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苟着也能成神仙 > 10、历史
  就知道《符篆秘典》不简单,玄阳子看了看自己刚制作的仙符,认真的收好放进系统空间。

  玄阳子制作符篆也有一段时间了,但多数的符篆都是灵符级别的,仙符并不是百分之百,三个等级的符篆在玄阳子的制作中,分别占据着不同的比例,凡符最少,只有不到百分之二,有百分之七十多的都是灵符级别的符篆,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多,才是仙符级别的符篆。

  再次盘腿打坐,在识海中阅读《符篆秘典》,对于这份《符篆秘典》玄阳子已经阅读过四遍了,可是每一遍都有新的收获,上面对符篆最基础的撰写符文有最根本的详解,就好像你去学文字,从最基础的甲骨文学习,能够了解一个文字的变化。

  了解基础才是让玄阳子能够保持那么高成功率的根源,别人学符篆只是比葫芦画瓢,也许找到了灵感,在某个笔画上面应该怎么用力,怎么灌输法力,领悟了之后,就能够提高成功率,但这是需要顿悟或者狗屎运的。

  而了解了最基础的东西,你就知道这一笔为什么要这么画,这里为什么要输入这么多灵气,甚至是去对现有符篆进行改良。

  玄阳子觉得,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把《符篆秘典》完完全全掌握,那么自己就能够去创新出属于自己的符篆。

  同时玄阳子也很好奇,《符篆秘典》是什么样的高人留下的,根据系统的解释,《符篆秘典》是一个掌握了符之大道的魔神留下,至于名字,系统并没有提及,这让玄阳子想到了盘古开天消灭的那三千大道魔神。

  这些魔神都是掌握了世间一道法则,有大有小,符篆这一道,恐怕不能够算是小道,自己的福缘还真是深厚。

  修炼了一晚之后,快要到卯时的时候,玄阳子再次驾驭飞剑离开山谷,回到朝阳观,至始至终都没有惊动任何一个人。

  让玄阳子一直感觉无奈的就是,修仙之路需要的就是时间,往往一打坐就不知时日,往往是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打坐修炼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大有人在,就是观主清虚子,往往也是一个闭关就是一个月甚至半年之多。

  而玄阳子只是基础的道众,平日里需要做一些工作,根本没有时间去闭关,如果能够闭关的话,相比今天的实力会更高。

  “玄阳,你在观里也已经有十五年了,难道就不想下山去吗?你虽然现在已经修炼入门,但也只是七品道童,不如这样,我让观主支持你一些金银,你下山去做个小生意,也比在山上蹉跎一声强。”

  在早课结束后,玄阳子和白云道人一起在厨房准备早点的时候,白云道人对玄阳子说道。

  因为是自己亲自抱玄阳子上山,白云道人一直把玄阳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他不想让玄阳子和自己一样,在道观中孤老一生,玄阳子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玄阳子在这五年间,也适当的泄露一些能力,把自己的气息调整到七品道童的境界,毕竟就算没有灵根,也是可以简单修炼的,只不过没有灵根的人,穷尽一生,也最多只是道士境界,哪怕是修炼到九品道士,也永远不可能突破,白云道人也只是一品道士,他已经放弃继续修炼了。

  “师父,我在山上挺好的,再说我现在才十五岁,下山做什么生意,等以后我长大了,再考虑下山也不迟。”

  玄阳子说道,现在下山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朝阳观的签到次数还没有用完呢,虽然有一些建筑已经不能够再签到了,可是主要的三清殿这些大殿,依旧是能够签到好东西,《符篆秘典》就是在三清殿签到获得的奖励。

  朝阳观对玄阳子来说就是新手村,玄阳子还不想离开新手村,等自己什么时候在新手村已经得不到什么收益的时候,再去更广阔的世界也不迟。

  “看来你已经考虑过了,那行,我也不劝你了,可惜朝阳观已经不如以前了,要不然,你去朝阳观的分观也能够当一个小主事,那也不用愁以后的日子了。”

  白云道人看自己劝说不了玄阳子,也就不再多说,因为这种话自己已经说过很多了,玄阳子都是这样来回复自己的。

  “师父,你总是说朝阳观不如以前了,朝阳观以前究竟是什么样子?”

  玄阳子还是忍不住好奇询问白云道人,玄阳子已经利用早课或者其他时间,翻看过朝阳观现存的典籍,都是对外界的一些介绍,对朝阳观的过往,倒是没有多少交代,这让玄阳子很好奇。

  朝阳观不会是曾经道家的领头羊吧,那可就牛叉了,等自己成为仙人之后,也能够说自己重现朝阳观的光辉。

  “我也不太清楚,更没有见过,朝阳观毕竟已经败落数百年了,我只是听我的师傅说过,曾经的朝阳观差点能够追上蜀山、昆仑这样的仙门,只可惜的是被一个魔头毁了。”

  白云道人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毕竟他才将近七十岁,怎么可能经历过朝阳观的辉煌时代呢,他也只是从上一代人那里听说过,也许上一代人也是从上上一代人那里听说的。

  “魔头?什么魔头?”

  玄阳子立刻好奇的问道,只是有点可惜,原来朝阳观以前的辉煌是追赶蜀山、昆仑,不过也确实厉害,能够追上蜀山和昆仑,那也是相当牛叉的,要知道蜀山和昆仑都是有地仙境界的仙人坐镇,就代表说朝阳观曾经至少也是有接近地仙仙人的人物。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鬼仙又好像是妖皇,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因为残害了太多的百姓,朝阳观的先辈们就要镇压它,但是没想到魔头实力强大,不仅把当初朝阳观的高手屠杀干净,还差点灭了朝阳观的道统,最好还是朝阳观的祖师出手,以自身性命为代价,把魔头镇压,从那以后,朝阳观就彻底落寞。”

  白云道人缓缓说出曾经的历史,听起来有点悲壮。

看过《苟着也能成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