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二百三十七章 飞龙在天

第二百三十七章 飞龙在天

  京南府三环路,一辆加长轿车中。

  江寻、鱼冰凌、鱼归晚,还有张九君在后排座位上相对而坐。

  此次方士协会之行,所有的材料,都已经借到手了。

  除此之外,江寻还向方士协会借了一尊丹炉。

  相比那些材料而言,这丹炉的价值就小多了,借给江寻用根本不算什么事儿。

  “真不容易,费了差不多一天的工夫,才勉勉强强把这些材料弄齐。”江寻清点完所有材料,把它们一一收入了独立空间之中。

  张九君在一旁听得无语,所谓的工夫,无非是连抢带骗,不过这也是江寻有本事,这么昂贵的一批材料,就这么被他弄到手,甚至还有一部分是不用还的。

  “张部长,你之前许诺我的养魂木,也该给我了。”

  张九君无奈的看了江寻一眼:“当然会给,难不成我还能指望你忘记这件事么?你怕是就算忘了自己是不良人成员,也不会忘了跟我要材料吧。”

  张九君一边说着,一边从车子座椅中的收纳箱里取出一个紫檀木盒,打开盒子,里面放着黄色的绸缎。

  一截拇指粗细,两寸来长的古木,就好好的躺在紫檀木盒中。

  这根养魂木看起来已经干枯,如果扔在地上,就会以为是普通的枯树根,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要硬说跟枯木有什么不同,就是它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像是茶的味道一样。

  这自然就是养魂木了,江寻知道,这根养魂木品质并不低。

  “张部长说笑了,我怎么会忘了不良人?以后还得请你们多多关照,再给我点资源、积分什么的。”

  张九君:“……”

  我真是谢谢你啊。

  江寻将养魂木收入独立空间,连杀寄生鬼和飞行鬼的功勋值,一秒钟花完,就换了这一节木头。

  养魂木当然珍贵,但杀寄生鬼和飞行鬼的功劳更大,只能说明太夏zf能调用的资源太少了,连江寻赚取功勋值都如此困难,其他猎鬼人更不用说了。

  玩笑归玩笑,江寻也知道太夏zf的难处,他郑重的说道:“谢谢张部长,请放心,我不会辱没了它。”

  “给你用,我自然放心,太夏的资源储备少,只能集中供给少数人。”张九君叹了一声,“说起这次天沙海之行,我跟大长老商量了一下,准备给你派几个帮手……”

  “不用了。”江寻摆了摆手,“我自己就够了。”

  这次去天沙海空间裂隙,江寻只会带鱼冰凌和鱼归晚,至于程英俊,得把他安排在夏都,这里比较安全。

  如果带去空间裂隙之中,那是找死。

  “就你们三个吗……我知道你实力很强,不过这次白鹰帝国再加上加蓝联邦,他们的人很多。”

  “没事,我又不是要跟他们打仗。”

  在这末世的背景下,各个大国之间都有私心,但明面上撕破脸还不至于,他们只会在遇到了关键利益的时候才出手。

  人类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遇到灭国危机的时候,总是有叛徒,这些叛徒杀起自己人来比敌国还要狠。

  而遇到灭世灾难的时候也是如此,想让每个人都从大局着眼是不可能的。

  对相当一部分人而言,如果自己死掉了,那么世界是否毁灭,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

  回到猎鬼人食堂,江寻在前台开了一间面积一百多平米的套房。

  门关好之后,江寻打开独立空间,将所有的材料一一摆出来。

  炼药材料有:极品元晶、不老泉、曼陀罗花丝、万年冰水晶。

  而江寻自己得到的怪物遗留之物有:一枚寄生鬼内丹,一枚寄生鬼血晶,一枚飞行鬼血晶,一颗飞行鬼死后留下的圆球。

  当然,还有寄生鬼本体。

  也就是宁采薇。

  宁采薇被江寻存放在独立空间中好几天时间,现在身体愈发精致,皮肤也圆润剔透,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江寻不禁感慨寄生鬼血肉的强大生命力,灵魂都已经被灭掉了,肉身却完全不受影响。

  这时,鱼冰凌默默的走到宁采薇身前,用一条被单把宁采薇的身体盖了起来。

  “你不是要炼药吗?你怎么光盯着一种材料看呢?”

