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必将加冕为王 > 第七十二章 撤退

第七十二章 撤退

  低沉的话语犹如夜鸦凄厉的鸣叫,在三人脑海中盘旋;仿佛某种来自本能的声音在一遍遍发出最后的警告,不要直视眼前的存在。

  浑身僵硬的伊恩像雕塑似的站在原地,额头与脖颈渗出细密的冷汗,瞳孔中的血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

  直至这一刻,他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可怕的错误——他严重低估了土著邪教徒们的决心,以及“某些人”做事不计后果的下线。

  他们竟然让哈罗德吞下了陨神之卵?!

  对于一个年龄超过四十岁,从未接触过三大魔法更不曾完成“烙印”的中年人,根本不可能对抗那份胎卵中的力量;他会被尚未降生的“陨神”变成孵化自己的容器,被当做养分逐渐吸收,一点一点的被扭曲和变异,最后被彻底吞噬占据。

  而且这种“不合格”的容器,注定无法让胎卵正常降生;圣艾萨克就在他的笔记中提到过这方面的内容,教派分裂时代种种旧神派肆虐的恶性事件,很大部分都是某一“使徒”的血脉因为错误降生,引发连锁事件酿造的悲剧。

  那些邪教徒…他们是打算牺牲一颗珍贵的胎卵,摧毁整个白鲸港?

  自己居然无视了这一切,甚至还暗中指引安森·巴赫惊动这帮异教徒,激化矛盾让事件加速到来。

  无信骑士团…整个克雷西家族,或许都会因为自己的错误,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

  伊恩的脑海乱成一团,拼命挣扎着已经动弹不得的身体,垂目看向同伴,发现手持双刀的德里克也是同样的一动不动。

  旁边的卡尔诺依然单膝跪地,他紧闭双眼,剧烈颤抖的双手死死攥着没入地面的长枪。

  他只得抬起头,努力看向哈罗德那大概是脸的“部位”,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晚上好,哈罗德…议长阁下,有什么事吗?”

  哈罗德挑了挑眉头,又长又密的睫毛随着转动的眼珠而蠕动:

  “有什么事?这应该我要问的问题才对…你们不请自来的跑到我的家,把这里搞得一团糟,不觉得应该向我解释解释吗?”

  “还有,你刚刚说的‘议长’是什么,某种尊称吗?”

  看来胎卵已经侵蚀到脑子了…伊恩脸上的笑容愈发僵硬:“是的。”

  “另外我们和大仓库的混乱没关系,这一切都是……安森·巴赫干的!我们只是来救我们的朋友,想带他们离开仅此而已!”

  他故意提到安森·巴赫,想以此为突破口看看对方的记忆和理智究竟还保存多少,好确认自己下一步的行动。

  大仓库的天花板就在自己头顶,但现在外面到处都是守备军团的士兵,对方甚至能直接看穿自己制造的隐匿屏障,想撤退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

  果然,话音刚落哈罗德的眼神中就露出了一丝迷茫,完全忘记了自己不到三分钟前才提到过这个名字:“安森·巴赫,真是个让人熟悉的名字…他是谁?”

  “谁也不是!”伊恩快速道,同时和恰巧双目睁开的卡尔诺交换了一下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

  “就是个讨人厌的,不值一提的小人物罢了,您不用过度在意。”

  “小人物?”

  哈罗德表情骤然一冷:“你称呼殖民地的守备司令,那个彻底‘杀死我’的家伙是小人物?”

  “呃…是的。”

  面对一会儿理智一会儿失智的哈罗德,强作镇定的伊恩十分坚定的说道:“和尊敬的哈罗德议长相比,他就是个狗仗人势,恃强凌弱的小人物而已。”

  “没错。”哈罗德先是微微颔首,紧接着眼神中再次露出迷茫的神色:

  “你说谁?”

  伊恩·克莱门斯:“……”

  就在局势陷入僵持时,剧烈的爆炸声再次从仓库下方响起,凄厉的惨叫声中还夹杂着沉重的军靴和整齐的排枪声。

  伊恩瞳孔瞬间轻微骤缩,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是守备军团的人,他们进来了。

  从声音判断对方在大门附近,应该正准备破门援救被大火围困的受灾居民;而这个通道是最靠近天花板的角落之一,考虑到整个仓库的构造…他们现在所站的位置,恰好是士兵们的正上方。

  哈罗德同样听见了那声音,迷茫的脸色微微一怔,正当他打算低头的瞬间,骤雨般密集的枪声再次响起。

  “砰——!”

