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偶遇

第二百一十九章 偶遇

  他们在商务舱候机室,可以提前登机,因为此时航班的天价机票,能坐商务舱的人就他们七个人而已。

  “欢迎登机。”几个空姐带着职业化的笑容,指示几人登机。

  他们进的是经济舱,江寻选择了机尾的位置,而李师双师徒三人则坐在了飞机的中段,当然,这次因为是执行任务,机票是免费的。

  接下来,乘客们也陆陆续续登机了,坐在江寻旁边的是一大家子人,一对中年夫妇,一双大概在上幼儿园和小学的儿女,还有两位年过花甲的老人。

  这一家人的机票花费加起来,都能在小城市买套房了。

  那中年男子显然是一家之主,他穿着很休闲,但身上的衣服都价格不菲:“兄弟,麻烦让一下,我放个行李。”

  中年男子对江寻说道,江寻点了点头,起身让了个位置。

  放好行李之后,中年男子坐下来,虽然他一直在跟自己的儿子女儿有说有笑,但江寻看得出来,男子面有忧色。

  这种一家人都去夏都的情况,当然不会是出差或者执行公务之类的。

  “你们一家人去夏都?”江寻随口问道。

  “嗯,搬家。”中年男子苦笑一声,继续解释道,“去投靠老丈人,现在都说夏都安全,我也是怕家人出事。”

  “夏都那边的居住许可,不容易办吧?”

  现在的太夏的几个超级城市,尤其是夏都,简直人满为患。

  为了避免整座城市负荷太大而混乱,夏都开始实行居住许可制度,没有夏都居住证的进入夏都不能停留超过七天以上。

  而要办一个居住证,非常困难。

  “是不容易,现在还没办好。”中年男子摇了摇头,“甚至都不确定能不能办下来,只能试试了。”

  “你们不坐高铁吗?这时候坐飞机……”

  “去夏都的高铁票太难买了,而且也是限制供应。”中年男子说着? 从老婆的包里拿出一只保温杯? 把盖子拧开,撒了点枸杞进去? “就连高速公路也都实行管制了? 进都进不去,想开车去也不行。而且……就算买到高铁票? 这高铁也不安全,听说前些日子就有高铁出事? 死了很多人? 到现在还没查明原因。”

  江寻点点头,这中年男子说的高铁出事,应该就是黑色水手裙少女了。

  关于黑色水手裙少女,太夏还没有调查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完全是一头雾水。

  如果让这男人知道高铁出事幕后黑手的复制体? 就在一个看不见的空间中跟着自己,还不知道他作何感想。

  “兄弟,我叫王德才,这是我的名片。”

  男子双手交过来一个烫金名片。

  江寻看了一眼,对方是裕丰食品包装公司的老总。

  对商人来说? 多个朋友多条路,不管能不能成为朋友? 先发了名片再说。

  江寻看了看飞机上的其他人,不光是王德才这一家子? 不少人也是拖家带口的,想要搬到夏都去。

  玉华城有钱人很多? 他们很多人在想办法? 弄到一张夏都的居住证。

  然而? 江寻却知道,夏都也并不安全……

  别看夏都高手如云,但是当怪物真的大规模爆发的时候,夏都出现的强大怪物却是最多的。

  说来讽刺,正是那些高手,吸引了那些修罗级怪物,因为吞吃高手,怪物才能获得更强的力量。

  那个裕丰食品包装的老总王德才,又去其他人攀谈,交换名片了。

  在他看来,能坐上这架飞机的都是不是一般人,跟这些人认识总没坏处,说不定去夏都的时候就用上了呢。

  “欢迎登机,这边请。”

  眼看要到关舱门的时间了,有三个人踩着点上了飞机,江寻不经意的一看,这一下,他有些愣住了。

  三人当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高一米七女孩,这女孩双十年华,身材姣好,皮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

  她穿着紧身T恤和迷彩色的超短裤,两条腿浑圆、笔直、修长,在大腿的两侧,还有两个皮质的绑带,这绑带是空的,但江寻知道,那是用来装枪的皮套,只是因为上飞机,枪才摘了下来。

