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49、到齐
  “快看,蜀山的人来了!”

  听到外边一阵吵到,玄阳子从房间里出来,听到周围的人对着天空说道。

  玄阳子抬起头,就看到十多个踩着飞剑,拖着虹光的修士从远处飞来,就好像流星一样,这可比看影视剧里的五毛特效要好看多了,这些人根本没有停下,直接飞入留仙观之中,这就是蜀山的的待遇。

  以玄阳子的眼力,完全完全能够看清楚蜀山修士的面容,一个个果然是俊男美女,而且脸上都透露着自信,这就是蜀山的底蕴,人家有资格自信,朝阳观想要走到这一步,恐怕还差得远。

  现在蜀山的修士已经来了,昆仑的还远吗?玄阳子心中想到,这些人绝对不会相差太久的。

  果然,天边再次出现霞光,一个飞梭从远处飞来,一样是霞光万丈,后面的飞虹拉的挺长,刚才的那些是流星的话,这个就是行星了。

  飞近之后,玄阳子看到了飞梭上面站着几个人,一样是道骨仙风,穿的是白衣或者青色衣裙,随着微风飘动,这才是仙人之姿。

  “昆仑的人来了,快看,顾云崖就在那。”

  周围人的讨论给玄阳子来了一次科普,原来这个飞梭上面的就是昆仑的人,果然与众不同,居然乘坐飞梭而来。

  至于上面哪个是顾云崖,玄阳子可不认识,也没有见过,不过既然清虚子说过,顾云崖救过他和广云道人,那就算朝阳观欠他一个人情,以后有机会还给他就行了,玄阳子相信会有这个机会的,自己进步的速度绝对超过顾云崖,到时候照顾一下小朋友,再容易不过了。

  飞梭过后,接下来的是一张幡旗,上面同样是站着几个人,不过他们都是身穿道袍,不像是蜀山和昆仑的,穿的和古装偶像剧一样。

  听周围的人一轮,这是龙虎山的人,那幡旗是龙虎山镇山之宝中的云元幡,这次居然被带了出来,果然是财大气粗。

  茅山的人就低调多了,一匹匹黄马从山下直接跑上来,到了留仙观门口的时候,黄马突然解体,变成了一堆黄符然后消失在空气之中。

  比较起来,玄阳子还是感觉茅山比较务实,当然,蜀山也展现了自己的剑仙特色,昆仑和龙虎山就纯粹装B了,龙虎山直接拿出了镇山之宝,虽然昆仑的那个飞梭不知道是什么,但绝对不是随便的一件灵宝。

  对于茅山的符马,玄阳子倒是觉得挺有新意,一般修士对符篆的运用也只是释放符篆上的威力,就算是辅助型符篆,也只是贴在身上,引导出上面的灵力。

  但是把符篆变成生物,这玄阳子就是第一次看到了,如果这样的话,岂不是符篆也能够变成猛兽,帮助战斗,这不就是另外一个版本的撒豆成兵。

  “玄阳,在想什么呢?这就是如今正道的领头羊,放心,我们朝阳观以后也一定能够做到。”

  清虚子看到玄阳子一直在沉思,就过来问道,还以为玄阳子在羡慕人家的地位。

  “没有,只是对茅山的符马有点兴趣,如果能够研究一下,我们朝阳观弟子以后出门也可以如此轻松。”

  玄阳子笑了笑说道,人家的地位是人家成千上万年累计下来的,如果朝阳观没有那次意外,今天地位绝对不比留仙观差。

  “你说那个,那是茅山的纸人术,依靠这个纸人术,世俗的扎纸店基本上都是茅山弟子开设,各地的义庄也都是茅山弟子镇守,可以说对世俗的影响,没有一个门派能够比得上茅山。”

  清虚子给玄阳子讲解了一下,让玄阳子对茅山也有一个认识。

  纸人术?玄阳子也明白了,纸人是很多祭祀和送葬时用的东西,一般都不会点上双眼,因为眼睛是人的灵魂体现,点上双眼很容易招来不干净的东西。

  玄阳子以前听说过有扎纸匠这门职业,扎纸匠能够利用纸人来战斗,扎出来的纸人能够和正常人一样做各种攻击,只是畏惧火焰,毕竟是纸做的。

  没想到这么收益居然出自茅山,如果按照清虚子所说,茅山的势力恐怕真的是天下第一,要知道没有一个村镇能够没有义庄和扎纸店,只要是人,就有生老病死,那么怎么可能少得了义庄和扎纸店。

  也许论最高战力,茅山可能比不过其他的门派,但是在势力覆盖方面,恐怕谁都比不上茅山,如果世间发生过任何事情,第一个知道的恐怕也会是茅山,想想还真是有点让人咂舌,这威力都比得上丐帮了。

  不过这也是无法避免的,因为其他的门派最多是开个分舵,而且绝对不可能做到每个村镇都有分舵,就算龙虎山的分观多,可是也只是集中在几个地方,根本不可能完全覆盖,只要茅山,因为有这般手艺,而且和民生息息相关,才能够轻易做到。

  “原来是纸人术,有点意思,以后一定要见识一番。”

  玄阳子说道,自己的游历计划上已经有了第一项,去茅山签到,说不定就能够弄到纸人术,到时候朝阳观不就也多了一门手艺。

  “好了,明天就是问道大会,到时候绝对能够让你大开眼界,今天好好休息。”

  清虚子拍了拍玄阳子的肩膀,蜀山、昆仑、龙虎山、茅山都到齐了,问道大会也可以顺利的开始,明天就带玄阳子去好好见识一下。

  玄阳子点点头,就回去打坐修炼,程风子和志新依旧处在兴奋之中,因为他们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盛况,而且还看到那几个大门派的高人,两个家伙就好像追星的粉丝一样,兴奋的手舞足蹈起来。

  清虚子冷哼了一声,才让这两个家伙收敛几分,要不然他们两个这个样子,可是会丢朝阳观的人。

  果然,在问道大会开始前的一天,外边聚在一起论道的人少了,坊市也都暂时停止,大家都在为明天的问道大会做准备,玄阳子也只能够随大流,老老实实的在房间里修炼。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