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二百五十章 女巫

第二百五十章 女巫

  对自己的精神领域,血蔷薇很自信。她的精神领域可以掩盖一切能量波动,达到近乎群体隐身的效果。

  即便江寻也是精神系异能者,且实力很强,血蔷薇也不认为江寻可以察觉自己精神领域中的情况。

  现在他们所有人都被卷入异度空间之中,这里危险处处,在这种情形,一般人第一反应难道不是警惕四周,先保证自身安全么?

  可是江寻,他居然上来找自己麻烦。

  这是正常人的思维吗?

  血蔷薇设想过在自己记忆移植的时候出现怪物入侵,也设想过因为刺青图案不完全而导致记忆移植失败,唯独没想过江寻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

  现在的血蔷薇,绝对不容许被打扰。

  “夜雨,你保护我,他们上来了!”

  “放心吧,交给我。”夜雨挽歌说着,整个人如同鬼魅一般从窗边消失了。

  ……

  漆黑的走廊之上,江寻、鱼冰凌、和鱼归晚三人悄无声息的前行。

  “她们在几号房?”鱼冰凌用精神传音问道。

  “2708。”

  江寻刚说完,走廊不远处的一扇房门便打开了,正是2708号房间。

  一个身穿黑色公主裙,脚踩小皮鞋的少女推门而出。

  夜雨挽歌!

  看到江寻、鱼冰凌和鱼归晚,夜雨挽歌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你们好啊,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又见面了。”鱼冰凌看向黑暗中的夜雨挽歌,她对这个精神状态有点不稳定的哥特风少女,印象很深。

  之前在雨田国,他们与夜雨挽歌和无影人遭遇,展开一场大战,而当时,夜雨挽歌并没有出手。

  直到无影人死去,夜雨挽歌撤离,临走她还留下一句话——“下次,我要得到你”。

  而她说这话的对象,正是江寻。

  这在鱼冰凌看来是赤luoluo的挑衅。

  当时鱼冰凌想要追夜雨挽歌,可江寻却阻止了她,江寻说的是,夜雨挽歌的能力很特殊,如果她想要逃的话,以他们的实力,并没有追上的办法。

  言外之意,夜雨挽歌是要强过无影人的。

  如今,鱼冰凌的实力已经比雨田国时大大增强,但面对夜雨挽歌,她并不会大意。

  她知道,夜雨挽歌是一个棘手的敌人。

  她很想知道夜雨挽歌到底有什么特殊能力。

  “上次没能跟你们交手,我还很遗憾,尤其是你,我对你很感兴趣!”夜雨挽歌笑嘻嘻的看向江寻,“对了,你们喜欢玩牌吗?”

  夜雨挽歌说着,双手轻轻展开,在她指间魔术一般的出现了一副纸牌。

  随着夜雨挽歌十指轻轻揉搓,纸牌如同扇面一般打开,仿佛孔雀开屏一般。

  这副纸牌,看起来十分特别。

  每一张纸牌的背面都印有繁杂的紫色花纹,花纹中间是一个六芒星标志,而在六芒星的六个角上,贴合着极其绢薄的宝石碎片。

  此时在无光的走廊里,这些宝石碎片依旧散发着点点荧光。

  “我喜欢斗地主……”鱼归晚小声说道。

  看到纸牌,鱼归晚想起了一些惨痛的经历,她之前和姐姐、江寻一起斗地主,一直被姐姐骂不说,自己手里有什么牌都被江寻算透了。

  从此她就不再跟江寻斗地主了,只在手机上玩,每天领六千豆的低保,输完明天还能领。

  夜雨挽歌愣了一下,旋即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小妹妹,这可不是一般的纸牌,你们应该听说过塔罗牌,可以用来占卜,我这副纸牌也与之类似,它叫做命运纸牌!”

  夜雨挽歌说话间,手指轻轻翻动着,纸牌在她的十指间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变换着各种花样:“这副命运纸牌一共二十四张,决定了你们十二种不同的命运,要抽一张吗?试试手气如何?”

  夜雨挽歌话音刚落,鱼冰凌忽然身形暴起!