  这个女孩,正是江寻在幽蛇地区遇到的周雨双,前世周雨双跟江寻有很深的渊源。

  至于跟在女孩后面的,则是周雨双的父亲周玉坤,江寻剑胚便来自于周玉坤。

  至于走在两人后面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风韵十足的女人,这个女人是周玉坤的现任妻子,也是周雨双的小妈。

  上了飞机之后,周玉坤也很快看到了江寻,他先是愣了一下,旋即露出惊喜之色:“江前辈!你也在这里?”

  周玉坤的声音不小,他这一叫,附近好几个人都听到了。

  包括之前给江寻递名片的王德才。

  啥,前辈?

  王德才不可思议的看向周玉坤,在看来,周玉坤怎么也有五十多岁了吧,怎么张口就叫一个年轻人是前辈?

  难道是因为达者为先?

  前辈只是敬称,跟年龄没什么关系,这么说,这个年轻人还是个有点本事的人?

  王德才不禁又看了江寻一眼,他本来给江寻发名片就是随手一发,是他作为商人的习惯,他没指望江寻真的在夏都给他帮什么忙。

  现在看来,江寻不是个一般人物。

  “嗯,巧了。”江寻点了点头。

  这时候周雨双自然也看到了江寻,她怔了一下,旋即露出了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的表情。

  “双双,你怎么不吭声?知不知道礼数!”

  周玉坤拍了周雨双一下,作为传统式的太夏家族,周家在礼教方面,一直是跟太夏古代看齐的,尊卑长幼看得很重。

  周雨双哭丧着脸,用细弱蚊蝇叫道:“江……江爷爷好。”

  周雨双用这么小的声音,就是周围的人听到,可是这一会儿王德才正竖着耳朵听这边的动静呢,听到这一声爷爷,他差点把保温杯里的枸杞茶喷出来。

  什么情况啊?

  他本以为是达者为先,这怎么跟江寻年龄相仿的一个姑娘,直接叫起爷爷来了?

  这一声江爷爷,听得江寻心中好笑

  他去幽蛇的时候,为的是剑胚,加上跟周玉坤完全不认识,不得已撒了一个套近乎的谎话,让彼此能有个良好的开始和后续的相互信任。

  但现在,这个身份已经不怎么需要了。

  虽然看周雨双这匹小野马一口一个爷爷,吃瘪的样子很好玩,但这公共场合叫出来,还是有点奇怪和尴尬,于是江寻说道:“别这么叫了,叫我江大哥就好了。”

  周雨双一听,如释重负,然而她还来不及高兴呢,周玉坤就急忙说道:“那怎么行呢?这辈分可不能乱,要是双双叫你大哥,那我跟江前辈怎么算,难不成叫贤侄吗?不行,这绝对不行。”

  周玉坤的思想可是很传统的,其实退回一百年的太夏,对辈分一直比较看重,同村一起玩的小孩子,辈分小的要叫辈分大的是太爷爷,这不稀奇,不小心打了太爷爷,那回去可是要挨训挨打的。

  “要不我们就平辈论交吧。”江寻只好退而求其次,对周玉坤这样说道,他觉得之前为了剑胚,挖的坑有点大,现在多少有些别扭,“你一口一个江前辈,我实在不习惯。”

  看到江寻都这么说了,周玉坤也便不再坚持了:“那好吧,以后你就是我周玉坤的大哥了,至于双双这边……江兄这么年轻,见面就叫爷爷也把江兄叫老了,要不江兄认个干女儿?让双双以后叫你干爹怎么样?”

