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普普通通大师姐 > 一百五十六、这一路如此安静

一百五十六、这一路如此安静

  “那朱果,一株五果,形似心,艳如血。朱果处在幻阵中心,无法靠近……”

  白霜见设了个简易隔音阵,说得兴起,这都是散修盟花了不少灵石从那些进过朱雀墓的修士那里买来的。

  和他们这边两拨人马汇合后的“其乐融融”不同,弥衡坊其他修士三两成群,互相防备警惕着。

  他们也不出声,大概全凭神识传音在交流。

  这弥衡坊中的气氛愈发诡谲。

  林玄真扫了一眼,没见到几个熟面孔,只有几人穿着的法衣看起来像是二流宗门的。

  或许是那些大宗门的修士,准备后日朱果成熟之时,直奔朱雀墓,不在弥衡坊停留。

  毕竟这超过人数限制后,入坊的费用着实不低。

  而聚窟洲北边隔着西聚海是流洲,南边隔着海又是长洲,行程不远,也完全没必要这么早就来弥衡坊浪费这么一大笔灵石。

  又过了一会儿,褚一和石武问完了话,回来跟白霜见汇报。

  与林玄真所想的一样,弥衡坊中大部分修士,都是在朱雀墓信息刚出来之时便来到了此处。

  秉承着“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的宗旨,这些修士一直拖着,准备等到时机成熟再出手。

  期间偶尔有几个等不住的去了朱雀墓,出来后再度尝试进入无果,才一脸沮丧地离开了聚窟洲。

  “林师姐,依你看,我们要和这些修士一同进入吗?”白霜见征求道,十分自然地把自己和天雷门的几人归为了“我们”。

  他的自来熟,只叫谢九江有些惊讶,其余人知道林师姐就是大师姐,倒是不觉得有什么稀奇。

  毕竟大师姐就代表着天雷门,连散修盟盟主都得对她客客气气的。

  何况白少盟主还曾经在大师姐的五雷峰上休养过。

  休养完之后,白少盟主的散灵之体似乎被修补了。

  近来更是和正常修士一样,一路突破,据说已经有元婴期了。

  这样算起来,大师姐对白少盟主的恩情,不亚于再造之恩。

  林玄真对白霜见爱答不理的,只对自家师弟师妹说道:“明天白日里,我想先去那朱雀墓看看,至于你们,就听纪师弟安排。”

  白霜见不甘心地出声道:“那我呢?林师姐,别忘了我啊!”

  ……

  林玄真觉得,白霜见这熊孩子只有在交出灵石和变成毛茸茸原形的时候,有几分可爱。

  原本他们作为天雷门的人,免灵石入弥衡坊已经十分高调。

  现在加上白霜见这散修盟的三人,在其他人眼中,那就是强强联合。

  弥衡坊内其他修士看过来的视线都不对劲了,又是忌惮又是羡慕的。

  “行吧,你就和我同去,只是褚一和石武……”

  白霜见立刻接口道:“他们就留在弥衡坊内,也好保护诸位天雷门的道友。”

  这个白少盟主劣迹斑斑,谎话谣言张口就来,纪博伦不放心,便对林玄真建议道:“林师姐,就叫谢师弟陪你同去吧!”

  林玄真略一考量,便点了头。

  叫上谢九江倒也可以。

  遇到了其他修士,她是不好动手的,动辄引来雷劫劈个灰飞烟灭;白霜见砸灵石是挺厉害,但他突破太快,真正打斗大约也只比她略强一些。

  而谢九江却与他俩不同,他是脚踏实地从筑基期稳扎稳打修炼到元婴期的,无论是法术还是剑法,都在一众内门弟子中出类拔萃。

  只是他常常选错比较对象,和纪博伦比勤奋,又和任绮、邱正阳比天赋,这才显得他处处不如人。

  而且谢九江为人低调谦逊,不会主动出言挑衅,正是个当打手的好料子。

  谢九江正愁无法报答大师姐赠与法术玉简之恩,闻言当即对纪师兄投去感激的目光。

  事实上,他一路以来都没怎么说话。

  实在是搞不懂纪师兄点名要他一起来的意义。

  有纪师兄和林师姐在,哪里轮得到他出力?

  林师姐的靠山不正是大师姐么?

  纪师兄不愧是当过金丹期首席弟子的人,他什么话都还没说,就给他安排了。

  随后几人便和其他三两成群的修士一样,设下小型防御阵,席地而坐,各自修炼不提。

  次日,朝霞刚刚蔓延至弥衡坊,林玄真便带着白霜见和谢九江出了坊,向着聚窟洲中心密林深处御剑飞去。

  见到林玄真脚下那把异常宽大的灵剑,白霜见和谢九江的表情都有些微妙。

  难道说,这样的宽剑,对御剑的速度有提升?

  还是说,这把宽剑实际上是剑形飞舟?

  林玄真没在意,自顾自地踩着稳剑低空飞行,速度不快,却异常平稳。

  或许是因为林玄真处于十分放松的状态而没有收敛自己身上的气息,一路上连一只妖兽都没有遇到。

  按照白霜见的指引,三人停在一处冒着毒气的沼泽上空。

  沼泽四面高高耸立,确实像一个鸟巢上面淤积了厚厚的淤泥,但也不能仅凭这地形就断定是朱雀墓吧?

  林玄真向下扫了一眼,没看到像墓穴开口的地方。

  白霜见解释道:“这里原来叫做离泽坞,只要掉进沼泽里,闭上一会儿气,就能进入了。”

  林玄真改用神识凝成细丝,向下探去,果然如白霜见所说,穿过厚厚的泥沼就有一个阵法隔绝了沼泽和墓穴。

  她收回了神识,疑惑道:“这里也不是什么隐蔽的地方,怎么现在才被发现?”

  只要有妖兽掉入沼泽,不是很快就能发现其中蹊跷么?

  “这离泽坞中的沼泥有毒,能令人族和妖族都产生幻觉。所以这离泽坞对妖族而言,也算是个禁地。还是前不久山魈一族族长天赋极高的小孙子,阴差阳错掉进去后捡到了一片朱雀绒羽,完好无损地出来后,这才被发现了。”

  谢九江四下看了看,这处半空只有他们御剑的三人,只有毒气泡浮出沼泽时发出轻微的破裂声,显得空旷又安静。

  他压低了声音,问道:“林师姐,这一路如此安静,是不是有问题?”

  照理说,飞禽族应该已经就位,等待着朱果成熟的那一刻才对。

  ()

看过《普普通通大师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