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23、告辞
  解决了厉鬼的事情,玄阳子没有离开,都已经是晚上了,玄阳子还没有连夜赶路的习惯,就直接住在了刘员外给自己安排的房子里,同时也婉拒了给自己暖床的丫鬟。

  开什么玩笑,自己可是保持着仙风道骨的形象,怎么可能转头就成色痞了呢,看不起谁呢,我可没有嫌那个丫鬟长得不好,怎么说也是小家碧玉,但不是玄阳子的菜,啊呸,不管谁都不是玄阳子的菜。

  第二天有仆人过来叫醒玄阳子,玄阳子来到正堂,刘员外家正准备吃早餐,刘公子也出来了,看他脸色苍白,黑眼圈浓重的样子,真是要****的样子。

  “家俊,这位就是救你的朝阳观仙长,还不赶快谢谢仙长。”

  见到玄阳子来,刘员外立刻对身边的儿子刘家俊说道。

  “咳咳,家俊谢仙长的救命之恩,若不是仙长,家俊一定死在那恶鬼手中。”

  刘家俊颤颤巍巍站起来对玄阳子拱手说道,他知道玄阳子,在玄阳子给他喂培元丹的时候,他从昏迷中醒来,只是模糊看到玄阳子,随后就被培元丹的药效带来的舒适感弄得昏睡过去。

  “刘公子不必多礼,除魔卫道是贫道的使命,不过刘公子以后可要多注意了,一些怪人手中的东西,还是尽量不要去购买。”

  玄阳子说道,在武侠世界,不能够招惹僧、道、乞、女、幼,因为这些人能够行走江湖,必然有自己独特的手段,而且一定厉害,否则不可能在江湖上行走,而在这种神魔世界,不能够招惹的东西更多,所以活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仙长所说,家俊一定听从。”

  刘家俊说道,经过这一次,他算是知道了,天上没有掉下来的馅饼,本来他以为是仙女垂青,但是后来那种无力感,让他感到恐惧,对自己生命的流逝是没有一点办法,如果没有玄阳子,恐怕自己活不了两天。

  “仙长,家俊还是这么虚弱,可有办法治一治?”

  刘员外的夫人,家俊的母亲开口了,儿子现在这个样子,好像风中残烛一般,随时都要熄灭,这让她非常的担心。

  “刘公子长时间被阴气侵袭,阳气亏缺,需要固本培元,找郎中开几服固本培元的方子即可,不过要切记,不能够猛补,虚不受补,是很容易出事的,另外多晒晒太阳,祛除身体里的阴气就行了。”

  玄阳子说道,在桌子上那一桌菜,哪像是早餐,谁家早餐吃人参炖鸡的,不用问,一定是要给刘家俊补身体的,真是有钱人家任性,难道就不怕把人给补死。

  “多谢仙长多谢仙长,你们几个骚狐狸,怪不得这么好像给家俊补身体,原来是想要家俊死,老爷,你可要给我们娘俩做主。”

  玄阳子说话并没有掖着藏着,很清楚,哪怕是中年美妇见识少,也很快认识到桌子上的东西有问题。

  谢过玄阳子之后,中年美妇丝毫不顾及有外人在场,直接开撕,玄阳子这才明白,原来这一桌子补品又是一出宫斗大戏,这还真是让人无语,难道后宅都这么黑暗吗?看来还是一夫一妻最好了。

  “够了,都给我安分点,仙长,真是让你看笑话了。”

  刘员外脸色也非常难看,自己可以容忍后宅勾心斗角、争风吃醋,但是必须有一个底线,现在自己的小妾已经有点突破底线了,不过他现在也不会当着玄阳子的面处置这个几个妖艳的小妾,毕竟脸面重要。

  “无妨,这是刘居士的家事,贫道就不变掺和了,既然恶鬼已除,刘居士,贫道也该告辞了。”

  玄阳子说道,自己在这里真是尴尬,果然后宅妇人就是眼皮子浅,你就是想要让刘员外做主,那也要等自己这个外人走了之后再说吧,现在弄得自己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个人。

  “仙长,为何着急辞行呢,仙长救了犬子,一定要让我有机会好好谢谢仙长。”

  刘员外赶紧挽留,像玄阳子这种大能,一定要好好结交,等玄阳子得道成仙,自己肯定也会好处不少。

  “刘居士不必挽留,贫道此次下山就是为了这件事,现在事了,贫道也该回山了,日后有缘,还会再见的。”

  玄阳子去意已决,怎会是刘员外一两句话就能够留下的。

  “哎,没有能够好好招待仙长,真是刘某的遗憾,来人,……仙长,这点香油钱算是刘某人对道祖的心意。”

  刘员外看玄阳子没有任何客套,就知道玄阳子是一定要走的,他可拦不住一个修行之人,只能够让人端出了一个木盘,上面有几张一票,玄阳子看了一眼,都是一百两的,一共五张,刘员外真是大手笔。

  “那贫道就不推辞了。”

  玄阳子也不客气,佛祖还有法不轻传可言,自己可是亲自出手,自己的身价可绝对不能少了。

  在刘员外的相送之下,玄阳子离开了刘府,他这么着急可是想要早点回到朝阳观进行例行签到,在外边可没有那么多能签到的地方,玄阳子可是在刘府试过,被系统提示“此处无法签到”,玄阳子就知道签到的必须条件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

  等玄阳子离开刘府没一会,在刘府外边就出现了一个穿着补丁道袍的老道,他双目泛着凶光,鹰勾鼻让他显得更加的凶狠。

  “居然让你们找到高手破了我的手段,算你们走运,等我收回其他的鬼画,再来算这笔账。”

  老道阴险的说道,看来他就是卖画给刘家俊的人,算他运气好,来的晚一点,如果来的早一点,被玄阳子察觉到他的气息,那他再想走,可就来不及了,玄阳子是绝对不会留下任何后患的,虎岓就是教训。

  放完狠话,老道就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刘府外,向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了漆河镇,应该是去收他的鬼画,这些邪修总是有用不完的手段去害人,良知对他们来说,是根本不存在的。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