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极限黑暗

第二百五十四章 极限黑暗

  夜雨挽歌也注意到了加入战场的江寻,这让她心中一沉,面对鱼冰凌和鱼归晚,她已经承受不住了,再加一个江寻的话,只要随便一点精神干扰,她就会惨败。在鱼冰凌的攻击下,她断无存活的可能。

  现在已经容不得她犹豫了。

  “咻!”

  就在夜雨挽歌这一分神的功夫,鱼冰凌的花茎鬼旋如同长矛一般,迎面刺来!

  夜雨挽歌险之又险的闪避,可是她头上的发带和双马尾直接被鬼旋撕开,黑色的长发劈散开来,连带着迸射而出的血迹。

  夜雨挽歌在空中连翻数次身体,才勉强稳下了平衡。

  夜雨挽歌脸颊染血,她一咬牙,从身上抽出了一张牌,这张牌,被她藏在了胸口的血肉之中,抽出来鲜血淋漓。

  这张牌的正面,是一副十分诡异的画面。

  天空中满是暗红色的红云,红云下是一片坟地,茫茫多的墓碑映照在天空的红云之下,横七竖八的耸立着。

  而最近的一座墓碑上,蹲着一个六翼天使。

  这天使赤luo着身体,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他手中拿着一根长长的死神镰刀,镰刀斜伸出去,弯弯的刀尖点着地面。

  天使背后的六只翅膀,一半是白色的羽翼,一半是黑色的蝠翼。

  夜雨挽歌跳到一株最高的蔷薇树上,因为血蔷薇被重创,此时整个蔷薇园都在消散,夜雨挽歌周围花瓣飘零,她嘴里咬着这张牌,一条腿踩在蔷薇树的枝杈上,另一条腿沿着枝杈延伸出去,她抬起头,黑色如水的双眸,锁定了鱼冰凌那雪白的咽喉。

  “退后!”

  江寻的声音忽然在鱼冰凌耳边炸响,鱼冰凌想也不想,身体急退出去。

  这一刹那,世界里的光仿佛消失了,黑色的镰刀,划开了空间,这镰刀划过的轨迹一片漆黑,漆黑继而蔓延开来,吞噬周围的一切。

  声音、光线,以及虚拟的蔷薇花香……

  鱼冰凌感觉自己被黑暗吞噬了,在这浓重的黑暗中,她们闻不到,听不到,也看不到。

  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

  她就像是被封入了一个狭小黑暗的空间,周围的世界,都与她们彻底剥离了。

  这种感觉,让鱼冰凌心中惊慌,她可是在生死一线的激战之中,陷入这种奇怪的状态,那岂不是任人宰割?

  鱼冰凌想要后退,她屈腿蹬踏地面,却感觉不到自己的脚掌踩在实地上。

  一切都仿佛陷入虚无。

  不光鱼冰凌,鱼归晚也是如此,她本来还处于变身状态,但被吸入这黑暗中后,她的变身状态都不自觉的解除了。

  小姑娘吓了一跳,她想喊姐姐、江寻,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就在这时,鱼冰凌和鱼归晚同时感觉有一只手握住了自己的手,这触觉有些模糊,但却十分熟悉,直达内心深处。

  “江寻?”

  鱼冰凌在识海中呼唤。

  “我在。”

  只是简单的两个字,直接传入鱼冰凌的精神之海,这熟悉的声音让鱼冰凌彻底放下心来。

  江寻道:“这是夜雨挽歌的最后底牌,她拿出的那张牌叫死神挽歌,使用出来她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可以剥夺人的一切感知,但也只是暂时的。”

  人的五感被剥夺后,不能看,不能听,不能闻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失去了触觉。

  如此连走路都感知不到地面,不可能保持平衡,跟植物人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而且大脑失去了一切外界刺激之后,就会自己给自己找刺激,如此脑海中就会幻象纷呈,很快就会让人发疯。

  鱼冰凌和鱼归晚现在只是刚刚进入这个状态,就被江寻牵住手。

  牵手本来没有触感,但江寻通过精神力,直接将触感、声音都传入两姐妹的脑海中,如此才让她们心安下来。

  “那夜雨挽歌呢?她为什么没有攻击我们?”

