。我们,我们正在被慢慢的毁灭。”

看过《星空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