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抢银行哪有那么快

第一百七十四章 抢银行哪有那么快

  周玉坤后悔问江寻年龄了,本想嘲讽几句,没想到这家伙装起逼来六亲不认。

  虚度一二百年?你怎么不上天呢。

  在周玉坤一旁,周雨双看到老爹差点摔个屁股墩的狼狈模样,她很想笑,又不敢笑,被周玉坤狠狠瞪了一眼才老实了。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吹牛呢?”

  鱼冰凌忍不住用精神传音在江寻耳边说道。

  “吹牛?不……我这是谦虚了。”

  江寻说的是实话,他穿越的这九十九世中,得到过延寿之法,他的青年状态本来就漫长,如果九十九世的寿命加起来,那一二百年不过是个零头罢了。

  然而对江寻的回答,鱼冰凌只是切了一声,根本不信。

  周玉坤刚从地上站起来,他强作镇定的整理了一下唐装上的褶子。

  低下头来,周玉坤看向身下已经散架了的椅子,这椅子是怎么回事?

  要说这椅子是自然散架,他觉得不太可能,他这是红木椅子,本来就做工精细,又结实,就算它要坏掉,也有个过程,突然散架太不合理了。

  周玉坤开始认真审视江寻,他不确定椅子出问题是不是江寻的手笔,如果是的话,他是怎么做到的?

  “朋友贵姓?”周玉坤再度开口的时候,语气已经郑重了许多。

  眼前这小子,就算是骗子,也似乎是个有能耐的骗子。

  对有能耐的人,周玉坤自然会敬重许多。

  “免贵姓江。”

  “江先生既然来找周某应该是有什么目的吧,不要再跟我说你是我父亲的兄弟了,我根本不认识你,也没听说过我父亲有你这样的兄弟。”

  江寻笑着反问:“你父亲的事情,你全知道吗?”

  周玉坤的父亲周喻仁,作为传统世家家主,难免有一些封建习俗,他娶了三房姨太太,而周玉坤是周喻仁最小的姨太太生的。

  生周玉坤的时候,周喻仁已经六十七岁。

  作为习武之人,周喻仁年近古稀时,依旧身体硬朗,六十七岁生子不算什么。

  所以,等到周玉坤懂事的时候,周喻仁的大半生戎马都过去了。

  且周玉坤小时候,见周喻仁的次数也不多,他对父亲并不怎么了解。

  如果周喻仁真的有一些结拜兄弟什么的,周玉坤不知道、不认识,也很正常!

  而等到周雨双出生时,周喻仁都快一百岁了,即便靠武道里的养生之法,那时候的周喻仁也已经是风烛残年,周喻仁晚年时候,很宠周雨双这个小孙女儿,他拜托当年的一个结拜兄弟照顾周雨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也是江寻敢说这话的原因。

  然而即便如此,江寻也唬不住周玉坤。

  周玉坤毕竟经历了幽蛇地区的流血杀伐和尔虞我诈,他凭直觉就笃定江寻此次前来别有用心,至于他是不是自己老爹的兄弟,那是只有天知道的事情。

  “江先生,我不想再跟你说些没用的话了,你今天来找周某,是有所图谋的吧,说出你的目的,我们爽快一些比较好。”

  周玉坤说这句话,显然已经有了防备之心,这个时候不管江寻说什么,他都不会信的。

  江寻并不在意,他开口道:“既然周先生开门见山了,那我就直说了,你们周家的先祖,留下过一柄剑胚……”

  江寻说到这里,周玉坤眼中精芒一闪!

  这小子,怎么知道周家的事情!?

  关于家族的古老传承,只有家族中上了年纪的核心成员知道,连周雨双都不是很清楚。

  难道说,这小子真的跟自己的父亲有些关系?

