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53、了结因果
  顾云崖自己有一个房间,相信昆仑山的人都是这样,这就是待遇的不同,虽然玄阳子也是单独一个房间,但是和这个有小会客室的房间比,可是差远了。

  “清虚道友、玄阳道友请坐,这是云台山的冰纹茶,请品尝。”

  进入房间之后,顾云崖给玄阳子和清虚子端上茶水。

  冰纹茶,玄阳子只听说过,因为这种茶叶很特殊,叶片是完美扁平柳叶型,上面有如同冰霜一样的纹路,冲泡之后,虽然茶水冒着热气,但是喝在嘴中,却没有那么烫,温热中带有一丝凉意,让人感觉就好像夏天吃井水西瓜一样舒爽,下肚之后,会感觉灵气由内到外的散发。

  这种冰纹茶相当稀有,只有在云台山的山脉中才会产出,被几个门派垄断,他们靠着冰纹茶就发展到快于留仙观相当,可惜冰纹茶毕竟只是消遣物,不是必需品,要不然这几个门派绝对会超过留仙观的。

  “好茶,果然是好茶。”

  玄阳子轻啜一口,感受到那股冰爽之意,感受到身体内的灵气,感觉精神都为之一振,真是太爽了。

  “玄阳道友喜欢就好,我这里还有一些,玄阳道友如果不嫌弃,可以带回去品尝。”

  顾云崖拿出了一个玉匣,不用问,里面肯定是冰纹茶。

  “这可使不得,今日是来感激顾道友当初的救命之恩,怎能再拿东西,顾道友还是收回去吧。”

  玄阳子立刻说道,开什么玩笑,来上门道谢,还要拿点东西走,自己的脸皮可没有那么厚,所以就算嘴馋,也不可能拿,大不了自己弄点东西去换。

  看玄阳子的态度坚决,顾云崖也就没有坚持,他是感觉玄阳子与众不同,虽然不知道玄阳子的年纪,但是绝对不会很大,年纪不大还是金丹期,这就足够顾云崖去结交了。

  “清虚道友,你说当初我杀的那个邪修是乾元观的叛徒?”

  顾云崖转头和清虚子攀谈起来。

  “没错,那邪修是乾元观的叛徒虎岓,当初乾元观发出通缉令,虎岓销声匿迹,后来就被贫道师弟青木道人发现,虎岓在炼制僵尸,师弟也惨遭毒手,贫道前往调查的时候,就被虎岓偷袭,如果不是顾道友相救,贫道就撑不到五年后和虎岓再次交手。”

  清虚子说道,虎岓只是一个小门派的叛徒,对朝阳观来说当时是很重视,但是昆仑这样的地方,绝对不会在意一个凡人境的邪修,这种实力的邪修,抬手间就能够解决。

  “嗯?你说五年后虎岓又出现了?难道我没有杀死他吗?”

  顾云崖听了清虚子的话之后,有点纳闷,按照清虚子所说,自己当初应该是杀了邪修和僵尸,怎么自己还有失手的时候?

  “顾道友,当时你确实已经杀了虎岓,但是虎岓为人阴险狡诈,他临死之际借尸还魂,利用一具僵尸的身体重新活了下来,转修尸鬼道,潜伏了五年之后,就来朝阳观复仇,如果不是有玄阳长老,恐怕朝阳观就已经被灭门了。”

  清虚子对顾云崖解释了一下,让顾云崖知道实际情况。

  “哦,怪不得,这些邪修真是狡诈,居然借尸还魂,看来以后降妖除魔,要多注意点了。”

  顾云崖有点汗颜,虎岓上门报复,可是自己没有处理好手尾,还好朝阳观没有什么事,要不然,说不定自己身上就多了一桩因果。

  “邪修一向诡计多端,顾道友一时不察,也是很正常的,就算是观主当时在场也没有发现虎岓的异样。”

  玄阳子帮顾云崖开脱了一下,玄阳子对顾云崖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没有那种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的感觉,如果顾云崖上来就不正眼看他们,也许玄阳子就直接转身走人,以后记住救他一命就行了。

  “没错,当时贫道和师弟还检查了一番,确实没有发现虎岓的手段。”

  清虚子也说道,不管怎么说,当初顾云崖救了他和广云道人,就算没有处理干净,那也不能够追究顾云崖的责任。

  “不管怎么说,都是当日我不小心所致,所以这份情我可无颜接受,两位道友如果执意道谢,那就用论道来了结这段因果吧。”

  顾云崖说道,他居然不在乎这个因果,倒是让玄阳子有点惊讶,因果如果用得好的话,几乎等同于拿住别人生死,顾云崖居然不要。

  “顾道友果然大义,既然顾道友坚持,那贫道与玄阳长老自当从命。”

  清虚子也不是那种喜欢推来推去的人,既然顾云崖坚持要了断这个因果,那就了断,反正关系已经搭上了。

  “多谢清虚道友成全,不知清虚道友和玄阳道友走的时候哪条修行之路?”

  顾云崖问道,他也是有结交的打算,用一个因果来结交,足现自己的诚意。

  “贫道主修符篆,玄阳长老走剑修之路。”

  清虚子说道,其实清虚子之前并没有修行的方向,都是手上有什么,就主修什么,但是有了玄阳子的符篆讲解,他决定把符篆当做自己的主要方向。

  “哦?玄阳道友也是走剑修之路?那真是巧了,我也主修剑道,不如大家对剑道论道一番如何?”

  顾云崖对玄阳子说道,他想要看看玄阳子的剑修有和高见,虽然他和蜀山的人同样住在留仙观之中,但是双方并没有太多交集,顾云崖也不想去找蜀山的人论道,现在有一个剑修送上门,顾云崖肯定不会放弃。

  “当然,荣幸之至,贫道定当知无不言。”

  玄阳子说道,玄阳子也想看看昆仑的剑修有何高明,之前和其他的修士论道,他们的剑修实力都不算太高明,虽然有一些新奇的论述,但终究不够层次,玄阳子需要更高层次的剑修见解,见不到蜀山的人,就先看看昆仑如何。

  既然玄阳子同意,顾云崖也就不客气,率先讲起自己的剑修见解,玄阳子和清虚子都极其认真的听着,心中暗自比对自己的修行,取长补短。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