  “呃……我只是感慨她生命力的强大。”

  “感慨完了,赶紧开始吧,我替你护法。”

  江寻炼药的过程不能被打扰,如果再出现上次此间桃园安梦瑶的事件,那可糟了。

  所以江寻将炼药地点选在不良人食堂,并且让张九君派人把不良人食堂整个围了起来,再加上鱼冰凌和鱼归晚守护。

  这种保护级别,也算是无比周全了。

  江寻打开药炉,把一斤不老泉全部倒进药炉里面。

  方士炼药通常有两种方法。

  一种是火炼成丹,用火焰直接灼烧材料,这种方法对火焰温度和材料的要求都很高,否则一不小心就把材料烧成灰了。

  另一种是水炼法,也就是熬药。

  这种方法,就像是普通人熬制中药一样。

  水炼法比火炼法更常用,适用范围也广。

  不过,这种方法看起来平平无奇,其实也大有玄机,水炼法虽然温和,但也容易把药力熬散。

  很多时候,在熬药的过程中,材料的药性就会流逝出去,导致最终的成药失败。

  而江寻这次,会同时采用两种方法。

  用火炼法灼烧寄生鬼内丹,将它其中江寻肉身无法承受的毒性给炼化掉。

  再把内丹投入一斤不老泉中,加入各种辅料慢慢熬制。

  江寻挑选的辅料,都是药性温和,滋养生命力,又没有什么副作用天地奇珍。

  这些材料融入内丹后,便会改善寄生鬼内丹狂暴的特性,让江寻可以将其吸收融合。

  虽然火焰灼烧,不老泉的温度缓慢上升。

  这种泉水,怎么烧都不会沸腾。

  普通的水是慢慢熬干了,让药性浓缩。

  而不老泉却可以随着熬制,全部融入到丹药之中,一滴都不会蒸发,一滴也不会浪费,而且它还可以溶解汇聚各种辅料的精华,一起融入内丹。

  是江寻这次炼药中必不可缺的介质。

  江寻把自己的精神力探入到不老泉中,如此一来,他可以掌控不老泉受热后每一丝每一毫的变化。

  方士都会锻炼自己的精神力,他们虽然未必拥有精神异能,但感知丹炉内的药性,是最基本的要求。

  而江寻在这方面的优势得天独厚。

  这也是他保证近乎百分百成丹率的倚仗。

  炉火慢慢灼烧,某一个时刻,江寻把养魂木放入了不老泉中。

  养魂木是点睛之笔。原本养魂木的最柔和的使用方法,就是切片后泡茶。

  但普通泉水,怎么比得上不老泉?

  泉水就算泡个几千次,也会有一些药性泡不出来。

  可是不老泉就不一样了,只要一次,就可以把养魂木中的药力榨干。

  随着炉火灼烧,丹炉中的不老泉温度已经到了极致。

  到这一步,普通的火焰已经没有用了。

  而江寻不会火系异能,也没有奇异火种,不过他还有办法。

  火焰说到底就是一种能量,而怪物血晶中的能量,要比火焰更加精纯强大。

  江寻拿出飞行鬼内丹,深吸一口气,用精神力将其激发。

  浓烈的黑雾从飞行鬼内丹中冒出,在空气中灼烧,形成了漆黑如墨的火焰。

  这火焰如同深渊一般,让人看一眼都觉得灵魂仿佛要陷入进去。

  在江寻身边,鱼冰凌看得贴切,这纯黑色的火焰,没有一点光芒,反而能从周围环境中吞噬光芒,这火焰也太特别了。

  江寻是怎么掌控这么多秘密的?

