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能不能给我点面子

第一百七十三章 能不能给我点面子

  “所以……你想我怎么证明?”

  证明?

  听到江寻的话,周雨双开始动起心思来,反正现在江寻还没证明自己的身份,就算对他不尊重也情有可原。

  可如果江寻真的是爷爷的兄弟的话,那她可就惨了,她怀疑江寻会一见到她就让她开口叫爷爷。

  趁现在,先刁难他一下。

  “你知道我爷爷的字吗?”周雨双问道,作为苏家人,一直到她爷爷那一辈,都会既取名,又取字。

  “你爷爷字余之。”

  “这个太简单了,你还知道我爷爷的什么事?比如他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尽人皆知的就没价值了。”

  周雨双想要从江寻的话里挑毛病。

  江寻对周雨双爷爷的了解,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主要都来自于周雨双自己的叙述。

  一直问下去,江寻多半会碰上答不上来的时候。

  于是,江寻思索了一下,开口说道:“你爷爷跟我说过,你三岁半的时候还在尿床。”

  周雨双:“???”

  你特么的,给老子住口!!

  周雨双的俏脸已经红的跟熟透了的番茄一样。

  在周雨双旁边,她的两个手下都眼观鼻,鼻观心,强装镇定。

  他们此时恨不得原地蒸发,完了完了,知道了大小姐这么多不该知道的事情,日后不会被大小姐送去菲洲种土豆吧?

  “你纯心找茬是不是,我问你我爷爷的事情!你说我的事儿干嘛……呸!这根本不是我的事儿,我没尿过床!!”

  周雨双恨不得一口咬死江寻。

  江寻老神在在的说道:“你刚才问你爷爷说过的话,这就是你爷爷说过话啊,毕竟你爷爷走的时候,你还不太记事,我说他说了什么,你也未必知道,只能挑一些你可以确认的来说了。”

  周雨双:“……”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一时间,周雨双不敢再问江寻关于她爷爷的事情了,她就怕江寻嘴里再蹦出一些更可怕的东西。

  周雨双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平复下心情。

  “既然你跟我爷爷是兄弟,那你总该认识我爹吧?”

  江寻道:“你爹应该不记得我了,你爹小的时候我也抱过,不过后来我闭关修炼了三十多年,出关的时候,他已经忙着跟各路人马火拼。那时候你爷爷寿元不多了,他便希望我能关照一下你,所以……我倒是认识你娘。那时候,你跟你娘住在枫叶市,我去过很多次。”

  周雨双:“……”

  这一听就像胡编乱造啊。

  闭关三十多年,你怎么不上天呢?

  而且,她娘在她年幼的时候就逝世了,光认识她娘,却不认识周玉坤,这怎么证明?

  周雨双现在拿江寻没办法。

  问也不敢问了,查也不知道怎么查。

  于是,她打电话给周玉坤。

  “喂,爹,我这里遇到一个人,他看起来才二十岁左右,说是我爷爷的兄弟,我怀疑他是骗子,但我找不到证据。”

  “这不肯定是骗子吗?这种破事儿你也打电话跟我说?”周玉坤气笑了,这不是个神经病吗,二十多岁想沾老子便宜,活腻味了。

  “他……嗯,知道一些事情,所以我不能肯定……”周雨双吞吞吐吐的说道。

  “他知道啥?”

  周雨双:“……”

  我该怎么形容。

  不论胎记的事情,还是她三岁半尿床的事情,都是绝对说不出口的。

  其实这些事,周玉坤也未必知道,因为她印象里,自己小时候父母见面次数少得可怜,甚至都有些生分了。

  她母亲未必会跟父亲分享自己成长时的事。

  父亲都不知道的事情,江寻却知道。

  我娘怎么会跟他说这些啊。

  周雨双心里很烦,难道他跟自己母亲的关系很好?

  “反正他就是知道,我把他带到你那里,你自己问吧。”

  周玉坤愣了一下,女儿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好吧,你把人带过来吧。”

  ……

  江寻前世虽然与周雨双很熟悉,但他遇到周雨双是在太夏国,他这还是第一次来到周雨双居住的幽蛇基地。

  周玉坤虽然一生戎马,但他却是一个文化人,他在基地环境的布置上,非常讲究。

  基地外围是必要的岗哨,碉堡,而到了基地内部住宅区,江寻居然看到了一小处园林,园林中种植了花草,堆了假山,开辟了一方小池塘,还养了锦鲤。

  开吉普车的十几个匪徒,都已经被周雨双扣起来了,只留下江寻、鱼归晚和鱼冰凌三人来到园林之中。

  江寻远远的看到在一处凉亭里,一个身穿唐装的男子和一个道士模样打扮的人正坐在一起,一边聊天一边喝茶。

  江寻知道,那个唐装男子,正是周玉坤。

  周雨双本来准备过去,忽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警告江寻道:“一会儿你要敢乱说话,你死定了。”

  “乱说话?”江寻不解,“你的意思是……说事实就是乱说话?”

