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指上人间

第一百五十三章 指上人间

  岷西城其实并不能完全算作太夏的领土,因为一些藩属国的历史问题,这是一座由太夏和邻国长和国共同管辖的城市,算是两个国家之间的缓冲地带。

  共同管辖的模式,很容易导致一些混乱,不说军队了,就连这里的警察系统都是独立的,不归属太夏管辖。

  这种没有明确上级的警察系统,本就容易滋生腐败。

  偏偏岷西城虽然地处偏远,但这里的有钱人却非常多,因为岷西盛产翡翠。

  每年都有许多人聚集在岷西赌玉。

  因为治安不好,这些富商经常会雇佣私人保镖。

  当富商贵人聚集得多了,也催生出了岷西形形色色的娱乐业。

  指上人间就是岷西娱乐业中的翘楚。

  “前面就是指上人间了。”

  在一辆加长SUV上,酒馆老头指了指前面的一栋闪烁着霓虹灯的大楼,这时候才下午四点,这霓虹灯就亮起来了。

  在路上的闲聊中,老头也说了自己姓氏,他姓孔。

  这一行人,除了孔老头,还有孔老头的女儿青花瓷妹子,以及一个光头壮汉。

  这光头壮汉有一米八五的身高,一脸的横肉,跟他凶恶长相不同的是,他见人就笑,只是在江寻看来,这家伙的笑容相当猥琐。

  光头哥也来自于不良人,跟孔老头合作解决这次指上人间的事件。

  SUV很快就停在了指上人间停车场,早有人在这里等候了,为首的是一个穿西装的胖子,他眼睛小小的,带着一副茶色小眼镜,脸却很大,而且皮肤又白又润,长得像白面馒头一样,这家伙是指上人间的总经理。

  馒头经理一脸职业化的笑容,又是寒暄,又是递烟,毕恭毕敬的把孔老头等人给迎上电梯。

  很快,孔老头就到了指上人间的会客室。

  而在这里,还坐着一些个人。

  一个梳着妹妹头的女孩子,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出头。

  在女孩身边,坐着一个跟她年龄相仿,还有些学生气的运动服青年,大概刚刚大学毕业的那种感觉。

  而带这两人来的,则是一个带着眼睛,文质彬彬的中年人。

  江寻清楚,他们是属于太夏特调局的人。

  而这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是隶属于太夏特调局的戴队长。

  特调局是真正的官方组织,太夏许多事情,都是由国家和超凡势力两方合作解决。

  至于最后几个,他们穿着一身警官制服,这警官制服是长和国的款式,他们都是长和国派来的人。

  毕竟是联合管辖的城市出了问题,长和国于情于理都要插手一下,哪怕他们起不了主要作用,面子上也过得去。

  江寻看了这屋子里的一圈儿人,现在这个时候,有怪物出现,还能三方势力联合剿灭,但到了后来,灾难遍地,这些超凡势力忙不过来,许多地区都不得已被放弃了。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特调局的戴队长……”馒头经理开始一一介绍,当然,他只是介绍三方势力的重要人物,像江寻这样的类似跟班人员,也就略过了,一来馒头经理也不认识,二来别人也不会有兴趣认识的。

  把重要人物介绍完了,馒头经理开始说明指上人间最近遭遇的事情。

  事情很简单,就是洗浴中心的很多客人,在他们洗浴中心正享受呢,就凭空消失了。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仿佛人间蒸发一样。

  事情听起来很简单,但是江寻却知道,这件事解决起来却没那么顺利,首先这个馒头经理就已经在帮怪物做事了。

  倒不是说他被怪物控制了,而是他为了保护指上人间,有意掩盖了一些事情。

  恰恰这些被馒头经理掩盖的事情,正是找到怪物的关键所在。

  不能开诚布公的话,再多的人凑在这里也是做无用功。

  “要不各位去洗浴中心看看?查一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馒头经理两手交握在一起,一副谦卑恭敬的样子。

  然而,孔老头、戴队长都还没开口,江寻却笑眯眯的站起来:“我有件事想问一下孙经理……”

  “呃……您请问……”馒头经理怔了一下,他虽然看江寻年纪很小,多半只是个跟班的,但他也没有丝毫怠慢江寻的意思,反而表现得十分恭敬和热情。

  “我想问……你们这个洗浴中心,它正经吗?”