  周玉坤没有说话,他继续听着。

  这时候,周玉坤身边的道士微微起身:“周兄弟,我先出去走走,逛逛你的园子。”

  道士也是懂得察言观色之人,他意识到这些事情关乎周家隐秘,自己就算跟周玉坤关系再好,也毕竟是个外人,不太适合旁听。

  周玉坤犹豫了一下,还是摆手道:“宋兄不是外人,没关系。”

  这位宋道长,实力很强,乱世将至,周玉坤需要帮手。

  他现在拉拢人心都来不及,如果这个时候疏远宋道长,就意味着他不信任人家,那反倒不好了。

  “好吧。”道士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

  江寻道:“剑胚虽然是你们周家的传家之物,然而这柄剑胚并不锋锐,也不能拿来做武器,它只是你们周家家主的信物,时至今日,恕我直言,周家已经没落了,这家主信物的意义,也没那么大了,我这次,是为了这剑胚而来。”

  这剑胚,落在周玉坤手中,其实有些明珠蒙尘了,周玉坤根本发挥不出它的力量,只能当一个吉祥物。

  而如果江寻得到的话,在这末世中却是他的巨大助力。

  江寻可以用剑胚做很多事情,救下许多人的性命。

  此刻,江寻说周家没落,虽然是事实,但这话并不中听,周玉坤额头青筋微跳,他很想一枪崩了眼前这小子,图谋周家的传家宝竟然还数落周家。

  周玉坤的声音,已经蕴含了淡淡的杀机:“江先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周玉坤也算一个枭雄人物,这些年他混迹流蛇,直接或间接死在他手上的人,早都超过一千了。

  别看他穿唐装,喝清茶,但他绝不是心慈手软之辈。

  江寻伸出五根手指,开口道:“别误会,我并不是要抢你们周家的剑胚,而是与周先生做一笔交易,如果你将剑胚给我,我可以出到五十亿!五十亿现金,而且是太夏币!”

  “五十亿?你会有五十亿?”周玉坤冷笑一声,他根本不信,太夏币很坚挺,五十亿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一张口就是五十亿,还是现金,就算是一些大财团都无法保有这么高的现金流。

  而且周玉坤知道,如今太夏已经逐渐限制外币兑换成太夏币,只接受黄金或者实物交易。

  许多小国的货币已经开始贬值,太夏币可没那么好弄。

  周玉坤自己是因为在长和国做生意,长和国附近,太夏币被作为通用货币使用,所以周玉坤手上才存了不少。

  但这也不够,因为世界的局势越来越糟糕,他无论是储备物资,还是招揽人才,都需要钱。

  如果江寻能拿出五十亿的话,连周玉坤都会动心。

  “给我看一看,你能拿出五十亿的证据。”周玉坤故意戳破江寻的谎言。

  江寻不紧不慢的说道:“五十亿我暂时没有,不过……一天之后应该就有了。”

  “哈哈!”周玉坤被气笑了,这人已经不可理喻。

  一个骗子,被自己戳得脸皮都没了,却还在这里蛮不讲理的硬撑着。

  “所以这一天时间,你打算抢银行?”

  “抢银行怎么可能来钱那么有那么快,抢一次有个几千万不错了,离五十亿差得远。”

  周玉坤:“……”

  他已经失去耐性了。

  别说江寻根本没有钱,就算他有五十亿,周玉坤也不会卖那柄剑胚。

  心动归心动,但剑胚是祖上流传千年的东西,那是家族的气运象征,是镇族之物。

  未来这东西也要在他手上流传下去,怎么能随意售卖?

  “你可以回去了,今天我心情好,放你离开,我对你尴尬的谎言不感兴趣,如果你依旧图谋我周家的剑胚,我保证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周玉坤声音冷漠,没有人怀疑他是在开玩笑。

  然而,江寻并不理会,他的目光绕过周玉坤,看向了庄园角落的一栋别墅,他的目光,落在了别墅的地下一层。

  江寻幽幽的说道:“有些东西,哪怕藏得再好,也掩饰不了它的光华,在普通人看来平平无奇的剑胚,然而在我眼中看来,它就如同黑夜中的萤火虫,太醒目了。”

  “嗯!?”听到江寻的话,周玉坤心神一震!

  他说这话的意思……难道他已经知道了剑胚的位置?

  根据江寻目光的方向来看,他找的位置完全没有错!

  这剑胚,被周玉坤用保险箱锁住,放在了自己别墅的地下室里,而地下室的门也是特质的。

  这处地下室,是周玉坤建造基地时专门用两米后的高等级混凝土打造,用来存放各种珍贵物品的地方。

  毫不夸张的说,这地下室就是周玉坤的八成家底。

  如果地下室被人端了,周玉坤将损失惨重。

  “咔嚓!”