  她的身形如同闪电一般射向夜雨挽歌,她很清楚,这叠纸牌可能便是夜雨挽歌的武器,或者与她的能力有关,她自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顺着夜雨挽歌来,突然袭击,打断对方的布置,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转瞬间,鱼冰凌已经来到了夜雨挽歌的面前,合金高跟鞋孕育了爆炸般的力量,一腿踢出。

  “呯!”

  鲜血飞溅,夜雨挽歌的身形直接炸开!

  然而那些飞射的血滴飞在半空中却变成了……花瓣!

  纷纷扬扬的红色花瓣,如同漫天飞雨一般飘洒,鱼冰凌定睛一看,被她一脚踢得粉碎的,并不是夜雨挽歌的身体,而是一株蔷薇树!

  蔷薇?

  鱼冰凌身形立刻退开,眼前那株蔷薇树,大概两三米高,树冠上开满了大朵大朵的蔷薇花,可是因为鱼冰凌刚刚的一次踢击,大半的花都已经化作了那漫天花雨。

  嗯?

  鱼冰凌忽然看到,在蔷薇花雨之中,还有一张紫色的纸牌,也随之一起飘落。

  事情超出了鱼冰凌的掌控,她自然不会触碰这张纸牌,而是立刻退回到了江寻的身旁。

  “这是……”

  鱼冰凌看向江寻。

  “是血蔷薇的手段。”江寻说道,蔷薇花,是血蔷薇的标志,她的外号也因此而来。

  “血蔷薇不是在忙着记忆移植吗?这种情况下,她都可以出手?”

  鱼冰凌没有忘记,他们现在身处血蔷薇的精神领域之中!

  只是江寻说过,记忆移植的过程极度凶险,即便血蔷薇也要小心应付,不能过多分心,否则极可能失败。

  “她在玩火,记忆移植一旦开始就无法停下,我们在这个时候前来,是抓住了她最虚弱的时候,她只能冒险一搏。不过……能做到这种地步,也证明了她的实力,经过近三百年的时间修炼的老妖婆,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江寻说话间,那一张飘落的命运纸牌也落在了地上,这纸牌的一角,就如同尖刀一般,直接嵌入了地面。

  而随着这张牌嵌入地面,奇异的一幕发生了,以这张牌为中心点,能量波动如同涟漪一般的荡漾开来。

  涟漪所过之处,原本的酒店、走廊、房门都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蔷薇园。

  这里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一片片红色的蔷薇花铺在草地上,看上去像是天堂花园一般。

  夜雨挽歌踩着黑色的小皮鞋,双手提着自己的裙边,在花丛中穿梭,她那小心的动作,像是怕把蔷薇花给踩坏了。

  她走到纸牌旁,弯腰把这张纸牌捡了起来。

  “这张牌是你的选择哦!”

  夜雨挽歌把牌面向着鱼冰凌和江寻翻转,在这张牌上,是一副充满黑暗系风格的肖像画。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女人,她披头散发,浑身是血,眼窝深陷,身体被绑在了铁刑架上,双手似乎因为长时间的绑缚,已经枯瘦如干柴一般。

  这样诡异的图画,与眼前阳光明媚的蔷薇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张牌叫……‘女巫’!”夜雨挽歌笑吟吟的看着鱼冰凌,“这是我很喜欢的一张牌呢,古时候的女巫,神秘、美丽、强大,可偏偏因为她的神秘力量而令人畏惧,所以……很多时候,女巫会被绑在火刑架上被烧死,让鹰啄食她们的血肉、内脏。

  我真的很喜欢女巫,可惜,我要遵从女巫的命运,这时你抽到的命运纸牌,所以我只能……烧死你!”

  夜雨挽歌说到这里,嘴角泛起一丝邪笑,她轻轻的飞出了手中的命运纸牌,纸牌在空中消失!

  与此同时,在鱼冰凌的身后,一个黑色铸铁刑架凭空出现,就像是穿越时空来到这里。

  这副刑架沉重而又古老,刑架上沾满了干涸的鲜血,看起来锈迹斑斑。

  “装神弄鬼!”

  鱼冰凌冷哼一声,她正欲一个回旋踢把铁刑架踢爆,可就在这时,鱼冰凌忽然发现,她的身体像是陷入了泥沼之中,根本动不了了!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她动不了并非是因为有一股力量与自己对抗,而像是这空间中存在有某种神秘的法则,直接压制了她的行动!

  这是什么能力?

