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二百五十二章 “蝶”级追杀令

第二百五十二章 “蝶”级追杀令

  童云浅从小就知道自己异于常人,她对周围世界每一分每一毫的变化,都了如指掌。

  她随便看一眼远处的树木,就能看清树叶上的纹理;随便听一听草丛中的虫鸣,就能找到虫子的准确位置;她能记住班上每个同学的脚步声,通过脚步声,就能判断身后的人是谁。

  后来,童云浅将这种特殊能力命名为“观察”异能,也是因为这个能力,她才能在雨田国迅速找到极品元晶。

  直到跟江寻认识,童云浅才知道,她的观察异能,其实是精神系异能的一种。

  因为精神力十分强大,童云浅对自我的认知,要比普通人强烈得多。

  可是“自我”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是性格?记忆?世界观?

  是生物课本所说的,几百亿个神经元相互之间化学反应的总和?

  还是传说中虚无缥缈的灵魂?

  这一点,童云浅不清楚,而现在,她却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她要失去“自我”了。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关在了一个封闭的盒子当中,这个盒子非常狭小,一片漆黑,密不透气。

  她感觉不到周围的任何事物,哪怕她扯着嗓子叫喊,也不能发出半点声音。

  她想捶打盒子,但却并没有拳头锤在盒子上的打击感,仿佛那手臂不是自己的一样。

  她唯一能感受到的,也是提醒她还活着的东西,只有来自背后刺青的灼痛感,而更可怕的是,就连这种灼痛感,也越来越微弱了。

  不是灼痛本身在消失,而是她的意识在渐渐与身体剥离。

  直到背后的灼痛也完全感觉不到,她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没有五感。

  她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丝与外界的联系。

  盒子仿佛越来越狭小了,童云浅完全不能动了。

  她被封闭一个黑暗、寂静、空无一物的狭小空间。

  如同被活埋在棺材里一般。

  而这一埋,就是无穷无尽,时间仿佛过去了几个月,又似过去了好几年。

  童云浅真的崩溃了。

  她甚至都渴望黑暗中窜出来一个怪物,把她吃掉。

  她宁愿死亡,她也不愿意承受这种绝望。

  直到这时候,忽然……

  童云浅感到盒子震动了一下。

  这是无尽死寂中唯一的一点变化。

  她拼命的想要发出声音,想要盒子外面的人救她,可是她不能。

  “嘭!”

  盒子再次震动,这次的感觉更清晰了,甚至童云浅还听到了一丝声响,这是这漫长的死寂时间中唯一的一点声响。

  这声音,让童云浅几乎哭出来了。

  她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因为一个近乎于噪音的声响喜极而泣。

  “难过吗?我这就带你出去,让你拥有一个新的世界。”一个柔和的声音从盒子外面传来,仿佛是她母亲的声音。

  而随着这声音,童云浅身体的感觉渐渐回来了,她似乎能动了。

  她可以眨眼睛,可以动手指,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舌头。

  甚至,从她喉咙中发出了沙哑而微弱的声音。

  童云浅心中激动无比,她立刻就想要答应,可就在这时,一股强烈的寒意袭遍她的全身。

  她的母亲,已经死了……

  而且这声音中蕴含的精神波动给她一种恐怖的熟悉感。

  这是……血蔷薇!!

  她忽然明白,血蔷薇将她的意识体封在这个黑暗的盒子之中,要的就是她精神崩溃。

  只要她的精神崩溃,她也许就会连意识体带盒子一起,被血蔷薇带走。

  再将她的意识体装进那个苍老的身体之中。

  如此,他们就互换了身体。

  而这就是血蔷薇口中所谓的:“让你拥有一个新的世界”。

  强烈的愤恨情绪涌上童云浅的心头,她恨不得把血蔷薇身上的肉都咬下来,只可惜,她不能开口。

  感受到童云浅心中的愤恨,血蔷薇笑了,她笑得很肆意,声音也撤去了伪装。

  “你似乎特别恨我啊,你以为你强撑着就能保住自己的身体?

