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43、实力决定等级

43、实力决定等级

  果然,在黄烟之中,黄鼠狼老头双手变爪,开始在地上刨坑,打算遁地而走,刨坑打洞可是鼠类的特长,在游戏里那就是天赋属性。

  玄阳子看到后只是一笑,然后右脚往地上一踩,一道土黄色的光晕向前泛去,很快就扫过了整个战场。

  黄鼠狼老头正刨的起劲,突然就感觉爪子要断掉一样,好像挖到了花岗岩一样,可是花岗岩自己也挖过,没有这么硬,看了看,依旧是黑色泥土,黄鼠狼老头就明白了,一定是玄阳子动的手脚。

  指地成钢,这是专门克制土遁和刨坑打洞的法术,能够让松软的土地坚硬如铁,你就是拿钻头去钻,都无法打出一个小洞,更不要说黄鼠狼的血肉之爪了。

  看到无法打洞离开,黄鼠狼老头着急了,在地面上逃跑,它没有这个自信,在地面上,人类的手段要比自己想象的多,只有钻入地下,才是自己的主场。

  不过为了活命,还是要试试的,趁着黄烟还没有散开,黄鼠狼老头向森林的方向靠了靠,但是赤霞剑马上就纠缠过来,让黄鼠狼老头明白,自己想逃恐怕是不太可能了。

  动物狗急跳墙的本能被激发了出来,黄鼠狼精也不想着逃跑了,它红着眼睛,打算和玄阳子拼命,这种野生的妖怪,除了天赋神通之外,其他方面并没有什么出色发挥,尤其是战斗方面,战斗起来更像是武者。

  所以面对手段众多的修士,哪怕同级别的对手,也是胜率很低,更不要说实力超过自己的。

  黄鼠狼老头被玄阳子一把飞剑弄得手忙脚乱,已经快要抵挡不住了,玄阳子看了看周围,清虚子和程风子、志新也都到了战斗尾声在,这个黄鼠狼老头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再次抬手下压,巨手再次出现在空中,带着万钧之力压了下来,黄鼠狼老头看到巨掌再次出现,吓得魂都要飞了,转身就想要逃跑,但是忘了赤霞剑还在身边,赤霞剑飞快的在黄鼠狼老头的双腿一划,黄鼠狼老头就摔倒在了地上。

  巨手落下,赤霞剑也回到了玄阳子背后的剑鞘之中,等到巨手消失,地面上也就留下了一只如牛一样的大黄鼠狼尸体。

  解决了这群黄鼠狼之后,清虚子袖子一挥,一阵清风把带有臭味的黄烟给刮走,然后让程风子和志新用火符去把这些黄鼠狼的尸体都给焚烧掉。

  玄阳子来到那个巨大的陷阱旁,手掐法印,对着陷阱一指,陷阱周围的泥土就开始蠕动翻涌,向中间挤压,有半个篮球场大小的陷阱,就这么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被挤压消失,地面重新平整,好像从来都没有过什么陷阱一样。

  “观主,这个因果应该能够了结了吧。”

  收拾了路面,玄阳子对清虚子说道。

  “嗯,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了结了。”

  清虚子点了点头,虽然也有可能没有消灭干净这些黄鼠狼,但是剩下的绝对都是不成气候的。

  再说修士降妖除魔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也没有听说谁灭了一窝妖怪,就连续不断的有妖怪送上门,妖怪之间的薄情寡义,丝毫不比人类差,没有什么妖怪会为死掉的讨公道的,除非是至亲。

  火符的威力还是比一般柴火要大的,那些黄鼠狼的尸体不到十分钟,就都变成了灰烬,如果下场雨,就能够融入土地里,成为这块土地的养分。

  黄鼠狼阻路,耽搁了一点时间,没有什么废话,玄阳子他们重新踏上旅程,程风子和志新贴上神行符,努力的追赶玄阳子和清虚子的速度,终于在刚刚入夜,赶到了下一个村子,才算没有露宿野外。

  接下来的路程,就没有那么多事情了,毕竟都是官道,官府也不是吃素的,不可能让官道出现问题,朝廷也都养着大量的修士,如果有阴邪敢阻碍官道,面临的就是诸多修士的围剿。

  越靠近飞云山,玄阳子他们遇到的修士就越多,有侠客型的,有道士打扮的,也有和尚,这就是修士门派的不同,侠客模样的都是修行门派,有点像是武林门派,他们一般有自己的产业,来维持修行所需;道士模样的就是和玄阳子他们一样,打理道观,靠着做法事和香油钱来维持;和尚就不用问,一定是寺庙,维持的方式和道观一样。

  清虚子认识的人不多,碰到不认识的修士,也只是点头微笑示意,也没有过多的攀谈,反正到了留仙观,有的是时间交流。

  来到飞云山,玄阳子开天眼看了一下飞云山的气象,果然不同凡响,飞云山笼罩的灵气都要比朝阳观所在的牛角山要多,难怪会发展那么好。

  不过玄阳子也不在意,只要自己在牛角山上布置了聚灵阵,然后引两条龙脉来,保证牛角山比这里还要好。

  在飞云山脚下,有不少修士都在知客的迎接下做登记,玄阳子看了一眼,在登记的桌子上,有一些令牌,看样子好像是金银铜铁,不同的修士拿不同的令牌。

  “观主,那令牌是做什么用的?”

  玄阳子好奇的问道,毕竟第一次来,没啥见识。

  “那是住宿令牌,上面下有禁制,不同实力拿起不同的令牌,那个金牌,只有出窍期以上的修士能够拿起来,银牌是金丹期以上的修士能够拿起来,铜牌需要炼神期的实力,铁牌就比较容易了,真人境界以上的都能够拿起来,一个门派一个令牌。”

  清虚子给玄阳子做了解释,玄阳子秒懂,原来修行界靠着这种方式来区别对待,还真是够隐晦的,一点都不给人难看,有多大饭量吃多少饭。

  不过玄阳子也马上明白,清虚子执意带自己来,不仅仅是为了炫耀,恐怕还有这个考虑吧,自己金丹期的实力,至少也能够拿起银牌,以前清虚子连炼神期都不是,恐怕只能够享受铁牌待遇,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玄阳子已经发觉了,清虚子转头去看风景了。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