  “你……”周雨双脸一红,她知道跟江寻争起来只会吃亏,保不准他再说出什么来。

  而且,那道士模样的男子是周玉坤的结拜兄弟,她要叫一声大伯,有其他长辈在,她就更丢不起这人了。

  周雨双咬了咬牙,好女不吃眼前亏,她走近江寻耳边,压低声音道:“给我点面子可以吧?”

  “嗯,可以。”江寻立刻点头。

  这小子!

  周雨双在心里咒骂江寻,这小子吃软不吃硬,揣着明白装糊涂,太可恶了。

  “爹,宋伯伯。”周雨双上去打招呼,然后指了指江寻,“就是他。”

  周玉坤看了江寻一眼,虽然听女儿刚刚描述过这骗子很年轻,可是这也太年轻了,看起来比女儿都小。

  要是放在平时,这种毛都没长齐的骗子他早就让人给轰出去了,可是刚才女儿打电话的态度却值得玩味,这意味着,这个年轻人还是能拿出点东西的。

  不过,就算骗得了女儿,也不可能骗得了他。

  周玉坤并没有理会江寻,而是对着周雨双说道:“这次你宋伯伯来,专门带了上好的三息雪茶,这是长在三千米高山上的茶树,一株茶树就摘那么一点新芽,有钱都买不到。”

  周玉坤让周雨双坐下,这凉亭总共就三个座位,三人一坐就坐满了,于是江寻三人就晾在了一旁。

  周雨双其实根本不爱喝茶,再好的茶让她喝都喝不出什么来,算是糟蹋了。

  不过这一次,周雨双却喝得很开心。

  她喝茶,江寻在一旁傻乎乎的站着看,就跟家丁似的,很舒服!

  周玉坤不紧不慢的在水壶里注入清水,他知道江寻作为骗子,总要沉不住气先开口,可如果他主动去跟一个骗子说话,那却落了下乘,失了身份了。

  不过周玉坤没想到,江寻似乎耐性很好,就算被晾在一旁也不在意。

  有趣了,那你就晾着吧,这么好的茶,喝一下午都是一种享受,你就站一下午吧。

  “这三息雪茶,必须要山泉水泡,才能泡出味道来,而且一壶茶冲入开水之后,只能泡三息,短一息则太淡,过一息则太浓,三息正好,所以才叫三息雪茶。”

  周玉坤提起水壶,不紧不慢的介绍起三息雪茶的名字来历了。

  “爹,我帮你冲茶。”周雨双赶紧去接茶壶,在周家,都是小辈倒茶。

  “你哪里会冲?毛手毛脚的,别糟蹋了我这壶茶。”

  “切,不就是数三个数吗,这谁不会?”周雨双不服气。

  周玉坤笑道:“倒茶也是有讲究的,而且我这套茶具可是大顺时代留下来的,你别碰坏了。”

  周玉坤一边说着,一边慢悠悠的倒茶。

  然而……

  嗯?

  周玉坤微微一怔,明明是满满的茶壶,拎在手里也挺沉,怎么这茶水倒不出来?

  周玉坤加大茶壶的倾斜角度,可是水就是一滴也不出来。

  怎么搞的?

  周玉坤把茶壶放下,打开茶壶盖,里面的茶满满的。

  “可能堵了?”就在这时,江寻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话。

  茶壶怎么可能堵。

  周玉坤懒得搭理江寻,他又一次倒茶,而这一次,茶壶嘴不但没有出茶,反而是茶壶盖突然翻开了,里面的热茶全部都倾出来了,洒了一桌。

  周玉坤愣住了,这是怎么搞的?

  “哈哈。”周雨双忍不住笑了,“爹,你倒茶还真是挺讲究的。”

  “嗯!?”周玉坤瞪了周雨双一眼,周雨双吐了吐舌头,赶紧不说话了。

  一旁的道士模样男子笑着开口道:“都是小事儿,再沏一壶就是。”

  然而周玉坤却没动,刚刚的茶是他倒的,他感受也最清楚,这里面,有点不对劲儿。

  他若有所思的看向江寻。

  刚刚江寻的一句话,让他有些在意。

  然而他也不相信江寻有能耐在他的茶壶里做手脚。

  魔术吗?

  周玉坤放下茶壶,依旧坐在椅子上,看着不远处的江寻:“小兄弟今年贵庚?”

  周玉坤咬重了贵庚两个字,这原本是问老人年龄的敬语,但放在现在的环境下,显然是带着几分嘲讽的意思。

  然而周玉坤话音刚落……

  “呯!”

  周玉坤座下的椅子直接断了腿,周玉坤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在他反应极快,这才稳住了身体,但饶是如此,他也狼狈不堪。

  这时,江寻慢吞吞的说道:“修道之人不在意皮囊的年龄,这身皮囊,不过是用来兵解飞升的而已,如果真要衡量,大概也就是虚度了一二百年吧。”

  周玉坤:“……”

  ……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