  周玉坤试探性的问道,其实现在周玉坤已经不需要去考证江寻跟自己父亲周喻仁的关系到底是不是真兄弟了,在这末世之中,能结交江寻这样一个强者,那可是无比幸运的事情。

  而且,光是自己跟江寻关系好还不够,女儿这边也得拉上,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在了,江寻对自己的干女儿,也得照拂一二吧。

  其实,周玉坤很清楚,江寻这样的干爹,别人想认都没机会。

  “呃……”江寻愣了一下,看到周雨双用求饶似的眼神看着自己,江寻忽然想笑,在脑海中设想一下,这个从小玩枪长大,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不得已要叫自己干爹,似乎还……

  挺带感的。

  “你在想什么呢?”就在这时,鱼冰凌的精神传音在江寻耳边响起,江寻回头一看,正见鱼冰凌笑眯眯的看向自己,她仿佛看穿了江寻心中所想,“想玩角色play吗?二十岁就想当鬼父?”

  其实对别的妹子,比如江寻在指上人间连点六女,在影视城试衣间对宁采薇动手动脚的时候,鱼冰凌都没有什么表态。

  但对于周雨双,不知怎么的,鱼冰凌觉得江寻跟周雨双是真的很有问题。

  江寻干咳两声,传音道:“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玩鬼父play的话,我不是早就对晚晚下手了?”

  鱼冰凌:“……”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认干女儿就不必了,周兄弟放心,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我都会尽量照顾好雨双的,说起来,你们怎么也在这架飞机上,要去夏都吗?”

  因为鱼冰凌的威胁,江寻不想再纠缠这个话题了。

  既然江寻表态,周雨双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要是让她喊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稚嫩的年轻人是干爹,这简直要她的命。

  “嗯,是打算去夏都,当年老爷子去长和国的时候,也只是带走了一部分人,还有一些人留在了太夏。我这次回来,想先投靠他们一阵子,从长和到夏都太远了,我好不容易买到了高价火车票,倒了两次车才来到玉华城,再从玉华城转飞夏都。”

  玉华城虽然不大,但因为不良人分部在这里,这里的交通还是很便利的,尤其在末世的时候,许多地方的铁路飞机班次大大减少,但玉华城为了保证猎鬼人执行任务方便,交通工具的班次还很多。

  周玉坤来玉华城,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到了夏都如果有什么难处,可以跟我说。”

  “谢了江兄。”

  两人正说着,空姐这边提示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飞机要起飞了。

  飞机上空座位很多,周玉坤没有按照自己的座位号入座,干脆坐在了江寻附近,本来就人少,也不用太考虑飞机荷载平衡的问题。

  江寻打开舷窗,看了看窗外,这场旅途,终于要开始了。

  相比江寻这里谈笑风生,李师双师徒三人要严肃得多。

  每一次执行任务,都有生命危险,哪怕明知道飞行鬼出现的概率只有0.36%,然而一旦飞行鬼出现,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艰难而危险的战斗。

  一不小心,这场飞行就会成为他们生离死别。

  起飞、爬升、平飞。

  飞机来到平流层,高高飞在云层之上,下面的世界阴云滚滚,而飞机上面阳光却亮得刺眼。

  李师双频频看表,心中默默计算着剩余的飞行时间。

  这次执行飞行鬼任务,他们还带了几个降落伞包,不过这降落伞其实没什么意义,真的到了要跳伞得时候,伞包这种脆弱的东西根本不可能挡住飞行鬼的一次攻击。

  不知不觉,旅途进行了一大半了。

  空姐送了几次食物和水,但李师双师徒三人什么都不吃。

  他们只吃自己带来的东西,这些食物和水,他们怕有毒,谁知道这空姐会不会被怪物控制了,又或者怪物早已经潜入了机组成员中,提前下好了毒。

  可是反观江寻那边,他似乎一点警惕心都没有,他还在跟周玉坤一家人有说有笑。

  “这家伙,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安梦瑶压低声音说道,都已经分开行动了,她也没什么好指责江寻的。

  “别去管别人,把注意力集中在精神领域上面,如果怪物真的出来,我们一个疏忽就可能死。”

  “知道了师父。”

  安梦瑶正说着,就在这时,飞机广播发出提示音:“飞机还有半小时降落在夏都国际机场,请各位乘客回到座位上,系好安全带,并关闭随身电子设备……”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