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28、找上门
  随着鬼王的靠近,夜风中已经传来了鬼哭狼嚎的声音,具体的参考86聊斋的片头曲,让人听了就毛骨悚然,很多杂役道士已经开始浑身打哆嗦了。

  玄阳子依旧是闭目养神,自己该准备的已经准备了,就看清虚子他们怎么应付,然后再出手解决危机,也许这个鬼王只是一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就用不着自己出手了。

  随着阴风逼近,天上的月亮都被黑气遮盖,朝阳观周围出现了不少幽魂,它们并没有进来,而是在周围徘徊。

  “大胆妖孽,竟敢来我朝阳观,难道就不怕天罚吗?”

  清虚子对外边大声喊道,敌人不明,清虚子没法主动出手。

  “来到就是你朝阳观,几年前,你朝阳观坏我好事,这次我黑角鬼王走出十万大山,第一个就拿你们朝阳观开刀。”

  一个头上有一个犄角的鬼王从黑雾中出来,他浑身黝黑,像是非酋一样,脖子上挂着一串人头骨项链,手链和脚链也一样是人骨装饰,腰间缠着一张兽皮,简直就是野人出山。

  “黑角鬼王,我朝阳观可从未进入十万大山,你休想污蔑我朝阳观。”

  一听黑角鬼王是从十万大山里出来,清虚子就直接否认,因为他知道那个约定,所以从未让人去十万大山里除魔卫道。

  “白老道,你出来告诉这个牛鼻子,他们是什么时候得罪我黑角大王了。”

  黑角鬼王对旁边说道,从黑雾中,出现了一个驼背老道。

  “是,大王,那老道我就给你们提个醒,五年前,漆河镇,黑角鬼王的爱妾就是被你们朝阳观给打得魂飞魄散。”

  白老道尖着嗓子说道,好像是很有理的一方。

  玄阳子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自己当初在刘员外家处理的那头厉鬼,居然是十万大山里鬼王的手下,这还真是有点意思,居然拐弯抹角的扯上了关系,那么这件事还真是能够算到朝阳观这里。

  “胡说,那只是一头小小怨鬼,怎么可能是鬼王的爱妾,而且那是漆河镇,你黑角鬼王敢对十万大山外的凡人村镇下手,首先就是违背了约定。”

  广云道人也想起来了,这些年因为帮助刘员外家的事情,让朝阳观的香火变得更加旺盛,所以这件事他忘不了,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怨鬼”。

  “桀桀,怨鬼?我们大王的爱妾怎么可能只是小小的怨鬼,青衣姬乃是红衣厉鬼,是我们大王最疼爱的小妾,你们居然还不敢承认。”

  白老道阴笑着说道,笑话朝阳观的胆小,居然不敢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

  “厉鬼?!怎么可能,如果是厉鬼,怎么可能被我朝阳观一道童消灭。”

  广云道人有点无法相信,当初刘员外形容的那么激烈,只是当做刘员外没有什么见识,他始终不相信,玄阳子这个没有灵根的道童能够消灭一头厉鬼。

  “不管你们怎么狡辩,这个事情是你们赖不掉的。”

  白老道说道,他也看出来,广云道人可能也是不知道实情,但是他已经打听好了,就是朝阳观的人消灭了画鬼。

  清虚子和广云道人相视一眼,也觉得,这不是对方故意找茬诬陷,可能当初确实有这么回事,至于一个道童境界的玄阳子怎么对付一头厉鬼,也不是现在深究的了。

  “就算是我朝阳观所谓,那也是替天行道,你等残害凡人,就要接受惩罚,而且你等撕毁协议,冲出十万大山,就是要和所有正道开战,等待尔等的必将是魂飞魄散的惩罚,念你等修行不易,还是早早退回十万大山。”

  清虚子说道,对方是鬼王,自己的胜率可不高,而且鬼王也有强弱之分,实力强悍的鬼王,可以媲美元婴期修士,实力弱的鬼王,那也是炼神期的水平,所以清虚子不想轻易开启战端。

  “想让我们大王放过朝阳观,也不是不可以,把当初残杀青衣姬的人交出来,我们就离开。”

  白老道阴笑着说道,好像如此兴师动众就是为了玄阳子一人而来。

  “太好了,师父,把玄阳子交出去,我们就安全了。”

  还没有等清虚子拒绝,丹星子就说话了,他觉得,这样最好,交出去一个没有用的杂役道士,就能够保全朝阳观,这是多么划算的事情,更重要的就是报复玄阳子,谁让玄阳子一个杂役道士敢叫自己师弟,自己是他能够叫得吗?

  “啪!”

  丹星子没有等到师父的表扬,等来了师父的一巴掌。

  “混账,从拜师的第一天,我就教你,正邪终生对立,团结同门,你都记到什么地方去了,被阴邪简单一威胁,就放弃同门,你的修行修到什么地方去了。”

  清虚子瞪大了眼睛斥责丹星子,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徒弟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哪怕玄阳子是杂役道士,清虚子也从没有想过抛弃任何一个道众。

  其他弟子也都愤怒的看着丹星子,这个胆小怕事的家伙,居然要出卖同门,自己真是羞于与之为伍。

  看到了师父愤怒的样子,又看到同门的嫌弃眼神,丹星子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跪在地上。

  “师父,我错了,我不该抛弃同门,我错了。”

  丹星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好像真的是真诚悔改一样。

  “好了,现在大敌当前,没工夫理会你的事情,玄阳子,你过来,当初你去刘员外家究竟遇到的是什么?”

  清虚子让丹星子一边去,现在可不是教导徒弟的时候,他叫了一声站在后面的玄阳子,希望能够从玄阳子那里知道些事情。

  “观主,当初我遇到的就是它们说的红衣厉鬼。”

  玄阳子也不隐瞒什么,扮猪吃老虎可不是撒谎骗人,也不是一直都要苟着,必要时候该出手时还是你要出手的。

  “什么?真的是红衣厉鬼,那你当初怎么能够降服那红衣厉鬼!”

  广云道人惊了,没想到真是红衣厉鬼,但是玄阳子怎么能够对付得了红衣厉鬼,哪怕是有自己给的符篆,也不可能成功。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