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97、处理
  到了朝阳观,收回飞剑,玄阳子从空中缓缓落下,道袍轻舞,如同谪仙降世一样,云霞他们三个看着自己的师傅,眼睛里充满了崇拜的目光。

  其他道众也是露出喜悦之色,玄阳子安全回来,就说明结果了,而且玄阳子手中那座莲座金塔看起来是那么的耀眼,一定是很厉害的宝贝。

  “观主,不辱使命,把那魔头拿下了。”

  玄阳子一抬手中的宝塔,清虚子就看到宝塔二层里的一个黑影。

  “真是太好了,你们都散了吧,晚上给玄阳长老庆功。”

  清虚子心中激动,不过还是要保持自己的仪态,让道众们都散去,晚上给玄阳子庆功,然后带着玄阳子去后堂。

  来到后堂,清虚子就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扑到玄阳子放在桌子上的黄金玲珑塔前面,仔细的通过那黄金玲珑塔上的窗户观察里面的元臻。

  “玄阳,这就是那魔头吗?”

  清虚子问道,毕竟元臻的外表太具有迷惑性了,谁也无法想象,一个书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没错,观主,这就是魔头元臻。”

  玄阳子说道,对于元臻的实力,玄阳子也是想想后怕,虽然同为合体期,可是元臻近乎是碾压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有灵宝护体,恐怕就只有逃跑的份,想要打败元臻,是根本不可能的。

  “祖师保佑,总算是解除了危机,玄阳,这魔头你打算怎么办?”

  清虚子问道,魔头元臻很明显已经被玄阳子的法宝给困住,如何处置魔头,全凭玄阳子的心情了。

  “观主,我带着魔头回来,就是让观主定夺,不管是杀是困,都没问题。”

  玄阳子说道,在黄金玲珑塔之中,元臻的死活只在玄阳子的一念之间。

  “还是了结这段因果,让朝阳观再无后顾之忧吧。”

  清虚子想了一下,就算这魔头曾经是朝阳观祖师,可他已经背弃朝阳观,而且还是害朝阳观没落的罪魁祸首,留着也是祸害,还是处理掉吧,以后就当做没有这个人。

  “好,我会处理的。”

  玄阳子也喜欢这种斩草除根的解决办法,要是再把元臻给封印起来,那么以后就是给后人留烦恼,玄阳子可不会这么无耻,清虚子和自己都不是圣母,没有那种悯人忧天的踌躇。

  “这样最好,你先去处理,晚上朝阳观为你庆功。”

  清虚子说道,他准备去列位祖师的牌位前上香,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列位祖师。

  玄阳子收回黄金玲珑塔,来到自己的闭关之地,然后解开了黄金玲珑塔的封闭,里面的声音可以传出来,外边的声音也可以传进去。

  “放我出来小辈,有种再和我比一场,我不服,我不服!”

  元臻怒吼着,他心里那个憋屈,本来磨难千年,一朝脱困,正应该是自己大展宏图,称霸四方的日子,可是出来就被一个小辈各种戏耍,用那些法宝把自己弄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元臻不服,论实力,玄阳子拍马也追不上自己,自己凭什么要被玄阳子处置。

  “成王败寇,你这魔道难道就没有听说过吗?你家的王朝覆灭,难道一点教训都没有吸收到吗?好了,珍惜你最后的时光吧,等下你就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留点遗言当做你存在过的证据吧。”

  玄阳子不屑的说道,法宝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没看到孙悟空在西天路上,妖怪一个个实力不咋样,单用法宝,就能够把孙猴子打得东躲西藏,这就是法宝的优势,玄阳子一点都不在乎自己是怎么赢得,只要能赢,自己就有资格走的更远。

  “你不能杀我,我是你的祖师,我知道朝阳观很多传承,我可以把这些传承传授下去,你杀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听出了玄阳子的杀意,元臻有点慌了,自己在这宝塔内,生死都由玄阳子掌控,玄阳子说杀自己,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元臻还不想死,他还想着脱困反杀呢。

  “不需要,我会给朝阳观准备新的传承,不会比当年差,所以你可以安心的走了,更何况,你认为我会相信一个入魔的修士的话吗?”

  玄阳子冷笑了一声,把黄金玲珑塔漂浮在自己面前,自己盘腿坐在云床之上,准备好了送元臻消失的行动。

  “不,你不能这样,我愿意臣服于你,我可以做你的奴隶,你不要杀我。”

  看到玄阳子已经准备动手,元臻更慌了,为了活命,他已经顾不得自己的身份,甚至是下跪求饶,好像极其真诚一样。

  “我不需要努力,只需要无后顾之忧,你和朝阳观的因果已经让朝阳观承受了太多,现在是该让这段因果做一个完美的了结了。”

  玄阳子打出法印,黄金玲珑塔内立刻火焰升起,让塔内变成了火海,元臻连忙催动黑气,来保护自己不受火焰的伤害。

  “是你们,是你们欠我的,如果不是你们阻拦,我早已经复仇成功,是朝阳观欠我的,我不欠朝阳观任何东西,我不服,我要杀光所有人,我要灭了朝阳观。”

  元臻在烈火中怒吼,他发现,这些火焰实在厉害,自己的黑气遇到火焰就会被气化消失,挡都挡不住,这样下去,用不了一炷香的时间,自己就会耗尽法力,被火焰给烧死,他怒骂玄阳子,拼命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怒火。

  “还真有精神,那就再给你加把火。”

  玄阳子加大法力催动,黄金玲珑塔之内,火焰再次升温,元臻的黑气都快有点跟不上了,他那头黑发在高温之下,快速烤焦然后消失,元臻从道士转变到了和尚。

  元臻已经没有精力去咒骂了,他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抵抗这如同熔炉一样的火焰上,他的法力好像司马光砸破的那口缸一样,法力是哗啦啦的往外流,已经快要见底了,他脸上露出凄惨的笑容,过去种种迅速涌上心头,只恨自己当初还是太弱,要不然也不会有今天。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