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空之上 > 第四十章 低强度奴役

第四十章 低强度奴役

  这其实是一次冒险。但现在看来,是许正华赌赢了。

  早在许正华刚刚预测了超大质量黑洞喷流偏离现象之时,他就已经隐隐察觉,救世者文明交付给人类世界的那些科技资料,其实并不能算是错的。

  它们只是不全面而已。

  而自己所提出的“特异M理论”,从某种层面上来说,正好补全了救世者文明所交付的那些科技资料所欠缺的地方。

  两者的关系,更像是人类世界之中,相对论与量子力学的关系。

  时至今日,人类世界里也没有任何一名科学家可以说这两个理论哪一个是错的,最多只能说它们仍旧不够全面而已。

  两套理论同样重要。

  由此,许正华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一个关于救世者文明科技体系的猜测。

  救世者文明的科技先进吗?

  先进。

  救世者文明的科技远远超过了人类文明吗?

  远远超过。

  人类世界的科技体系,对于救世者文明来说一无是处吗?

  不一定。

  救世者文明可以通过它们的科技体系,精准的预测太阳熄灭又被点亮的过程,许正华依靠自己的科技体系——这一套科技体系与救世者文明的科技体系完全不同,两者是不同的道路——也几乎精准的预测了这个过程。

  察觉到在自身科技体系之外,竟然还存在另一种科技体系,救世者文明对此大感兴趣,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当然,猜测只能是猜测,由一些极有可能作假,极有可能隐瞒关键数据的科技资料,来推测救世者文明的完整科技体系,其中所冒的风险实在是有些大。

  但在许正华破解了太阳消失之谜,从根本上对救世者文明造成了威胁,天子却仍旧没有对自己下手这件事情,许正华又汲取到了一些信心。

  它们为什么不杀我?它们有什么理由不杀我?

  两者结合,让许正华有了赌一把的信心,但仍旧不够大。

  不过,对于当初天子在风险审查委员会驻地,展现“天幕”之时,有关详细资料的分析,许正华又有了新的发现。

  他意外的发现,所谓“天幕”,看起来匪夷所思,无法想象,但其实,其难度并不算太高。

  从“特异M理论”之中就可以找到它的运转机制。

  这涉及到了一些高能条件之下对于空间和时间的操纵。用非物理语言来描述的话,便是在极端环境下,采取某种手段,制造出一些负能区,来湮灭现实空间之中的正能量。

  当然,许正华知道它的原理,不意味着他可以将这种设施制造出来。但许正华知道,这对于救世者文明来说,不能说很简单,但总归难度不大。

  就像是,非智能机时代的人们,绝对没有造出高性能智能机的能力。但他们心中也必然清楚,对于几十年之后的人类时代,高性能智能机只是批量生产的商品而已,完全没有难度。

  这意味着,帮助人类世界解决此次灾难,救世者文明无需付出太大的代价。

  再加上,在人类世界内部争论激烈,很有可能最终仍旧不肯屈服的背景之下,为了保留人类世界的实力——对于救世者文明的建造需求而言,这同样是有益的,这又是一条理由。

  那么,支撑许正华去赌这一次的理由,就有了足足四条。

  一,自己所提出的,极有可能是独立于救世者文明科技体系的另一条科技道路。

  二,救世者文明迟迟没有杀掉自己,怀疑自己对于它们来说,拥有独特的价值。

  三,救世者文明帮助人类解决此次灾难,无需付出太大代价。

  四,帮助人类世界保存实力,对于它们来说同样有利。

  在足足四条理由的支撑之下,又有赌赢之后的可能预期收益,许正华最终决定冒一次险。由此,才有了许正华与天子面谈的事情。

  他的谈判策略很简单,你们救世者文明不帮我们人类世界解决此次灾难,我就将放弃对“特异M理论”体系的继续研究。

  许正华对于这套理论的价值,是无可取代的。如果他放弃了研究,这套理论的研究进度,不说完全停滞,延迟个十几年时间是完全可能的。

  这就是天才型科学家的价值所在。

  于是许正华赌赢了,天子退步了。于是,它不附带任何附加条件,帮助人类世界解决了此次危机。

  这便是那一次看似“神迹”的谈判背后的整个过程。

  而在没有掌握与许正华同样多信息的情况之下,世界政府的调查组成员们,几乎已经还原了真相。

  在心中略略回忆了一番这段时间的经历,许正华对世界政府元首有关“后续局势该如何把控”的问题,做出了回答。

  他的回答同样简单。

  “一切都如往常一样,就当太阳消失事件从未发生过罢。”

