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38、迎亲
  手镯被玄阳子轻松给摧毁之后,田秀儿才敢从田中仁身后露出脑袋,刚才她就想当一个鸵鸟,把自己给藏起来,现在总算是不用害怕了。

  清虚子一直闭着的眼睛也微微睁开,看了那堆碎末,大概明白玄阳子的做法,满意的微微点头,然后继续闭眼打坐,有玄阳子在,自己根本不用担心什么,玄阳子对付不了的,自己就算出手也是白搭。

  “仙长,那妖怪什么时候会来?”

  田中仁开口问道,虽然得到了玄阳子的援手,可是田中仁是明白人,玄阳子等人是路过,绝对不会一直保护着自己的。

  “不知道,但是会很快的。”

  玄阳子说道,玄阳子确实不知道妖怪什么时候回来,但是玄阳子能够从田中仁身上的妖气浓郁度判断,而且还有田中仁额头的黑气判断,妖怪很快就要来了,因为田中仁额头代表血光之灾的黑气已经越来越浓郁了,也就是说他离死不远了,当然,这只是一个预兆,有玄阳子插手,田中仁死亡的几率还是一直往下掉的。

  听到玄阳子说很快,刚刚摆脱了翡翠手镯恐惧的几个人再次把心提到嗓子眼,一个翡翠手镯都能够把他们弄得那么神经兮兮,真正的妖怪来了,那可怎么办。

  破庙大殿里的气氛再次沉寂下去,只有篝火噼里啪啦的声音,田中仁父女二人只是默默吃着干粮,本来吃东西都没有什么心情,但是饥饿是身体本能,又不能不吃,只能够如同嚼蜡一样,一口一口咽着。

  时间慢慢流逝,夜色也越来越深,田中仁几个人已经有点撑不住,睡眼朦胧了,毕竟他们只是凡人,而且还是在外赶路,白天的疲倦到了晚上都会爆发出来。

  玄阳子四人依旧是打坐修炼,对于玄阳子和清虚子来说,睡眠只是一种工具,自己完全可以选择另外一种更实用的工具,那就是打坐修炼,修炼的同时也能够调节身体,达到睡眠的作用,这就和辟谷一样,通过嘴巴吸收能量和通过修炼吸收能量,效果是一样的。

  当到了子时,外边的雨已经停了,乌云散去,幽暗的月光着凉了外边,地上的水坑泛着月光,反倒是增量了几分。

  就在这时,外边隐隐约约传来了唢呐的声音,而且慢慢的,声音是越来越清楚,越来越近,那唢呐声听着没有半点让人兴奋的感觉,反倒是像是野兽在呜咽,让人听了身上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来了!

  玄阳子睁开了眼睛,这是勾魂曲,当然,只是名字,还没有到达听见就把魂魄勾走的水平,至少凡人境和修士境的是做不到这一点,但是勾魂曲却是阴邪最喜欢用的,用勾魂曲来宣告自己的到来。

  “仙长,是不是妖怪来了。”

  田中仁当然也听到了勾魂曲,快要占满身体的睡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田中仁慌忙来到玄阳子这边。

  “没错,田居士,不用紧张,你们把这些符篆带在身上,保你们不受阴邪侵害。”

  玄阳子拿出了五张平安符交给田中仁,这样可以在战斗的时候顾不上他们时,保证田中仁他们的安全。

  拿到平安符之后,田中仁连忙分给自己的女儿和仆人们,然后可怜兮兮的缩在角落,听着勾魂曲的慢慢靠近,浑身都在打哆嗦,哪怕是有玄阳子在,也抵挡不了内心的恐惧。

  玄阳子眼睛看向外边,透过已经没有门扇的大门,远处有红光靠近,而唢呐声也越来越清楚,倒是有点像是娶亲的曲子,不过本体还是勾魂曲,要不然怎么会这么难听呢。

  清虚子和两个徒弟也都睁开了眼睛,看向外边,因为红光已经快要到庙门口了,那是一队迎亲的,有吹响器的、抬脚的、担彩礼的,配套还挺齐全,尤其是那个骑着高头大马的新郎官和前面的媒婆,和普通迎亲的队伍没有一点差别,但是大半夜的迎亲,是个正常人都会明白其中的诡异。

  玄阳子嘴角一翘,真是粗劣的伪装,天眼打开,就能够看到这些高矮胖瘦的迎亲队伍,是一只只双脚站立的黄鼠狼,它们人模狗样的吹吹打打,扛着旗子和轿子,而那匹高头大马也只是一只比较大的黄鼠狼,看来这是一窝。

  “到地方了,落脚,亲家,总算找到你们了,你看,我们新郎官来迎亲了。”

  等到了庙门口,老态龙钟的媒婆指挥队伍停下之后,就笑眯眯的来到大殿,对田中仁说道。

  “啊,你是那个老婆婆。”

  田秀儿一眼认出了这个穿的和红包套一样的媒婆就是今天遇到的老婆婆。

  “什么亲家,我不认识你。”

  田中仁立刻反驳媒婆,就算不知道对方是妖怪,就这么来迎亲,田中仁也是会反对的。

  “哎呦,看亲家你说的,你们不是已经接了聘礼了,那个手镯可是我们的家传宝贝。”

  媒婆一点都不介意田中仁的拒绝,在它看来,不管拒绝还是同意,都是口中的一块肉。

  “什么手镯,我们不知道。”

  田中仁立刻明白了对方为什么收了一点点吃的,就给了一个那么针对的翡翠手镯,如果是往常,还真是没地方说理去。

  “那手镯不就在……,手镯呢?我家的传家宝呢?!”

  媒婆开口就想说手镯就在田秀儿手上戴着呢,可是定睛一看,田秀儿手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这让媒婆有点变色了,那个手镯可是帮自己弄来多少血食。

  “我们不知道,我们也不认识你,我女儿不会出嫁的,你们快走吧!”

  田中仁立刻说道,他一点都不想和对方有什么纠葛,更不能够落对方口实。

  “没有就算了,但是这个亲你们是别想推脱,今天是由不得你们了,乖乖的把你女儿交出来,否则别想活着离开。”

  没有了手镯,让媒婆不再有好脸,直接露出它那丑陋嘴脸,几次玄阳子看着都有点要现行的样子,真是太难看了。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