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的尽头 > 第三卷 初入中原 第317章 梅花

第三卷 初入中原 第317章 梅花

  “细雨落阵!”

  在黑风巧妙的穿插那三十六个阵纹之后,原本的七十二个阵纹的溃散之势顿时止住,凝聚之势反而更重。

  “七十二个阵纹,能形成七十二个阵法,一个阵纹成阵?这是什么手段?细雨落阵?这又是什么手法?”

  “不知是哪位阵法大师的手段?竟是从未在中原听过?”徐英达终于忍不住好奇,张口问道。

  在场最震惊的莫过于黑风旁边的徐英达,对方亲手熔炼过这流萤飞剑,对其结构自然比谁都清楚。

  所以在其上铭刻阵法有何等难度他也比所有人更清楚。

  对方最后用出的那个手法,一下子平衡七十二个阵纹,堪称鬼斧神工,让他如何能不惊叹!

  黑风看那剑胎之上的阵法已然趋向于稳定,这才冲徐英达微微一笑,“并不是哪个阵法大师的手段,只是在下自创的一种手法,倒是让徐掌柜见笑了。”

  自创的?

  徐英达和众人齐齐一惊,这人对阵法的领悟竟是如此之高,能自创出如此手段?

  “这七十二个阵纹成阵也是阁下自创的?”徐英达惊叹问道。

  黑风摇了摇头,“这倒不是,这是在下借鉴了一处阵法,对其进行改造之后所做,这也是第一次运用,还是有些欠缺,这才用细雨落阵调和这些瑕疵。”

  徐英达点了点头,沉声道:“阁下在阵法之道上的水平让我惊服,但这并不足以让你赢下这场赌器之争!”

  黑风轻笑一声,“徐掌柜倒是有些心急了,在下还没有铭刻结束呢!”

  他缓缓走到地火之眼旁边,凌空而起,和那流萤飞剑持平!

  强烈的火光将黑风脸色映的通红,就连他的皮肤都隐隐有被火焰撕裂的痛楚感。

  黑风浑不在意,他取出一个温润玉骨,将那指骨当做笔墨,在流萤剑胎之上刻画起来。

  这是聚元法阵?

  徐英达脸色震惊,对方要在这么狭小的地方铭刻聚元法阵?

  他不怕失败之后将整个剑胎破坏吗?

  要知道现在这把飞剑在铭刻完这七十二个小阵之后,已然身价倍涨数倍,价逾千块元石,他竟是毫不在意吗?

  方靖等人也是脸色凝重,紧盯着黑风的每次勾画,被他超人的胆色和高超的手法所吸引。

  黑风脸色平静,他只是将这当做自己的一件作品,不是为了所谓的赌器和面子。

  他只是觉得,既然要做,就做到最好!

  做成半吊子像什么样子?

  以骨做笔,聚元入阵!

  这就够了?

  当然不够!

  虚空之镜上面有聚元法阵,徐英达说想要再铭刻转化法阵非阵法大师不可为。

  他不信!

  他不是阵法大师,但却用出了阵法大师也用不出来的手法。

  那又为何不能做到阵法大师才能做到的事情呢?

  当聚元法阵成阵的刹那,黑风没有丝毫的犹疑,他手中的骨笔在最后一块空隙落笔了。

  转化法阵,见缝插针!

  到了这最难的时候,黑风手中的骨笔反而越来越快,他完全沉浸阵法之中,如今他将自己的所学所感悉数发挥出来。

  他丝毫没有想过这两个阵法彼此互斥的事情,也没有想过如此狭隘之地,如何落下繁复的阵纹,更没想过他是否能完成这阵法的刻画。

  他只觉得此时酣畅极了,纵是阵法铭刻失败,也足以让他心情舒畅,在法阵之上的路走的更加长远。

  所以当法阵被他完全铭刻而出,他彻底完结一切的时候,黑风竟是畅快的大笑一声,只觉得念头通达极了。

  成型的阵法到底是个什么样反倒无法吸引他的一丝目光,他只觉得今日已然发挥到最好,阵法就该是这样!

  “徐掌柜,可以将剑胎成型了!”

  黑风轻轻开口,将已经呆住的徐英达惊醒,同时惊醒的还有那数十位被黑风震住的武者。

  徐英达看着那剑胎,强行定下心神,“阁下,还请在剑胎之上落下精神气息,日后这飞剑将只有你自己能用。”

  黑风微微一笑,剑形精神力探出,在其上烙下一道气息,同时那剑胎剑柄处一阵翻滚,在其末端,一个标志缓缓浮现而出。

  那是一个圆圈,内部则是一朵绽放的五瓣梅花。

  众人没有在意,只当那是这武者的个人印记罢了,只有徐英达看着那标志眉头微挑,不过很快便被他隐藏下去,因此没有一人注意到他的变化。

  “这淬剑有什么讲究嘛?”黑风开口向徐英达问道。

  徐英达取出一个小瓷瓶,闷声道:“在下这里只有一瓶冰泉液,这已然是我手中淬剑效果最好的淬器液了。”

  “这飞剑中加入了寒风石,具有冰寒属性,理论上来说如果有极寒之气来淬炼自是最好,可惜我并没有准备那个。”

  “因为极寒之气对于其他元气的淬器效果不佳,我用的极少。”

  黑风眉头微挑,月寒之气渗透而出,给地火洞带来一丝凉意。

  “不知道在下这股极寒之气可行?”

  徐英达微诧,旋即轻笑一声:“这股极寒之气和这飞剑极为契合,若能淬炼这剑胎,自是再好不过!”

