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36、偶遇
  很快从外边就进来了一伙人,一行四人,两个主子三个仆人,主子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和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从穿着上看,家境应该不错,毕竟这么鲜亮的衣服,普通人家可穿不起。

  另外两个仆人,一个是小厮,一个是丫鬟,还有一个是马夫,马夫赶着一驾马车停在了大殿门口,利用屋檐给马匹挡雨,小厮和丫鬟则是跟在主子身边进入到大殿之中。

  “见过几位道长。”

  对方也没有想到这里已经有人了,不过看到玄阳子几人穿着的道袍,也就稍微安心一点,至少要比几个穿的花里胡哨满脸络腮胡的大汉要好得多。

  “无量天尊,贫道这厢有礼。”

  清虚子还礼之后,就不再和对方有什么表示了。

  对方看玄阳子四人没有攀谈的意思,也就不再说什么,而是开始整理自己这边,还好破庙还有一些废弃木头存在,否则他们连个篝火都点不起来。

  虽然没有和对方攀谈,但是玄阳子则是发现了一些问题,从他们进来的时候,玄阳子就已经注意到了,他们进来的时候,有一股腥臭的味道,有点像是动物园的味道,这股味道普通人是闻不到的,只有修士才能够闻到。

  “师伯,他们……”

  玄阳子轻声说道。

  清虚子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玄阳子就明白,清虚子也闻到这股味道了,这是妖气的味道,妖怪都是兽类,兽类天然带有自身体味,所以妖怪接触过的人和物,都会带上这些味道。

  普通人一般闻不到妖气,但是作为修士,对阴气、妖气、尸气,这些都非常敏感,这几个人身上有了妖气,就说明他们接触过妖怪,至于他们为什么还活着,那就不好说了,也许妖怪吃饱了,没有兴趣吃他们了?

  又或者是遇到了好妖怪,不过这个可能很小,因为清修的妖怪和鬼魂都能够摒除自身的一些缺陷,比如妖怪,如果一直清修,那么身上的妖气也会越来越淡薄,等到完全消失的时候,就算出现在修士面前,修士也难以察觉。

  所以玄阳子更趋向于最后一种可能,那就是妖怪是想要吊着这一家人,留着一会再吃,这种可能性才更大。

  “爹,你看刚才那个婆婆送的手镯真好看。”

  少女坐下之后,拿出了一个手镯,通体碧玉,是上好的翡翠手镯,少女给她父亲一边炫耀一边说道。

  “真不应该拿人家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们也只是施舍了一点食物。”

  父亲说道,听这意思好像是一点食物就换了一个翡翠手镯。

  “你不是还给了那个婆婆十两银子嘛。”

  少女说道,同时把那个手镯戴在了手臂上,白嫩的手臂配上翠绿的手镯,还挺好看的。

  但是玄阳子可没有什么心情欣赏美人,他的眼睛锁在了那个手镯上,这阴气浓重的手镯,不会是刚从坟墓里带出来的吧,这种冥器对人可不好,这个妖怪可没安什么好心。

  “师伯,不能够袖手旁观吧。”

  玄阳子对清虚子说道,既然经常在口头上说着正邪对立,终生搏斗,那就要付诸实践才行,否则岂不就是嘴巴上的力气。

  “你去吧,结个善缘。”

  清虚子点了点头,同意了玄阳子的意思。

  得到了清虚子的点头,玄阳子起身,向那对父女走去,对方的小厮和丫鬟看到玄阳子走过来,都不动声色的拦在老爷和小姐身前。

  “两位居士,贫道玄阳子这厢有礼了。”

  玄阳子对两个忠仆没有理会,而是直接对父女二人稽首说道。

  “道长有礼了,鄙人田中仁,这是小女田秀儿,这里见过道长。”

  虽然不知道玄阳子来这边是做什么的,但是看玄阳子行礼,对方也连忙还礼。

  看到一个清秀道士,田秀儿顿时起了好奇心,而且玄阳子气度不凡,可是很吸引女子的目光,田秀儿不停的打量玄阳子。

  “原来是田居士,今夜在这野外荒庙相遇,大家即是有缘,贫道有句话不值当讲不当讲。”

  玄阳子说道,毕竟大家素不相识,万一人家把好心当作驴肝肺怎么办。

  “道长请讲。”

  田中仁很客气,反正也就是几句话,自己想听就听,不想听当做耳旁风也是一样,反正自己也见过不少坑蒙拐骗的人,就是这么搭话的。

  “那贫道就说了,居士和令爱今天见到的人,恐怕不是人,而是妖怪,而这个手镯,恐怕也是从墓中盗取的冥器,居士和令爱身上带着妖气,这镯子上也是布满了阴气,居士恐怕已经被那妖怪盯上了。”

  玄阳子说道,他能够看出对方的怀疑,没办法,大家萍水相逢,不可能上来就推心置腹,如果换做是刘员外,恐怕自己说什么,对方都会相信的。

  “哦?道长此言可有凭证?”

  田中仁听了之后皱了皱眉头,本来以为玄阳子会说自己会有血光之灾什么的,没想到对方直接说的这么直接,让田中仁一时不好判断玄阳子说的是真是假。

  “我这里有道灵符,居士可贴在额头,即可看到妖气和阴气。”

  玄阳子拿出了一张天眼符,只要贴在额头即可打开天眼,能够看见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不过没有法力加持,持续时间会很短,但是给田中仁已经够用了。

  接过玄阳子递过来的符篆,田中仁有点犹豫,毕竟不知道玄阳子是好人还是坏人,如果对方有点修为,在这个符篆上做点手脚,自己可就会中圈套,但是如果置之不理,万一对方说的是真的,那自己和女儿可就危险了。

  思来想去,田中仁决定赌一把,毕竟如果对方是坏人,又有修为的话,完全可以直接动手,对方可是有四个人呢,没有必要玩那么多的花样,所以田中仁一咬牙,就把玄阳子递过来的符篆拍在脑门之上,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感觉到周围多了很多东西,是平时绝对看不到的。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