  我告诉你,意识世界的时间流速与外界有巨大差别,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让外界的一秒钟,等于你的一个世纪。

  你可以试试,在没有声音,完全黑暗,不能动的世界里,等待一个世纪是什么滋味。

  就算你能强撑着,但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你的精神体怕是已经彻底崩溃了,到时候,我还是能拥有你的身体,只是适应它会麻烦那么一点点罢了。

  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考虑,时间一到,我就会离开,我会在五十年后再回来。

  这五十年时间里,你呼唤我我也不会听到,因为对我来说只是半秒钟罢了,等我回来的时候,五十年早就过去了,你想尝试一下这漫长的折磨是什么滋味儿吗?”

  听到血蔷薇的话,童云浅的心都在颤抖。

  她毫不怀疑血蔷薇的话,因为之前她就感觉自己意识的世界中仿佛独自滞留了几个月的时间。

  这期间不但没有声音,没有感知,不能移动,她甚至连睡觉都不能,只能在枯燥的黑暗中抓狂。

  而接下来……

  五十年!!!

  她能承受得住吗?

  她恐惧无比,她甚至想过,干脆顺从了血蔷薇,跟她互换身体。

  哪怕是一个苍老的身体,也比现在承受这无尽的黑暗与孤独要强。

  至少,她还可以选择去死。

  “你还有五秒钟。”血蔷薇微笑着说道,而这声音在童云浅听来,如同恶魔的低语。

  “五、四、三、二……”

  血蔷薇每数一声,童云浅的心脏都猛地跳动一下,直到血蔷薇数到零的时候,童云浅几乎要屈服了。

  可是在最后她时刻,她猛地咬住自己的舌头,让几乎已经从喉咙里发出的微弱声音,生生的被咽了回去。

  屈服,就什么都没有了。

  而且,她不想屈服,不想一个自己带来无尽痛苦,毁掉她一生的人,来占有和使用她的身体。

  她不甘心!

  童云浅拼命的咬自己的舌头,咬得满嘴是血。

  这种强烈的疼痛,对童云浅来说都是一种奢侈的享受,因为这会给她一种她还活着的感觉。

  她很清楚,当血蔷薇走后,她就要承受恐怖而漫长的孤独,这期间她想要身体痛一下都是一种奢望。

  她拼命的咬,以此来记住这最后的,活着的感觉……

  “好,既然你执意如此,就慢慢享受这舒舒服服的五十年吧,不要尝试呼唤我,我听不到的。”

  血蔷薇娇笑着,声音渐渐远去。

  随着童云浅耳中最后的一点回音消失,她所在的世界又变得一片死寂。

  童云浅很清楚,自己根本承受不住五十年的折磨。

  因为一时倔强而做出的选择,如今,她就要承受这选择带来的恐怖结果。

  感知又在慢慢消失,童云浅不再能说话,不再能眨眼,就连口腔中舌头的疼痛,也在逐渐微弱……

  浓重的绝望感和恐惧感袭来,就在最后一点感知即将湮灭的时候,忽然——

  “噗!”

  只听一声轻响,盒子猛地震颤了一下,一柄散发着黑色光芒的刀锋突兀的刺透了盒子的侧壁!

  童云浅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半截刀锋就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是……

  “噗!噗!”

  又是接连的两声轻响,又有两柄黑刀刺穿盒子,其中一柄刺穿盒子之后去势不止,直接刺入了童云浅的手臂。

  疼痛感顿时传来,这黑刀仿佛火焰一般灼热,刺入童云浅的身体后,把她的皮肉都烧得翻卷起来。

  然而这巨大的痛苦,却让童云浅心中激动。

  这黑刀……她十分熟悉!

  “啊——!!”

  就在这时,童云浅陡然听到盒子外面传来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这尖叫,来自于血蔷薇!

  难道说……

  她拼命的想要坐起身来去看看外面,但她根本看不到。

  只有手臂上传来的灼痛感,无比清晰。

  ……

  而此时,在盒子之外,童云浅的精神世界中,血蔷薇和江寻隔空对立。

  此时的血蔷薇,满头金发劈散在背上,双目血红。

  原本以血蔷薇的精神力底蕴,夺取童云浅的身体易如反掌,可偏偏在她展开记忆移植的时候,江寻趁火打劫。

  血蔷薇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神力,协助夜雨挽歌。

  任凭她精神力再强,也不可能在自己虚弱的情况下,承受江寻的三刀偷袭。

  现在,血蔷薇的精神之海,已经受到了创伤。

  “之前的战斗,你在故意消耗我的力量?”

