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方士协会

第二百二十九章 方士协会

  江寻在不良人食堂吃过饭后,就住在了食堂二十一层的客房里,建筑面积一百平的豪华套房,光是主卧就有四十平米,两米六的加宽大床正对着江景,躺上四五个人都不嫌拥挤。

  此时已经入夜,御水江两岸灯火通明,鱼冰凌穿着丝质睡衣,以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床上看时尚杂志。

  至于鱼归晚,她穿着小兔子睡衣,已经睡得跟小猪仔一样熟了。

  同样是怪物之体,鱼冰凌和鱼归晚的差别很大,鱼冰凌对睡眠的需求很小,她可以一天只用一个小时深度睡眠就缓解全部精神疲劳,也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依旧保持旺盛的精力,这种体质上的进化,让鱼冰凌很满意。

  可是鱼归晚就不一样,小姑娘每天都要睡够10个小时,而且睡得很死。

  而且,鱼归晚的睡姿也比较特别,她喜欢把小腿和胳膊都收起来,然后趴着睡。

  此时,鱼归晚正睡在床头,而鱼冰凌则靠在鱼归晚身上,把鱼归晚当枕头用,不得不说,鱼归晚本来就有些婴儿肥,身体软软的,再穿上那毛茸茸的睡衣后,可比枕头可舒服多了。

  反正鱼归晚睡得死,再加上她怪物体质,抗压能力也很强,把她当枕头她也不会介意的。

  “我说……”江寻用食指轻轻捅了捅鱼冰凌光洁的小腿,“晚晚的睡姿本来就不太好,你再这样压着她,她会长不大的。”

  被江寻这样以捅,鱼冰凌顺势换了一个姿势,她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依旧翻着杂志,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压着她跟她长大有什么关系?”

  “行吧,算了……”江寻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了,反正就算长不大,晚晚应该也不介意的吧。

  “江寻,你觉得张九君会答应你的条件吗?”

  “不好说。”江寻在鱼冰凌身边躺了下来,也顺势枕在了鱼归晚身上,“我提的条件有些苛刻,按正常道理,哪怕张九君有心答应,其他人也不会答应,但我也没有办法ꓹ 我连续完成两个准修罗级的任务ꓹ 也就是赚了一万左右的功勋值,买一截养魂木都不太够,我辛辛苦苦交了五千字的报告上去ꓹ 结果张九君这老演员还想演戏防我敲竹杠。

  继续这么下去ꓹ 我实力提升太慢了,更别说我还有你、晚晚还有月空要养呢。”

  “切ꓹ 还不知道是你养我们,还是我们养你呢。”鱼冰凌翘了翘嘴角。

  江寻干咳了两声,缓解尴尬,其实他的初始资源ꓹ 确实是靠鱼冰凌和鱼归晚积累起来的。

  “如果张九君不同意你的条件ꓹ 你要怎么样,还去天沙海吗?”鱼冰凌放下杂志,语气稍微认真了一些。

  天沙海有什么,她并不清楚,她虽然相信江寻的所有决定ꓹ 但不代表她不担心,毕竟江寻现在虽然强大,但他的身体还是有些脆弱。

  “还是要去,但那样的话,我会独立行动,并且收获不再上交。只不过……不提升实力的话,去天沙海的危险性会加倍上升,而且有个地方我会去不了。”

  天沙海的空间裂隙,江寻已经去过很多次了。

  江寻每次穿越,因为蝴蝶效应,他遇到的人,遇到的怪物,遭遇的事件,都可能出现很大的变化。

  但空间裂隙的出现次序,完全不受影响。

  毕竟这是两个大世界的碰撞,不会以江寻的穿越而改变。

  天沙海空间裂隙,每次都会出现在相同的时间,以及相同的地点。

  然而在此之前,江寻每一次探索天沙海空间裂隙,都没有得到最大的收获,甚至他也曾经殒身在里面。

  但这一世,不会如此了。

  江寻做了足够的积累,比起前世,他已经强大太多。

  就在这时,江寻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正是张九君的留言,他约江寻明天下午在方士协会见面。

