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乡村球队走向豪门 > 第五十七章 巴西之旅(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五十七章 巴西之旅(求收藏求推荐票!)

  霍芬海姆下半赛程的第一轮就获得了显著的胜利。

  在上半场穆尔西就打入了两粒进球,基本确立胜局。

  而在下半场,凭借着角球的机会,杜兰.鲍勃一记头槌定乾坤,彻底奠定胜利的基础。

  在78分钟的时候,比亚尔蒂尼获得了上场的机会。

  小伙子显得很激动,比赛踢得也是格外积极,队友们也是颇为照顾他,但这场比赛他仍是颗粒无收。

  直到比赛结束时,他也未能获得自己的首个进球。

  当然,没有进球并不代表比亚尔蒂尼踢得不好。

  事实上,比亚尔蒂尼在站桩型中锋的位置上令SC维拉吃够了苦头。

  一个庞然大物就立在自家禁区里,争顶争不过,拼身体拼不过,这有够他们的受得了。

  之所以没能进球,只能说磨合不到位,跟队友的配合仍存在一定的问题。

  但却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赛后,主教练达威德.科赫召集球员们开了一场复盘会议,迎来下半赛季第一场胜利令小伙子们很是高兴。

  会议中,达威德.科赫还表扬了比亚尔蒂尼,他知道这个黑人小伙需要鼓励,因此并没有吝啬夸奖,而且从战术角度来说,比亚尔蒂尼的表现已经算及格了。

  下半赛季迎来开门红,每一个霍芬海姆球迷都是喜悦溢于言表,脸上洋溢着笑容。

  对他们来说,这赛季冲击升级乃至冠军已经是既定的目标,而且很可能会实现。

  ......

  过了一周的时间,在临近下一轮比赛时,张现突然召集管理层,开了一个会议。

  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分配工作,以下半年的冲击冠军为目标。

  工作量足足有两三个月之多,这令霍芬海姆的管理层感到有些惊讶。

  而接下来,张现也就道出了自己将会离开一段时间的通知。

  张现将离开德国,远赴南美洲的巴西。

  这一趟旅行目的是考察。

  南美洲的巴西以及阿根廷都是球员输出大国。

  可以说,那里是一个可以用最小的投入换回最大的回报的地方。

  正所谓以小博大,单骑变摩托。

  即便是张现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但也应该考察那边的市场,同时看看能不能跟某些青训或者足球学校拉一拉合作关系。

  这可以加速霍芬海姆的成长。

  现如今,霍芬海姆可以利用本地球员打天下,但到了丙级联赛开始,霍芬海姆就提襟见肘。

  当其他球队开始派遣优质外援的时候,霍芬海姆只要眼巴巴看着的份。

  即便是他们开始招募外援也赶不上进度,寻找合作伙伴、签署合作意向,这些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张现可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在金元足球的风潮滚滚而来之际。

  如果稍慢半步,他就错过了这趟狂风,扶摇直上。

  他想要坐上‘金元足球’这趟通往顶点的列车,那么就要尽可能快速的成长。

  在张现的设想中,乙级、丙级两个联赛,他最多可以等四年,但四年过后,霍芬海姆必须出现在德甲联赛。

  而那一刻,他才拥有踏入金元足球领域的入场券。

  第二天一早诺依曼就开车为张现送行。

  两人要去巴登-符腾堡洲的首府斯图加特乘坐飞机。

  一路上,诺依曼都在小声叨叨,不时的询问张现什么时候回来,一副愁容满面的样子。

  经过半年的接触以来,张现已经成为霍芬海姆这家俱乐部的主心骨。

  张现的离开令不少人都感觉好似丢了点什么,做什么事情都没底气。

  只有张现坐镇大本营,他们才有足够的信心,这是霍芬海姆近段时间的改变形成的局势。

  可以说,现在的霍芬海姆基本上已经离不开张现了。

  到达机场,临近离别的时候,小姑娘还一脸愁容道:“先生,你什么时候回来?”

  张现拉着行李箱,看了眼安检通道,随口道:“最快一个月,最慢在赛季结束前,我就会赶回来。”

  “好吧。”诺依曼点点头,依依不舍道;“你尽快赶回来哦!”

