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熟悉的老地方

第一百五十二章 熟悉的老地方

  不良人这个组织,已经有千年历史了,它最早可以追溯到太夏的大梁时代。

  这个组织,原本为官府服务,主管侦查缉拿逮捕审问等等,相当于太夏的捕快系统,但权力比捕快大,他们可以对犯人用私刑。

  当时不良人的私刑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的。

  不良人之所以叫不良人,是因为这个组织一开始成立的时候,用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在太夏大梁之前,狱卒、捕快、刽子手、用刑人的地位都非常低。属于“下九流”,一旦做了这些职业,三代之内不能科举。

  往往只有那些过得不如意,甚至劣迹斑斑的人,才会从事这些职业。

  而且除了刽子手之外,其余职业都收入微薄,甚至要靠敲诈勒索来过日子。

  于是,大梁官府起先征用有恶迹者充任侦缉逮捕的小吏,称‘不良’,百姓俗称为‘不良脊烂’,其统管者称‘不良帅’。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不良人’的组织越来越强势,不断的有武者加入。

  尤其大梁内乱之后,各地诸侯割据,国运由盛转衰,皇权也被一再削弱。

  那个时候,已经不是皇帝控制‘不良人’,而是皇帝要跟‘不良人’商量,寻求‘不良人’的支持了。

  即便在大梁亡国之后,不良人也得以延续下来,成为超脱皇权之外的一个组织。

  甚至在后来的几次改朝换代中,隐隐可见不良人的影子。

  这种拥有核心传承,拥有大量高手的组织,从来都令统治者头疼,但又没有办法灭掉它,因为太夏的超凡势力可不止不良人一个,如果统治者想要将这些超凡势力歼灭,它们就会联合起来,推翻皇权,改朝换代。

  所以,皇权也只能尽量与之合作,避免冲突。

  于是,铁打的超凡势力,流水的王朝皇权,太夏的王朝持续不过三四百年,可是几个超凡势力,都已经传承一千年以上了。

  千年时间,差不多和飞羽国、幽竹国的历史等长了。

  “江寻,你想加入不良人是不是有什么目的?”鱼冰凌好奇的问道,她感觉江寻的目标很明确,万里迢迢的来到太夏,明确要加入不良人。

  江寻点了点头:“不良人很特别,我的确有目的……呃,干嘛这么看着我?”

  “总感觉他们如果收了你,就是引狼入室了。”

  “我是那种人吗?”

  “是。”鱼冰凌坚定的点头,“你惹了这么多仇家后加入不良人,还对人家有所图谋,你说你干的这是人事儿吗?emmmm……话说你的‘目的’,不会是不良人某位高层的女儿什么的吧?你想再控制一个妹子?”

  鱼冰凌忽然想到了这一点,江寻头上冒出了三条黑线:“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良人有我加入,是他们的幸运,当然,我们也是互惠互利。”

  “切。”鱼冰凌不屑。

  “别闹了,我们要先通过考核,不良人的考核还挺麻烦的。”

