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将军!

第一百七十二章 将军!

  车子穿行在盘山路上,相比之前,这里的路况就更差了,许多路面还是泥土,因为过往车辆被压实了而已。

  至于道路两旁,有大片的原始森林,草木繁茂。

  森林本来没什么稀奇的,但鱼归晚从小就在城市中长大,连乡村都没怎么去过,看到这样未经人工修饰,自然生长了数百年的森林,她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一样,伸出小脑袋一直往外看。

  “这森林里会不会有鹿?”

  鱼归晚忽然想起这一茬,以前她也就是在动物园才见过这些野生动物,现实生活中还从没见过。

  开车的匪徒见到鱼归晚什么都好奇的样子,心中油然而生了一股优越感,虽然命被人捏在手上,他还是忍不住说道:“鹿算什么,这森林里连老虎、豹子都有,我就见过三米多长,快六百多斤重的老虎。”

  “真的?”

  “当然。”

  “那一定很好吃吧?”

  “”

  匪徒不知道该说啥了,我说的是老虎啊,不是兔子。

  然而他却不想,江寻非常认真的回答道:“野生动物的肉都很柴,虎肉柴得跟牛肉干一样,一点油水没有,而且还有一股腥臭味儿,不好吃。”

  匪徒:“”

  你不会真吃过吧?

  “哦那没意思。”鱼归晚顿时失去了兴趣。

  “大哥,再往前面两公里,就是周玉坤的地盘了。”

  “嗯,我已经知道了。”江寻指了指窗外,“外面有周玉坤的哨卡,我们一分钟前就被盯上了。”

  如周玉坤这种每天刀口舔血的人,如果不设置岗哨的话,怕是早就被杀死无数回了。

  匪徒愣了一下,他朝着江寻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然而他什么都没看到。

  这么远,大概是用望远镜观察的吧,这也能感觉到?

  此时,一公里之外的哨卡

  这处哨卡隐蔽在丛林中,本身又做好了伪装,距离远了看过来,哨卡完全和周围丛林融为一体。

  一个身高一米七,穿着迷彩超短裤,露出两条笔直大长腿的女人,走进了哨卡之中。

  她手里提着一个火箭筒,大腿两侧都有绑了腿带,腿带上面插着两把死亡之鹰手枪。

  刚刚,她得到哨卡的汇报,说是发现了入侵者。

  “大小姐!”哨卡里的两个男人赶紧站了起来。

  “什么情况?”

  这个女人叫周雨双,是周玉坤的女儿,她一脚踏在观察窗上,接过旁边哨兵递来的望远镜,按照另一名哨兵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在望远镜里,周雨双看到了三辆军用吉普车,随便看一眼车辆和人员配置,就知道是巴腾的人。

  号称长和国地下世界第一人的巴腾,坐拥幽蛇地区七成以上的人口和土地,幽蛇地区的yg粟种植园也大半被他垄断。

  这样一个人物,本身是超级高手不说,而且他麾下还收拢了不少赫赫有名的强者。

  如今怪物四处爆发,据说巴腾还新招揽了不少鬼人。

  无论从火力配置,还是从高手方面而言,周玉坤都不是巴腾的对手。

  不过周玉坤也不好惹,他联合了一些小势力结成联盟,巴腾要打就要跟所有势力敌对,他想要独占幽蛇地区,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大小姐,巴腾这些年都很安分,但我听说他最近麾下新添了一个叫叶剑的高手,这个叶剑武道造诣很高,而且还有异能,用游戏里的话说,这就叫魔武双修,巴腾不会是想凭叶剑,称霸幽蛇地区吧?”

  一个哨兵担忧的说道,要是真打起来,他们可没好果子吃。

  “慌什么,一共才来了三辆吉普车,架了三挺机枪而已,巴腾要是派这点先遣部队来跟我们打,那不是送点心吗?”