  血蔷薇忽然意识到这一点,之前鱼冰凌、鱼归晚、宁采薇三人与夜雨挽歌的战斗,江寻并没有过多插手。

  江寻如果张开精神领域对抗血蔷薇,即便他的精神力不如血蔷薇深厚,也可以大大减弱鱼冰凌身上的精神压制。

  可是江寻却任由鱼冰凌等人与夜雨挽歌激战,他只是在鱼冰凌遇到危险的时候,才出手救下鱼冰凌。

  江寻这么做,是因为他一开始的打算的目标就在血蔷薇身上。

  他要消耗血蔷薇的力量,让她在记忆移植过程中难以为继。

  “是啊,因为我想顺带救人。”江寻说话间,黑色剑胚从他眉心中飞出,落在他的手心,缓缓旋转着。

  剑胚原本就是上古至宝,经过江寻的祭炼后,它可以灌注江寻的精神力,对精神体和灵魂的杀伤也非常恐怖。

  如果只是灭杀血蔷薇,江寻不需要如此麻烦,但问题在于,血蔷薇在侵入了童云浅的精神之海,而且她的精神力,也早已经通过蔷薇饮血刺青与童云浅交织在一起。

  想要在不伤害童云浅的情况下杀掉血蔷薇,并不容易做到。

  这也就是江寻,如果是一般精神系异能者,直接用精神之刃穿刺童云浅的精神之海,恐怕直接就把童云浅那脆弱的意识体一起绞灭了。

  而江寻,也只是轻轻的伤到了童云浅罢了。

  “这个女人跟你只是见过一面吧?你是看上她的身子了?男人,呵!别告诉我你是圣母,为救一个萍水相逢的女人就如此大费周章,可怜你身边那几个女人一直追随你,你却在外沾花惹草,我真为她们感到不值。”

  血蔷薇这话是对着江寻说的,但同时也传达到了鱼冰凌、鱼归晚和宁采薇的耳中。

  她深知以二敌四,她和夜雨挽歌已经很难取胜,她想通过这种方式,挑拨江寻和三女之间的关系。

  然而对这种挑拨,江寻不但不在意,甚至有点想笑:“救人只是顺带,我更想杀你。”

  “杀我?你跟我有什么深仇大恨?”血蔷薇盯着江寻,目露寒光,她辛辛苦苦布好的局,被江寻所毁,功亏一篑。

  江寻笑了:“你难道不应该问,你所在的蝶组织,跟我有什么深仇大恨吗?让我来猜猜,你们的首领,应该对我下了‘蝶’级追杀令吧,那些奖励,确实挺让人动心的。”

  什么?

  血蔷薇心神一震,江寻说得没错,蝶组织的首领,的确已经下达了针对江寻的“蝶”级追杀令,但这本是蝶组织内部的事情,江寻一直身处太夏,他为什么会知道?

  难道蝶组织内部有他的眼线?

  江寻说话间轻轻打了一个响指,刺在盒子上的那三柄精神之刃同时爆发,将血蔷薇的封印撕了粉碎。

  “轰隆!”

  盒子彻底炸开,已经饱受摧残的童云浅从盒子中滚了出来,强烈的光芒,刺得她睁不开眼睛。

  我这是……

  童云浅大口大口的呼吸,她终于恢复行动能力了。

  她看着自己苍白的双手,现在,她可以看到、听到,可以发出声音了!

  她终于从那地狱般的禁锢中得到了解脱,这让她喜极而泣。

  “江寻!”

  童云浅一眼看到了身前与血蔷薇对峙的江寻。

  从那熟悉的精神之刃,她就已经猜到是江寻救了自己。

  在极度绝望的时候有人拯救的感觉太好了。

  她刚想说什么,却忽然发现,身处精神世界的自己竟是不着寸缕,她顿时满脸羞红,蹲下来抱紧了自己的身子。

  “这是你的精神世界,你可以通过精神力创造衣物,只要你想象出来可以了。”江寻目不斜视的说道。

  还可以这样吗?童云浅努力的试了试,然而,她身上还是没有出现衣服。

  这让童云浅倍感尴尬,江寻说得似乎有手就会的样子,但她真的尝试起来,也没那么容易啊。

  ……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