  馒头经理万万没想到江寻来了这么一句,他那职业化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

  他摸不清江寻的意思,只好干巴巴的问道:“这位小兄弟,何出此言啊?”

  “哦,没事,我就是来会客室的时候,看到你们的价目表,服务不多,比如88两小时,138三小时啥的,有点好奇,按照88两小时的话,三小时不是该132吗?怎么反而贵了6块钱?”

  馒头经理一下子江寻这句话给整卡壳了。

  我特么的……

  你不是来灭杀鬼怪的吗?你关注我们的价目表干什么?

  同时他心里也在暗骂那个昨天更换价目表的文员,你是个智障吗?体育老师教的数学也不至于这么差吧?

  面对这样关注重点清奇的猎鬼人,馒头经理也无计可施,他只能赔笑道:“价目表是最近印刷的新版本,应该是印错了,本来是128三小时的。这是按摩推拿的价格,我们就是做一做普通洗浴、按摩什么的,都是正儿八经的服务,而且我们洗浴中心在太夏和长和国同时完成的商业注册,手续也没有问题……”

  “哦……”江寻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

  “既然是正经洗浴中心……”江寻说到这里一顿,“那还有什么好看的,不看了,我觉得可以换一家了。”

  馒头经理:“???”

  这什么情况,我没听错吧。

  你们现在不是要解决怪物危机吗?

  馒头经理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孔老头,这家伙真的是你们不良人组织里的人?他确定不是来大宝剑的?

  孔老头也是直皱眉,这小子搞毛呢?

  “这位小兄弟,我们今天洗浴中心已经停业修整了,还是先解决怪物的事情吧,如果你真想洗浴的话,以后解决怪物之后可以再来,我免费送你一张VIP卡……”馒头经理耐着性子说道。

  江寻笑了笑,他当然知道指上人间的业务。

  这种警察系统已经被渗透,各种富豪聚集的三不管城市,那能有正经洗浴中心吗?

  这么乱的地儿,自然是怎么赚钱怎么来。

  然而潜规则是潜规则,可是明面上,染指人间也得安分一点,今天请了特调局,请了不良人,还请了长和的警司署。

  这么多官家老爷看着,怎么可能还让那些技师小姐姐留在洗浴中心上班?

  那不是茅房里打灯笼,没事找死吗?

  所以馒头经理不但打发走了技师,把一些能玩出花来的情趣“刑房”都给封了,原本动辄几千甚至上万的价格表也都给撤了,换上的新价格表就寥寥几个单薄的价格,按照那个价格,再刨去人工场地成本的话,大概要下个世纪才换赚回这间豪华会所的装修费。

  江寻身子微微后仰,用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上说道:“解决怪物以后再来你们这里洗澡?你以为解决怪物是我们过来走一趟过场,吃吃喝喝就能搞定的?

  指上人间出事的关键,极有可能是某个或者某一群在指上人间工作的人,至于你们的浴室和房间,有什么好看的?

  你莫不是以为,是浴缸把人给吞了,你现在把人都遣散了,让我们去房间里侦查什么?难道在浴缸底下给你找个能掉人的洞出来吗?”

  馒头经理被江寻说得一愣一愣的,孔老头微微思索了一下,他觉得江寻说得很有道理。

  实际上,孔老头虽然活了一大把年纪,但是对付怪物方面,还是个新嫩。

  在场其他人也差不多,对付怪物的经验都少之又少。

  戴队长这才是第二次执行灭杀怪物的任务,而且他的第一次任务还失败了。

  孔老头用手指点了点桌子,对馒头经理说道:“把那些技师、领班什么的,都叫过来吧,你们就当我们没来,正常营业就行了,这样才有东西查。”

  “这……”馒头经理一张脸都皱成了苦瓜。

  正常营业……

  但凡正常营业了,那还能正常吗?