  鱼冰凌面色一变,而与此同时,铁刑架上飞出黑色的铸铁锁链,将鱼冰凌牢牢的锁死。

  鱼冰凌经过这么多大大小小的战斗,还从未经历这样的情形。

  “我要点火了哦!”

  夜雨挽歌笑着拍手,随即,她“啪”的打了一个响指。

  紫色火焰顿时从鱼冰凌脚下冒出!

  “这是无根之火,看起来没有任何燃料,凭空燃烧,而实际上,它的燃料就是你心中的恶念。”夜雨挽歌说着,鱼冰凌身上的衣物已经被烧毁了,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如果是普通人,这时候皮肉早就烧得翻卷了,可是鱼冰凌有怪物之体,她的身体承受高温的能力也非常强大,虽然不说水火不侵,但也不至于一碰火就被烧伤。

  眼看着鱼冰凌雪白的身体沐浴在火中,夜雨挽歌兴奋极了:“真是漂亮的躯体呀,就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可就在这时,夜雨挽歌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这声音是血蔷薇的提醒。

  嗯!?

  夜雨挽歌猛地转头望去,却见鱼冰凌出现在了另一个方向。

  她没有被绑在火刑架上!

  “怎么会?”

  夜雨挽歌眉头一挑,火刑架上的紫火兀自燃烧,铁链中却空空如也。

  夜雨挽歌看向了江寻。

  毫无疑问,这是江寻的手笔!

  刚刚的战斗,看起来是夜雨挽歌和鱼冰凌的对决,但同时也是站在她们背后的江寻和血蔷薇的博弈!

  他们两人就像是棋手一般,而他们的棋盘,就是各自的精神领域!

  “原来我中了幻术……”夜雨挽歌喃喃自语着,如果刚刚不是血蔷薇的提醒,她真的着了道儿。

  “姐姐,你没事吧。”鱼归晚有些紧张的看向鱼冰凌,此时的鱼冰凌,脸色并不好。

  虽然因为江寻的出手,她没有被绑在火刑架上,但刚刚那一刻,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法则的压制力。

  那种力量,似乎超脱了寻常力量的层面,让她在一瞬间失去了反抗能力。

  “那火刑架,到底是什么东西?真的是命运的宣判吗?”

  鱼冰凌心中不禁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这个世界没有既定的命运,你刚刚只不过是被领域里的规则压制了。”江寻用精神传音说道。

  领域之中,有领域主人制定的法则。

  领域越强,法则的约束力也就越强。

  有些法则可以直接杀人。

  怪物拥有的鬼域也是如此。

  江寻继续说道:“夜雨挽歌的领域,名为‘命运’,在‘命运’领域中,她每次从自己的手中抽出一张卡牌,都会转化为一种对应的死亡方式。这是她的能力!

  如果单单只有夜雨挽歌,还没有这么强,但这里不光有夜雨挽歌的‘命运’领域,还有血蔷薇的精神领域。血蔷薇可以凭借精神念力,在一定程度上剥夺人的行动能力。

  你刚刚面对的是双重领域的叠加,所以才突然失去行动能力。”

  蝶组织高手很多,就算之前被江寻杀死的无影人,也不是泛泛之辈,无影人制造出来的“胶”分身,近乎是无敌的,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没有弱点!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当时鱼冰凌、鱼归晚和江寻联手,也奈何不了“胶”分身,在它手上吃尽了苦头。

  如果不是江寻早就知道无影人的能力,用精神领域找到无影人的本体,一举将之灭杀,那么在雨田国的那场战斗,他们恐怕很难赢了。

  夜雨挽歌飞快的洗着手中的纸牌:“幻术的确是一个让人羡慕的能力,若是运用好了,可以让战局瞬间逆转,然而可惜的是……我还有一双眼睛帮我看着,你有自信瞒过她吗?”

  刚刚夜雨挽歌很快就从幻术中清醒过来,靠的便是血蔷薇的提醒。

  血蔷薇也是一个精神系异能者,而且活了近三百年,她精神力已经如渊似狱,幻术骗过普通人很简单,可是想骗过血蔷薇,那就难了。

  夜雨挽歌说着,把手中的纸牌开扇:“要抽一张吗?嗯……你们应该不想抽,那么我帮你们抽吧。”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