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56、无人性
  绕过山麓,玄阳子就看到前面着火的村庄,几个茅草屋已经被熊熊大火笼罩,村子里有人大呼小叫着。

  该死,还真是强盗,而且是不讲道义的,玄阳子已经顾不得清虚子他们,抬腿一步,就来到百米外的村口。

  在村口,玄阳子看到倒在村子口的农夫还有几个农妇,都是被刀砍死倒在地上,看他们倒地方向,应该是往村子里跑的时候,被强盗从后面追上,一刀砍倒,这是突袭式的杀戮,没有任何谈判,上来就奔着灭村的想法。

  玄阳子在心中已经给这些强盗判了死刑,这些强盗已经算不上人了,已经可以划分到魔的范畴里了,不要以为只有阴邪才能够叫做魔,其实在修行界,只要失去人性,没有底线的都可以称为魔。

  在典籍中就记载过一个人魔,是千百年前的一个揭竿豪强,揭竿之后,到处烧杀掳掠,被他的大军攻占的地方,人口都会锐减九成,而且这个豪强好食人肉,顿顿都要杀一个妙龄女子和一个幼童做下酒菜,久而久之,魔性大增,即便是凡人之体,也能够催动血煞之气,凡人境修士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

  最后还是一个元婴期修士将其灭杀,据说当时,斩掉其头颅,这豪强的头颅依旧怒目而视,口中依旧喷出烈焰,最后修士只能够招来天雷,将其挫骨扬灰,才把这人魔消灭。

  玄阳子今天就要辣手屠魔,哪怕是倚强凌弱,相信天道也会赞同自己的做法的,这些强盗活着就是一种错误。

  进入村子,倒在地上的村民越来越多,有的是被一刀砍死,有的是被打破了脑袋,一些村妇身无寸缕,很明显是被那些强盗糟蹋过了,这些景象都刺激着玄阳子的双眼,但是玄阳子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么多村民,居然没有一个孩子,倒地最小的,也有十六七岁,而小一点的一个都没有,这是什么情况。

  玄阳子的疑惑没有持续太久,因为玄阳子已经看到那些小孩子了,在村子的小广场上,有七个小孩子,有男有女,年纪从三四岁的到十一二岁的都有,他们一个个都嗷嗷的哭着,在小广场的周围,倒着一些村民,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想要来救这些孩子。

  在孩子们的面前,是一群穿的稀奇古怪的强盗,个个脸上堆满横肉,面由心生,内心有多恶心,长得就有多难看,他们手里拿着各种武器,狞笑着欣赏他们的战斗成果。

  还有几个强盗,从一个草房内拽出来了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然后一把火扔在屋顶,屋顶的茅草触火即燃,强盗还一脚把追出来的一名村妇踢回房子里,那名村妇一样是被扒光了衣服,这些人糟蹋了人还要杀人取乐,不当人子。

  “老大,居然有一个道士。”

  玄阳子的出现,很快被那些强盗注意到,一个强盗对他们的头目说道。

  “有就有呗,有什么好奇的,去把他给杀了,我们也好回山。”

  头目一点也不在意,游方道士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也不是第一次杀,有什么惊讶的,杀了就完事了。

  “好嘞,我来杀,上次那个道士就没有轮到我,这次该我了。”

  一个强盗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拎着他的大刀片就冲过来了,他那大刀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布满了黑红色的污垢,充满血腥味,足见沾染了多少鲜血,而且上面还指不定有什么病毒,这些强盗居然还懂得用生化武器。

  看着一脸狞笑杀过来的强盗,玄阳子手指一挑,身后的赤霞剑就飞出剑鞘,在那名强盗不敢置信的眼神中,赤霞剑拉着红光,就把他射了个对穿,强盗哪怕是极度留恋生命,也只能够慢慢感受着生命的流逝。

  但是这还不够,玄阳子一弹手指,一股法力就把强盗刚刚诞生的鬼魂给击碎,打得魂飞魄散。

  这不是玄阳子狠毒,而是这些强盗烧杀掳掠无恶不作,身上已经积攒了太多的煞气,死后的鬼魂都要比常人的凶悍三分,常人的魂魄会自动被地府牵引,到地府轮回,而这些强盗的魂魄,已经能够抗拒地府牵引,刚成型就能够接近怨鬼级别,如果不尽快消灭,上升的速度绝对比普通的鬼魂要快得多。

  看到玄阳子不费吹灰之力就杀掉了自己的同伴,那些强盗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了,慌忙逃窜,享受过各种肆意妄为之后,他们对自己的小命是格外珍惜,死了之后就再也不可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也不能够玩女人了,这么怎么能行。

  可惜他们的速度和飞剑比起来,就是蜗牛和苍蝇的差距,赤霞剑飞快的在他们双腿划过,他们的两条腿就被斩断,赤霞剑上附带的高温,又瞬间封锁了伤口,让他们不至于流血过多而死,玄阳子还需要从他们口中知道自己的疑问呢。

  “啊!!!”

  双腿被断,哪怕已经被高温封住了伤口,疼痛感是一点都没有少,这些平日里杀人不眨眼的强盗,也疼的在地上打滚,平时受伤什么的,他们从来都不在乎,因为他们的命是没有受到威胁的,所以他们可以笑呵呵的用酒清洗伤口,但是今天,他们的命不再他们手中掌握,所以再也无法用狠笑来掩饰疼痛。

  “闭嘴,否则你们就永远不用开口了。”

  玄阳子手指再次一动,赤霞剑就把两个不重要的喽啰脑袋削掉,然后还顺带击破其魂魄,让其永世不得超生。

  玄阳子的血腥手段让剩下的强盗立刻忍住了疼痛,把牙关死死的咬住,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自己的哀嚎惹怒这个手段残忍实力高强的道士。

  那些孩童也忘记了哭泣,前一秒这些杀害自己父母的坏人还那么的面目狰狞,但是接下来,他们就都倒在了地上,好像很惨的样子,这让孩子们都楞在了那里,不知道是不是要继续哭两声。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