  以前光是长和国的警务署,都够他喝上一壶的了,那个用钱还能搞定,然而现在来的可是太夏特调局!

  在特调局眼皮子底下开张营业?这不等于风尘女在警务署门前跳tuo衣舞吗?

  等怪物解决了,说不定指上人间都要关门大吉。

  “那个……孔老,今天已经很晚了,要不明天……明天我叫那些技师们都回来营业,您看……”馒头经理打算跟几个大股东商量一下,到底怎么应对。

  孔老头看了看手表,不爽的说道:“这才下午四点钟,你就说很晚了?平时这点儿,你们不都是刚上班吗?”

  呃……说的也是……

  等等,你为啥了解得这么清楚?

  馒头经理瀑布汗,当然他绝对不敢拿这话问孔老头。

  现在有求于人,对方又是出身不良人,他只能拿出手机联系技师。

  “都叫上啊,可别漏了,藏着掖着可不好。”光头哥摸着他那满是胡子茬的下巴,嘿嘿笑着,“这可关乎我们调查结果,要是漏了谁,正好她又有问题,这责任你可担不起呀。”

  “明白,明白,放心,不会漏的。”馒头经理不迭的点头,大哥,你能别笑得这么像反派吗?

  一个刚来就关注价目表的江寻,一个对风尘女郎作息时间了如指掌的孔老头,还有一个比指上人间黑道靠山都还像黑社会的光头哥,不良人招的都是什么人啊。

  怪不得这个组织会起这个名字。

  馒头经理不禁为今晚上班的姑娘担心起来,他们不会以办案为借口,把那些姑娘抓紧“刑房”里严刑逼供吧?

  “我觉得……我们这么大张旗鼓的,就算让技师全都上班也未必有用。”这时候,孔老头的小女儿,那个身穿青花瓷旗袍的女人忽然开口了,她略带沉思忧虑之色,“怪物又不傻,应该早就察觉了,岂会让我们如愿?”

  青花瓷女人说的不无道理,然而江寻只是笑了笑:“你为什么觉得是我们在猎杀怪物?”

  江寻的反问,让青花瓷妹子心中一怔。

  这青花瓷妹子还保留了上位者的思维惯性。

  无论不良人、特调局,还是长和国警务署,都是他们追查、缉拿恶人,单方面追捕。

  恶人反过来攻击警察总部,或者追捕警察的事情,那就很少发生了。

  作为狩猎者的思维惯性,让青花瓷女下意识的认为,他们过来追查怪物,怪物有察觉之后就会躲起来。

  然而事实上,对怪物来说,武者和异能者才是最好的血食。

  猎鬼人美其名曰猎鬼人,实际上大多数时候,他们是鬼怪的猎物。

  而猎鬼人调查怪物的时候,经常是以身做饵。

  他们这一次,也是如此。

  对这一点,已经执行过一次灭杀鬼怪任务的戴队长深有体会,他赞同江寻的话,开口说道:“与其担心怪物会不会出现,倒不如担心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说到这里,戴队长看了江寻一眼:“你见过怪物?”

  呃……这问题该怎么回答?

  “见过不少吧……”江寻含糊的说道。

  “不少?”戴队长不知道该说啥了,怪物出现总共才没多久,江寻居然说自己见过不少怪物,这牛皮吹的。

  不过戴队长也不拆穿,他心中清楚江寻肯定见过怪物,否则不会对怪物产生这样见解和看法。

  一个见过怪物,还能活下来的人,也算是有些本事了,再差也不会拖后腿。

  “技师我都让人联系好了,大概得半小时才能到齐,各位要不先用餐?”馒头经理放下电话说道。

  指上人间的工作人员,本来就住得不远,赶过来用不了多少时间。

  孔老头道:“专门吃饭就不必了,就把我们当成是普通客人,到时候跟其他客人一起在自助餐厅吃就行了。”

  “就是,吃什么饭啊,干正事儿要紧。”光头男也跟着附和,他一边说话,一边还搓了搓手。

  馒头经理:“……”

  不知道是不是头上的灯光有点黄,他感觉光头男说的是……

  干正事儿……要紧的。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