  一支银灰色的手枪凭空出现在周玉坤手中,枪口直指江寻的额头!

  在周玉坤举枪的一瞬间,鱼冰凌和鱼归晚,也来到了江寻左右两侧,鱼冰凌鞋跟微转,只要半个眨眼的时间,她就可以踢爆周玉坤的头颅。至于鱼归晚,她的小脸也是一脸认真警惕,小手还捏住了自己的尾巴,随时要变身。

  江寻这边的人动了,那名道士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他已经抽出了随身携带的浮尘。

  剑拔弩张!

  然而身处战局中心的江寻,此时却根本不为所动。

  在他的精神视野中,那柄蕴含着强大灵力的上古剑胚,实在是太醒目了,他通过展开精神领域,便能轻易将之找到。

  “啪!”

  江寻打了一个响指。

  “嗡——!!”

  在远方的别墅地下,仿佛响起了一声龙吟!!

  原本封存在保险柜里的剑胚,腾飞而起,它直接冲破了厚重的保险柜,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撞上了混凝土层!

  “轰隆!”

  厚重的混凝土墙猛然一震,剑胚如同高速穿甲弹一般,直接在混凝土墙上钻出了一个大洞!

  “咻——!!”

  剑胚从别墅地下土层中穿了出来,带起大量的泥土和混凝土碎屑!

  它如同流星一般,划过长空,瞬间出现在了江寻的身边。

  那尚未开刃的剑尖,直指周玉坤的眉心!!

  “老伙计,好久不见了。”

  江寻看着身边的剑胚,心中生出无限感慨,在他漫长的穿越生涯中,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得到这件武器了。

  虽然这各世界的剑胚还是新的,但江寻对它实在是太熟悉了。

  江寻想找到它,简直再容易不过。

  操纵它,也是如臂使指。

  而此时,周玉坤的银色死亡之鹰,还对着江寻的额头。

  一边是手枪,一边是上古剑胚。

  两件完全不一个层面上的武器对峙着!

  周玉坤的脸色彻底变了。

  宋道长更是瞪大眼睛,浮尘都差点掉在了地上。

  他嘴唇轻颤,用颤抖的声音喃喃的说道:“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御剑术!?”

  御剑术,是修真之法。

  武道虽然能释放剑气,但距离御剑术还相差太远。

  之前江寻说他虚度一两百年,宋道长就当他是在说胡话,可是加上眼前的御剑术,那却完全不一样了!

  也许……也许他真的是得到了上古传承的隐士高人?

  果真如此的话,他说的年龄可能是真的。

  而活了这么久的话,他就算认识周喻仁,甚至收周喻仁当小弟,也不奇怪了。

  周喻仁说到底也就是当年的一个兵团长,真的比起那些超凡势力的人,他的地位也不算尊崇。

  周玉坤也完全愣住了,宋道长想到的事情,他自然也想到了。

  而且……他一直是这剑胚的主人,可是现在,这剑胚却指着自己的眉心,这种陌生感,让周玉坤心凉。

  且周玉坤明白,如果江寻是得了上古传承的隐士高人,那无论他是否认识自己的父亲,那都不重要了,因为,他完全有能力带走剑胚。

  “啪!”

  就在这时,周玉坤眼前突然残影一闪,周玉坤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他手腕差点被震脱臼!

  鱼冰凌一脚踢中了周玉坤握着的手枪,这把钢质手枪受到巨力冲击,直接崩碎,化成碎裂的零件飞出!

  鱼冰凌知道周玉坤的枪根本伤不了江寻,她只是单纯不喜欢江寻被人用枪指着。

  周玉坤像是触电一般的缩回手,他心惊的看着鱼冰凌。

  这个女人……好强!!

  他依旧能感觉到手腕上火辣辣的疼痛,如果不是自己武道境界不错的话,普通人的手怕是直接被鱼冰凌踢断了。

  而这还只是波及而已,鱼冰凌踢的是手枪。

  钢质手枪,在不着力的情况下,居然能被踢得崩碎,这是何等恐怖的攻击力?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