  ……

  京南府说是卫星城,然而其实也有一千万人口,比起江寻前世的一线城市丝毫不差。

  在京南府西南方位,有一座古城,这里面的建筑都是一两百年前留下的,如今,古城已经被很好的保护起来,现在变成了旅游景点。

  在古城正北方,坐落着一座府邸,这是当年一位王爷留下来的,这座大宅子经历了一百五十年的风风雨雨,反复修葺,如今正是方士协会的所在地。

  江寻走到方士协会的正面,门两边立着两个大铜狮子,门上挂一个牌匾,写着:“身心顺理,唯道是从”。

  此时,正有一个穿着方士服的年轻人,已经在门口等候江寻了。

  “是江先生,还有鱼女士是吧?我叫李童,我是李圣江的侄子,我叔父让我在这里等候几位,这边请。”

  年轻人做了请的手势。

  “有劳了。”

  江寻、鱼冰凌和鱼归晚三人踏入方士协会的大门,这一瞬间,周围景色忽然一变,光线猛地暗了下去,抬起头,天空中竟然有漫天星斗,依稀可以辨别一些极为重要的星辰,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

  这些星辰以一些奇妙的轨迹运转着,看上去充满了大道气息。

  而在江寻脚下,则是无边无际的虚空,似乎一脚踏下去就是无尽深渊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鱼冰凌吃惊了。

  “哇,好漂亮。”鱼归晚看着满天的星星,很是兴奋,她从小在大城市长大,因为城市的阴霾和光源污染,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星星。

  看到鱼冰凌和鱼归晚的反应,李童笑而不语,心中有些自得。

  这是方士协会所拥有的上古星辰阵盘,方士不单炼丹炼药,也会制作一些法器、阵盘以及符箓。

  这一切都统称为方士之术。

  这星辰阵盘一旦激发,就可以形成这漫天星斗的情景,这可不光是为了好看,星辰阵盘可以凝聚天地元气,对其中方士的修炼或者炼丹都大有好处。

  但凡第一次踏入方士协会的人,无不对星辰阵盘内部的景象叹为观止。

  不过……

  李童发现,江寻怎么好像没啥反应?

  他都不惊叹一下的吗?

  这让李童有些郁闷。

  “我叔父和张部长都在里面等你们。”李童开口说道,江寻点了点头,抬脚就往里走。

  他走的位置看起来就是虚无一物的空间,普通人在这种地方,多半都不敢迈脚,担心不小心踩空了,可是江寻走的这几步,却准确的走在通向方士协会内部的道路上。

  这让李童愣了一下,他本来还想带路的,让江寻这样乱走说不定一头撞墙上,可是江寻居然他就这样带着鱼冰凌和鱼归晚,从容的走出了星辰阵盘,进了王爷府大厅了。

  “他是怎么看清路的?”

  李童呆呆的,这家伙对星辰阵盘怎么好像比我还熟悉的样子?

  当江寻迈入大厅门槛的时候,场景一转,那漫天的星斗消失了,鱼冰凌和鱼归晚只觉得视野豁然开朗,在她们面前,摆着一张金丝楠木八仙桌,在八仙桌周围两排座椅,按照座次依次落座了七八个人,其中李圣江、张九君赫然便在其列。

  “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江寻。”张九君站起身来,“江寻,这几位是……”

  张九君开始一一介绍在座的诸人,当然,江寻根本不用张九君介绍,屋子里的这些人他全部都认识。

  其中有几个人江寻比较在意,一个是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他叫严公明,他是方士协会的副会长。

  严公明出身方士世家,如今他已经坐上了家主的位置。

  严家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家族,当年太夏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王朝——大乾王朝的开国始祖皇帝就曾经聚集三百方士,为自己炼制成神仙丹。

