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34、闭关
  来到自己的修炼之所,玄阳子才算是完全放松下来,这十年之中,玄阳子可是一直隐藏着自己,虽然扮猪吃虎很爽,可是隐瞒也是很辛苦的,要不然说无间地狱折磨人呢。

  现在,自己终于可以大大方方的做自己的事情了,玄阳子来到草房,把蒲团放好,点燃熏香,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闭关。

  修行无岁月,玄阳子闭关之后,就失去了时间的感知,而外界,可不会因为玄阳子的闭关而停止转动。

  朝阳观经过了两次的危机,观内的氛围还是不错的,加上有玄阳子留下的《符篆讲解》,所有人都投入到了新的修炼之中。

  当然,也有例外,刚刚被惩罚抄道经的丹星子,心中的怨恨那是成倍的增长,如果他是魂体的形态,靠着怨恨都有可能成长为恶鬼,只要见血,就能够马上成为厉鬼。

  “都是你,玄阳子,你抢了我的风头,抢了我观主之位,我一定要报复的。”

  一边抄道经,丹星子嘴里一边喃喃的咒骂。

  这个家伙已经是被怨恨蒙蔽了,他只认为是玄阳子抢了自己的风头,其实他依旧是这代弟子中的种子,清虚子对他的关注一点都没有减少,而玄阳子已经弯道超车,和他不在同一个等级上了,清虚子也没有办法多关注什么。

  至于抢了观主之位,这倒是真的,清虚子以前是打算培养丹星子做自己的继承人,但是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清虚子当然是做最好的选择。

  玄阳子如果知道丹星子如此记恨自己,他也不会在乎,只是会认为,朝阳观可能会少了一个后继之才,但是绝对不会影响大局的。

  修道之人切记心浮气躁,嫉贤妒能,这些丹星子可都是占了,那么他的道心绝对不稳,现在实力不高的时候,还无所谓,等实力高了之后,在修炼的关键点,道心不稳绝对能够让他吃尽苦头。

  而且道心不稳就容易把路走偏,虎岓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原本也是乾元观的一代俊才,可是就是因为道心不稳,想要快速提升实力,结果走上了邪道,最后落得身死的下场。

  玄阳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两世为人,而且在地球上,那可是有网络信息的洗礼,心智早就稳定,道心自然不用担心。

  其他的修士就没有丹星子这么多心思了,他们心中对玄阳子都是感激之情,玄阳子不仅是救了他们,而且还留下那么好的符篆讲解,已经足够他们感恩戴德了。

  可惜这个世界太大,朝阳观能力覆盖的范围都已经比地球华夏一个直辖市的面积还大,所以玄阳子的名声并没有传播出去,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朝阳观出了一个年轻的金丹期修士,那朝阳观的门槛都要被踏破。

  清虚子可是憋着一股劲,朝阳观自从他师傅仙逝之后,在问道大会上,可就变成了小透明,除了几个小道观和朝阳观报团取暖外,没有人会理会,那么这一次可就不同了,玄阳子到时候绝对能够震惊全场的。

  闭关苦修的玄阳子正在快速的吸收着灵气,聚灵阵加上他的先天道体,对灵气的吸收简直就是无任何屏障,灵气靠近玄阳子,就能够融入玄阳子的体内,这种吸收速度,能够让别人嫉妒的眼发红。

  玄阳子的实力正在缓慢的上升,速度虽然不快,但也能够感受得到,沉浸在修炼中的玄阳子当然也能够感受得到,通过内视,玄阳子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一个电池,正在不断的注入电量。

  通过内视,玄阳子能够看到位于自己的丹田之中,有一颗金光闪闪的内丹,这就是自己的金丹,不管有如同烟雾一样的灵气通过身体吸收到丹田之中,然后慢慢飘向正在旋转的金丹,被金丹吸收进去。

  在丹田,除了金丹之外,还有一把微缩的小剑漂浮在丹田之中,那是玄阳子的灵器赤霞剑,灵器级别已经可以吸收到体内了,这样可以更好的蕴养灵器,让灵器达到与自身的契合,这样指挥起来才能够更加的得心应手。

  很快,五个月过去了,玄阳子也从闭关中醒来,这是他设定的节点,到时间会自动醒来,否则还怎么参加问道大会呢。

  五个月的修炼,虽然没有让玄阳子突破到元婴期,但也到了金丹后期,也许多闭关一两个月,就能够顺利突破到元婴期。

  在丹田的那颗金丹已经有一些人形印记,等到金丹完全变化之后,玄阳子也就能够顺利成为元婴期的修士。

  拿起拂尘在身前一扫,这五个月积累下来的一些灰尘就随着拂尘一抖,消失的无影无踪,净身咒还是很好用的,相当于霍格沃兹教的清理一新,这也是为什么修士战斗之后还能够保持风度翩翩的原因,因为很多法袍上都会有净身咒的加持,除非是那些不修边幅游戏人生的修士。

  闭关结束之后,玄阳子就要赶回朝阳观,虽然还有一个月才开始问道大会,可是赶路也是需要时间的,自己可以咫尺天涯,一步千里的走,清虚子可不行,清虚子连飞剑都还没有,赶路自然不会很快。

  玄阳子回到朝阳观,让心中焦急的清虚子总算是松了口气,他生怕玄阳子忘了问道大会的事情,自己又不知道玄阳子的闭关之地在什么地方,所以这几天他是每天都要到门口去看看,看看玄阳子回来没有。

  现在玄阳子回来了,也就可以准备上路了,这次去参加问道大会的除了玄阳子和清虚子之外,还有两个玄阳子的师兄,都是真人境界的修士,也算是朝阳观里的能够拿得出手的代表,不过看他们那饱含沧桑的脸,就知道他们年纪已经不小,完全是靠时间提升上来的。

  这两个师兄在玄阳子面前已经不敢摆出师兄的架势了,一口一个玄阳长老,恭敬的要命,谁让玄阳子的实力放在这里,玄阳子就算有点不习惯,也只能够认了。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