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空之上 > 第二十八章 宽恕与怜悯

第二十八章 宽恕与怜悯

  此刻,天子所在的小广场周边楼房里,一扇扇窗户后面,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冷漠的看着这里,但没有任何人发出声音。

  他们就那样静静的望着岁月静好舒适安闲的天子,望着浑身衣衫褶皱,狼狈不堪如同疯魔的莫鸿山。

  漫天星光之下,这一幕微微透露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伴随着砰的一声,一颗子弹以极快的速度准确的向着秋千上,天子的额头冲去。但它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发生在自己面前的这些事情,又或者所有的精神都已经沉浸到了书中世界,它没有做出丝毫反应。

  姜玉兰等人的一颗心瞬间提起。

  但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该期盼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是期盼着天子被一枪打死?是期盼着莫鸿山忽然间被一道天雷劈死?

  没有人知道。

  那声枪响的余音在天地之间慢慢消散,一秒钟过去了,两秒钟过去了,莫鸿山仍旧举着手枪瞄准天子,大口的喘着粗气,面前,天子仍旧安静的坐在秋千上。

  它慢慢将手中书本合拢,慢慢的抬起了头,平静的望着莫鸿山。

  “有事吗?”

  它问道。

  莫鸿山神色仍旧狰狞。他没有回答,而是再度扣动了扳机。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一直到将弹匣中的子弹全部打光为止。

  他可以百分百确认,以自己的枪法,这些子弹没有一颗落空,全部正中目标。但天子仍旧没有任何反应。

  啪的一声,一颗弹壳跳动着落到了莫鸿山脚下。

  它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反弹回来了。

  子弹对于天子完全没有作用。

  “夜色”之下,莫鸿山愤怒的狂吼一声,将手中小巧枪械一丢,迈开大步就向着天子冲了过去。他一拳狠狠打出,但在距离天子下巴尚有一分米左右距离的时候,就再也无法前进了。似乎在天子身周存在着一层看不见的屏障。

  他并没有气馁,而是再度出拳,出肘,拳打脚踢,招招狠辣,招招致命。但天子始终在平静的望着他,甚至于连秋千的绳子都没有丝毫晃荡。

  不知道打了多久,莫鸿山再度愤怒的咆哮了一声,转身走出几步,抱着一块石头便狠狠的砸了下去。但这块石头也同样未能接近天子身边一分米,而是在还未接触到天子头顶的时候,便被巨大的压力撞成了几块。

  莫鸿山仍旧没有放弃。

  他心中愤怒似乎无穷无尽。他用牙咬,用嘴巴撕扯,用脑袋撞,似乎已经疯了。

  一扇扇窗户后面,风险审查委员会的人们仍旧在静静的看着。既没有人去阻止莫鸿山,也没有人去帮助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莫鸿山才耗尽力气,停下了手中动作。他一手扶着秋千架,一边呼呼的喘着粗气,一边用野兽一般的目光恶狠狠的望着天子。

  天子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他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的动作很慢,充满了慵懒的味道,不具备丝毫攻击性。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莫鸿山看来,却像是看到一名神灵正在展现神体。

  他眼中的愤怒和疯狂忽然间如同潮水般消逝,脸上的狰狞慢慢消散。他喉咙里呵呵作响,似乎想说些什么,但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天子慢慢的向他走了过来,同样不知道为什么,莫鸿山脸上忽然满是恐惧的神色。

  当天子最终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身高比天子还要高出半个脑袋,天子需要抬起头才能看到他,但他却感觉到,天子是在俯视自己。

  如同九天神灵,在天空之上,用充满怜悯的视线俯视着自己。

  莫鸿山忽然间膝下一软,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跪在了天子面前。

  天子温柔的伸出手,在莫鸿山头顶轻轻抚摸了两下。

  莫鸿山的精神忽然间崩溃,伏地大哭起来。哭声极其凄厉,如同狼嚎,在这“夜色”之下,清晰的传到了每一名人类耳中。

  某一扇窗户之后,姜玉兰拳头猛然握紧。在她身边,一名分析组的心理专家有些绝望的说道:“莫副主席崩溃了。”

  姜玉兰一直知道,莫鸿山是一个有些极端的人。对于救世者文明,对于天子,莫鸿山始终是态度最为强硬,最为激烈的一个人。正因如此,他才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直接刺杀天子的事情。

  这些事情,姜玉兰当时不知道,但后来知道了。不过出于某些考虑,这些事情并未挑明。

  正因为莫鸿山如此强硬,如此极端,当初的他才会有资格进入风险审查委员会担任副主席。因为没人相信他会屈服,会妥协。

  可现在,他崩溃了。

  姜玉兰低声道:“他会背叛人类,投靠天子么?”