  面对许正华的回答,元首沉默着点了点头。

  他已经心中有数了。

  便在这个时候,画面切换了一下,一个新的通讯窗口出现在了许正华面前的电脑屏幕上。

  一名决策者说道:“这位是我们世界政府战略研究院院长,吴渊同志。我们邀请他参加此次会议,是有一些关于未来局势发展的看法想和你交流一下。”

  名为交流,但许正华心中清楚,自己大概只有认真倾听的份儿。

  之所以让吴渊院长参会,目的应该也是为了提升自己对于大局认知的缘故。

  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地位,也算有资格接触这方面的事情了。

  “许教授,你好,久仰大名。”

  吴渊院长是一名看起来十分和善的中年人。他脸上挂着笑容,主动与许正华寒暄。

  “吴院长,您好您好。”

  简短的客套之后,吴渊开门见山,直接说道:“关于未来的发展局势,我们战略研究院有这样一些看法。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在救世者文明与人类世界的对抗之中,虽然有了一些胜利,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整体局势仍旧未能得到改变。局势仍然很严峻。在面对救世者文明的过程之中,我方仍未掌握主动权,仍旧处于被动应付的局势。

  以全局视角来看,之前的科技陷阱事件,太阳消失事件,超强辐射事件,都可以看做是在大局维持不变的前提之下,两大文明的互相试探。

  坏消息是,战术上的胜利无法带来战略局势的改变,好消息是,经过这些事件,双方之间的相处模式已经基本确定下来了。因为我们双方都已经清楚了对方的底线与力量,心中已经清楚如何选择才是对己方最为有利的。

  由此来看,人类世界被救世者文明‘低强度奴役’的局面将持续下去,且将长时间持续下去。如果大局没有改变,救世者文明大概率也将默认这种局面。

  从战略态势判断,这段时间,对于我方来说,将会是一段难得的战略平稳期,如果未来想要有所作为,那么这一段时间,几乎可以说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必须要牢牢把握住。”

  许正华默默点了点头。他认同了吴渊院长对于局势的判断。

  局势再次产生重大改变的时候,恐怕就是地球陷入全面动荡的时候了。那时候,所有人都会被卷入其中,没有任何人可以置身其外,自己也不行。

  那时候,想要再去安安稳稳的做科研,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经过研判,我们认为,在这段战略机遇期内,彻底改变敌我实力优劣对比的想法完全是不切实际的。我们没有可能战胜救世者文明。所以,我们的终极目标仍旧是延续人类文明的生存,而不是战胜救世者文明。关于这一点,许教授你一定要有清醒的认知,不要犯了盲目乐观,盲目冒进的错误。同时,投降主义与软弱主义的错误也要坚决避免,我们要清醒认识到救世者文明的残暴本性,不要试图用任何人类世界的道德观和价值观去判断它们,要认识到,能救人类的,只有人类,不能将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救世者文明的善心之上。”

  许正华没有说话,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响起了一段旋律。

  那是当初在三关市孤儿院之时,老院长时常哼唱的一首歌曲。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他庄重的点了点头。

  吴渊院长继续道:“关于这段战略机遇期的长度,我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我们研究院内也有各学科科学家存在,关于这段时间以来,你的一些新的科学发现和判断,我们也纳入到了战略判断的考虑因素之中。据科学家们所说,近期以来,他们感觉,我们的宇宙似乎变得越来越陌生了——唔,这句话并不严谨,但你应该可以理解其中含义——我们认为,这种变化,极有可能与未来局势的某种重大变化有关,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吗?”

  许正华沉默了片刻,才带着一丝略有些复杂的心绪,说道:“我也有同样的看法。甚至,我怀疑,救世者文明降临的真正目的,也与这些变化有关。”

看过《星空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