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零七章 孙文台大败

第一百零七章 孙文台大败

  “靠,总感觉得被老姜这么祝福了一下,压力变得好大啊!

  肯定不会这么倒霉的,算命的说老子命硬这辈子肯定能封侯的,绝对不会死在这里。”

  姜叙心理嘀嘀咕咕为自己加油打气。

  但即使如此,姜叙率领一千西凉骑兵深吸了一口气,才想着孙文台的军队追逐了过去。

  不过,姜叙追逐了半天左右,见到孙文台和他的江东兵时,孙文台早已经列阵已待。

  “居然还真敢追过来!”

  孙文台早就让小股部队抢占附近高点,若有敌人来追便点浓烟警示自己。

  所以等到这一千骑兵到来,孙文台自是做好了准备。

  刹那间,不仅孙文台在姜叙面前列阵,甚至姜叙后侧一左一右两只军队分别由韩义公与祖大荣两人带领,直接向姜叙杀过来!

  姜叙想要撤退了,但自己后路被堵得严严实实,要真往后撤,撞到来势汹汹的已经列好军阵的伏兵上,姜叙感觉自己就没了。

  “下马背靠山地,马匹为屏!组织圆阵,固守待援!”姜叙冷静命令道。

  骁骑营们自是没有任何迟疑,果断便下马准备防御。

  这时候,孙文台看着这群人的操作有些发呆,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至少是在孙文台看来,你要么率领骑兵直接向着自己已经组织好的军阵冲,要么率领大军向着外面撤。

  结果你直接下马,还用战马作为屏障这么奢侈,你家西凉兵是这么用战马的吗?

  孙文台看着这些战马,都有些犹豫要不要让黄公覆的弓箭手们射箭了。

  要知道这可是战马啊!

  自己整整八千大军,战马也才五百头啊!

  “文台,这西凉将士遇到埋伏慌而不乱,更是匪夷所思的选择下马固守,怕西凉援军应该就在附近,我们定然要速速决断!”小舅子吴景都却开口说道。

  孙文台眼睛一闭,仿佛被杀得是他的马匹一样,果断传令道,“义公,大荣,你们率领步骑进攻,公覆弓箭射击,尽快结束这场战争!”

  刹那间,骑兵冲锋,步兵掩杀,箭矢更如同雨水而下。

  说实话,双方正面碰撞在了一起,不论是祖大荣率领的骑兵,还是韩义公率领的步兵,对姜叙造成的压力并不大,反而倒是那江东弓箭手们的抛射导致伤亡最大的。

  在这时候,姜叙自然管不得什么反噬了,潜力爆发,给我全面释放。

  姜叙带出的骑兵到底是来自姜冏的,也就是说,这只军队的一天赋走得是潜力爆发。

  这一刻,爆发出潜力来的将士们格外奋勇,虽然看起来好像孙文台八千多士兵包围自己进行全方位打击,但实际上相互交手起来,对面步兵面对潜力爆发的将士几乎被反推。

  如果不是韩义公与祖大荣的奋力拼搏,说不定自己都能杀出一个缺口。

  “江东兵这么弱的吗?”姜叙脸一白。

  早知道的话,哪怕对方摆出军阵自己也带着马匹撞上去了,哪里还会选择固守待援。

  一想到这里,姜叙真的是很后悔啊!

  虽然西凉兵对战马不是很在意。

  毕竟这东西不影响自己的战斗力,就算战死了,有李适的马场在也能很快补充。

  当然更重要的是占领了神洛后,神洛也有很多马匹。

  所以马匹死了也就死了,实在大不了以后拿着枪头去妖族抢也就是了。

  一想到这里,姜叙感觉自己好气啊,原本能杀出去的,现在只能继续等待了!

  “西凉兵这么的强吗?”

  孙文台看着自己八千军队围剿姜叙的骑兵,有着箭雨支持,有着骑兵冲阵,但这些西凉兵却在姜叙指挥下,乱而不溃,依旧沉稳进行战斗。

  孙文台倒想要自己也上去冲阵,但战争的接触面决定了孙文台跟亲兵根本就压不上去。

  不过,西凉兵到底人少,一千西凉兵而已,最多半个时辰,这场战斗终归能结束。

  纵然这些士兵都是精锐,但他们的统帅好像不是很聪明的样子啊!