  “她跟你们一样……也失去了五感,这一招是以她的五感,换走你们的五感。而且,她比你们更严重。”

  “这……”鱼冰凌吃惊了,还有这种攻击手段,怪不得江寻说,这种招式对夜雨挽歌的伤害极大,“那你呢?你怎么不趁现在攻击……”

  鱼冰凌说到这里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话说一半就止住了:“难道你也跟我们一样,也丧失了五感?”

  “嗯……不过我有精神领域,以精神力直接感知周围,丧失五感对我影响最小,不但我们三人,夜雨挽歌的攻击还笼罩了宁采薇,她是以一换四,对她的身体伤害很大,这样的招式多用几次,她会真的彻底失去五感,变成一个废人。”

  夜雨挽歌不知道宁采薇只是江寻的傀儡,攻击宁采薇,其实完全没必要。

  “她们走了。”

  江寻清楚的感觉到,夜雨挽歌和血蔷薇,趁此机会离开了酒店。

  “你不去追?”鱼冰凌有些气恼,费了这么大力气,如果不能留下她们二人,那就太可惜了。

  她和鱼归晚是废了,可是江寻有精神领域,他完全可以去追夜雨挽歌。

  “现在保护你们最重要,而且我行动也不便。”江寻握紧了鱼冰凌和鱼归晚的手。

  现在可是在空间裂隙中,这里随时都可能遇到危险,鱼冰凌和鱼归晚现在毫无反抗之力,江寻不放心她们。

  而且即便是江寻自己,失去五感之后,实力也会大受影响,不提别的,只是走路都费劲,贸然冲出酒店很不明智。

  听到江寻的话,鱼冰凌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

  鱼冰凌没有再说话了,她静下心来,细细品味这难得的安静时刻。

  鱼冰凌发现,失去五感之后,她对江寻的感知,反而是最强烈,最深入自己心领的。

  因为,此时这一切被隔绝的黑暗中,手心传来的唯一真实感,江寻成为自己世界的唯一。

  这个世界,只剩下他和她。

  甚至,鱼冰凌不介意这样的状态维持久一些,但遗憾的是,只是几分钟后,鱼冰凌已经慢慢恢复了模糊的视力。

  她看到自己身处黑暗的走廊上,蔷薇花园早就消失了,因为之前失去了触觉,她也失去了平衡感,已经摔倒在地了。

  而摔倒的时候,她也没有痛觉,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这种经历,如果不是有江寻在身边,那实在让人感到恐怖。

  鱼归晚就在鱼冰凌身边,小姑娘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勉强睁开眼睛,有点懵逼。

  “晚晚,你没事吧?”鱼冰凌赶紧问道,同时伸手在鱼归晚眼睛前面挥了挥,看到妹妹眨眼,这才放下心来。

  “我没事,刚才是怎么了,周围突然就黑了,我觉得我就像是睡着了。”

  鱼冰凌脑门上冒出三条黑线,失去五感跟睡着很像吗?

  果然担心妹妹是多余的。

  “恢复了吗?我们走。”江寻说着,一手拉着鱼冰凌,一手拉着鱼归晚,直接跳出了酒店的窗子。

  茫茫夜色,三人化成三道黑影,潜入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宁采薇也随之紧跟上了江寻,童云浅的意识体被封入宁采薇体内,她想完全掌控宁采薇,还需要很久的时间,如今的宁采薇,还是由江寻完全操控。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

  此时,距离酒店十几公里外,夜雨挽歌背负着血蔷薇——也就是童云浅的肉身,在黑暗中穿行。

  “前方五十米远,左转!”

