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有的怪物很稀有

第一百八十四章 有的怪物很稀有

  这一大桌子菜,江寻只花了一千五百太夏币,就算自己买食材来做,都怕是要差不多的价格了。

  这不良人食堂,相当舒服。

  “我忽然想起来,颜月空一直跟着你呀,她都不用吃饭吗?”

  鱼冰凌突然想起这回事儿,这女孩有自闭症。

  颜月空不愿意说话,而江寻这个渣男,好像除了在指上人间使用空间之刃的时候叫过颜月空,后来就在也没想起她来,也没给人家送吃的。

  该不会……颜月空被江寻给饿死了吧。

  “她确实不用吃饭。”

  “不吃饭也能活?”鱼冰凌有些惊讶。

  江寻笑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就比如你自己,你以为你吃这点东西够你平时消耗的吗?”

  鱼冰凌平时战斗对能量的消耗非常大,激活鬼旋后需求的能量就更多了。

  仅凭平时吃的那几碗饭,根本不够。

  江寻道:“怪物都能或多或少的吸收天地元气,用来补充自身能量消耗,不过怪物吸收天地元气的能力各不相同,有的怪物吸收元气的能力很强,可以做到辟谷,就比如颜月空,但也有的怪物对天地元气的吸收能力比较差,主要要靠饮食补充消耗。”

  江寻说到这里,他和鱼冰凌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鱼归晚。

  鱼归晚一脸懵逼。

  “???”

  为什么我就是对天地元气吸收能力比较差的类型?

  全靠吃饭补充平时的消耗,听上去就很不聪明的样子。

  鱼归晚很不开心。

  江寻不禁摸了摸鱼归晚的小脑袋:“没关系,只是吸收能量的方式不同而已,你这种是比较稀有的,一千只怪物里面都未必有一只。”

  鱼归晚:“……”

  为什么听江寻哥哥的语气,这还成了值得骄傲的事情了。

  不过仔细想想……

  如果不是吸收天地元气来补充消耗的能力差一些,自己也不会有这么好的胃口,也就没办法吃这么多美食了。

  天地元气有什么好吃的,还是靠饮食补充比较香。

  鱼冰凌很快想开了,怎么吃都不胖!

  emmmm……至少没有变身前不胖。

  这种体质,怕是很多人都羡慕不来的。

  吃完饭,江寻拿出iPad,打开APP预约家政阿姨在九点钟来别墅收拾碗筷和做清洁。

  而后,江寻来到了别墅三楼,将自己锁在了主卧里。

  这独栋别墅的主卧有差不多一百平米,主卧连着洗手间、衣帽间、独立书房和一个小的健身房。

  江寻来到书房,拿出一只陶瓷杯,用小刀划破了自己的手腕,鲜血滴答滴答的往外流,很快就流了半杯鲜血。

  接着,江寻取出一枚鸽子蛋大小的红色晶体。

  这是在岷西城的时候,地狱鬼死后留下的血晶。

  当时江寻在岷西城得到了两枚血晶,一枚六道鬼的血晶,江寻已经将其吸收掉了,他借此开启了乾达印,并获得了第三个能力——驱物。

  而更珍贵的地狱鬼血晶,江寻一直收着没有使用。

  如今,江寻可以尝试用地狱鬼血晶开启第三个符印,但是他已经在很短的时间内连续开启迦楼印和乾达印两个符印了。在没有足够底蕴积累的情况下开启第三个符印非常冒险,搞不好留下什么精神创伤,就得不偿失了。

  血晶在手,如果不转化成自己的实力,就太浪费了。

  “我现在拥有了驱物能力,可以尝试锻造这柄剑了。”

  江寻取出了从周玉坤手中买到的剑胚。

  江寻穿越这九十九世,得到了很多典籍,也学习了许多技能。

  他曾经用数百年的时间研究锻造、炼器、制药。

  这些技能,都需要强大的精神力支持,江寻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江寻把血晶轻轻放在了陶瓷杯中。这枚血晶十分特殊,它的中心,有一团黑色的火焰在跳动着,如同一个被封印的灵魂。

  血晶进入盛满鲜血的陶瓷杯后,立刻如同烙铁落进了水之中,这半杯血都被烧得沸腾了。

  江寻这只陶瓷杯是特质的,铁水浇进去都不会坏。

  江寻看着血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溶解,但与此同时,血液也在被蒸干。

  血晶的特性就是溶于鲜血,之前江寻吸收血晶也是割破手掌用自己的血液将血晶包裹溶解。

  眼看杯子里的血都要被蒸干了,江寻又割破手掌,继续放血。

  如此重复了三次,直到血晶完全溶解为止。

  此时陶瓷杯里的血液已经红得发紫了,血晶中心那黑色的火焰被血浆包裹着,安静的燃烧。

  一眼看过去如同一盏杯蜡。

  江寻深呼吸了几次,手指轻轻一点,在他的精神力控制之下,一条细细的血线从杯子中升起,这条血线像是红色的小蛇,随着江寻的意念而动。

  血线在江寻的引导之下,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入了剑胚之上!

  在融合了血晶的浓稠血液接触剑胚的一瞬间,剑胚便发出了哧哧的响声,犹如金属被倒上酸液一般。这细细的血线,竟然慢慢的融入了剑胚之中。

  这种炼器手法名为蚀刻。

  江寻全神贯注,远远看去,剑胚悬浮于空中,它与陶瓷杯之间相连的血线,就如同一座虹桥一般。

  血线在不断的被引入剑胚,有些血线停留在剑胚表面,有些则深入其中,慢慢的,这些血线在剑胚上形成了红色的细腻花纹。

  花纹有深有浅,玄秘而复杂。

  所有的花纹,都是一整条血线留下的,中间没有间断。

  为了做到这一点,江寻必须精神力高度集中。

  这个时候,不能有任何打扰。

  他在锁门之前,就已经告诉鱼冰凌不要踏入三楼。

  血线持续的汇入,陶瓷杯中的血浆越来越少,而剑胚上蚀刻出来的红色花纹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

  这块剑胚是上古奇物,它是一个最好的载体,可以和许多珍贵的材料完美结合。

  江寻前世的时候找寻了许久,才确定将这柄剑胚作为自己打造武器的最初蓝本。

  时间静静流逝,江寻的眼中只有剑与血。直到陶瓷杯中的血液完全耗尽,江寻的精神力也坚持到了极限。

  终于,最后一笔落下。

  江寻长出一口气,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感觉已经虚脱了。

  他的头上全是汗,身上的T恤也被汗水沁透了。

  总算完成了,红线连为一体,完美无缺。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