  而严家的先人,就在那三百方士当中。

  如此悠久的历史,实在有些夸张了。

  所以,论底蕴,严家比李圣江的家族还要深厚。

  只不过,严家历史上研究的方士之术,涉及到一些黑暗方向,就比如……用到了某些特定时辰出生的童男童女,这使得严家在太夏方士界的名声一直不好。

  所以方士协会成立之后,任会长的是形象光明伟正的李圣江,而不是严公明。

  除了严公明之外,场中还有一个重量级人物——百里浪。

  与严公明和李圣江不同,百里浪属于一脉单传,他并没什么世家背景。

  百里浪的师父,早已仙游多年,百里浪孤身一人,只靠自己的实力,在太夏方士界赢得了一席之地。

  只不过百里浪这个人沉默寡言,不喜交际,比如此时在这大厅中,以百里浪的地位,他完全可以坐在靠中间的位置,但他偏偏坐在了角落里。

  江寻进来,百里浪也只是看了江寻一眼,就没有再说话了。

  江寻知道,当年方士协会成立的时候,李圣江邀请百里浪任职方士协会的副会长,但是他拒绝了。

  如果不是方士协会容易换到自己想要的材料,也方便查阅一些典籍的话,百里浪连加入方士协会都没有兴趣。

  “大致情况我已经跟各位说了,今天要商议的,便是江寻的天沙海之行,需要借各位的助力,筹集一些材料,这件事,由我张九君作保。”

  张九君之前就把太夏的态度,跟方士协会说清楚了,想指望方士协会无条件接受江寻的条件,直接借出材料那根本不现实。

  所以,张九君介入作担保。

  如果江寻发生了意外没能回来,或者他的天沙海之行完全没有收获,那么将由太夏政府,赔偿方士协会的损失。

  严公明坐回自己的太师椅上,慢条斯理的说道:“有张部长作保自然是好的,听起来似乎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但是……”

  严公明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大家都是明白人,张部长,你的担保能值多少钱呢?真的出了问题,我们方士协会想从zf那里把材料要回来,不知道要经过多少扯皮,又要多少时间,极有可能到时候只能要回来一部分。而且,很多东西只有方士协会才有,zf根本不会做这些储备,我是否可以认为,这个担保是一个空头支票呢?”

  严公明这番话,说得非常不留情面,张九君不禁皱起眉头,这条老狐狸,先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如果严公明完全没有这个意思,直接就拒绝的话,他都不会叫江寻来。

  严公明的话,没有出乎江寻的意料,他提的条件本来在外人听起来就有些离谱,他开口说道:“那么严前辈是什么意思?”

  严公明顺手拿起八仙桌上的茶杯,不紧不慢的呷了一口茶:“江小兄弟要的材料都是有价无市的珍品,别说我们方士协会借出去未必能收回,就算能收回,我们也凑不齐这么多材料。”

  “这样吗?”江寻不动声色,他知道这只是推托之词,他十分了解方士协会,也知道方士协会的底蕴,这些东西虽然珍贵,但他们的确有。

  但有归有,他们是否愿意拿出来是他们的事情,江寻也不能强求。

  在严公明一旁,张九君眉头皱得更紧,他感觉到自己被忽悠了,严公明显然根本不相信自己的担保,也似乎没有借出材料的打算。

  方士协会的材料,握着不同的人手中,其中严公明占了一大块,如果严公明带头不愿意,那么其他方士也自然会顺水推舟的拒绝掉。

  严公明顿了一会,轻声说道:“其实江小兄弟要这些材料,是想在进入天沙海之前提升实力吧?”

  “不错。”

  “既然如此,不若由我出手,为江小兄弟炼制一炉丹药,我这里有严家传承千年之久的良方,名为千机丹,用料虽然不如江小兄弟提出的那些东西珍贵,但也是绝对是有价无市的珍品。”

  “哦?”江寻嘴角微微翘起,“严前辈说的千机丹,不会白送给在下吧?”

  严公明微笑道:“小兄弟是聪明人,我确实想跟江小兄弟做一笔交易,我听说江小兄弟斩杀寄生鬼的时候,得了一枚鬼怪内丹。除此之外,还有寄生鬼与飞行鬼留下的两枚血晶。我对这三样东西,很感兴趣。”

  “是这样啊。”江寻笑了,在严公明说出千机丹的时候,他就知道对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了。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他含糊其辞的答应张九君,其实不是想借给江寻材料,而是想把江寻手上的怪物内丹和两枚珍惜血晶买到手。

  这才是他的目的。

  对方士而言,这几样东西,实在诱惑力太大,别说严公明了,即便是李圣江,之前都有动心。

  严公明说的千机丹,江寻当然知道,说值钱那也值点钱,但要想跟自己手上的怪物内丹与血晶比,那价值就差得远了。

  这严公明,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小辈了。

  大概是自己不到二十岁的年龄,给人一种很好骗的感觉。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