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我成了阎罗大帝 > 第五十四章 杀意弥漫九重天,血红棺椁,白起!

第五十四章 杀意弥漫九重天,血红棺椁,白起!

  沈阎眼神中带着火热。

  可以说,对于他沈阎而言,几乎是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感到火热的。

  而嬴胜天的话,却将沈阎心中的火热点燃了起来。

  “对!”嬴胜天点了点头。

  “可就算是祖龙脉,那种玉也不一定有啊!”沈阎疑惑的看着嬴胜天,是不是有点太自信了啊?

  嬴胜天笑呵呵的说道:“你以为呢?四大家族的强者不少,在这里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祖龙脉,真的以为是他们发现不了吗?”

  “大王的意思是?”沈阎大概已经猜到了。

  “当初你父亲封印了祖龙脉,二十四年周期,这期间,最多是祖龙脉遗漏出来一点能量而已。”嬴胜天说道:“至于藏天玉,也是你父亲说的。”

  果然如此!

  怪不得,四大家族在祖龙脉上多少年都没有发现。

  原来是这样。

  藏天玉,祖龙脉中孕育的一种宝玉,它只会诞生在祖龙脉中,而,一万条祖龙脉,也不见得有一块藏天玉诞生。

  东方大陆,貌似发现的祖龙脉,只有这么一条。

  祖龙脉已经是如此稀少,更不要说几率诞生的藏天玉了。

  藏天玉一旦诞生,绝对是各大修仙王朝以及圣地拼尽全力夺取的目标,因为,藏天玉可以镇压气运功德,在修仙王朝,可以做镇国玉玺,在圣地,可以做传承至宝!

  要知道,气运功德不是一直都在的,而是会消散的,若是有藏天玉,就等于是有了一个可以容纳气运功德的地方,将气运功德储存起来。

  “既然有藏天玉,你难道就不怕外面的人来抢?”沈阎说道。

  “你知道为何这么多年以来,没有外界的强者进入东方大陆吗?”嬴胜天说道:“因为,在无边海外,有一道封印,这道封印,将整个东方大陆封印其中。”

  “不是没有外界的强者来,而是,他们进来了,最多也就是法相神境!”嬴胜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嗯,法相神境还是在你苏醒之后,在你没有苏醒的时候,进来也就是第十二境!”

  “注意,是无论什么样的强者!”

  “只要敢进来东方大陆,修为全部削掉!”

  嬴胜天咧嘴一笑:“不是暂时削掉,出去之后再恢复,而是出去之后,就是法相神境!”

  “是永久性的削掉!”

  “这样的大阵,谁敢进来?”

  沈阎:“...............!”

  进来?脑子残了吧?

  “看来,这大阵,也是本公子父亲的手笔了?”沈阎说道。

  “嗯!”

  嬴胜天看着下面几乎被黄金骨龙屠杀一空的四大家族,说道:“那朕要开始启动祖龙脉了!”

  下面,黄金骨龙此时有点小害怕。

  因为,它发现,在自己的身上,似乎被天劫眷顾了。

  这一顿的屠杀,导致原本就是天地恶龙的它,更是雪上加霜。

  这都是业障啊!

  草率了!

  “公子!”

  黄金骨龙弄死最后一个人后,身体几乎不敢动了,与之同时,天空中,雷云渐生,湛蓝色的雷霆,行成了一条条的雷蛇,仿佛,随时可以降落一般。

  轰!

  一道雷蛇直接劈在了黄金骨龙的身上。

  瞬间,刀兵不入得黄金骨龙,骨头上冒起来了黑烟。

  “公子救我!”它可以肆无忌惮的杀人,可是,在面对业障天雷的时候,它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这点人,也值得降下业障雷劫?”沈阎皱眉,看着天空中的雷云。

  在他的背后,一尊九丈大小的虚影缓缓出现。

  沈阎!

  “滚!”

  庞大的沈阎,对着雷云低吼一声。

  轰!

  原本凶威赫赫的雷云,顷刻间云消雾散。

  黄金骨龙见此,眼中大骇!

  一声,雷劫消散?

  “公子!”黄金骨龙身体瞬间变小,飞到了沈阎的面前。

  “准备好,一会儿我们就回去!”沈阎淡淡的说道,仿佛,刚刚的雷云,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

  在沈阎的背后,庞大的虚影也跟着消散了。

  “不错,你的身上有大秦的四条龙脉,这点业障之力,还不足以造成伤害。”嬴胜天说道。

  “若是朕再不加把劲,估计你很快就能超越朕了。”嬴胜天打趣道。

  说完,嬴胜天的身上,属于祖婴天境的气息,陡然间散发出来。

  “祖婴天境的力量,足以开启祖龙脉了。”嬴胜天握了握拳,而后,在空中,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大地上。

  轰隆隆!

  大地沉陷,金光爆发出来。

  “不对!”

  见到金光爆发出来,沈阎的脸色大变。

  因为,沈阎感受到了危险的味道!

  很危险!

  杀意,顿时从地底下弥漫了出来,眨眼间,周围的天地,似乎都被这种杀意凝结了起来。

  仿佛,有一尊恶魔,正在苏醒。

  “有问题!”沈阎来到嬴胜天的身边,说道。

  嬴胜天只是轻轻一笑。

  “都说了,若是朕再不加把劲,你都要超越朕了。”

  “朕,可是千古一帝!”

  “千古一帝,嬴胜天!”嬴胜天此时,纹金黑龙袍鼓荡了起来,君临天下的气势,在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沈阎看着变化的嬴胜天。

  “不会这么巧吧?”沈阎嘴角一抽。

  千古一帝?

  沈阎在这个世界不熟悉,可是,在前世,他熟悉啊!

  大秦?

  卧槽!

  沈阎看着嬴胜天。

  而此时地底下,金光之中,蕴藏着一道浓郁的血色。

  沈阎的目光极致,分明是见到,那血色中,明显是一座棺椁!

  “祖龙脉中的棺椁?”沈阎一愣。

  不对!

  “是祖龙脉,用龙脉之气,在镇压着这做棺椁!”感受到这股杀意之后,沈阎恍然大悟。

  这样的杀意,不知道要杀多少人。

  这样的人,天地根本不允许存在。

  也就是说,用祖龙脉的龙脉之力,在镇压着!

  “这简直比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还要可怕!”

  “不,恶鬼都不敢近他的身啊!”

  沈阎的眼中,带着些许期望,看着血色的棺椁。

  咔嚓!

  在沈阎的眼中,血色的棺椁猛然裂开。

  里面,躺着一位穿着白衣的男子。

  面色安详。

  似乎,与那漫天的杀意,格格不入。

  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漫天的杀意,就是这么一位白衣男子散发出来的。

  轰!

  突然间,躺在棺椁中的男子睁开了眼睛。

  一双血红色的瞳孔。

  眨眼而逝,取而代之的是普通人的黑白瞳孔。

  在他苏醒的瞬间,周围天地的杀意,浓郁到了极致。

  甚至,天空中,比之前更加强烈的雷云,正在集结。

  男子缓缓起身。

  见到嬴胜天的一瞬间。

  朝着嬴胜天,直接跪下。

  “臣,白起,参见大王!”

看过《开局我成了阎罗大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