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西游之西天送葬团 > 第92章 通关文牒【求收藏】

第92章 通关文牒【求收藏】

  /

  唐三葬见此,知道自己有点急了,第一次和女人约会就要喝烈酒,这的确有点灌醉对方为所欲为的嫌疑,于是补救道:“不要酒了,我们喝茶!”

  百花羞当然不知道她只是想和秃子聊聊,这货已经上升到约会、生孩子的高度了。

  她只是惊讶于唐三葬一个和尚,竟然要喝酒……

  虽然出家人可以喝些素酒,但是一个真正的大师,是连素酒都不喝的。

  不过仔细想想,眼前这货除了实力和装扮,貌似也没什么地方跟和尚有关系了,也就释然了。

  两人登上高楼,落座正中,前可望中央正街,一眼看到城门口,后有小湖,翠柳垂岸,当真是一处极佳的座位。

  这时候猪刚鬣和沙悟净也上来了,刚要落座,唐三葬眉毛一挑,两人立刻去隔壁坐了。

  不过猪刚鬣却认出了百花羞,偷偷传音跟唐三葬说:“师父,这女人是黄袍老怪的女人,当初在山洞里,我见到过!”

  唐三葬一听,眉毛一挑,再看百花羞的时候,瞬间没了生孩子的欲望,不过却想法更多了。

  百花羞道:“大师,实不相瞒,我……”

  “小二,加一盘花生米!”

  唐三葬一嗓子打断了百花羞的话。

  百花羞一阵无言,等唐三葬说完,继续道:“我是想……”

  “小二,多加一盘猪头肉!”唐三葬喊道。

  百花羞再次没说成……

  等百花羞再想说的时候,菜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上来了。

  唐三葬一挥手道:“来来来,相见就是缘分,我们边吃边聊。”

  说完,这货左右开弓,开启了狂扫模式……

  看着唐三葬那狼吞虎咽的样子,百花羞张着小嘴,完全说不上话来了。要不是唐三葬身边跟着沙悟净和猪刚鬣,她真怀疑自己是找错人了。纵然如此,她也在心中不停的安慰自己:“没事的,有本事的人,都……都不太一样。”

  “姑娘,你吃啊。”唐三葬含糊不清的喊道。

  百花羞看看那跟炸弹炸锅的战场似的横尸遍野的桌子,最后摇摇头道:“大师,您吃哈……”

  唐三葬也不管那么多,一顿狂吃过后,喝了一大口水,擦擦嘴巴子,打了个饱嗝道:“哇……舒服!”

  百花羞见唐三葬吃饱喝足了,继续道:“大师,小女子叫百花羞,是这宝象国的……”

  嘭!

  唐三葬豁然起身。

  百花羞一愣道:“大师,您这是?”

  唐三葬道:“不好意思,我想解个手。”

  说完,唐三葬捂着小三葬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喊着:“小二,茅房在哪呢?悟饭、悟净,你们不想上厕所么?为师是憋不住了啊。”

  猪刚鬣和沙悟净一愣,对望一眼,再看看那贼头贼脑的光头,顿时恍然大悟,这是传说中的神通——人穷尿遁术!”

  于是两人赶紧起身道:“师父等一会,我们也去上厕所!”

  然后两人也追了上去。

  百花羞的一个侍女低声道:“公主,他们不会是想逃单吧?”

  百花羞一愣:“不会吧,好歹是东土大唐来的高僧,应该不至于跑单吧?”

  就在这时,小二上来了:“这位小姐,刚刚那位大师说你结账,一共是#¥%#……”

  后面的话百花羞已经听不清楚了,她只觉得一股子心头气往上窜,最后嗷的一声扑到了窗前,再也顾不上宝象国公主的威仪了,忍不住破口大骂道:“唐三藏,亏你还是东土大唐来的高僧,你……你……你竟然跑单!还是跑一个女人的单,你好意思么?!”

  ……

  远处,秃子一行人正在快速开溜,听到这骂声,猪刚鬣等人齐刷刷的看向了唐三葬。

  唐三葬一脸怪异的看着他们道:“她骂的是东土大唐来的唐三藏,跟我唐三葬有啥关系?

  再说了,她男人抓我徒弟,我没打死她,那就是大恩大德,吃她一顿不多。

  走了走了,吃饱喝足了,咱们也该继续西行了。”

  猪刚鬣、沙悟净和白龙马吧嗒吧嗒嘴,竟然觉得有些道理。

  这时候猪刚鬣道:“师父,西行也不是空着手走的。我想起来了,路过各个国家,咱们都要签一份通关文牒。这样才能证明,你是走过去的,而不是飞……嗯,跳过去的。”

  唐三葬一愣道:“通关文牒?你们谁见过?咱们弄个家的行不行?”

  猪刚鬣一探手道:“师父,您别看我们,我们也没见过。”

  唐三葬摸着下巴道:“你们没有,我也没有,想弄个假的,连真的长啥样都不知道,这……不好办啊。”

  就在这时,一张马脸凑了过来:“看看真的,不就知道啥样了么?”

  三个人一匹马对望一眼,最后异口同声的道:“对啊!”

  西行路上的一处全新的大峡谷里,一个和尚如同攀岩者一般在石头上爬来爬去。

  此人正是唐僧!

  唐僧好不容易找到个大点的落脚地,放下担子,脱下上衣,看看身上日渐强壮的肌肉,唐三葬忍不住咆哮道:“我出长安的时候,手无缚鸡之力,这才出来多久啊?爬山、游泳、上树、攀岩……我都快成全能侦察兵了好么?这真的是取经么,不是荒野求生么?!这干的是人事儿么?”

  正喊着呢,一名珈蓝提醒道:“金蝉子,前面有人!”

  唐僧一愣,抬头看去,只见一庞大的身影站在悬崖之上,他身材高大,他横向也很高大,肥头大耳手拿钉耙……

  “天蓬元帅?!”一名珈蓝认出了猪刚鬣。

  猪刚鬣咧嘴一笑道:“几位灵山的珈蓝,好久不见啊!”

  “天蓬元帅,你这是准备弃恶从善,脱离苦海,回归正途了?”珈蓝问。

  猪刚鬣仰头看了看天上道:“哎,一言难尽啊。”

  说完,猪刚鬣看向那满头大汗,脱了上衣,露出精壮肌肉的唐僧,脑门上瞬间挂满冷汗,差点就喊一声:“师父,你怎么在这呢?”

  但是仔细一看,这和尚和唐三葬虽然都是浓眉大眼的,但是对方的神情可不呆、也不傻,最重要的是不欠揍。这显然不是唐三葬那个贱人,应该是真唐三藏,也就是金蝉子了。

看过《西游之西天送葬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