  那名心理学家的语气仍旧有些绝望:“他不会背叛人类,但他会投靠天子。”

  这句话似乎有些矛盾,但姜玉兰很显然听懂了。

  窗外,莫鸿山的哭嚎声已经略微平静了一些。

  “我有一些事情需要你去做,你能做到吗?”

  莫鸿山抬起头,透过朦胧的泪眼,望着如同神灵一般的天子。他用力的点了点头,声音嘶哑:“为了人类,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他从未动摇过,也从未怀疑过自己对人类文明的忠诚。甚至于,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对于人类文明的忠诚比起之前又高出了一个层次。那是为了文明,可以做出任何事情,可以放弃任何东西,可以承受任何误解,任何辱骂,任何压力的忠诚。

  从来没有过这样一刻,能让他体会到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是多么可笑。就像是蚂蚁想要抗衡一座大山一样。

  那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完全不会有结果的。

  因为他已经深刻的体会到,在掌握了超出人类想象科技的救世者文明面前,任何反抗都是不明智的。拯救人类文明的道路有且只有一条,那便是祈求救世者文明的宽恕和怜悯。

  唯有祈求宽恕和怜悯,才有可能延续人类文明。

  而祈求宽恕和怜悯的前提,便是整个人类世界毫无保留,彻彻底底的投靠,不能再有任何其余的心思,不能保留任何试图反抗的想法。

  否则,面对一个三心二意,不肯服从,不肯驯服的人类世界,救世者文明有什么理由宽恕和怜悯?

  “我从没有背叛人类,过去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莫鸿山在心中默默的说着。

  天子弯下腰,轻轻地拍了拍莫鸿山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开。

  他并没有说那件想要莫鸿山去做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但莫鸿山心中却已经明白了。

  ……

  无边黑暗,点点繁星,崇山峻岭之中,王小伟仍旧站在那里,望着太阳本该升起的地方怔怔出神。

  身为一名受过完整教育的大学生,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正因为知道,所以他才会心中恐惧。

  在这段时间中,他想了许多许多,他一直在想那些事情,甚至连身边走来一人都没有察觉。

  一直到那人拍了拍他,他才回过神来。

  是卢伟。

  “你知道吗?在我心中,敌人划分为三个层次。”

  黑暗之下,卢伟幽幽的说着,王小伟静静的听着。

  “第一层敌人,是那种虽然强大,但并不是不可战胜的敌人。它们看得见,摸得着,谁都知道他们的强大,但只要我们拥有足够的精神力量,足够坚强,足够坚韧,哪怕付出的牺牲大一点,哪怕需要坚持抗争几十上百年,总归是能看到战胜敌人的希望的。”

  “第二层敌人,是那种根本无法战胜,但只要团结一心,众志成城,总归能降低我们的损失,总归能收获到一些战果的敌人。就像地震,就像海啸,就像瘟疫……”

  “第三层敌人,是根本让人生不起反抗之心的敌人。我们知道他们强大,但不知道他们强大在哪里,我们想要反抗,但连该如何反抗都不知道,甚至于我们的反抗对于他们来说根本没有意义,他们就像是看小丑一般看着我们挥洒满腔热血,看着我们前赴后继,殊不知,这一切感动的唯独只有我们自己而已。”

  “第一层敌人,是人。第二层敌人,是天。第三层敌人,是神。”

  借着手电筒反射的一点光线,王小伟看到卢伟眼角已经挂上了一滴晶莹的泪水。

  “我一直以为救世者文明是第一层,但没有想到,它们在第三层。”

  “它们是神,是真正的神……”

  黑暗之下,卢伟的声音如同梦呓。

  王小伟涩声道:“首领……有新的指示了么?”

  “我接到了首领的指示,才来找你的。”卢伟平复了一下情绪,平静道:“首领不可能背叛人类,我们‘灭世’组织不可能背叛人类,你我更不可能背叛人类。只是我们组织的纲领要做出一些调整了。”

  他转过身来,同样出神的望着太阳原本应该升起的地方,语调之中不自觉的带上了一点神圣的意味:“唯有祈求神的宽恕与怜悯,人类世界才能得以延续……”

看过《星空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