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70、再度寻找
  “没错,这件事一直记录在我朝阳观的观史之中,观主也是历代口口相传,让后人警惕这件事,玄阳,你今天说的事莫非与此有关。”

  清虚子立刻问道,玄阳子不会无缘无故问这个事情的。

  “没错,刚才我感受到一股恶念扫过朝阳观,让我感觉到一丝威胁,我算了一下,除了那魔头,朝阳观周围应该并无其他的威胁。”

  玄阳子说道,刚才那股恶念确实能够压制自己,但是也没有太多,如果真打起来,自己也不是没有赢得机会,只不过有点少而已,自己和魔头应该是一九开。

  “怎么可能,那魔头可是列为祖师用生命镇压封印,怎么可能出来。”

  清虚子激动的站了起来,如果那魔头冲出封印,朝阳观确实是危在旦夕,就算他看好玄阳子,也不觉得玄阳子能够现在就对付那魔头。

  “观主,一切皆有可能,再说封印也不可能永远都有效果,只要时间足够,封印终究有破除的一天,不过现在看来,那魔头应该只是把封印破开了一点,没有完全出来,必须尽快补好封印。”

  玄阳子说道,虽然那股恶念让玄阳子感受到危机,同时也有了一定的推测,如果那魔头有这么强的实力,破开封印第一时间难道不是找朝阳观报仇,而且这么强的魔头出现,就没有一点征兆,所以玄阳子推测,魔头恐怕也只是破开封印一点。

  这就像是一个密不透风的牢笼,被捅开了一个小洞,里面的气息可以出来,但是犯人不能够出来。

  不过也不能够掉以轻心,从没有缺口到打开缺口是很困难的,但是从有缺口到扩大缺口,就容易的多,也就是说给玄阳子的时间不多了。

  “那我们就尽快邀请同道,补上封印,这魔头如果破开封印,危及的将是所有人。”

  清虚子说道,既然魔头没有出来,那就让他永远也出不来。

  “观主,魔头封印之地你是否知道,当初我找了很久,都没有发现,不知道观主是否知道。”

  玄阳子问道,自己找不到,玄阳子就想从清虚子这里打听点情报,也许观主会口口相传下来一些秘密,说不定就有这个魔头的位置。

  “这个……这个我并不知道,上一任观主,也就是我师父,也没有给我说过这件事情。”

  清虚子一愣,没想到还有这个问题,居然连封印之地都还没有找到,那还玩什么,想要开枪,连目标都没有,难道玩盲射吗?

  “居然连观主你都不知道,这就麻烦了。”

  玄阳子说道,本来玄阳子过来通知清虚子有两个目的,一个目的是让清虚子知道这个危机,另外一个目的就是看看观主之位会不会有什么世代相传的秘密,结果是让人大失所望。

  “看来要重新翻看一下观中的典籍,也许里面有记载。”

  清虚子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说道,既然没有口述传达下来,那就只能够看典籍了,也许有书面记载。

  “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不过观主,我打算亲自去找找看,我们两路出击,观主你检查典籍,我去实地探索,双管齐下。”

  玄阳子没有打算留在观中去翻看典籍,不能够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双管齐下,也许就有一个人能够找到封印之地呢。

  “行,如果找到封印之地,千万不要贸然行事,等我们商量好对策再说。”

  清虚子交代玄阳子,封印这玩意,万一弄错,把魔头给放出来,那就没有什么挽回的机会了,就算现在朝阳观全体修士集体用生命祭献,也不可能把魔头重新封印回去,现在的朝阳观比当初差远了。

  “好的,观主,我会注意的。”

  玄阳子说道,玄阳子也没有打算自己一个人就把封印搞定,自己还没有那么自大,找到封印之地之后,就通知顾云崖一下,让他请昆仑的高人出山,就是不知道他出关没有。

  和清虚子说好之后,玄阳子离开房间,踏上飞剑就直奔后山,虽然咫尺天涯也不错,但是找东西这种情况,还是在空中看得比较远。

  打开天眼,玄阳子像是日游神一样,在空中缓慢飞行,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仔细查看,虽然这种办法效率有点慢,但是也最保险,至少不会因为速度太快,而遗漏什么隐蔽的地方,如果遗漏了,回来再重新寻找一遍,那样可是会耗费更多的时间。

  在朝阳观中,清虚子也开始了寻找,抱来一摞朝阳观的珍藏典籍,开始一本一本的翻看,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记录。

  玄阳子和清虚子的变化,没有惊动朝阳观里任何一个人,一切都是悄悄进行,这些事情让他们知道没有任何作用,除了徒增烦恼之外,其他的一点用都没有。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昆仑山,一个覆盖了白雪的高峰上,一个洞口已经被积雪封住的山洞中,玄阳子结识的朋友顾云崖还在努力的进行突破工作。

  距离和玄阳子论道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玄阳子在半年前就已经从金丹后期突破到元婴期初期,而他,依旧卡在那个门槛处。

  顾云崖也没有着急,他知道,自己万事俱备,就只需要一个时间,虽然这个时间不确定,但是不会太久,自己就能够成功突破了。

  今天,顾云崖心头猛然一颤,洞口的积雪被喷涌而出的气浪吹飞,然后大量灵气顺着山洞涌入进来,被顾云崖吸收,情况和玄阳子当初是一模一样的。

  当灵气停止吸收后,顾云崖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了笑容,一年的时间,他终于突破到元婴期,值得庆祝一番。

  不知道玄阳子怎么样了,不知道怎么了,除了门中几位好友之外,自己就是和玄阳子处得来,也许这就是天才之间的心心相惜,等自己安顿好了之后,就去朝阳观看看,看看自己这个好友有没有开始突破元婴期,自己还能够给他提供一些经验。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