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19、正面对垒
  虽然玄阳子说让刘员外找人带自己来就行了,可刘员外太担心自己的儿子,执意要亲自带玄阳子来。

  穿过了几个回廊,来到了刘府的东北角,这里有一个院子是刘员外儿子的院子,玄阳子站在外边,用天眼一看,果然,冲天的阴气,已经是厉鬼级别的鬼魂了,难怪那些游方法师不是它的对手。

  有仆人搬来桌子和贡品,在院子里给玄阳子摆了一个法台,玄阳子也把自己带来的符旗和令牌都摆在桌子上,显得相当隆重。

  “仙长,求你一定救救我的儿子,家俊他可是能够做大官的,绝对不能够被那些邪魅给害了。”

  在玄阳子布置法台的时候,一个穿着艳丽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过来,哭哭啼啼的就向玄阳子说道。

  “谁让你来的,你说这些做什么,朝阳观的仙长做事需要你插嘴嘛,仙长,这是贱内,实在是担心犬子,仙长不要怪罪。”

  刘员外黑着脸说道,妇道人家就是事多,人家既然已经做好出手准备,那就是救自己儿子,自己妻子再这么说,明显是不信任人家。

  “无妨的,不过一会做起法事,女居士还是不要在这里比较好,邪魅阴气太重,女居士也属阴体,很容易误伤,而且也会吸引到邪魅,所以……”

  玄阳子说道,玄阳子不喜欢有猪队友在身边,这种小妇人,一看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万一自己做法事的时候,她一个不冷静做出什么事情来,就会给自己增加不少麻烦。

  “仙长,我知道,我一定不会让内人误事的,听到没有,还不下去,包括你们,都离开这里,如果让你们少爷除了什么问题,我拿你们是问。”

  刘员外立刻说道,然后转身让自己老婆走人,同时还有那些侍女,都统统赶走,既然玄阳子说了,那就全部照办。

  “老爷,你可以一定要救回家俊,要是家俊没有了,那我可不活了。”

  虽然被赶走,但是中年妇人依旧是哭哭啼啼的,不得不说,刘员外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老婆都这么漂亮,这就是改变基因的途径。

  “家俊是我的儿子,我不救他谁救他,好了,快走吧,一会仙长就要做法了。”

  刘员外脸黑了起来,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以为自己儿子多就不会重视某一个,自己谁都重视。

  终究还是家主的威严震慑所有人,中年妇人哭哭啼啼的走了,同时还有几个打扮眼力的年轻妇人透露着窃喜的表情,也离开了,这让看在眼中的玄阳子只能够感叹,池小王八多,庙小妖风大,一个乡下土财主的后宅,居然都有宫斗,真是让人无语。

  等到女眷们都走了之后,玄阳子抬手就在周围的墙上打上符篆,这是防止一会里面的厉鬼逃走,自己既然来了,就要处理的干干净净,留下手尾不是玄阳子的作风。

  “刘居士,夜已深了,你们也去休息吧,静等我的消息就行了。”

  玄阳子布置好了一切之后,转身对一脸担忧的刘员外说道,这些人虽然成为猪队友的可能性很低,但玄阳子不想去赌,谁知道这个厉鬼有什么能力,万一魅惑了一两个人自相残杀,自己是可以消灭厉鬼,但是结果就不那么漂亮,这可不是玄阳子第一次做法事想要的结果。

  “那好吧,仙长,我就在前面等了,仙长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叫我。”

  刘员外比他老婆要好多了,既然玄阳子这么说,他也不坚持,只要最后玄阳子能够把自己儿子救回来就行。

  刘员外说完就带着仆人们离开了这个院子,等他们把门一关,玄阳子就是一张黄符贴在门上,堵住了最后的缺口,现在就可以专心对付屋里面的东西了。

  玄阳子回到法台前,屋里的灯也亮起来了,同时传来了幽幽的戏腔,是那么的幽怨怜人,一个妩媚的影子也被烛火的光投射在窗户上,水袖轻舞,在房间里是妖娆曼舞。

  “呵,还真是有闲情雅致,看到贫道来了,居然还敢如此嚣张。”

  玄阳子把背后的桃木剑扔到法台上,这法台就是做给刘员外看的,自己根本不需要用法台祭天地,自己出手就能够解决厉鬼。

  “公子为何如此呢?难道公子还想对我这个弱女子做些什么吗?”

  就在玄阳子话音一落,在院子里就出现了一个穿轻纱的女子,那长相真是勾魂摄魄,眉似柳叶,眼如桃花,挺巧小鼻,樱桃小嘴,纤腰婀娜,体态慵懒,轻纱遮体似露非露,能够完全把男人心中的浴火给勾引出来,如果是一个定力浅薄的男人,恐怕已经扑上去了。

  但是玄阳子一点都不在乎这个女子的尊荣,阴邪的长相可不是眼见为实的,阴邪善用幻术,可以幻化出最美的姿态,也许这幅尊荣下面就是一具白骨呢,如果贸然上手,会让你恶心的一个月都下不了饭,所以玄阳子非常佩服宁采臣、许仙和落十一,不管是鬼、蛇还是毛毛虫,都上给你看。

  “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要不要尝尝我送你的礼物。”

  玄阳子反手拿出一张火符,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女子。

  “公子好粗鲁,难道公子不满意吗?我可以任由公子摆弄,奴家可是很有诚意的,公子,春宵苦短,不如我们早点歇息如何。”

  虽然看到玄阳子手中的火符,但是女子一点都不害怕,而是一边把轻纱褪去只剩下肚兜和亵裤,一边靠近玄阳子,声音也越发的妩媚,听到耳朵了好像是采耳一样舒服,如果睡前来几声,保证比安眠药还要好用。

  “妖孽,你这点道航还想在贫道面前放肆,还不与我现出真身!”

  玄阳子可没有和阴邪调情的恶趣,对付这种阴邪,最好的手段就是打得它们魂飞魄散,说着玄阳子就睁开了额头天眼,天眼放出一道霞光笼罩住女子,女子的身形迅速消失,露出了它原本的样子。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