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37、镯精
  贴上天眼符之后的田中仁,睁开眼睛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周围好像多了很多色彩,其中以围绕在自己和女儿身边的黄色和红色最明显,还有女儿手腕上那冒着黑气的手镯。

  黄色和红色是妖气,红色是以代表这个妖怪是沾满血腥,红色为血煞之气,只不过田中仁不认识,要不然他就不能够这么淡定。

  而田中仁看向玄阳子和清虚子他们,发现这些道士身上都散发着如同云雾一般的清气,这就是修行的灵气。

  “田居士,你已经看到妖气和阴气了吧,这下能够相信了吗?”

  玄阳子给了田中仁几分钟的反应时间,然后开口问道。

  “道长,这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会被妖怪盯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田中仁也慢慢看不到这些气息,毕竟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法力来支持天眼符,只依靠天眼符上的那点灵气,如果换做一个修士,就能够利用天眼符,保持较长时间的天眼状态。

  “这就不知道的,毕竟妖怪的心思比较难猜,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你们已经被妖怪盯上,对方找上门只是时间问题。”

  玄阳子一耸肩,自己也不是那妖怪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了解妖怪的心思,但是妖怪是不会放过田中仁父女两个,这一点是能够肯定的。

  玄阳子的话让田中仁的脸色变得很差,但终归是有身份的人,涵养还是有的,没有变的手足无措,而且田中仁也是认识一些奇人异士,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现在求救也来不及,只能够靠面前的这几位道长了。

  “不知玄阳道长在何处修行?”

  田中仁没有直接求救玄阳子,毕竟大家也只是刚刚认识,而且对方都已经说了,他只是过来告诉自己这一个情况,并没有提出手的事情。

  “贫道乃是牛角山朝阳观的道士,只是途经此地。”

  玄阳子说道,宣传一下朝阳观,以后朝阳观名满天下的时候,对方也知道在什么地方。

  “原来是朝阳观的仙长,仙长,我父女二人一向为人和善,救助贫苦,从未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求仙长救我父女二人一命,日后定会上山还愿。”

  田中仁对玄阳子深深鞠躬,求玄阳子救自己和女儿一命。

  “田居士不必如此,正邪对立,终生搏斗,是贫道的使命,贫道定不会让那妖怪得逞。”

  玄阳子开口说道,虽然可以当圣母救田中仁父女两个,但是法不轻传,必须要让对方知道出手不是那么简单的才行,还好田中仁还是很上道的,给玄阳子足够的台阶。

  “真是太感谢仙长了,秀儿,快给仙长磕头。”

  田中仁听玄阳子愿意救自己和女儿一命,心中的石头总算是放下来了,对方既然能够看穿妖气,而且还答应救自己,那一定是有把握的。

  秀儿?!玄阳子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孩,眼角跳了一下,这么奇葩的名字,算了,本来很正常的名字,就是被那些无良的网友给玩坏了,古代多少女孩都叫秀,如果不是那些网友,自己也不会无法直视这个名字。

  “不用如此,现在还是早点把那镯子取下来吧,阴气接触时间长了,对身体不好,尤其是对女性不好。”

  玄阳子抬手一托,跪在地上的田秀儿就被玄阳子给隔空扶起,这一手更是让田中仁对玄阳子信任不疑。

  “对对,秀儿,快步那镯子取下来。”

  经过玄阳子的提醒,田中仁才想起来,还有那个手镯呢,赶快让女儿把手镯取下来。

  “好的,爹,我这就取下来,……啊,爹,这手镯取不下来了。”

  田秀儿连忙去捋手镯,可是这时候,手镯居然已经取不下来了。

  “仙长,这可怎么办?”

  田中仁也上去试了试,可是手镯就好像长在女儿手腕上一样,怎么都取不下来,用力大了,女儿都开始叫疼。

  “无碍,只是阴气作祟。”

  玄阳子上前来,手指在手镯上一点,法力封住了手镯上的阴气,手镯也与田秀儿的手臂脱离,田秀儿很容易就把手镯给取下来。

  取下来之后,田秀儿连忙扔掉了这个诡异的手镯,刚才的情形,让她心里产生了极大的阴影,她是看都不想看这个手镯了,只想离的远远的。

  虽然是翡翠镯子,但是哪怕是被田秀儿扔到地上,镯子也依旧完好无损,甚至是依旧光洁如新,还散发着一种诱人的光晕。

  玄阳子皱了皱眉,把镯子捡了起来,然后用法力探知了一下,也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了,这个镯子居然产生了微弱灵识,如果任由这个镯子发展下去,一个精怪就会产生。

  精怪是阴邪的一种,有别于鬼魂、僵尸、妖怪这些本来就是生命体的阴邪,精怪则是一些无生命的东西产生。

  比如画精,就是图画成精,当一幅画卷经过一些特殊原因之后,就会产生灵识,最后成为精怪,这个特殊原因有甚多,玄阳子在典籍上看到过的有几种方式,比如鲜血浸染过的古画,或者长年累月被人欣赏寄托感情的画作,都是有可能产生灵识的。

  而精怪也有好坏之分,好的就是潜心修炼,一样可以得道成仙,而坏的就会利用各种手段危害凡人,比如这个手镯,就会不停的吸食田秀儿的生机,一直到田秀儿生机被吸干致死,这类精怪会不停的变化主人,它们也会努力的散发魅力,吸引凡人去得到它们。

  不过面前这个手镯运气不太好,刚刚产生灵识,就被玄阳子发现,而且还被玄阳子发现害人的迹象,那就只能够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玄阳子手中冒出一股火焰,灼烧着这个翡翠手镯,手镯轻微的颤抖,可是根本无法逃脱玄阳子的控制,最后发出了几声脆响,手镯上布满了裂纹,然后玄阳子手一抖,这个手镯就变成了无数颗粒,散落在地上,最后化成粉末,只要风一吹就会消散了。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