  不良人作为这个世界上的超凡势力之一,它拥有深厚的底蕴,以及远古时代留下的传承。

  江寻想要的,是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东西。

  不良人掌管的一块上层世界流落下来的世界碎片。

  这块上层世界的碎片,被封印在一枚令牌内,不良人并不知晓世界碎片的使用和修复方法。

  即便对江寻来说,修复这块上层世界的碎片,也非常麻烦,前世的江寻,光是为了找寻修复方法,就耗费了足足十几年的时间。

  江寻加入不良人,主要想得到这块上层世界碎片的令牌。

  这块世界碎片落在他们手上,其实有些明珠蒙尘了。

  当然,江寻也会不良人足够的补偿,因为不良人是一个值得认可的组织,在一次次的世界末日到来的时候,不良人为了拯救太夏,付出了太多太多。

  在最绝望的时候,不良人曾经数次战至只剩寥寥数人。

  末世是残酷且血腥的,江寻很清楚这一点,有时候在末世中的人,会比怪物更可怕。

  然而,江寻也见多了国家、民族、军队,乃至普通百姓,在末世来临时众志成城,背水一战。

  他们的决心和死志,让人震撼。

  所以,哪怕经历了九十九次轮回,经历了无数尔虞我诈、生离死别之后,如果可能,江寻还是想能为这个世界的人们,多带来一些活下去的希望。

  江寻正要走进咸良酒馆,这时候,在江寻身边的水手服少女忽然轻轻后退了一步,然后,在她身边两侧的虚空,凭空出现了两个半圆形的薄膜。

  江寻愣了一下,他看得出来,这两个半圆形的薄膜是空间扭曲所造成的,算是两个空间障壁。

  江寻正想用精神力探入水手服少女的识海,问问她要干什么的时候,他就看到这两个半圆形的空间障壁,像是贝壳一样合起来,将水手服少女给包裹住了。

  下一刻,水手服少女就消失了。

  江寻:“???”

  鱼归晚忍不住捂住小嘴:“那位姐姐怎么不见了?”

  她还挺喜欢这个姐姐的,又安静,实力又强,最主要的是……漂亮,鱼归晚是个颜控,这么漂亮的一位姐姐,要是突然消失掉,她会觉得好可惜。

  “江寻,她走了?”鱼冰凌诧异的问道。

  “没。”江寻开启精神领域感受了一下,水手服少女并没有用空间能力隔断江寻的精神力,这使得江寻能很清楚的感受到她的存在。

  “她还在,她应该是听到我要去参加不良人的考核,不愿意出现在人前,可能是社恐吧,或者是考前自闭什么的,她应该是打算在这里等我们……”

  “还能这样?”鱼冰凌感到惊奇,这能力也太适合水手服少女了,可以随时自闭,她应该很喜欢独处在一片只有自己的时空中吧……

  江寻尝试着用精神力去联系水手服少女,对方果然没有拒绝。

  于是,江寻又出现在水手服少女的精神世界中,看着那片碧绿的水潭,还有水潭岩石之上坐着的圣光少女。

  每次江寻来到这里,都会赞叹与此处风景的美丽。

  “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江寻也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到现在,她都不知道水手服少女的名字。

  少女沉默了一会儿,她朱唇轻启,吐出了一个字:“空……”

  虽然是在精神世界,但这依旧是少女第一次开口说话,她的声音像是被风吹起的蒲公英。轻柔、缥缈。

  江寻愕然的看向水手服少女。

  “能告诉我全名吗?”

  少女犹豫了一下。

  “颜月空……”

  ……

  颜月空自闭消失了,而宋书月也告别江寻等人离开了,一时间,江寻身边又只剩下鱼归晚和鱼冰凌两姐妹。

  他踏入咸良酒馆。

  一个曲尺型的实木柜台,后面站着一个穿着长衫的掌柜,在这掌柜的背后,放着一坛一坛的泥封酒。

  江寻知道,咸良酒馆的酒,不乏陈年佳酿,甚至有泥封了上百年的女儿红,那酒倒出来,像是琥珀似的。

  只可惜,这些泥封的美酒虽然经得住时间的流逝,却经不住时代的变迁,如今的年轻人已经不稀罕这些了,对年轻人而言,这些黄酒远不如酒吧里的冰镇啤酒爽口,不如鸡尾酒漂亮性感,不如玫瑰酒那样色彩鲜艳又甘甜芬香。

  其实大家去酒吧就不是为了喝酒的,而是为了找刺激的。

  咸良酒馆显然毫无刺激可言。

  江寻没有理会那个掌柜,他走向了酒馆里面,在角落里的桌子上,坐着一个胡子乱糟糟的老头,他因为喝了不少酒,脸有些发红。

  在老头的对面,还坐着一个二十三四岁,身穿旗袍的女人。

  旗袍是白底锦缎,上面绣着精美的青花瓷纹路,看绣工绝对是价格不菲的手工品。

  此时,女人正在看书,她手边摆了一盏秀气的酒杯,酒杯里是半杯黄玉一般的女儿红。

  江寻知道站在外面掌柜只是雇来的,这位五十多岁的老头才是不良人在这里的负责人。

  至于他对面的青花瓷妹子,是老头的小女儿。

  江寻走过去,开门见山的说道:“打扰一下,我要加入不良人。”