  周雨双扔掉了望远镜,扛起了肩上的火箭筒,遥遥对着三辆吉普车中打头的那一辆,瞄了一下。

  “大小姐,你千万别”刚刚说话的男人一下子慌了,这要是一火箭射出去,死了人,那可就等于开战了,巴腾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我就比划一下,紧张什么,一会儿把这三辆车连人带车都扣下来,找巴腾来拿钱赎人,真当我们是好欺负的。”

  周雨双认定这是巴腾的挑衅,否则按照之前的约定,他们的人不可以随便越界,尤其还带着武器来。

  “大小姐,别看他们人少,说不定里面有高手”

  “你以为高手是大白菜,哪来那么多高手,这几个就是被送来当炮灰的小喽啰,差不多了,该让他们滚下车了。”

  周雨双放下火箭筒,拿起了桌子上的半自动狙击枪。

  此时三四百米距离,周雨双也没用瞄准镜,就凭感觉瞄准。

  “呯!呯!呯!”

  周雨双连开三枪,瞄准的是吉普车的轮胎。

  说是军用吉普车,但也没有装防爆轮胎,子弹打上来,只听“嘭!嘭!”的爆响,跟在江寻身后的两辆吉普车先后爆胎了!

  “吱”

  刹车声响起,然而爆胎之下,车辆完全失控,两辆车子中的一辆一头撞在了大树上,另一辆直接侧翻。

  所幸车速还不算太快,否则就车毁人亡了。

  而江寻所在的车辆稳稳当当,并没有受影响。

  “有一辆打偏了?”周雨双愣住,不可能吧,自己开枪射击居然会失手?

  周雨双想提枪再射,却也又感觉这么做很没面子,她索性扔掉枪,抓起火箭筒,直接从哨卡中走了出来。

  “都给我站住!”

  周雨双声音极为清脆响亮,即便是在空旷的山野中,也能轻松传出上千米远。

  显然,周雨双练过功夫,而是实力不差。

  “停车,立刻给本小姐下车!”周雨双提着火箭筒,一只脚踏在一块岩石上,玩味的看着江寻等人。

  负责给江寻开车的匪徒立刻乖乖的把车停下来,他双手举过头顶,对江寻说道:“这个女的是周玉坤的女儿,她是个母夜叉,之前我们有兄弟落在她手上,死得很惨。”

  匪徒刚说到这里,忽然闭嘴了,好像江寻身边的那个女人更狠。

  江寻看着周雨双,他十分了解这个女孩。

  周雨双跟鱼冰凌有些相似,都是身高腿长,身材火辣,甚至气质、性格也有些接近,都是雷厉风行,出手果决。

  只不过,她跟鱼冰凌有一点明显的区别,那就是鱼冰凌皮肤白如凝脂,而周雨双的皮肤却是小麦色的,在阳光之下都在闪闪发光的那种。

  这种女孩,跑起来是充满野性的豹女,走起来是一蹦一跳的灵鹿,躺下去则是无法被驯服的野马。

  前世的时候,江寻跟这个女孩有过数次接触,不过,那都是在周雨双去太夏之后的事情了,那时的她,已经是一个优秀的鬼人。

  他们曾经做过搭档,可现在,周雨双正拿着火箭筒指着他呢。

  “就这么点人,巴腾派你们来送死?你们不会是碰瓷的吧?巴腾让你们折在这里,好找借口开战?”

  周雨双语速很快,他说的是一口地道的太夏上京话。

  江寻走下车子,他看了一眼周雨双,一时间心中生出许多感慨,如今的周雨双刚二十岁,正是活力四射的年龄。

  他笑着说道。“周姑娘误会了,我不是巴腾的人,我想来找你爹谈点事儿。”

  “不是巴腾的人你坐巴腾的车子,还跟巴腾的人混在一起?”周雨双笑了,“而且就凭你,想见我爹?还谈点事儿?你毛长齐了吗?”

