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女主真大佬 > 第440章 我家师姐最最好57

第440章 我家师姐最最好57

  另一边,陶然刘瑞约好每日一次联系后便分开了来。除了自己的事,他们还有个任务,便是盯住任平,试着抓他与魔门的关系。

  秘境开放时间有两个月,来日方长。

  他们知道在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里,任平被颜烟纠缠着肯定不敢轻举妄动,而他若真与魔门有所勾结也不会在一开始,众门派都未分散开时有所行动,所以两人便放心将这几日的主要目的放在寻机缘上。

  上回,云汐的机缘全被偷了,这次这事绝对不能发生。

  陶然开始了忙碌日子。

  她按着云汐记忆快速将剧情里的机缘重获的同时,也在暗暗观察着秘境中众人行踪。

  她运气不错,找到了魔门一个小队。

  那里,刚好有她的一个宿敌,那个魔修。

  就是剧情里,与任平合谋,用魔功杀了云汐,对云汐搜魂,害她魂飞魄散,还强留她一魄,最终却遭了任平反戈一击,和云汐一起死在那个洞窟的魔修。

  他与任平沆瀣一气,同样该死!

  云汐记住了他的名字,路泰。

  她用蝴蝶感应了下任平此时此刻的位置。

  很好,任平与这路泰相隔甚远,甚至有些背道而行。猜想两人十天内都聚不上,她也就放下了心。

  心里的悲恸伤感情绪上来,陶然还去了趟剧情里云汐被困五十年,又五十年没人收尸的那个山洞。

  这一次,她一定要让这里,成为任平和颜烟的噩梦!

  ……

  剧情里的云汐得到了一块木牌,那个机缘因为颜烟的求救,云汐没有完成。

  后来木牌被任平抢走,他得了一部功法传承,然后修为直接就上了一个层次。

  这么好的机缘,哪能错过?

  陶然按着记忆寻去,那片废墟里,她发现了一个阵法。

  经过抽丝剥茧的破阵,她最终轻松找到了这木牌。

  这木牌显然是某处空间的通行证,陶然想去又怕误事,感应了任平位置后,便传信刘瑞让他暂时去跟着任平了……

  “师兄,你安心跟着,我若得了机缘,绝不会少了你那份,至少和你一人一半。”

  她很快收到了刘瑞传回的信息。

  刘瑞告诉她,他打听到剑宗有个叫孟语的男修一直在暗下打听陶不然,他故意装扮成了陶不然的样子去现身,发现对方并不是寻仇,而是冲他说了许多古怪的话。他怕露馅便甩掉了人。

  刘瑞让她注意下,如若见到那个孟语,自己好好打听下……

  “孟语?”不认识!剑宗的?见过吗?古怪的话?

  陶然一头雾水,也懒得再想,便拿着那木牌开始在那废墟附近细细找了起来。

  在一片木碑处,她发现了端倪。

  不是那木碑有什么不同,而是自打有了木灵气指引后,一切木质在她这儿都有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那木牌的气息,古朴而悠远,与那木碑一模一样。

  她突然有种感觉,这木碑,该不会是墓碑吧?

  某位先人的?

  这种想法生出后,她立马观察了四周。

  跳过废墟来看,这里确实是块风水宝地,而从废墟的位置来看,确实像是古人墓阵的排列。大概是身故也没能挡住上门的仇敌,最终破坏成了这般?

  陶然开始清理废墟。

  差不多一整天之后,先前满地乱糟糟的碎裂碑石终于各归各位。

  站于中心的她,拿出灵酒,洒了一圈。

  想了想,她又拿出了几道灵食,摆了六盘。

  又鞠了三个躬,她才把木牌放置进了木碑的最中间缺口。

  白光流转,她果然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随后,她整个人似被拖入了一个古战场。

  正魔厮杀,血流成河。

  左右两条路,两边的修士都在朝她挥手,似乎都可随意加入。

  她毫不犹豫就加入了道门队伍,开始了与魔门的厮杀。

  每个人都在拼尽全力,陶然受了感染,投身战斗义无反顾。

  昏天黑地,没日没夜的一番厮杀后,战斗终于赢了。道门修士们皆大为满足,仰天长笑。

  有人觉得此役酣畅淋漓,坐地畅饮。

  也有人却蓦地哭出了声,不知是因为伤感,庆幸还是发泄。

  陶然站在高处,看着哭着笑着的人,瞬间茫然。

  她放眼望去,四面都是废墟,满目皆是疮痍。死伤无数的战友和敌人直挺挺在那儿躺着,一片片红色在他们身下散开,而消散在这方天地的是无数鲜活的生命。

  悲从心底起。

  与此同时,她也收到了远处传来的消息,说这方世界被打废了,所以不管是道或是魔,全都放弃了这片天地……

  看着这方山川,陶然突然发现,这个古战场的所在,正是这方秘境。

  这里,曾被放弃了。

  人为的,主动的,因为它短时间很难再创造价值,因为觉得这里累赘负担,所以便被整个人族放弃了。这里被割裂,只是成了一方秘境……

  所以呢?

  一个嚎啕大哭的修士抓住陶然。

  “姑娘,所以,贪得无厌,过河拆桥,冷漠自私定会有下场,最终害人害己,最终被天道抛弃,一切都有报应,就像我们。听到了吗?你想想,你想想啊。”

  天道抛弃?报应?

  陶然脑中一闪,一下抓住了什么。所以这个世界也被抛弃,所以飞升无望……

  这事,出去后得跟年柏老头好好说道说道……

  又有正干杯的修士来推开那哭泣的男修。

  “别欺负新来的!”

  他看着陶然,伸出空空的酒杯。

  陶然给他添满酒。

  他笑说这里只天时地利人和才可能被开启,她是近千年来,唯一一个新来的,更是三千年来唯一一个给他们酒肉吃的。他说很高兴她选择加入了他们。他们无以为报,只有些战斗的招式本领可以教给她。

  不像魔门那里,只要加入战斗,就可以得到魔门功法。那功法虽看似厉害,却能将人心最大的恶激发,整个人都被心中的恶吞噬,最终成为恶魔。

  “所以人心向善,总是好的。”

  “姑娘你年纪尚小,定要保持本心。”

  “面对选择时,一念之差,万不能错选!”

  陶然还在惊讶于剧情里任平这个机缘中原来加入的是魔门,得到的功法也是魔功,这边她又被这番话惊到了。

  怎么听,都觉得这话是特意对自己说的。

  像是,警告自己,守住本心,不能助纣为虐,不能与伊丽莎白同流……

  她还想问点什么,白光刺痛了她的眼。

  再睁眼时,她还是站在了那废墟阵中,好似做了一场梦。

  ……

看过《快穿女主真大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