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师高校棒球队众人并没有因为在白天的比赛中才赢了市三大,所以在赛后先好好休整一番先。

  这时候的他们所有人都在棒球队专属会议室中,集体研究他们下一场比赛对手,青道。

  “虽然到目前为止,青道他们的那位王牌,二年级的日暮杉就只在他们与明川学园的那场比赛中登场过一次,但是从他在那场比赛中的表现来看,他却是不愧于青道王牌的这个称号……”

  就在整个会议室中,只听得到他们药师棒球队的总教练轰雷藏给自家选手分析青道投手情况的声音时,会议室中突然是响起一阵‘桀桀’的笑声,打断了这一切。

  笑声的主人正是轰雷藏这位教练的独生子,轰雷市。

  只见他这时候是突然站起,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就掏出一个球棒,然后就猛地‘比划’了一下。

  “那我还真想要打打看呢——”在这过程中,轰雷市他那带着雀雀欲试的表情,让他此刻的面容显得有些狰狞,很是吓人。

  不过——

  “叩——”

  在重锤脑勺的声音后,是轰雷藏这位教练的暴躁声。

  “你这个笨蛋,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开会的时候插话,更不要在这会议室中比划你的那根球棒!”

  “老头子,痛耶!”脑勺出传来的疼痛让轰雷市下意识双手捂住痛处,直用控诉的目光看向自家老头子。

  “笨蛋,我说了多少次,在学校的时候,要喊我教练!”说着,又是一个重锤脑勺。

  轰雷市虽然因着有严重的交流障碍的原因,以至于在平时沉默寡言、说话磕巴、一被搭话就会脸红等,但这些从来就不会发生在对欠一屁股债却要自己打工还钱、让自己从小挨饿的父亲身上。

  对他来说,老头子是他从始至终都需要反抗的恶势力。

  因此所谓的‘父慈子孝’可从来就不会发生在他们两父子身上。

  这不,觉得自己又一次被‘压迫’了的轰雷市,这会直接就与犟上了。

  眼看一场父子之战就要爆发的时候,在这会议室中的其他人,以二年级的真田俊平为首,连忙上前阻止。

  “教练,市他的性格本来就是这样子的,你不要生他气了。”

  “就是,教练,你不要管市他了,我们继续。”

  ……

  选手们主要是在劝作为教练的轰雷藏,至于轰雷市,这时候的他直接被人一把捂住了嘴巴,然后就是拉得离他们的教练远远的。

  因为以往的经验告诉他们,在这种时候,只要他们将他们两父子隔开,很快就会没事了。

  至于他们两父子的感情是否会因为这样,产生裂痕什么的,这完全不用担心,因为他们两父子向来都是前脚吵完,后脚就和好的那种。

  所以,其实这时候他们这些选手不上前阻拦他们两父子吵架也是可以,不过,谁叫他们两父子,一个是他们敬爱的教练,一个是他们最值得信赖的队友呢!

  就如往常那样,随着真田俊平他们这些选手的劝解,没几分钟,轰雷藏他们两父子就和好如归了。

  重回正题,关于三天后他们药师如何应对青道。

  “市,三天后我们与青道的比赛,你作为一棒上场。”

  虽然还有三天才比赛,但这时候轰雷藏直接就跟选手们说出了他对比赛的安排。

  一直作为他们药师四棒大的轰雷市改为一棒,听到这个安排的药师众人很是惊讶。

  “自家人知道自家的情况,青道的打线不弱,如今的我们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到时候在比赛能能完全封锁住比分,所以这种时候,如果我们药师想要赢得这场比赛的话,那唯一的办法就是看我们谁得分多,市他是我们药师打线中的最强打者,让他作为一棒上场,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轰雷藏在自家弟子那疑惑的眼神中缓缓地解释着,“当然最重要的是,经过青道他们前几场的比赛,我估计到时候他们青道与我们药师的比赛,有很大的可能也是不会让他们的那位二年级王牌作为先发投手上场的,若是这样的话,那就是我们药师的机会……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让他们青道后悔不及……”

  虽然道理是这样说,不过轰雷市在听完自家老头子的话后,却是撇了撇嘴的。

  不是针对轰雷藏他的安排,而是听到他说青道的那位二年级王牌不会作为先发投手上场。

  对棒球的饥渴是常人数倍的轰雷市他,从来就万分渴望和厉害的投手比赛,虽然之前青道与明川学园的那场比赛他没有去现场看,但通过看他们药师派出去的侦查员录制回来的录像,他知道,青道的那位二年级王牌是个很厉害的投手,会让他站在打击区上的时候热血沸腾的投手。

  没有去现场看,仅仅只是透过录像,就能让他有这样的感觉,这样的投手,屈指可数,而在这件事上,他的感觉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一次错误,因此轰雷市他恨不得现在就站在对方的面前,对他提出‘战书’,去打对方的球。

  在球队中,真田俊平十分宠爱低了他一年级的轰雷市这个学弟,很早以前,他就决定,自己一定要带领球队走进甲子园,并让他的这位学弟的名字响彻全国。

  因此,这时候的他一看对方的这一撇嘴,就知道他的这位学弟心里面此刻在想些什么。

  趁着自家教练不注意他们的时候,他是轻声在对方耳边说道,“市,放心,到时候我们一定会逼出对方的那位二年级王牌的。”

  听到这话的轰雷市当即眼睛就亮了,就在他高兴得对此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了解他的真田俊平早一步对着他做出了‘轻嘘’的动作,并然后用手指了指他们的教练。

  刚刚不久前才被自家老头子‘重拳教育’,那余痛都还没有消的轰雷市,一看真田学长这一手势,就反应过来,这时候如果他还敢出声打断自家老头子的话的话,再一次受到老头子他的那‘重拳教育’就算了,若是连累到真田学长他就不好了。

  轰雷市想了想,觉得这很划不过来,于是当即一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朝着真田学长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站在上方的轰雷藏会注意不到底下选手的小动作吗?

  当然不可能,只不过是因为真田他这位弟子在里面,若只有他的那个傻儿子的话,这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地再一次给他那傻儿子来一场‘爱的铁拳教育’……

  虽然这个时间,青道不像药师那样,教练选手聚集在为下一场比赛努力,但这时候青道中的每一位选手却都是自觉地为下一场比赛做着努力。

  包括才刚刚从外面回到宿舍的日暮杉跟御幸一也他们这对投捕。

  自从日暮杉他所在的宿舍只剩下他一个人住后,御幸一也便成为了这个宿舍的半个常住人口。

  一个星期七天,他有三天是在这个宿舍里睡的。

  不过没有外人知道,每次御幸一也留宿日暮杉他的宿舍时,他们这对投捕搭档其实都这个宿舍里做着‘想象训练’。

  没有使用任何棒球用具,两个人就坐在课桌前,用笔勾画,在脑海中模拟进行一场棒球比赛。

  由日暮杉他来负责想这场比赛,对手都是什么样的选手,并提出在这场比赛中他们会遇到什么样的危机,然后这些问题一一由御幸一也负责想办法解决。

  这一‘想象训练’是他们两人前不久无意中想到的主意,一开始是因为无聊为了打发时间没有使用任何棒球用具,两个人就坐在课桌前,用笔勾画,在脑海中模拟进行一场棒球比赛。由日暮杉他来负责想这场比赛,对手都是什么样的选手,并提出在这场比赛中他们会遇到什么样的危机,然后这些问题一一由御幸一也负责

  :。:

看过《钻石王牌之三振出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