  而就在孙文台这么思索着时,姜冏却率领着四千骑兵冲了过来!

  虽然这骑兵冲刺的速度并不快,但跟一千骑兵的追逐比较起来,这四千骑兵的冲刺,所带起来的气势却有种天崩地裂的压迫感!

  这时候,孙文台的大军全部都在围剿着姜叙的骑兵部队,整个阵型早就乱了!

  而已经乱了阵型的步兵对上已经把气势提升到巅峰的骑兵部队……

  可以说姜冏把这支骑兵带到战场上时,便决定了这场战争的胜负了。

  随着姜冏率领的骑兵冲入江东兵的军阵中,这仿佛推土机似的冲撞而来。

  瞬间,江东士兵们的求生欲瞬间上占了上风,什么防守,什么阵型,什么命令,哪里有自己逃命重要。

  哪怕是孙文台面对自家士兵就这么崩溃掉,却也完全没办法将其重新整合啊!

  “终于来了!”见到这幕的姜叙不由长松一口气,自己这条命是捡回来了。

  “败了……”孙文台看着眼前一幕带着几分茫然。

  四千铁骑而来,就仿佛是一柄铁锤狠狠的锤到豆腐上,麾下士兵根本就连抵抗一下的姿态都做不了,便溃败了。

  “这就是北方的西凉铁骑吗?”孙文台有些迷茫,却又有些清醒的感叹道。

  这时候祖大荣少有的清醒者,他一把夺过了孙文台的头盔,郑重对孙文台道,“由我来引开追兵,主公快走!”

  说完,祖大荣也不等孙文台有任何回复,便一边飞奔,一边高喊,“孙文台在此!”

  看着祖大荣的样子,姜叙刚刚要追击,姜冏却命令道,“别管什么孙文台,骑兵分成百人一组,给我打击所有聚集成团的军士,要把这支军队给我彻底打溃!”