  因为是土匪窝里出身,周雨双说话从来都是这样的市井之气,甚至一些问候全家女性的话,她也时不时挂在嘴边上。

  周雨双说出这句话之后,他身边的两个男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毫不留情的嘲讽江寻,周玉坤和巴腾两边的人马本来就是死对头,平时见面不开枪就算不错了,嘲讽几句是客气了。

  “把家伙都交出来,乖乖跟姐姐走,不管你是什么人,先绑了再说。”

  周雨双当然不会因为江寻说几句话,就把非常可能是奸细的这群人带回基地。

  万一他们搞什么破坏,或者有所图谋呢?

  就算江寻真不是巴腾的人,也得押进牢房,交给专门的人审问过了再说。

  江寻知道正常对话很难取信于周雨双,这姑娘作为女土匪,对敌对势力从不手软,江寻显然已经被周雨双认定为敌对势力的人了。

  她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

  而且,江寻去到基地之后,还要跟周玉坤谈剑胚的事儿。

  这可是周家的传家之物,就以自己这疑似巴腾组织间谍的身份,想要买周玉坤的传家之物,那不是说笑话吗?

  恐怕被周玉坤知道自己的目的,直接就掏枪要崩了自己吧?

  不过对这一切,江寻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

  他干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可不是二十岁,我看起来年轻,是因为我修炼的功法特殊,且已经臻至化境,所以才青春常驻,我跟你爷爷是旧相识,论辈分,你还得叫我一声大爷爷。”

  江寻这话说出来后,鱼冰凌和鱼归晚都惊愕的看着江寻,这家伙,怎么突然开始信口胡诌?

  而且这说得也太离谱了,因为太假,反而让人觉得有点像真的一样。

  鱼冰凌等了江寻一眼,这家伙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般sp见了美女最多沾点嘴上便宜让对方叫爸爸,江寻可倒好,直接让女孩开口叫爷爷。

  本来就无法取信于人家,现在还说这种话,这不找打吗?

  鱼冰凌自问,要是换了自己被这样调戏,怕是直接鬼旋怼脸了。

  周雨双听后发出一连串清脆的笑声,在周雨双身边的两个男人听到这笑声都缩了缩脖子,他们熟悉周雨双,上次周雨双发出这样的笑声,直接下令把抓到的几个巴腾俘虏给阉了。

  周雨双慢悠悠的拔出手枪,打开保险:“来,继续说,跟我爷爷怎么认识的啊。”

  “以前在太夏打仗的时候认识的,后来我也来过幽蛇几次,你爸爸是我看着长大的,而且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你还尿了我一身。”

  江寻说话越来越不知死活了。

  “呵呵呵呵!”周雨双笑得花枝乱颤,她已经把子弹推上枪膛了,在她眼里,江寻已经是个死人,不过她不会轻易弄死江寻,这种满嘴跑火车的登徒子,得先把他上面的舌头和下面的作案工具一起割了才行。

  这样才干净。

  “你看来是不相信我的话啊。”江寻摇头。

  周雨双用手枪瞄了瞄江寻的作案工具,笑嘻嘻的说道:“本来在家呆着无聊,来着听你说话解闷挺好的,继续说啊,别停。”

  江寻叹了一声:“你也太不尊敬长辈了,我说抱过你你也不信,唉!本来不想提的,既然你不信,我只好提一嘴了,你右边屁股后面有一个粉色的胎记,黄豆大小,有点像心形”

  周雨双本来都要扣扳机了,听到江寻这句话,她手枪都差点掉了!

  什什么!?

  周雨双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江寻。

  你你

  这一瞬间,她的脸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在周雨双身边,她两个手下本来根本不信江寻的鬼话,他们还以为江寻马上要完“蛋”了,但看到周雨双的反应,他们都懵了。

  不不会吧!?

  他们对视一眼,心中震惊无比,这是真的!?

