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52、拜访
  “玄阳,你怎么能用悟道丹去换龙虎丹呢?悟道丹对我们朝阳观才更有用。”

  知道玄阳子用悟道丹换了龙虎丹之后,清虚子就有点捶胸顿足的意思,对于悟道丹,他一样很垂涎。

  “放心,观主,悟道丹我还有,回到朝阳观,我就拿出两个放入道观宝库,龙虎丹对我朝阳观的意义重大,如果能够仿照炼制,我朝阳观也能够多一个保障。”

  玄阳子说道,其实对于落后的门派来说,悟道丹真的没有太大作用,实力不足的门派,往往功法也不会太优秀,就算是顿悟,也不可能提升多少,除非是一次翻天覆地的顿悟,这样就能够创造一门新的功法,而且实力不足的门派,天才也不多,能够顿悟的人也就不多,那么悟道丹也就只是一个摆设。

  “你还有?!那就好,那就好,不过一定不要和别人说。”

  清虚子有点激动,想要打听一下玄阳子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但是一想,还是算了吧,这是玄阳子的秘密,没有必要打听那么多,只要玄阳子为朝阳观好就行。

  这也就是朝阳观,因为急需要玄阳子这样的高手,才会容忍玄阳子有诸多秘密,如果换做是昆仑或者蜀山,一个弟子有这么多秘密,绝对会把这个弟子查个底朝天,还要把秘密贡献出来,就算是事后做补偿,那也要让门派占大头才行。

  “我知道,不会跟别人说的。”

  玄阳子说道,他当然知道,今天在坊市的情景,就让他知道,也许悟道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两极化,所有人都想要悟道丹,就算用不着,拿来做交换也是一种用法。

  “好,今天你先休息吧,明天跟随我去拜访昆仑派,昆仑派的顾云崖曾经救过我和你广云师叔的性命,应该感谢一下。”

  清虚子对玄阳子说道,这次昆仑来的人中可是有顾云崖,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上门结交一番,以前清虚子也许还没有这个勇气,毕竟人家可是金丹高手,自己差得远,但是现在,有玄阳子在,那他就有底气了。

  “好的,观主,我记住了。”

  玄阳子说道,他也挺好奇的顾云崖的,毕竟只是在那天匆匆看了一眼,并没有看仔细,自己要看看这个修行界公认的天才究竟是什么样的。

  虽然要上门道谢,但是并不需要准备什么俗礼,修行之人对普通凡人的礼物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你送丹药符篆什么的,等级低的人家看不上,高的又不舍得给,所以修行界已经形成规则,那就是拜访基本是不带礼物的。

  至于道谢,这一点并不需要什么礼物,因为已经结了因果,今天你救我一命,那以后一定会报答的,所以礼物就更不需要了,因果就已经足够了。

  第二天,穿上道袍,玄阳子跟着清虚子前往留仙观,昆仑派住的地方在留仙观之内,清虚子已经是打听好了。

  “这位道友,贫道牛角山朝阳观观主清虚子,十年前被顾云崖道友救过一命,今天特来登门道谢,还望道友通报一声。”

  在一个院落门口,清虚子对门口的一个白衣修士说道,必须要说明情况,要不然人家谁知道你是哪根葱,凭什么见顾云崖。

  “清虚观主请稍等,我去通知云崖师兄。”

  是来报恩,不是来找麻烦的,对方也就没有那么多警惕,进去找顾云崖。

  玄阳子在打量四周,虽然环境也没有好到哪去,但是能够住进主办方的家里,这就是地位的不同,不知道等自己到了大乘期,会不会住到这种地方。

  很快,从小院里走出了同样身穿白衣的修士,看到清虚子迎上去,玄阳子就知道,这位就是顾云崖了。

  果然是翩翩公子,一身白衣,青丝腰带,黑色的头发已经垂腰,剑眉丹凤眼,鼻子英挺,削薄嘴唇,配上完美的瓜子脸,真是可以迷倒一大群的女修,稍微站不直的男人都能够被他掰弯。

  “顾道友,贫道清虚子,不知道顾道友是否还记得,十年前,在牛角山附近,顾道友一剑消灭了两头金甲尸和乾元观叛徒虎岓,救了我和师弟一命,今天特来感谢顾道友。”

  清虚子来到顾云崖面前,连忙自报家门和说明来意,毕竟人家当初只是路过,说不定都不记得,所以一定要说详细点。

  “哦,原来是清虚道友,一点点小忙,不足挂齿,再说消灭阴邪,也是我正道中人的责任。”

  也不知道想起来没有,反正顾云崖是没有否认这个事情,同时好奇的看着玄阳子的。

  “对顾道友来说,也许只是小事一桩,但是对当初的我们来说,顾道友这随手为之的事情,可是救了我朝阳观道统,理应当面感谢,这位是我朝阳观玄阳长老,玄阳长老,这位顾道友就是我在观中时常说的顾云崖恩人。”

  清虚子也给双方介绍了一下,他说的可是一点都没错,当初清虚子和广云道人可是朝阳观里的顶梁柱,他们两个完蛋了,那朝阳观也可以沦为野观了。

  “顾道友,观主对当年道友的救命之恩是念念不忘,朝阳观上下谨记顾道友的恩情,以后顾道友有事尽管吩咐,朝阳观上下一定尽力而为。”

  玄阳子对顾云崖稽首说道,不管怎么样,这个因果是要了结的,要不然因果会越来越大,以后要还,可就是拿命了。

  “见过玄阳道友,这真的没有什么,云崖实在是愧不敢当,清虚道友、玄阳道友,不妨进来喝杯灵茶,论道一番。”

  顾云崖看清虚子和玄阳子诚意十足,也只能够认下,不过对于玄阳子和清虚子的组合,有点纳闷,长老金丹期,观主炼神期,这差距有点大,不是说观主一定是实力最高的,但是也不会和门派中实力最高的差距太远,这个朝阳观有点意思。

  “不敢请耳,固所愿也。”

  清虚子说道,他这次来就是和对方结交,以后在修行界也多一个朋友,对方主动相请,当然不会拒绝。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