  黑风点了点头,淡淡的看着那流萤剑胎,一道冰蓝色的光芒从他身上激发而出,凝聚成一位绝世剑客。

  绝世剑客手中翻滚着一团液体,正是黑风从能量室得来的能量液,至阴至寒。

  月寒华光!

  那剑客缓步向前,走到流萤剑胎旁边,轻轻取过剑胎,左手持剑,右手双指并拢,其上月寒液凝聚,拂过剑胎的剑身。

  随着他的双指不断拂过剑身,那剑胎的模样也开始缓缓改变,凝实成一柄真正的锋锐长剑。

  长剑剑身厚约毫发,剑长三尺又二,剑身较宽,能有三指并拢,剑柄末端的梅花烙也越发明显,栩栩如生。

  长剑呈现淡蓝色,带着几分晶莹通透,其间阵纹密布,将其剑身渲染的略显华丽和威严。

  黑风一开始批判那飞霞剑华而不实,花里胡哨,此时他这改造之后的流萤剑却是比那飞霞剑更显花哨。

  不过黑风深知,他这流萤飞剑绝不花哨,乃是一等一的杀身利器!

  那冰蓝剑客手持长剑,和黑风缓缓融合为一。

  黑风手持流萤飞剑,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

  “徐掌柜,如此再和那虚空之镜做一番比较如何?”

  徐英达微微苦笑,“阁下倒是会为难我,论元器品级,哪怕此时这飞剑跃升数个品质,虚空之镜依旧稳操胜券。”

  “论元器能力,虚空之镜乃是团队神器,可保一支队伍不灭。”

  “但这飞剑却是单体杀敌之王,二者作用的领域不同,谁胜谁负根本不好说。”

  “论起阵法,这点我得承认,这飞剑上的阵法已然超越了虚空之镜,单是在这狭小空间上布下聚元法阵和转化法阵便已然将其秒杀当场。”

  “这场斗器的胜负已然不是我一家之言所能决定,具体更看好谁,不如让在场的武者投票决定如何?”

  徐英达一番言语,极为诚挚中肯,当即博得众人不少好感。

  黑风却是摆了摆手,平静道:“不用投票了,在下认输了。”

  “这场斗器是在下输了。”

  “器地阁在炼器之道上的确尤其独到之处,若没有贵宗相助,我这飞剑根本不可能锻造而成。”

  “流萤品级摆在那里,不可能超越虚空之镜的,徐掌柜就不用给我脸上贴金了。”

  黑风深深的看了眼徐英达,这让后者心中一惊,他看出来了?他看出来虚空之镜不止虚空传送这一个功能了?

  怎么可能?虚空之镜根本没有在他面前催动过,他能猜出来虚空之镜的用途?

  徐英达这种想法不过出现数息,便被他嘴角的苦涩所掩盖,是了,对方的阵法水平如此高超,其中转折每每都如天马行空,显然悟性极高。

  在自己启动虚空之镜后,对方临摹过一遍虚空之镜的阵法,能猜测出虚空之镜有切割之能再正常不过。

  既然他知道虚空之镜不只有传送之能,还有攻击极强的切割之能他还要比试?这不是必输嘛?

  徐英达想到这里,不由一愣,心中暗骂一声,该死,他被耍了!

  玛德,他堂堂半步炼器大师的人,今天竟是给人白白炼器了,对方根本不在意输赢,就是过来白嫖一个炼器师的!

  想通一切后,徐英达脸色有些难看,臭烘烘道:“既然阁下已然认负,这场斗器便到此为止吧!”

  众人虽然有些惊诧刚刚还分不出胜负的两件元器怎么这么快就决出输赢,不过此事很快便被他们抛之脑后。

  虚空之镜品级在那里,能赢也是常理。只有一些有心之人发现了一丝端倪,暗暗揣测起那虚空之镜是不是隐藏着什么潜在功能。

  “今日斗器到此为止,还请诸位有序退出地火洞!”

  徐英达发现自己被耍之后,心情难免有些抑郁,当即不客气的冲众人喊道。

  当即众多武者七七八八的都离开了地火洞,只有极少数的几位朝黑风这边走来。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人在阵法上的才情,此时不过来拉拢一二,还等何时?

  “在下乃是夏族夏柱明,不知阁下名讳,有没有兴趣到我夏族游玩一二?”

  一名中年男子率先开口,冲黑风抱拳笑道。

  “夏家有什么好玩的?到处倒是火域!不如来我侯家,我侯家的古林闻名八域,绝对会让阁下满意!”

  另一名身着青衫的男子拆了夏族的台,不过看其表情,显然不是真的在拆台,而是一句玩笑话。

  毕竟夏、侯两族可是远近闻名的穿一条裤子,两家之人在外界亲的跟兄弟一样,哪能真的拆台。

  黑风有些讶异,撼天府竟然有这么多古族之人?他还以为这边都是李族的人呢?他还以为昔日那夏霓裳不过是赶巧罢了,如今看来,四族的势力恐怕早就彼此交错,不分你我了!

  “滚蛋,滚蛋!”

  李鞠恬双手掐腰,竟是破口大骂,毫不畏惧夏、侯两家之人。

  “挖墙脚挖到了我们李族门口?在我们撼天府参观你侯族的古林?”

  “你现场给他搭建一个古林嘛?”

  “一天天的就会胡扯!”

  “人家气派少宗能看得上你侯族给的一点小利益?”

  李鞠恬此言一出,众人齐齐惊讶的看向黑风!

看过《天的尽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