  众人听到姜冏的命令,顿时一个个精神起来,便追击溃军中任何的汇聚现象。

  实际上这种将领的功勋,对绝大多数的士兵来说,除非亲手砍下孙文台的头颅,并且抢到姜冏面前,否则实际上的奖励,还不如多砍几个人头或者抓一些俘虏来得划算。

  毕竟这时候追杀江东兵那就仿佛是赶羊,只要别跑太后面终归能有收获的。

  对将领来说,如果换了张公义,甚至樊丑与郭祀两个家伙,说不定都就追击祖大荣去了。

  但偏偏来得人是姜冏,一个自己明明是龙将却依旧谨慎得过分的姜冏。

  姜冏哪怕是龙将了,却也对自己的实力很是怀疑。

  西凉军现在的几个龙将,除了秦雄没有真正打过,但其他人基本上都真切交手过了。

  结果是全败。

  这导致姜冏对自己的龙将实力自暴自弃了,压根就不想要去找同样是龙将的孙文台。

  所以,祖茂顶着孙文台的头盔逃跑,姜冏怀着你逃走就逃走吧,老子不追了。

  要不然老子追上去,虎贲上去肯定会被杀,至于老子上去,说不定就被你反杀了怎么办。

  所以,姜冏直接学习李适的打战习惯,只要取得了场面上的优势甚至胜势后,接下来便要敲死场地上那些在逆势情况下依旧聚拢士兵甚至反抗团体。

  尤其是李适亲手在西凉那边表演了一手大滚球术后,姜冏更明白战场上只要形成绝对崩溃的局面,那除非是那种逆天将领加上顶尖精锐,否则面对溃军该没辙还是没辙。

  所以姜冏也不指望复制秦雄那般战术,但只要抓住精髓,剿灭掉这一波的关东盟军就好。

  姜冏不断敲碎孙文台想要聚集起来的士兵,自己的骑兵一路追杀,一路突袭。

  也不管你到底是哪个将领,但只要你在溃败过程中想聚拢士兵,那西凉骑兵便对着你冲。

  毕竟西凉骑兵在骑兵之中算不得快,但是也比你步兵要来得快啊。

  这样的情况下,反正孙文台几乎是一路从梁县被追杀到鲁阳,西凉兵才放弃了追击。

  这战虽然没击杀孙文台麾下的重要将领,但孙文台这路大军,直接被彻底击溃了。

  最后孙文台逃到鲁阳重新整部队,结果只剩下了五百残部。

  绝大多数还是祖大荣逃跑时,以为是孙文台本能聚拢过去的,简直惨得匪夷所思。

  值得让孙文台庆幸的是主要班底到底没出现死伤,而且这次溃败,也让他认清楚了,自己一直以为很勇的江东兵,在对上西凉骑兵时也跑得快了些。

  “我们去酸枣!”孙文台深吸了一口气,道,“去找袁术那个混蛋算账!”

  孙文台的班底们一致同意,尤其在孙文台的队伍中负责谋主的程德谋更是连连点头。

  至少在他看来至少也要借助这次机会,重新把兵给补满才行。

  在孙文台离开时,姜冏也带着自己抓的俘虏回去了。

  对这些俘虏,虽然姜冏并不是很感兴趣,但李适在最初指定军法时,就标注抓捕获得俘虏的奖励比获得人头的奖励要高。

  理由很简单,你要是一路杀杀杀,那谁种田,谁来修桥铺路,谁来干活啊!

  对李适来说,只要你活着,那就是有剥削的价值的,至于人头,老子缺人头吗!

  所以西凉骑兵也支持他打碎姜冏这种打碎组织,然后赶羊似的把对方俘虏掉。

  姜冏派遣西凉骑兵压着这些俘虏回归梁县,姜叙已经回到姜冏身边了。

  “感觉真的要死掉了!”姜叙感叹道,“这次大战后,应该不会有人走这条路了吧!”

  姜冏说道:“不论走不走,我们先上报吧,看看有没有人过来接手。

  如果有人接手,那我们回虎牢关那边跟着李帅也就是了。”

  反正姜冏无所谓,这场战争下来自己已经赢了一场了,有这功劳打底还怕什么。

  听到姜冏的话,姜叙也跟着点头,这次自己这个做诱饵的可是头功啊!

  这时候,袁绍组织的会盟成员依旧在吃吃喝喝,吹牛打屁。

  曹孟德和鲍信两个家伙左劝右劝,劝大家快点出兵进攻汜水关。

  但这群本来就不是干什么正事的人,依旧在你吹捧我,我吹捧你,真就过来郊游的。

  所以这时候一身是血的孙文台带着自己的手下四虎贲冲进来时,却看呆了众人。

  孙文台也是双目如血,手中古锭刀拔出,直接向袁术砍去,“袁术受死!”

  见到孙文台这般进来,袁术自然在为自己阴了孙文台一手成功而得意。

  但决然没想到孙文台这家伙,完全不像世家贵族那般好好说话,一上来就直接拿刀子。

  袁术可没见到过这阵仗,本能得像兔子一样跳开。

  不知道是本能还是故意,直接躲到袁绍的身后,这时候袁术想到袁绍是自己哥哥了。

  “快拉住他!”袁绍回过神来,连忙让众人拉住孙文台,心中不由感叹“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你何必亲自操刀子上。”

  这一瞬间,数个虎贲围上来把孙文台困住。

  而孙文台至少还有理智,手中古锭刀终究没有向这些虎贲砍下去。

  孙坚把手中的古锭刀插在地上,开口道:“盟主,我孙坚甘为前驱,为国讨贼,难道是因为自己吗?

  你问问袁术,为何断了我军粮草,导致我大军粮食短缺,士兵饥饿难耐,不得已而退兵。

  结果遭受西凉兵截杀,八千江东子弟,如今不到不五百人了!”

