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54、交好
  昆仑不愧是修行界的扛把子,就算不是主修剑道,顾云崖的剑道底蕴,也让玄阳子大开眼界,清虚子就听得有点云里雾里了,毕竟他连御剑飞行还不会,听这么高深的剑修理论,真是有点像是初中生去听高等数学一样。

  还好自己之前刚得了一门《玉虚灵剑诀》,要不然凭借基础的《御剑术》还真是不好意思在顾云崖面前开口。

  等到顾云崖讲完,玄阳子也缓缓开口,开始讲自己的道,这个世界,是没有两个人的道是完全相同的,哪怕是师徒,也会因为每个人不同的心境产生不一样的认识。

  论道就是一种取长补短,增加经验的方法,哪怕是邪修,如果能够平和的坐在一起,也会相互论道佐证,让自己的道更加的完美,只不过前提是平和的坐在一起,邪修那种肆意妄为的性格,怎么可能和平相处呢。

  顾云崖认真的听着玄阳子论道,心中也是佩服,朝阳观,一个自己可能只听过一次的小道观,居然能够有这样的强者,真是让他感觉惊诧,还好自己没有拒绝清虚子,要不然怎么能够听到这么高深的见解呢。

  三个人从清晨,一直论道到黄昏,玄阳子和清虚子才结束论道,告辞离开,顾云崖也是把两个人送到门口,诚意十足。

  “玄阳,看得出,顾云崖是因为才高看我们朝阳观一眼,以后你要把握住这个机会,能够和昆仑的嫡系弟子结交,能够大大增加朝阳观的人脉关系。”

  离开了留仙观,回到住处之后,清虚子对玄阳子说道,他怎么可能看不出顾云崖是因为玄阳子才有这样的态度,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去,恐怕顾云崖只会在门口客气一番,然后转头就会把自己给忘了。

  “观主,我知道,我会维持好这个人脉的。”

  玄阳子说道,但是心中不以为意,玄阳子还是坚信,实力为王,只要实力足够了,就算是不去主动结交,也会有人巴结上来,就像今天对顾云崖一样,而且之前的铁冠道人不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

  对于今天的拜访,清虚子相当满意,不管人家是不是看在玄阳子面子上才拉近关系的,玄阳子反正是朝阳观的人,这就足够了。

  让清虚子想不到的是,第二天,顾云崖居然登门拜访了,这让玄阳子有点没有想到,希望顾云崖不是弯的,要不然,就算是昆仑的人,自己也要拒绝。

  接待了顾云崖之后,玄阳子才知道自己想多了,顾云崖还是希望和玄阳子论道一番,昨天玄阳子对剑修的认识,让顾云崖获益匪浅,消化了一个晚上,顾云崖就迫不及待的来继续和玄阳子论道,得到更多的见解。

  “不如这样,顾道友,不如我们一起和其他道友一起论道,虽然大家实力相仿,但是见解却是不同的,博百家之长才能够让自己的道更完美。”

  玄阳子说道,玄阳子今天还是打算继续去和那些金丹期修士论道,就算顾云崖来访,玄阳子也不想打乱自己的计划。

  “好,我也想听听其他修士的论道有何不同。”

  既然是玄阳子提议,顾云崖也不反对,和玄阳子一起来到众修士聚集的地方。

  到了地方,那些修士都瞪大了眼睛,他们当然认识顾云崖,顾云崖就好像昆仑这个娱乐公司推出来的一哥一样,几乎在修行界,没有不认识顾云崖的,男修士把顾云崖当做榜样,女修士则是暗暗称呼顾云崖为相公,大有饭圈的文化。

  不过当面对面的时候,大家还算是能够保持风度的,怎么说大家都是修行多年的人,自控能力绝对是没说的,要是控制不住的,早就去当邪修了。

  因为顾云崖的出现,大家论道更是把卖力了几分,把自己压箱底的都说出来,期待顾云崖高看一眼,尤其是桃间观的两个女修,更是说的天花乱坠,要是实力高一点,那就是口吐桃花,天降祥瑞了。

  只是可惜,众人的功法终究是差昆仑一大截,虽然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可能够入顾云崖眼中的只有少数。

  当玄阳子开口的时候,众人才明白大家的差距,大家虽然现在都是金丹期修士,但是未来就不同了,他们的未来也许到了出窍、合体就已经到了尽头,可玄阳子绝对是能够踏足仙人境的大佬。

  也难怪人家顾云崖会和玄阳子做朋友,人和人还是不能够比的,他们也很快摆正自己的位置,能够和顾云崖、玄阳子在一起论道,也许再过百年,自己就可以跟自己的徒子徒孙吹嘘,自己曾经和顾云崖和玄阳子一起论道,那时候自己是何等的风光。

  玄阳子都开口了,顾云崖当然也没有太矜持,在玄阳子讲道结束之后,他也开口讲道,但是主要是给玄阳子说的,把这个众人论道现场,变成两个人论道的舞台。

  在顾云崖的眼中,这里也只有玄阳子才有资格和他论道,也许以后两个人都会是修行界最耀眼的存在。

  同样是从早到晚,顾云崖才告辞离开,回到留仙观中,而散场后的修士们,也开始平息自己激动地心情,今天不管是从玄阳子这里,还是从顾云崖那里,真是得到了太多的好处。

  “云崖,听说这两天你认识了一个新朋友?”

  在留仙观中,昆仑的武天长老把顾云崖叫到跟前。

  “是,师叔,这两天云崖遇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修士,来自一个叫做朝阳观的道观,他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已经是金丹期修士,而且在剑修方面,也有很高的见解。”

  顾云崖恭敬的说道,他的师傅是昆仑掌门,武天长老是他的师叔。

  “朝阳观?嗯,听说过这么一个道观,曾经不比留仙观差,只可惜在除魔中,全观上下高手损失殆尽,从那时起一落千丈,没想到朝阳观居然还存在,而且还出了一个金丹期修士。”

  武天长老倒是听说过朝阳观,也仅限于听说,对朝阳观并没有太多的认识。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