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的只是村长 > 820 降价50%?不可能!

820 降价50%?不可能!

  “他们来干什么?”

  刘春来明知故问。

  对方直接找李弼?

  难道不知道李弼的情况?

  “一开始找过我们,是希望我们能回去,目前康力的处境很不好。”

  刘春来听到这话,并不意外。

  他也清楚有人找李弼。

  没想到是康力的人。

  蓬县外来人现在虽然不少,部队出身的许书记他们对于这些外来人口可是非常上心的。

  从住宿就能了解到很多信息。

  直接就能掌握第一手资料。

  有香江的人过来,自然更是要重点关注。

  许书记知道了,刘春来自然也会知道。

  只是让刘春来没想到的是康力的人昨天找李弼。

  李弼今天就来找自己。

  康力想要让李弼等人回去,这也是正常的。

  厂里情况不好,自然希望这些人回去,解决各种问题。

  “昨天下午,康力新任总经理俞建邦找到我,希望我能看在以前公司对我们不错的情分上,回公司去。我拒绝后,就提出让我帮着牵线搭桥,希望您能跟重新跟他们谈合作的事。”

  李弼苦笑着说道。

  公司以前对自己不错……

  刘春来也意外了。

  对方哪来的脸,说这样的话?

  之前康力要真的对自己的管理人员好,整个核心管理团队跟技术团队也不会到这边,给自己打工。

  “对你们好?你就没给他怼回去?”

  刘春来问道。

  “老板,我觉得,咱们可以利用这机会,进一步扩大产能。同时,还能降低价格。大陆越来越多的彩电生产厂投产,我们能多卖出去一些,竞争对手就会少一些……”

  李弼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对他来说,需要向刘春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成了刘春来的手下,需要业绩。

  也就是投名状。

  康力这次,根本就抗不过去。

  自己作死呢!

  “哦?”

  刘春来意外地看着李弼。

  “康力这次,很难翻身。之前董事长郑秋生很有信心寻找到新的客户,他们并不知道大陆其他彩电厂很难弄到大量外汇……而康力目前自己的彩电销售业务不断在萎缩……”

  李弼分析着康力的情况。

  这些消息,刘春来知道。

  也不是什么商业机密。

  “直接说你的具体想法。”

  刘春来没有因为康力上次干的破事,就准备直接跟康力断了合作。

  肯定得让康力突出更多利润才行。

  收购,他可没那打算。

  “康力失去了我们的订单,基本上死路一条,除非在短时间内能寻找到新的客户接收他们生产的零配件。目前主动权在我们这边,可以借着机会,压价,让康力成为我们的代工厂……”

  李弼说的时候,一直都在观察刘春来的反应。

  这事情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康力是他的老东家。

  自己这样干,给人不忠诚的感觉。

  “能压多少?”

  刘春来并不觉得李弼这样有什么问题。

  在他还是康力的人的时候,一直都在为康力争取利益。

  而投靠自己后,又考虑自己的利益。

  也算是比较合格的职业经理人。

  至于出卖了康力?

  不至于。

  康力主动求上门来。

  应该也做好了准备的。

  “至少压下来30%的价格。”

  “这么多?”

  刘春来皱起了眉头,康力之前的生产成本才多少?

  “原来康力提供的各种零配件,成本其实并不是太高,目前我们自己的厂,在生产一段时间后,成本也会因为生产规模上去,技术跟工艺不断改进而降低……”

  李弼说道。

  “行,这事情就由你全权负责。”

  “谢谢老板!”

  李弼大喜。

  他来的目的就是这个。

  让自己负责这事。

  不仅能报之前康力直接一脚把他们踢出来的仇,也能给老板递上一个投名状。

  其实,他没说。

  他更希望刘春来收购了康力。

  那样的话,他们能更受重用。

  “什么?由你全权负责?李生,咱们可不能开这玩笑。”

  俞建邦很是不满。

  李弼这是想借机报复?

  或是想要借此机会来从中作梗?