  “我没有,我只让督粮官发放了一半……”袁术说道一半顿时回过神来道,

  “都是那督粮官坏了大事,伏义,给我将那个督粮官给我斩了!”

  “诺!”纪伏义听到袁术的话,二话不说便把从头到尾在看戏的督粮官给拉了出去,根本就不给解释的机会,直接推到门外,啊的一声砍了后把脑袋给送了过来。

  当然,要说督粮官冤枉肯定是不冤枉的。

  毕竟袁术说要打折,那下面的人肯定是打骨折的,最后送到孙文台手上粮食自然没多少。

  但即使如此,孙文台看着袁术的操作却也有些目瞪口呆。

  看着督粮官那死不瞑目的双眼,孙文台面对着袁术,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只是自己好气好气,但就是没有理由发作出来。

  曹孟德看双方僵持不下出来打圆场,道,“还请文台兄顾全大局,相忍为国,相忍为国。”

  旁边的诸侯也知道孙文台是什么情况了,虽然袁术干得不地道,但总不可能砍了袁术以正军法吧。

  所以也一个个站出来强队孙文台进行劝说,让孙文台把这件事情放下来。

  孙文台面对众人的压力,无奈叹息:“我孙文台跟西凉秦雄又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讨伐秦雄上是为了报国,下是为了响应将军!难道是为了我孙文台自己吗?

  我从南阳威胁神洛,联盟从北线进攻神洛,两面夹击,共伐秦雄,便时可以胜率大增。

  如果五十万大军能同心戮力,秦雄西凉骑兵虽勇,又何足以畏惧!”

  孙文台说完却是再也忍不住,留下一句:“盟主,在下告辞!”便时头也不回的走了。

  顿时一场宴会就此不欢而散。

  也许是心灵受到谴责,也许是孙文台的话的确是刺中了袁术。

  袁术虽然表面还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但还是把手下分给孙文台,而且分了一万人。

  孙文台也不客气的收下了。

  这次补兵后,孙文台考量了一下,那些江东兵全部给自己转职成弓箭手,倒是长江以南的兵开始训练正规步兵。

  孙文台秣兵历马,打算再战秦雄的西凉军。

  而就在孙文台重新训练士兵时,吕布率领这并州军杀过来了。

  没办法,吕布的方天画戟早就在汜水关饥渴难耐了。

  但吕布打战从没见到过行军这么慢的军队,说好了讨伐秦雄,自己左等右等,就是等不来讨伐秦雄的大军。

  所以吕布只能辛苦自己架设浮桥,一个汜水关守将从黄河对岸一路杀到酸枣大营来。

  当吕布杀到时,联军中依旧该吃吃,该喝喝,一团和气。

  吕布也没什么废话,直接手臂挥舞,一道月华般的气芒从方天画戟中射出。

  气芒落到联军大帐的大门之上,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军营大门瞬间飞灰湮灭。

  “对面的联军听着,吾乃是秦相邦麾下先锋九原吕布!

  尔等速速出营投降,否则我一个个杀过去,却是半个都不留!”

  吕布此刻对联军大声喝到,在灵气作用下,反正整个军营中的人都听清楚了。

  袁绍脸色大变,吕布这下可结实的打在自己脸上,袁绍道,“何人敢去擒杀吕布!”

  袁术感觉刚丢了脸,应该要挽回点面子,顿时道,“我手下有大将俞涉可斩吕布!”

  “小将愿往!”俞涉手持点钢枪走出来,信心十足的说道。

  “好,俞涉将军!不过吕布毕竟是仙门九家吕家之后,如果可以还请将军尽量将其擒拿。”

  袁绍见到袁术派人出来,倒给了袁绍一个面子。

  然后俞涉才走到门口,便又一道气刃过来,直接炸成数段。

  传令兵才走到门口,连忙又跑回来,道,“俞涉将军被吕布偷袭,在营地门口被一刀灵气斩炸成数段!”

  “怎么联军无人吗?这么久了,还没派个人出来!”吕布的声音又在全营荡涤。

  这时候众人看向了这传令兵,感觉这家伙好像是个人才。

  :。:

看过《老子就是要战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