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45、好东西
  玄阳子绕了一圈,从侧门走出留仙观,沿着一条小路向前走去,很快就来到一处悬崖边,在悬崖边这里有一座亭子。

  “观霞亭!”

  玄阳子看着上面的匾额,有意思的名字。

  这里正处在留仙观的东边,加上地势优势,还真能够观看到每天太阳升起前的那道霞光。

  “签到!”

  第一次见到这种地方,当然是要来一发了。

  “恭喜宿主,签到成功,奖励《紫霞飞虹术》!”

  还真有东西,玄阳子立刻查看自己刚得到的《紫霞飞虹术》,居然是一门飞行功法,可以化虹飞行,瞬间就能够达到千里万里之遥,有点像是孙猴子的筋斗云了。

  不过玄阳子也注意到了这门法术的提醒,会消耗大量的法力,玄阳子评估了一下,依照自己现在金丹期的法力,恐怕也只能够飞行不到千里的距离,看来这门法术应该是仙人境的法术,现在用起来还不是那么顺手。

  但是,有了这门法术,自己也可以当做一个保命底牌,一旦有不敌,就可以化虹而走,玄阳子敢说在修士境的敌人,是追不上自己的,瞬息间千里,这已经是作弊一样的手段了,那自己还怕谁。

  在观霞亭拿到《紫霞飞虹术》还真是应景,玄阳子有点期待了,这留仙观还能够给自己多少惊喜,也许自己以后要多出来走走,多拜访一下同道中人,顺便在他们那里顺走点好东西。

  如果让留仙观的人知道自己在这观霞亭得了一门仙人境的法术,他们会不会嫉妒的双眼发红呢,不过他们是永远都不会知道的,这可是自己的秘密。

  拿到《紫霞飞虹术》,玄阳子也就心满意足了,转身回住处,这些天相信留仙观给自己的惊喜会有很多,要知道往往第一次的签到,都是好东西,好像是要把积攒多年的欧气都释放出来一样。

  回到住处,就只剩下程风子和志新两个萌新可怜巴巴的留在这里,清虚子已经出门访友去了,而程风子和志新,两个只是真人境界的小可怜,在这金丹才能够来的地方,那就是小娃娃,能够老老实实呆在房间里,就已经不错了。

  “飞云山的风水不错,在这里修炼可是大有好处,趁这些天多多修炼,等到问道大会开始,开开眼界,你们这次就不虚此行。”

  玄阳子对程风子和志新说道。

  “是,玄阳长老,谨遵长老教诲。”

  程风子和志新立刻回话,他们两个虽然有心出去玩,但是出门遇到的不是炼神期就是凝丹期,他们两个真人境界,真是拿不出手,所以也没有了出门的想法,既然玄阳子如此交代,那就乖乖的修炼。

  交代了一番之后,玄阳子就回房间修炼,虽然这里还比不上自己的那个山谷,但也算不错,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再出门转悠。

  到了夜晚,清虚子才红光满面的回来,知道的是他出门访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喝了花酒回来,能够猜得出,今天他有多风光,能够在曾经的老友面前出尽风头。

  “玄阳,今日有何感想?”

  喝了一口留仙观提供的灵茶,清虚子问玄阳子。

  “并无太多感想,留仙观今天有的,我朝阳观他日也能够做到,若是去昆仑、蜀山的话,说不定还能够有一些感想。”

  玄阳子说道,确实,这里除了热闹一点,其他的和朝阳观并没有太多的区别,今天留仙观能够做到这一步,就是因为他们的实力提升,朝阳观也正在往这一步上走,所以玄阳子没有什么感想。

  “好好,玄阳你不愧是我朝阳观的翘楚,眼界就是放的远大,你能够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听了玄阳子的话,清虚子兴奋的胡子都在发抖,玄阳子所说也是他心中所想,只要玄阳子能够一直保持下去,那么朝阳观别说是赶上留仙观了,朝阳观的目标依旧是蜀山、昆仑。

  “观主尽管放心,玄阳自小在朝阳观中长大,已经把朝阳观当做自己的家,为了自己的家,定当竭尽全力。”

  玄阳子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有玄阳你这番话,我也就放心了,玄阳,这次问道大会,我清虚子也算是在一众老友面前出尽了风头,都是玄阳你带来的,老道我这是要感谢玄阳你,玄阳,你不用谦虚,这些话都是老道我发自肺腑,接下来的几天,玄阳你可以随意逛逛,多认识一些同道,以后朝阳观也能够重新打响名头。”

  清虚子感慨万分,今日出门访友,那些老友知道自己住在银质令牌区域,都是各种道贺恭喜,尤其是有铁冠道人的帮衬,自己已经成为焦点。

  周围临近的几个道观和门派,都有亲近的意思,只待朝阳观崛起,就会上门挂靠,这些清虚子很明白,都是玄阳子带来的,这只是一个开始,以后会更好。

  “观主放心,朝阳观会达到列位祖师的期望的。”

  玄阳子说道,玄阳子也是有一股心劲,自己的签到系统是单人RPG游戏,但是朝阳观可是SIM游戏,自己可以有作弊器,但是朝阳观没有,这就充满了挑战性,玄阳子很想认真的试一试,自己究竟能够做到哪一步。

  简单的交谈,清虚子又给玄阳子普及了一些常识,还有把和朝阳观交好的势力给玄阳子说一下,免得玄阳子闲逛的时候,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在这里,虽然不可能大打出手,可是小摩擦那是避免不了的,正道修士可不是各个高风亮节,只要是人,就会有自己的情绪。

  玄阳子把这些都默默记在心里,现在的朝阳观是需要这些人帮衬的,就算不交善,也不要触恶。

  交代完毕,两个人各回房间打坐休息,在问道大会开始前的这几天,相比两个人都不会闲下来。

  清虚子需要访友拉拢关系,玄阳子就需要增加见识,不能够只把目光放在朝阳观周围的一亩三分地上面。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