  “我不是开玩笑。”

  李弼摇头。

  “董事长也来了,希望跟刘春来亲自面谈……”

  “跟我谈就可以了。如果你们真的希望重新合作,就得拿出诚意来。这样我也好在老板那里帮着你们说话。”

  李弼看着俞建邦的表情,知道他有些无法接受。

  “我们可以按照原来的价格提供……”

  “不,那个价格太高了。既然董事长郑秋生也来了,可以让他来跟我谈。余总,您进入康力的时间不长,有很多事情可能不了解……”

  李弼提醒俞建邦。

  对方并不了解真实情况。

  郑秋生那样的人,肯定不会给他说真话的。

  “什么?让李弼负责这事情?刘春来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眼前的俞建邦,郑秋生脸上变得愤怒起来。

  刘春来不想合作?

  自己之前为了股份,赶走了李弼等人。

  刘春来应该是知道的。

  还安排李弼跟自己谈,难道他并不想跟康力继续合作。

  “董事长,刘春来并不愿意见我们……好像对合作并不是很感兴趣。”

  “不可能!他们的显像管即使能生产,生产规模也很小,根本无法满足需求……”

  郑秋生实在是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

  之前做决定的时候,各种问题那都是考虑到的。

  能成为一个厂的老板,也不是那么傻。

  “董事长,李弼拒绝了我们以原价供应的提议。他要求我们把价格至少降低一半。”

  “什么?李弼这混蛋!明显是借机打击报复。必须得跟刘春来谈。”

  郑秋生差点吐血。

  李弼就是特么的一个王八蛋。

  如果价格降低一半,他们那里还有什么利润可言。

  甚至会亏本的。

  这样的价格,绝对是没有可能接受的。

  “要不,我们直接表明身份,去找刘春来?跟李弼很难谈成功的。”

  俞建邦提议。

  得去找刘春来才行。

  要真跟李弼谈。

  以目前李弼表现出来的,绝对是没有可能成功的。

  他的提议,正合郑秋生的心意。

  “康力公司董事长跟总经理?那又如何?”

  许志强现在对康力公司的人很不待见。

  听到汇报后,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热情。

  “没看到我正忙着?告诉他们,我没空见他们!”

  许书记对汇报的人一脸不满地说道。

  “许书记不见我们?我们可是来自香江的康力公司。是之前一直给你们县里乐视彩电厂供应零部件以及提供技术支持的康力公司!”

  俞建邦跟郑秋生两人还没说话。

  郑秋生的秘书廖珍气急败坏地说道。

  一个偏僻县城的书记,有这么牛气么?

  “不好意思,我们许书记没有空。”

  秘书很不满对方的态度。

  不就是一个康力公司么?

  现在没了乐视的订单,都快破产了。

  董事长跟总经理都求上门。

  还这样的态度?

  “廖秘书,许书记既然没空,咱们就不打扰他了……”

  郑秋生阻止了秘书开口。

  人家态度摆明了。

  或许,也是因为之前他们断了乐视彩电供应的原因。

  “咱们去找县长吧。县长主管经济的,他应该会对我们很热情。”

  出来后,郑秋生对两人说道。

  打听了一番,知道了县长办公室的位置。

  结果,吕红涛同样表示太忙,没时间接见来自香江的人。

  “这……”

  几人都是面面相觑。

  他们对于这边又不熟悉。

  找李弼带他们去找领导?

  没用。

  “应该是刘春来跟政府的关系搞得很不好。大陆现在不少老板自以为挣了几个钱,就膨胀得厉害。”

  秘书廖珍说道。

  她这是为了安慰董事长。

  “刘春来跟他们县里的关系很好,整个县的所有资源,几乎都是用来支撑他的发展……”

  郑秋生叹了口气。

  他突然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之前做决定的时候,就应该亲自来这边一趟。

  “可现在怎么办?”

