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18、上门
  漆河镇是朝阳观附近的另外一个镇子,也是比较富裕,镇子里的支柱产业就是漆器,一条大河在镇子边上流过,所以就以漆河镇为名。

  玄阳子来到漆河镇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照,黄昏时分了,比正常来漆河镇要节省了一个时辰,过了镇子外的石桥,就算进入漆河镇的地界了。

  在路边跟正在收摊的小摊贩打听了一下,知道了刘员外家的位置之后,玄阳子在小巷里换上了带来的法衣,背上桃木剑,别一会上门被当成要饭的就行。

  刘员外家在镇子东边的边缘,刘员外家不是卖漆器的,而是地主,漆河镇有近一半的土地都是刘员外家的,所以住在镇子边方便守住自己的财产,也能够改一个大院子。

  “无量天尊,这里可是刘员外家,贫道玄阳子,乃是朝阳观修士,烦劳居士通报一声。”

  在刘员外家的大门口,玄阳子对门口的家丁稽首说道。

  “道长稍后,我马上去通知老爷。”

  门口的家丁可是知道朝阳观,更是知道,今天上午老爷才派人去请朝阳观的仙师,没想到仙师这么快就来了,对玄阳子说了一声之后,就立刻往里面跑去。

  没有等几分钟,里面就传来了脚步声,大门打开,一个体型富态,但一脸愁容的中年男人在刚才那个家丁的引领下从里面出来。

  “道长可是朝阳观仙师?”

  中年男人看到玄阳子问道,毕竟他没有见过玄阳子,玄阳子除了打扫卫生、做早课的时候会去前院,平时都是在后面呆着。

  “见过刘员外,贫道玄阳子,正是朝阳观修士,这是广云师伯的手信,请刘员外过目。”

  玄阳子拿出了一封回信,这是广云道人交给他的,作用就是介绍信,要不然随便一个道士报名朝阳观,人家怎么能相信,刘员外没有见过玄阳子,但是玄阳子见过刘员外,玄阳子认出这个中年人就是刘员外。

  接过信打开,快速的看了一遍,刘员外也确认了玄阳子的身份,其实玄阳子拿出信的时候,他就已经信了五分。

  “玄阳道长,真是有失远迎,快快请进。”

  合上介绍信,刘员外对玄阳子说道,这可是来救自己儿子的,怎么说也要客气点。

  “居士客气了,居士请。”

  玄阳子客气了一下,和刘员外一起进入刘府。

  不愧是大财主,进院子之后,就发现这里的阔绰,这是一个不知道几进院的大宅子,跨过回廊,里面是一个大院子,摆放的有花草、鱼缸等装饰,这个院子都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这才是一个院子,刘员外家可不只是这一个院子,在古代这才叫做有钱任性,在地球上,你有钱也不容易自己随便盖房子。

  来到正房,玄阳子和刘员外分主客坐下,立刻有下人上茶和点心,然后就老老实实退出去,只留下刘员外和玄阳子。

  “刘居士,令郎的事情师伯只是简单跟我说了一下,具体的还请刘员外详述,我也好有一个了解,为驱邪做准备。”

  玄阳子和刘员外寒暄了两句之后,就询问刘员外儿子的具体情况,毕竟从广云道人那里知道的只是一个大概,具体的情况还是要当事人来说。

  “哦,是这样的,在几天前,犬子的院子里晚上会传来女子声音,要知道,犬子为了科举,我是禁止他沾染女色,连身边伺候的也都是小厮,得到下人汇报之后,我就在晚上带人去,想要把诱惑我儿的贱婢给揪出来,可是到了犬子的院子,怎么都无法靠近书房,只能够听到里面有女人嬉笑的声音,看到窗户上有女人的身影。”

  刘员外开始缓缓把事情说给玄阳子听,玄阳子也认真听着,心里在推测真实情况。

  “既然晚上无法靠近,我就想着白天把犬子接出来,可是犬子一离开房间,就头疼欲裂,痛不欲生,我于心不忍,只能够让他继续住在书房,饭菜都是在书房让小厮送进去的。”

  “为了救出犬子,我也请了不少道长和法师,可是他们却都死在了那个院子里,而犬子则是日渐消瘦,眼看就要命不久矣,无奈之下,我只能够求助朝阳观的仙长们。”

  刘员外又说了一些广云道人不知道的事情,这让玄阳子皱起了眉头。

  这次还好是自己来,如果换成别人,恐怕就是有来无回了,刘员外可是请过道长和法师,那就说明有修行之人来过,结果都死了,那就证明这个鬼魂恐怕不是只吸阳气的怨鬼,很有可能是恶鬼,甚至是厉鬼。

  这就不是道童境界的修士能够对付的,就算是道士境界,恐怕也差一点,至少也要道长境界,那才能够有自保之力。

  如果刘员外把这些事情能够告诉广云道人的话,广云道人恐怕就会重视起来,还好是广云道人把自己派来,就算是厉鬼,自己也能够解决掉。

  “仙长,仙长,可有救我儿的办法?”

  刘员外看玄阳子思考不语,就有点着急,生怕玄阳子也说没有办法。

  “哦,刘居士放心,这件事没问题,刘居士是我朝阳观的贵客,朝阳观自当帮刘居士解决麻烦,只需要刘居士为我准备一个法台即可,今夜,我就来会会这个阴邪。”

  玄阳子说道,既然来了,那就是解决问题的。

  “那真是太好了,仙长,你看,这已经到傍晚,不如我们先用饭,等吃过了再去如何?”

  刘员外听玄阳子说没问题,脸上愁容就消散一些,虽然之前的那些法师也都这么说,可是这可是朝阳观的仙长。

  “刘居士不必客气,贫道已经在路上用过饭菜,刘居士请自便,只需找人带我去令郎院子那里看看就行,也请刘居士提前准备法台,入夜之后,我便开始做法。”

  玄阳子拒绝,自己在山上的时候都很少吃,减少杂物的摄入,到这里怎么可能会去大吃大喝呢,还是先去看看情况吧。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