  张现点点头,看了眼时间,拉着行李箱走进机场。

  而诺依曼则是送别张现之后,这才垂头丧气的走了。

  在候机厅,张现等了约莫半个小时,这才通过VIP通道准备登机。

  是的,张现购买的是头等舱,经历上一次的‘偶遇’事件之后,他想要再来一次。

  只不过,这一次张现的运气不是很好,无论是他怎么观察,他都看不到一个‘大人物’。

  但他也没有失望,毕竟‘偶遇’嘛,哪有次次都能成功的。

  从德国飞往巴西大概需要11个小时左右,一路上,张现醒醒睡睡、睡睡醒醒,感觉极为枯燥。

  终于在半睡半醒间,听到耳旁传来广播的动静。

  当张现调直靠背,透过机窗向外望去,看到的是一片蔚蓝色的海洋以及蜿蜒漫长的海岸线。

  里约热内卢,曾经是巴西首都,位于巴西东南部沿海地区,东南濒临大西洋,海岸线长636公里,主要属于热带草原气候。

  当张现下飞机时,他就感觉一股热浪袭来。

  二月份的里约热内卢最高气温可达30摄氏度,而现在正好是太阳高悬的中午,这令张现忍不住脱掉西装外套,撸起衬衫的衣袖,松开领带,热的用手掌充当扇子,一个劲儿的扇风。

  “这倒霉天气!”

  从拥挤的安检挤出来之后,张现忍不住抱怨一句。

  衬衫后背已经湿透,张现感觉极不舒服,加速赶路,他终于在出口处看见穿着沙滩短裤以及白色松垮坎肩的井上三辅。

  在两个多月前,张现将他派遣至巴西,考察市场。

  井上三辅亦是看见张现,连忙招手,随后快步走来,帮助张现提着行李箱,顺便把刚买的冰镇饮料递了过去。

  张现拿起饮料一口闷了下去,顿时感觉清凉了不少。

  呼~~~~

  吐了一口凉气之后。

  他这才看见井上三辅旁边站着一名本地人。

  井上三辅连忙介绍道:“这是我请的本地向导,卢兰。“

  这是一名同样穿着沙滩裤的中年男子,看到张现之后,立马谄笑道:“您好,大家都叫我鱿鱼,您也这么叫我就行了。”

  鱿鱼?

  张现看了一眼,发现对方的发型属于那种大脏辫,真的像八条腿的鱿鱼顶在脑袋上。

  但张现还是处于礼貌的伸出手道:“你好,卢兰先生。”

  “客气了!客气了!”

  卢兰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

  不是卢兰太过谄媚,主要是他知道眼前这两位是来自欧洲俱乐部的球探以及高层。

  这可是欧洲俱乐部啊,每一个巴西人梦想中的舞台。

  对于他们来说,这些可都是大客户。

  只不过,他有些纳闷儿,为什么欧洲俱乐部的高层是一个东方面孔,但也不影响,反正他知道是欧洲俱乐部就行了,最关键的是他们佣金给的很足。

  “先生,我们先去下榻的酒店?”

  卢兰小心翼翼的问道。

  张现点点头,他恨透这该死的天气了,他想要洗澡,再换一套清凉的衣服。

  三人走进停车场,卢兰开着自己的一辆商务车,空调出风口处传来徐徐凉风,这令张现好受了不少。

  里约热内卢是一个海岸城市,濒海而建,背靠大山。

  整个城市群斜长,并且与海岸相邻。

  而在海岸以及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是一副热闹的景象。

  人群们三五成群在大街上光着脚轻快的舞动,张现见过这种舞蹈,巴西著名的‘桑巴’。

  同时,他还看到海岸线上,一群穿着白衣的人围着一个巨大的铁箱子在跳舞,这种舞蹈颇为怪异,有种印第安祭司的味道。

  看到张现困惑的眼神,卢兰一遍开车,一遍解释道:

  “每年的二月中下旬,巴西各大城市都会举行规模盛大的狂欢节,举国欢腾三天三夜,您刚才看到的是‘祭祀叶玛亚’,也属于巴西的一种舞蹈,但现在的规模还很小,是准备阶段,半个月后,您会看到数以万计的人在海滩上,穿着白色衣服跳舞。”

  “如果您有时间,我可以带您领略一番巴西的狂欢节。这是巴西最著名的节日,或许您还能再巴西邂逅一段美丽的爱情也不一定!”

  张现笑了笑,对此他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

  而且,这一次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考察。

  张现的婉拒令卢兰小小的失望一下,毕竟他可以将张现等人带到各种美食店或者商铺进行消费,同时,他也能获得一笔不菲的提成。

  张现入驻的酒店位于海滩边,地理位置很好,可以俯瞰大部分的里约热内卢。

  入驻之后,张现立马洗了一个凉水澡,冲刷身体,那种汗液黏黏的感觉消失之后,这才裹着浴袍,浑身舒爽的走了出来。

  而此时,井上三辅已经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放着一堆文件,已经做好了报告的准备。

  对于日本人严谨的工作态度,张现还是颇为满意的。

  大刺刺的坐在沙发上,拿起一根香烟点燃,吹着空调,张现说道:“开始吧。”

看过《从乡村球队走向豪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