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50、简单的大会
  第二天,玄阳子和清虚子都穿上了崭新的八卦法衣,程风子和志新也都穿上新的长褂,众人在留仙观道统的引领下前往会场。

  一同去的还有这个区域的其他修士,应该是会把同一区域的人安排在一个地方,因为这样容易辨别,玄阳子他们拿的可是银质令牌,自然和铜牌、铁牌要有区别才行。

  果然,来到会场,玄阳子才算看到会场的布置,会场好像大学的大教室一样,前面是讲台,讲台对着的是扇形的座位区,也有点像是会议大礼堂,上面是领导讲话的位置,就是少了一些姓名牌而已。

  玄阳子之前猜的没错,持有银质令牌的门派都被引领到靠前的一块区域,前面空着的自然就是金质令牌。

  玄阳子和清虚子坐在一张小长桌前,桌子上摆放的是各种水果,这至少比大教室要舒服一些,有东西可以吃,程风子和志新就没有这种待遇了,两个人老老实实的站在玄阳子和清虚子的身后。

  其他的修士也都在逐渐的进入会场,慢慢的把这个会场填满,玄阳子看了一下,这次问道大会,来的应该有一千多名修士,如果一个门派来四五个人的话,那就有三百个门派左右,当然,还有很多人都是散修,一个人来去自由。

  等到座位区人都坐满了之后,在主席台上,几个修士走了上去,然后坐在主席台上的椅子上。

  “那个银发年轻面相的就是昆仑派武天长老,旁边那个长须的是蜀山天悦长老,那个穿着鹤氅的是龙虎山的鹿灵子真人,最后那个穿着八卦衣的就是茅山童飞虎长老,那个花白头发的老头就是留仙观观主空空真人……”

  清虚子给玄阳子介绍着台上和金质令牌区的大佬们,不仅有台上的昆仑、蜀山、龙虎山、茅山的高人,金质令牌区的五台山、普陀山、青城山等等诸多门派和道观庙宇的大佬。

  玄阳子心里不停的在记着这些高人,至少以后遇到了,也能够叫出名字,要是见到了还不认识,那就有点失礼了。

  这些高人可都是出窍期或者出窍期之上的,玄阳子这点能力,还没有什么骄傲的资本,还是乖乖的当一个小透明。

  随着主办方的空空真人宣布问道大会开始,就是几个门派的代表讲话,然后就是解决问题的时候,什么地方的封印松动了,需要人去处理,什么地方有出现大妖,希望蜀山能够派人去降服,什么地方出现了游尸,需要茅山的人去镇压。

  当然,也少不了清虚子,清虚子把黑角鬼王的事情说了一下,希望能够和十万大山交涉一下,让十万大山里的鬼王遵守协议。

  这件事自然有个高的应下来,会和十万大山里的鬼王交涉,解决黑角鬼王的事情,然后朝阳观的事情就算没有了。

  玄阳子是看得津津有味,感觉问道大会就像是一个仲裁大会一样,解决各种问题,最后问题都会汇总到那几个门派手中,然后他们去解决小门小派无法解决的问题,真有一种家长的感觉。

  大会的正会开的很快,基本上就是几个门派说一下就完了,然后玄阳子就跟着清虚子退场,自己玩自己的去了。

  “观主,这就完了?那些人怎么不走?”

  玄阳子有点觉得问道大会有点玩笑了。

  “问道大会就是给修士们聚在一起的时间,真正的问道大会可不是只有今天,而是这几天都是,难道你没有通过和其他的修士交流学到东西吗?那些人是有矛盾的门派,不想再继续下去了,就希望让昆仑他们给调停。”

  清虚子说道,他就已经习以为常了,他参加问道大会已经两三次了,对于是什么章程,也早就心知肚明,没有像玄阳子这样好奇。

  “哦,不过这也太简单了,难道就没有一个比武大会,让各门各派的年轻人上去比试一番。”

  玄阳子好奇的问道,要知道在某点大世界里,很多世界,如果举办这种盛会,那肯定要有一场比武大会,同时也被称为主角装B大会,往往这种时候就是主角一鸣惊人的时候,这个问道大会为什么没有。

  “比武?为什么要比武,大家都是修士,一旦出手可没有那么容易收手,容易出现误伤,很久以前好像有过比武什么的,但是就是因为误伤太多,就取消了。”

  清虚子有点纳闷,不明白玄阳子问的意思,好好的为什么要动手,动手伤和气,上台比试的肯定都是各家骄子,伤了的话,岂不是断人家的前程嘛。

  擦,就因为这个原因吗?因为不出现误伤,玄阳子还真是没有想到,不过小说里都是怎么弄得,比武可以让所有人都还活着?真是一个让人费解的事情,不过玄阳子记得,小说里除了比武之外,还有一种狩猎的方式可以比斗。

  不过玄阳子仔细已考虑,就立刻自嘲的笑了笑,这是什么世界,鬼神的世界,修士们狩猎什么?去狩猎阴邪吗?哪有那么多的阴邪聚集,没有的话难道让主办方去抓一些回来吗?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没有一个主办方会闲的这么蛋疼去抓阴邪。

  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蜀山有没有锁妖塔,如果有的话,倒是一个不错的历练之地,实在不行,弄个大雁塔也可以,至少能够练练级。

  把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出脑壳,简单的想了想,玄阳子也就不再纠结,反正自己是已经收获颇丰,问道大会爱咋滴咋滴吧,自己只需要默默发财就行。

  离开会场之后,清虚子就让玄阳子自由活动,他继续去找老友论道,玄阳子当然也是把程风子和志新扔回住处,然后继续和那群金丹修士论道。

  程风子和志新都要哭了,自己就这么不被待见嘛,不过他们两个也确实没有地方去,出门遇到的任何一个,他们两个都要叫人家前辈,随便一个都能够一指头捏死他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当乖宝宝吧。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