  旋即他们立刻意识到什么,赶紧转过头去,就当什么都没听见。

  开玩笑,周雨双那是什么女人,在基地里说一不二的大小姐,杀人阉人都毫不手软,用铿锵玫瑰根本不足以形容,可是这种事情被那个男人说出来,大小姐以后还怎么混?

  人设崩塌了啊!

  话说我们两个不会被杀人灭口吧?

  两个手下都感觉害怕极了。

  周雨双这时候整个人在原地像是掉线了,她真想一枪崩了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然而对方能准确说出她的。

  关于胎记这事儿,可是连她爸爸周玉坤都不知道。

  因为她出生那会儿,周玉坤经常在外面火拼,哪有心思给女儿换尿布,都是她妈妈带她,而一岁之后,她就被转移到城里了。

  周雨双可不认为自己存在洗澡被偷窥的可能,而且她也没交过男朋友,更不可能是被男朋友看到说出去的。

  如果这样的话,难道说这小子,他真的在我小时候抱过我!?

  这

  老天爷,我特么到底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你居然这么消遣我。

  江寻这一招将军,可谓干净利落,不过就是江寻感觉背后似乎出现了一道有点发冷的目光。

  “咳咳”

  江寻回过头来,正看到一脸微笑的鱼冰凌。至于鱼归晚,小萝莉的神经非常大条,她完全没在意江寻刚才说的话,反而被不远一条小臂长的四脚蛇吸引了目光。她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把那条四脚蛇给抓过来。

  “所以,你是怎么知道她屁股后面有胎记的?”鱼冰凌精神传音的语调有些玩味。

  e

  说来话长。

  江寻很难解释。

  “你不会告诉我,你真的是她爷爷的兄弟吧?又或者你确实抱过她,不过不是在她小时候?”

  “咳咳咳”江寻脑门上冒出三条黑线,他含糊的说道:“这些事儿以后再说,我想要周家的传家剑胚呢,不拉近点关系,人家根本不会考虑跟我交易。”

  “好,那回去慢慢细说,放心,这事儿我不会忘。”

  江寻:“”

  周雨双此时真的很想死,如果这样的话,她就不能叫这人是小子了,说不定他真是自己爷爷的兄弟,甚至大哥什么的。

  周家传承悠久,传闻周家的那个剑胚,打造它的匠神可不是一般的武者,而是一个修仙者!

  如果有修仙秘法之类流传下来,那么活了七八十岁的人看上去像二十几岁也不稀奇。

  那样的话,他就真的是自己长辈了。

  我擦擦擦擦!!!

  周雨双心里在骂娘,这种长辈,有一个算一个,她想全部打死。

  可是周家家教非常严厉,别看周雨双平时口无遮拦,动不动问候别人全家女性,但是在敬老尊长方面,周雨双可不敢含糊。

  她小时候跟着爸爸去给长辈拜年,可都是要磕头的。

  于是,周雨双一万个不情愿的收起了枪,她咬牙道:“你真是我我爷爷的兄弟?”

  “是啊,不过什么叫你爷爷的兄弟?周家的家教素来很严,周玉坤没好好教你吗?见了长辈得先叫人,这可是基本的礼貌,你也不用叫我大爷爷,直接叫爷爷就行了,你小时候就这么叫的。”

  “我”看着江寻那张似乎比自己还稚嫩的脸,联想到他刚刚那些欠扁的话,周雨双只感觉自己像是吃了一盘苍蝇一样。

  我叫你大爷啊!

  周雨双此时很崩溃,然而江寻说得不错,周家家教确实严,要是被老爹知道自己对爷爷的兄弟不敬,怕不要打死自己。

  江寻既然说出周家家教严的话,怕是真的跟周家关系密切。

  周雨双一副便秘的表情,这爷爷她是绝对叫不出口的,她咬牙道:“就算你知道我的一点事情,也不能证明你就是我爷爷的兄弟,我不信。”

  江寻摊了摊手:“好吧,所以你想我怎么证明?”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