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55、离去
  “师叔,我可以肯定,朝阳观会很快重新在修行界名声大振的。”

  顾云崖对武天长老说道,他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一个影子。

  “就因为那个玄阳子?”

  武天长老说道,虽然顾云崖没有说玄阳子的名字,但是武天长老可是调查过这个事情,当然知道玄阳子的事情。

  “没错,就是因为玄阳子,他有比朝阳观观主更强的实力,也有更高的天赋,朝阳观观主也是要把他培养为下一任观主,当玄阳子成为观主之后,朝阳观会一飞冲天。”

  顾云崖对玄阳子有很高的评价,从玄阳子那里,顾云崖感受到玄阳子拥有的底蕴,能够给一个门派带来多少好处。

  “这倒是有意思,看来你很看好这个朝阳观,既然如此,你就保持好和对方的交情,看看朝阳观会不会像你说的那样。”

  武天长老说道,既然顾云崖愿意“礼贤下士”,给昆仑找一个小弟也不错,昆仑要想保持低位,少不了一群小弟的摇旗呐喊。

  “我知道了,师叔。”

  顾云崖说道,但是心里不以为意,通过和玄阳子的接触,可没有感受到玄阳子对昆仑有多少崇敬之情,那份淡然好像是在说,昆仑也不过如此,以后朝阳观可不一定甘愿当昆仑的马前卒。

  对于朝阳观,武天长老也只是提一下,并不会放在心上,因为昆仑的小弟已经足够多啦,不在乎这一个已经没落的快消失的道观。

  “你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就要启程回去。”

  在顾云崖出去之前,武天长老对顾云崖交代了一声。

  来的晚,走的早,有实力就是这么任性,当然,也不只是昆仑,蜀山他们也都会明天离开,虽然离问道大会结束,还有两三天的时间,但是早点走,也是一种特殊待遇的象征。

  顾云崖虽然还想继续和玄阳子论道,但是武天长老是这次的带队长老,一切都要听从武天长老的安排,也只能够这样了,不过在回去的时候,拉了一个留仙观的道童,让他去给玄阳子说一声,自己明天就要走了,以后有机会见面,再继续论道。

  得到顾云崖的留言,玄阳子微微一笑,没想到参加一次问道大会,反倒是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和一群不熟的朋友,也算不虚此行。

  看到昆仑等几个门派陆续离开,其他的修士也没有什么意见,仿佛是见惯司空一样,不过也有一些门派已经开始准备收拾行囊,早点启程回家了。

  清虚子就是其中一员,这次问道大会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且结果超出预期,这就已经足够了,还是早点回去,努力发展朝阳观。

  在昆仑等门派离开的第二天,清虚子也带着玄阳子和程风子、志新踏上归程,铁冠道人他们都来给清虚子四人送行,他们还需要停留一两日,他们想要在坊市上多购买一些东西,毕竟问道大会的坊市可是要比他们附近的那种小坊市要强得多。

  回城依旧是靠两只脚,修行之人也是需要各种磨砺来增加心性的,走路就是最好的方法,要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修士在历练的时候,都是装作相师,举着旗幡走村串乡。

  随着远离飞云山,路上能够遇到的修士也越来越少,直到只剩下清虚子他们,这就是地大物博的好处,人均就能够获得很多。

  清虚子和玄阳子就算不用神行符,速度也是让程风子和志新各种追赶,清虚子还能够一边走,一边和玄阳子各种讨论,主要是朝阳观如何发展的问题。

  对于朝阳观的定位,玄阳子和清虚子的意见相同,那就是全面发展,不能够像蜀山那样,转修剑道,现在一提剑仙,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蜀山,但是除了剑仙,蜀山好像没有其他能够拿得出手。

  所以蜀山在人们眼中,始终都会落昆仑一头,这是蜀山弟子相当不满的地方,可是他们确实在其他方面并无长处,确实比不过昆仑的全面发展。

  至于龙虎山和茅山,一个专心炼丹,一个专心经营凡人事业,并没有多少争强的心,也就是昆仑和蜀山,暗自别苗头。

  不过全面发展也不是那么容易,首先你要有足够的天才带动,不管剑修、符篆、法术、丹道、炼器,都要有天才来领头,如果有一两个天才,那么就只能够带动两个快速发展,而其他的再想追上来,就会很困难,这样发展下去,就只能够像蜀山那样发展。

  清虚子和玄阳子定下来的下一步目标就是招人,至少让朝阳观热闹起来,看看能不能够招到几个天才,然后悉心培养。

  玄阳子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程风子和志新,他们两个这次出来也增长了不少见识,可以着重培养,而且他们两个也都有自己的偏好,程风子喜欢剑修,而志新喜欢符篆,都有不错的个人理解。

  来的时候和回去的时候,走的路不一样,就是想要让玄阳子、程风子和志新多增长点不同的见识,哪怕有点绕远,也是愿意的。

  “前面有炊烟,应该是有村子,今天晚上有着落了。”

  看到远处丘陵后面有烟气冒出,清虚子说道,这附近已经可以看到田垄,说明前面是有村子存在。

  “观主,那炊烟好像有问题。”

  玄阳子看了两眼,感觉有点不对劲,炊烟一般是一缕一缕的,哪像前面的那种,一大片的,一般是着火了才会是那个样子。

  “嗯?确实,这烟有点不正常,我们加快速度,希望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清虚子眉头皱了起来,没事贸然起火,定是有问题的,清虚子希望只是普通的走水,要不然可就麻烦了。

  玄阳子一边加快速度,一边用天眼看去,没有阴气、妖气,证明不是什么阴邪闹事,这就比较好一点,如果是阴邪的话,恐怕前面的村子会是鸡犬不留,所以玄阳子是微微松了口气,也许只是强盗什么,强盗只为钱财,应该不会害人性命。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