  一发流弹穿过层层楼板和阶梯间的空隙,从哈罗德的身侧轻轻擦过;滚烫的铅弹将蠕动的汗毛碾得粉碎,令黄绿色的脓液喷涌而出。

  呆呆的看着那细小的伤口,迷茫的哈罗德似乎还没有弄清发生了什么。

  “德里克——动手!”

  双眼瞪圆的伊恩低吼道,他果断抛弃无用的左轮,张开的双手在身前交叉,然后猛地攥紧成拳。

  动弹不得的狂猎骑士和单膝跪地的卡尔诺瞬间感到浑身一松,自己从头到脚都是从未有过的轻盈,仿佛像是刚刚经历过一次重生。

  与此同时,伊恩浑身一僵,全身的血管一根根的爆出,“噗通!”跪倒在地。

  呲鎯——

  摆脱束缚的狂猎骑士没有犹豫,果断扑向尚在迷茫的哈罗德,亮银色的刀芒在滚滚热浪中扭曲变形,发出刺耳的尖啸。

  就在哈罗德即将被撕成碎片的刹那,额头的眼珠猛地一转,死死地盯着他。

  来不及闪躲的德里克双眼充血,溢满耳廓的血浆喷涌而出,脸颊瞬间肿胀成紫红色,仿佛下一秒就会爆掉。

  “噗!”

  漆黑的长枪毫无征兆的从他脚下的地板伸出,精准的刺中了哈罗德的额头;被贯穿的眼珠像水球似的炸开,随枪尖一并搅入了哈罗德的颅腔。

  “啊啊啊啊啊啊——!!!!”

  被枪尖搅碎了大脑的哈罗德歇斯底里的尖叫,另两只眼球向上翻白,浑身上下的汗毛开始疯狂蠕动生长,有的甚至长出了酷似手臂和手掌的形状,有的则类似节肢动物的触角……

  满脸是血的德里克抓住机会…他没有扑向哈罗德,而是在长枪上抬脚借力,直冲天花板。

  “铛!”

  凌厉的刀锋下,大仓库的天花板四分五裂;呼啸的寒风顺着破口涌入通道,令三人浑身一激。

  “冲出去!”

  紧攥着长枪的卡尔诺同样声嘶力竭的咆哮道,用肩膀扶住已经站立不稳的伊恩,猛地向前一捅,锋利的枪尖直接贯穿了哈罗德的脑袋,洒在天花板上的血浆发出诡异的焦臭;泛起的气泡不仅没有挥发,反而灼烧了起来。

  用余光瞥向身后的伙伴,德里克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迟疑,但立刻又重新变得决绝。

  他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伊恩坚持要他们撤退,更不懂这和克雷西家族的处境,安森·巴赫的态度亦或者白鲸港的政治有什么关系。

  只要他还是无信骑士团的首领,自己就必须遵从!

  但哈罗德并不打算放走这个即将到手的猎物…野蛮生长的“汗毛触手”疯狂涌向狂猎骑士,试图将他生擒。

  飞跃而起的狂猎骑士义无反顾的冲向漫天星海,千万触手紧随其后,宛若鲜花在火海中盛大开放。

  就在这时,不停颤栗着的伊恩突然张开了攥紧的右手,无比艰难的将手指比成打响指的动作,然后……

  “啪!”

  清脆的音符同时在所有人耳畔奏响,夜空下的德里克像是黑板上的粉笔画,被一点点的“擦除”,首先是挥舞双刀的手臂,紧接着是头颅,躯干…在星空中消融得无影无踪。

  无数的触手伸出天花板,最终只扑了个空。

  惊怒的哈罗德瞪大了眼睛,凸出的眼球剧烈颤动,像是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果然,他对自己的力量使用还不够熟练…不,恐怕也没什么机会熟练了,连脑子都已经被侵吞,难说这具身体有多少还属于“哈罗德”,不是正常孵化的陨神之卵,彻底失控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倚靠经验,伊恩有充足的把握干掉侵蚀了哈罗德的陨神之卵,即便只有自己和卡尔诺,利用缠斗和设伏干掉他也是轻而易举,难度甚至远小于伏击安森·巴赫。

  陨神之卵并不算什么威胁,真正的威胁是它背后的异端组织,以及他们所信仰的“陨神”们。

  如果祂们真打算向白鲸港宣战,克雷西家族必须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管安森·巴赫开出多高的价码,只要肯放他们离开,自己都不得不答应了!