  俞建邦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了。

  原本,还希望借着地方政府领导帮着施加压力。

  大陆目前各地都迫切希望能引进项目。

  他们是提供技术给乐视的公司。

  预想的一切都出现了太大的偏差。

  “直接去葫芦村,找刘春来。县城有到他们大队部的班车。”

  郑秋生说道。

  之前李弼要求公司给他们配一辆小车,得从香江那边搞回来。

  郑秋生觉得太浪费了。

  价格高的汽车,成本太高。

  价格低了,不符合他们公司的形象。

  以为找到县政府后,这边县政府的人会全程陪同,安排好一切。

  出行的车什么的自然得安排。

  结果……

  只能坐班车了。

  班车上的人,对于这几个穿着光鲜的人,除了多看几眼外,也没有太过惊奇。

  葫芦村的各种产品,都非常畅销。

  每天都有不少人为了拿到货,亲自跑到这边来的。

  经过一番打听,几人终于见到了刘春来。

  这么年轻?

  对于刘春来的年轻,几人震惊不已。

  刘春来同样在打量着几人。

  特别是对方表明了身份,康力公司董事长郑秋生亲自来找自己。

  他想看看,这货究竟是不是脑袋被门给夹了。

  “刘老板,之前是因为我们原材料供应链出现了问题……”

  俞建邦找了一个借口。

  “几位,非常抱歉,我很忙。如果要谈合作,可以直接找李弼,我已经授权给他,由他全权负责。”

  刘春来说道。

  他不愿意跟这几人谈。

  没多大意思。

  对于康力现在能提供的,他并不觉得是必须的。

  “刘老板,我想我们之间有一些误会。之前几年我们的合作一直都非常顺利……”

  郑秋生急忙开口。

  “确实之前几年合作都非常顺利。不过现在嘛。你们不是说等我们打官司嘛。我正在让人找律师……”

  刘春来一脸平静地说道。

  断自己供应。

  卡自己脖子。

  现在就想一句话解决问题?

  真以为他们脸大呢!

  “刘老板,误会!这是误会!我们可没有这样的意思,一定是李弼这混蛋……”

  郑秋生直接把责任推到李弼身上。

  在他的口中,李弼变成了一个背叛康力的阴险小人。

  也是因为李弼,才让双方的合作出现了问题。

  “是么?”

  刘春来一脸玩味。

  这货,真的是智商有问题。

  “当初李弼已经从康力离职,是你们公司的人亲口对柯尔特先生说的,对吧?”

  刘春来冷哼了一声。

  几人顿时就懵了。

  尤其是俞建邦。

  满头问号。

  柯尔特是谁?

  为什么就没人告诉自己?

  “行了,你们既然来了,就直接跟李弼谈吧。我叫他来大队部。”

  刘春来说完,就向外面走去。

  很快,大队的大喇叭就响了起来。

  “郑秋生亲自来了?”

  赵志雄跟何耀祖两人听到广播叫李弼去大队部跟康力公司的人谈事情。

  不由愣了。

  郑秋生怎么会亲自来?

  “这事情怎么由李弼负责?不应该是您?”

  何耀祖问赵志雄。

  赵志雄摇头。

  他也不知道。

  目前都还没有完全了解刘春来的所有情况呢。

  “两位,走,跟我去大队部……”

  正在这时候,李弼来找两人。

  让他们跟自己一起去大队部跟郑秋生等人谈判。

  “康力厂的情况,应该非常不好了。要不然,郑秋生那样的人根本不可能亲自来这里的。”

  一路上,李弼把情况告诉了两人。

  赵志雄开口说道。

  “这是活该!”

  想到郑秋生对自己几人干的事情,何耀祖就咬牙切齿的。

  郑秋生就是一个阴险卑鄙的小人。

  抠门。

  自私。

  势利……

  “哟,董事长,您怎么亲自来了?”

  何耀祖一见到郑秋生,就一脸笑容。

  郑秋生看着几人,脸色可想而知。

  “李弼,这几位来谈彩电零部件供应的事情,我不是把权利交给你了?”

  刘春来倒也没有对何耀祖跟赵志雄两人来这里表示不满。

  李弼看着郑秋生跟俞建邦,倒是一脸平静。

  “老板,之前我就向俞总经理表示您把这事情交由我全权负责。可他们不相信啊,认为我没法做主……”

  对刘春来说完后,又扭头对几人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几位,现在你们相信了吧?”

  “之前的价格,就已经非常优惠了。李弼,你应该清楚,这几年原材料、人工等成本都在不断上涨……”

  俞建邦黑着脸说道。

  这货太过分了。

看过《我真的只是村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