  鱼冰凌不敢打扰江寻,她集中精神,在江寻身边小心守护着。

  就连鱼归晚,她这时候也一脸警惕的样子,她捏着自己的小尾巴,轻手轻脚的在客厅中巡逻。

  她毕竟体重比较离谱,要轻点走,免得弄出声音惊扰到江寻。

  ……

  随着时间推移,在江寻手中,飞行鬼内丹形成的黑火越来越旺盛,看到这样的火焰,江寻有些心疼。

  飞行鬼内丹的品质非常高,可是为了这次熬药,就这么灼烧掉了。

  不过,因为不老泉吸收一切药性和能量的特质,所以飞行鬼内丹中的能量,也会随着火焰渗入到不老泉中。

  这也算物尽其用了。

  接着,江寻把寄生鬼的内丹直接放入黑色火焰里灼烧。

  这一步是要烧掉寄生鬼内丹的毒性,怪物的体质和人类有很大不同,寄生鬼内丹本身也拥有强大的同化能力。

  如果江寻直接吞入寄生鬼内丹,有可能自身的血肉被寄生鬼内丹吞噬掉,最终身体组织坏死,甚至被寄生鬼内丹全部吃掉。

  江寻的肉身,现在确实太弱了。

  光是这一步灼烧,就足足进行了一个小时。

  每一分毒性都不能漏掉,同时还要保证寄生鬼内丹中的能量不被烧坏,这对江寻的精神力消耗可想而知。

  慢慢的,江寻额头上开始渗出汗水。一开始是致密的汗雾,汗雾慢慢汇聚到一起,形成豆粒大小的汗珠滚落。

  这种炼药方法,也只有江寻能用了。

  普通方士大多数精神力有限,根本承受不起这样的消耗。

  随着时间推移,太阳已经落山了。

  鱼归晚都饿了,但她也顾不得吃东西,依旧小心守护着江寻。

  终于,寄生鬼内丹的毒性灼烧殆尽。

  滚烫的寄生鬼内丹,被江寻直接投入到不老泉中。

  这一瞬间,不老泉发出“嗤嗤嗤”的声音,但却并没有水汽冒出,被内丹烫灼的不老泉,全部涌入到寄生鬼内丹之中。

  不老泉里熬制着的辅料,也随之被彻底炼化。

  养魂木迅速萎缩,原本养魂木有拇指粗细,现在竟是干枯得只有牙签粗细。

  万年冰水晶和极品元晶都化成了白色的碎粉。

  曼陀罗花丝也干枯萎缩到近乎消失不见了。

  ……

  这样的过程持续了足足半小时,像是打破了某一个节点,位于药炉中间的内丹开始疯狂吸收不老泉,竟是在药炉内形成了一个小漩涡。

  只剩下不到半斤的不老泉,在短短几秒内被吸收得一干二净,留下了一些药材残渣掉落在药炉底部。

  这一刻,寄生鬼内丹发出了炫目的光芒,药炉极速震颤,炉壁上竟是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裂纹。

  在千钧一发之时,江寻把寄生鬼血晶直接丢入到药炉之中,以精神力引发其中的能量!

  “轰!”

  寄生鬼血晶直接炸裂,在药炉内部形成了一朵炫目炽烈的火焰,这火焰刚刚出现,就被寄生鬼内丹吞没!

  接下来寄生鬼内丹沉寂了,药炉的裂纹也不再出现。

  大概沉寂了十息时间之后,仿佛经历了暴风雨般的宁静,寄生鬼内丹忽然迸射出磅礴的神光!

  轰隆!!

  丹炉彻底炸碎了!

  寄生鬼内丹的光芒汇聚成一道光柱,直冲天际!

  此时已是夜晚,灯火通明的京南府夜景,完全无法掩盖这一道神光,神光只穿云霄,随着周围范围的天地元气,像是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全部光柱的中心点汇聚而来!

  这栋不良人食堂大楼,本身就建立在元气浓郁之地,并且在大楼地下布下元气法阵,用来汇聚元气。

  而此时因为江寻炼制的寄生鬼内丹,元气大阵中的元气,也被一吸而空!

  “嗯?怎么回事?”

  原本回到家中,刚刚洗完澡,正准备跟老婆温存一会儿的张九君感受到天地元气的异常,他往窗外一看,正看到远处一道细细的光柱冲天而起,而后就是天地元气的异动。

  这种异动持续足足半分钟,然后渐渐消散了,光柱也随之消失了。

  “是猎鬼人食堂的方向……是江寻?”

  张九君怔了一下,他并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在方士协会,方士们却非常清楚,这是丹药出世后造成的异象!

  在上古典籍中,关于成丹后引动天地异象的记载。

  这些异象多种多样,根据丹药的不同种类,不同炼制方法,乃至能量属性的不同,异象也不尽相同。

  只不过,上古典籍中大部分种类的异象并没有人能成功复刻,有人传闻说是蓝星的环境不行,天地元气不够,天材地宝品级也差,所以才复刻不了。

  而记载这些天地异象的上古典籍,根本也不是出自于蓝星。

  可是现在,典籍中记载的天地异象,却出现在江寻所在的方向。

  虽然这异象没有典籍中描述的宏大,但也绝对震撼人心!

  此时,方士协会——

  原本因为江寻白天搜刮了一大批材料,方士协会的高层们正在连夜开会,商讨该如何在这内忧外患的末世大环境下立足。

  突然出现的天地异象,让众人中断了会议,纷纷来到了庭院里,看向远处的天空。

  数十公里之外,那微弱的光柱看上去已经非常纤细,可是就是这样纤细的一道光,让所有人久久不语。

  这异象颠覆了在场所有方士的认知。

  原本他们以为,在蓝星,尤其是元气枯竭、天地奇珍匮乏的现在社会,根本不会有这样的异象。

  可是现在,这道光刺痛了所有人的眼睛。

  李圣江看着那道闪烁在夜色中的光柱,喃喃自语着:“水火交融,九五之数。鲲游入海,虎跃平渊;鸾凤乘云,飞龙在天……”

  江寻引动的能量光虹,直冲天际,典籍中将这种形态的异象命名为“飞龙在天”。

  因为那光虹如同飞天而起的游龙一般。

  毫无疑问,这异象会出现,自然因为江寻拿走了那些材料……

  说来讽刺,这些材料在方士协会这么久,也没有引动什么异象,可是落在江寻手中,却成龙成凤,一飞冲天了。

  “到底是江寻?还是江寻说的那个前辈高人?”