  而现在,他必须想办法要如何在不引起注意的前提下,从对方面前无伤撤退。

  ……………………

  “撤退?!”

  看着匆忙赶来的安森,卡尔·贝恩一脸错愕。

  这家伙甚至还没开口问现场救援情况,火势如何还有多长时间能扑灭,开口第一句话居然就是让自己带人撤退?

  “没错,而且是越快越好,一个人都不要留下!”安森毫不犹豫道,声音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

  “带着所有人撤退到港口,我已经拜托过威廉·塞西尔上校,只要这边有信号,王冠号战列舰就会对整个北广场社区开炮,进行至少四轮齐射。”

  “所以尽量想办法,让守信者同盟的人协助你们将附近社区的人也尽量带走撤退,实在救不了就不要考虑了,先保护好大多数人!”

  安森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急躁。

  几乎还未等接近北广场,强烈的魔法反应就已经不加掩饰的扑面而来;上一次遇到这么恐怖的情况,还是在克洛维大教堂和梅斯·霍纳德导师单挑的时候。

  大仓库内,至少有一位亵渎法师级别的施法者。

  正常情况下安森是根本不怕的,但现在的问题是塔莉娅负伤无法出手,而且一旦露面就会引来幽渊之主,届时局面只会更坏不会更好…自己必须在损失最小的前提下,想办法解决大仓库内的施法者。

  当然,如果事与愿违,安森也不是没考虑过最坏的情况。

  大不了就把在瀚土做过的事情重复一遍,带着风暴师和舰队洗劫整个新世界的帝国殖民地,六千大军所过之处尽量人烟灭绝,寸草不生;既然克洛维的保不住了,那帝国人也别想要。

  虽然最后吃亏的肯定还是克洛维,但也足够吸引帝国人的仇恨;他们上次能因为自己开拓瀚土战场被吸引了注意力,搞出了高开低走的帝国远征军,那想必那位“精通战略”的皇帝陛下,肯定会想要再来次经典复刻的。

  以战养战,在冰原上和帝国远征军杀个你死我活,也是不错的选择;克洛维或许不赚,但殖民地面积广阔,又注定无法得到多少战利品的帝国绝对会亏死。

  一旦帝国被吸引了注意力,克洛维就能找到反击的机会;即便是以路德维希少将的智力水…军事才能,也肯定能发现瀚土是一处重要的突破口。

  只要有四万人的满编军团突然涌出晨曦山脉,难以多头兼顾的帝国选择和谈就只是时间的问题。

  自然,这么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不到最绝望的时候安森是不会干的——那等于放弃了对卢恩家族的承诺,能不能活着回到本土全得看塔莉娅的心情,以及自己在路德总主教眼中的重要程度了。

  虽然他觉得自己绝对能经得起考验,但这种考验还是能避则避吧。

  卡尔·贝恩没有再犹豫,果断命令传令兵吹响了集结号,准备组织人手从大仓库撤退。

  救援工作进行到现在,实际上能救出的人基本都已经被救出,剩余实在是救不了就算再拖下去也无济于事;之所以始终没有离开,纯粹是他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打算能多救一个是一个。

  望着逐渐开始分批撤离的大部队,躲在不引人注意地方的安森从怀中掏出“匿名眼镜”戴在左眼,准备从顶部突入大仓库,想办法和莉莎汇合。

  按照某人匿名信提供的信息,她极有可能是潜入到了地下;不过这么大的火势加上里面混乱的情况,以莉莎那么丰富的作战经验,应该会主动向高处移动才是。

  就在他掏出审判官左轮,准备悄悄潜入的时候,大仓库的顶端突然响起一道诡异的呐喊:

  “啊啊啊啊啊……”

  那声音十分的耳熟,听上去有点儿像是……

  哈罗德议长?!

看过《我必将加冕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