  血蔷薇的声音在夜雨挽歌脑海中响起。

  夜雨挽歌点点头,心中默数着自己的步子。

  她的五感丧失程度,要比鱼冰凌和鱼归晚严重得多,现在也没有恢复。

  她根本感觉不到脚步碰触地面,所谓数步子,也就是数时间。

  因为夜雨挽歌不止一次的使用过死神挽歌这张牌,她的后遗症已经很严重了。

  如今即便是不再使用死神挽歌,她的五感也会间歇性衰竭。

  五感衰竭严重的时候,她什么都感知不到,而且这种症状出现得越来越频繁,每一次的持续时间也越来越长。

  直到有一天,她的世界会变为永久的黑暗。

  如果这次不是走投无路,夜雨挽歌也不会用出这一招。

  如今,夜雨挽歌已经适应了五感被剥夺的感觉,她在五感衰竭的时候,并没有躺在床上沉眠,而是会趁此机会练习走路、奔跑、生活,甚至是战斗。

  在这期间,夜雨挽歌不知摔倒过多少次,不是数不清,是真的不知道。

  即便摔倒,她也是没有感觉的,当她感知恢复的时候,她只能看到了自己的全身乌青。

  但就是凭借无数次的练习,渐渐掌握了在五感丧失状态下的杀敌能力。

  她用死神挽歌,可以杀死比自己更强的对手,光是那致命的黑色镰刀,就可以直接斩灭人的神魂,若是没有斩灭,也会让人丧失五感。

  没有人能在突然五感丧失的情况下还有跟夜雨挽歌一样的战斗力。

  只是面对江寻,她退却了。

  江寻是一个拥有精神领域的人,而且对江寻,夜雨挽歌始终有种看不透的感觉,这人就像是一方寒潭,沉寂却又深不可测。

  所以即便剥夺了江寻的五感,夜雨挽歌也没有贸然攻击,而是趁机逃走。

  “前方一百米,右转!”

  血蔷薇又一次指路,夜雨挽歌闭着双眼,任由夜风在她耳边吹拂,虽然她完全感受不到。

  许多人以为,夜雨挽歌这个称号,是因为她喜欢夜晚,在雨夜杀人。

  而实际上,所谓的“夜”其实是失去一切感知后的黑暗。

  “雨”是血雨,不光是敌人的,也有自己的。

  “挽歌”,则是她最后的那张牌,也是她最后的宿命。

  她清楚自己最后因为被剥夺一切而死,死神的挽歌为敌人唱响,也为自己唱响。

  “前方三百米,有一间无人公寓,停在这里。”

  血蔷薇说着,已经展开精神领域,将周围的一切隐藏起来。

  她要在这里彻底占据童云浅的身体,否则在这个异世界中必死无疑。

  “好了,现在停下,你正前方是房门,破开它。”

  夜雨挽歌只凭借肌肉的记忆和血蔷薇的指挥,潜入了这间公寓,可就在破开房门的时候,血蔷薇忽然沉寂了下来。

  “怎么了?我手的位置不对吗?”

  夜雨挽歌的手偏了偏,想要换一个位置发力,打破门锁。

  而就在这时,她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声音:“你手的位置没放错,丧失五感的情况下,你能做到这一步,真是不可思议。”

  听到这声音,夜雨挽歌顿时身体冰寒,这竟然是……江寻的声音!!

  “你……”

  夜雨挽歌立刻转身防备,然而江寻并不在她的正面,而是侧后方。

  看到这个不可一世的少女,如今连敌人的位置都找不到,江寻也心中叹息。

  血蔷薇也是心中冰寒:“怎么可能?你是怎么锁定我们位置的,我抹去了一切可能的追踪印记。”

  血蔷薇的精神力,要比江寻强。

  江寻不可能在血蔷薇或者夜雨挽歌的身上留下精神印记,而一旦血蔷薇展开精神领域,也会隐藏她们的行踪,别说江寻五感已经丧失,就算他五感都在,也不可能找到她们。

  “你的思维被固化了,精神追踪的确是非常好用的技巧,但我明知道你是精神系异能者,又怎么会在你们身上留下精神印记?所以我留下的是血肉印记。”

  “血肉印记?”血蔷薇脸色一沉,怎么还有血肉印记,这是什么东西?

  “你们的情报还是不够充分,你们大概知道我在太夏杀死了一个代号寄生鬼的怪物,但却不知道这寄生鬼的样子。”江寻说着,指了指刚刚赶到的宁采薇,“更不会知道她已经被我所用,以及她拥有的能力。”

  听到江寻的话,血蔷薇心中一惊,江寻居然能收服怪物为自己所用?他怎么做到的?

  而且寄生鬼……这名字让她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江寻说的能力,恐怕就是寄生。

  寄生鬼的能力,分出去无数血肉组织,注入不同的人体,吞噬一切精华与生命力后,再收回来,组成更强大的躯体。

  江寻掌控寄生鬼内丹之后,虽然不能拥有寄生鬼的全部能力,但也能复现一部分了。

  在宁采薇和夜雨挽歌交战的时候,宁采薇的一点血肉组织,就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附着在了夜雨挽歌的身上。

  江寻就是顺着这一点,找到了夜雨挽歌。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