  李圣江很想知道,他忽然觉得,那些材料给了江寻,才是物尽其用了。

  这个事实实在让人有些沮丧。

  “肯定是那个前辈高人,不可能是江寻……”梁询非常笃定的说道,他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

  他只能这么认定,毕竟江寻才二十岁不到。

  要是江寻年纪轻轻就能引动的异象,那他干脆一头撞死算了,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他都六七十岁的人了,浸淫方士之术几十年,还能不如一个少年?

  “应该是吧……”李圣江苦笑一声,他觉得也应该是那个前辈高人,不太可能是江寻。

  这样还让人心里好受点。

  不过就算是那位前辈,也有点打击人,都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如果棋逢对手,惺惺相惜,还能相互促进,但如果差得有点大,就根本没办法追赶了。

  光芒渐渐消失了,在场方士们依旧望着远处的天空,一时失语。

  许久之后,李圣江才叹了一声说道:“我倒是很想拜见一下这位前辈,之前我们对他言语多有不敬,也该道个歉。”

  白天江寻提起那位前辈的时候,方士协会的人还不以为意,毕竟同行相轻,谁也不知道江寻口中的所谓前辈是几斤几两,梁询甚至还说了一点不敬的话,现在看来,这位前辈的实力远在他们之上。

  “继续开会吧,不要被别人所影响,说起来,末世之中,出现此等前辈高人,其实是好事儿,这意味着我们胜利的可能性更大。”

  李圣江拍了拍众人的肩膀,作为方士协会的会长,他说这番话也算有一些安慰作用。

  就在众人要折返大厅的时候,梁询的手机响了。

  梁询拿出手机一看,是答疑网的邮件提示。

  许多方士、猎鬼人,在答疑网挂上问题之后,为了第一时间看到答案,会设置提示信息。

  梁询看到自己一个挂了两个星期的问题被解决了。

  而答题人的账号梁询也认识,正是江寻在猎鬼人协会注册的那个。

  在梁询手机响了不久之后,又一个方士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也是答疑网的提示信息。

  江寻将他之前提出的又一个问题解决了。

  虽然解决方法还不确定是不是准确,但看答题的方向,很有希望。

  难道说……

  “这江寻,又或者他背后的那位前辈,他们炼完丹药之后,开始在答疑网上答题搜刮积分了?”

  李圣江愣了一下。

  有好处不赚,那是傻子,之前江寻忙着炼制寄生鬼内丹,没什么时间理会答疑网。

  现在寄生鬼内丹弄好了,他就开始疯狂搜刮积分了。

  手机提示不断,方士协会的众人们干脆打开了大厅里的电脑,登陆答疑网。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一道又一道的问题在被以一个惊人的速度处理着。

  区区一个小时过去,江寻已经成功解决了七道问题。

  其中五道题目关于炼药的,还有两道问题是关于阵法的。

  “这江寻还懂阵法?”

  李圣江真的吃惊了,这也太离谱了。

  阵法的学问,一点也不比炼丹的少。

  只是因为阵法是外力,不如丹药可以直接提升武者实力,以至于研究阵法的方士比研究炼药术的少一些。

  “不是江寻,是江寻背后的前辈!是那个前辈高人!”梁询用力的强调道,“江寻那么年轻,怎么会懂这么多东西?”

  “你说的没错,不过在方士协会的时候,你和李圣江的问题,不是就是江寻当场解决的吗?虽然答案还不确保正确,但思路恐怕已经出来了吧。”

  人群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梁询没说话了。

  这人说的不错,哪怕江寻背后真的有一个前辈,但光看江寻白天对那两道问题的回答,他的学识之渊博,就已经非常恐怖了。

  “你们真的觉得……江寻背后有一个前辈吗?”就在这时,大厅中响起了一道淡淡的声音,说话的人,正是百里浪。

  百里浪坐在房间的角落里,电脑离他很远。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么说?”梁询皱眉道。

  “直觉。”百里浪声音平静,“我只是觉得江寻描述的那个‘前辈’,像是托词,凭空出现一个‘前辈高人’,没有来历,没说姓名,不良人方面也有他的入境记录。你们相信吗?

  而刚刚的天地异象,是出现在猎鬼人食堂里的,也就是说那个前辈高人要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潜入猎鬼人食堂。

  我不是说他做不到,只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当贼的吗?”

  百里浪这么一说,现场莫名的安静了下来。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