  老头放下酒碗,打量了江寻一眼,青花瓷女也看了过来。

  老头一眼看出,江寻没有练过武,那就多半是异能者了。

  世界剧变之后,异能者的数目越来越多,但其实相当一部分异能者都很弱,他们的异能根本没什么卵用。

  老头曾经见过有人的异能是身体特别轻,可以飞起来,听起来好像很酷炫,但这人根本没办法在空中借力,只能靠往反方向吹气才能龟速前进,飞得比塑料袋还慢,不小心放个屁都能嘣回来好大一截。

  还有人的异能是把自己变透明,听起来似乎可以隐身,但实际上他的狐臭隔着五米远都能闻到。

  甚至老头还见过有人的异能是晚上脑袋可以发光,那画面实在太美,难以描述,这大概比达文西那根太阳照射才能发光的手电筒实用一些,所以……以后执行任务可以不用带手电筒了,只是要指望敌人是瞎子,因为他脑袋上的光没办法自行关闭。

  乱世降临之后,很多人想着加入一个厉害的势力,在一群强者中怎么都能安全一些。还有一些人自以为是救世主,可以行侠仗义了。

  于是,有太多太多的人通过各种引荐,找到不良人,希望能通过考核,加入组织。

  这些人当中,异能者占了绝大多数。

  一般练武的人都是有传承的,不说大势力出身,也起码有武道世家的背景,实力多少有点保证。

  可是异能者不同,这些人也许在昨天还是普通人,今天忽然觉醒异能,自以为一飞冲天,完全认不清自己了。

  加上异能者的实力,不像习武人的实力那么容易判断,这给不良人的考核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所以,不良人各大情报处,都不太喜欢前来考核的异能者,主要靠谱的太少了。

  “异能者是吧?”老头确认了一遍。

  “是。”

  “好吧。”老头拿着酒碗的手,手指划了划,虚指鱼冰凌和鱼归晚,“只有你一个人加入,还是她们两个也一起。”

  “就我一个人加入,不过我跟她们从来都一起,我听说不良人内部的别墅区也允许带家眷入驻,到时候她们就按我的家属算吧。”

  老头无语的看了江寻一眼:“你说的没问题,但前提是你能成为不良人的正式成员,这难度可不小。”

  老头委婉的提醒道,不良人确实有专门的别墅区,那里面无论设施也好,安保也好,都是太夏顶级的,而且会定期发放福利,这其中包括了一些珍贵的修炼资源。

  然而想住进别墅区,哪有那么容易。

  “而且我现在有事儿,十分钟后我要出发去岷西城,没空带你去考核,你在这里等一下吧。”

  岷西城?

  听到这个地点,江寻心中一动,太夏爆发怪物危机的时候,各地的怪物如野草一般出现,简直层出不穷,这使得太夏的猎鬼人忙得焦头烂额。

  然而即便怪物众多,江寻对岷西城的怪物还是印象比较深的,因为这次怪物灾难的爆发地点有些特殊。

  它爆发在了一座桑拿洗浴城里面。

  前世的时候,因为这个怪物,江寻也不得已进入这座桑拿洗浴城,在里面斩妖除魔。

  其实,随着江寻一次次穿越,许多怪物都是新冒出来的,不管是怪物的能力也好,出现位置以及出现时间也好,都在往次穿越中找不到相同的。

  比如之前蓝家的怪物,G850次列车的怪物,都是以前江寻没见过的。

  江寻不确定岷西城的洗浴城怪物会不会被取代掉了。

  按照江寻的经验,那些新出现的怪物,往往是完全不一样的。

  而爆发在老地方,时间也对得上的怪物,则有不小概率是江寻见过的。

  于是,江寻开口问道:“岷西城是出了什么事儿吗?”

  “怪物入侵。”老头淡漠的说道。

  “爆发地点呢?”江寻追问。

  老头奇怪的看了江寻一眼:“你问这么多干嘛?”

  对这种十万个为什么,老头有些不耐烦。

  “只是好奇。”

  老头起身,收拾自己的酒具,想想这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便随口说道:“指上人间洗浴城。”

  听到这个地点,江寻露出了一分意味深长的笑容。

  果然是那个熟悉的地方。

  “老先生,不如你也别专门带我去考核了,省得麻烦了,我就跟你一起去指上人间,也许中途能帮上点忙,就当这是一场考核了,怎么样?”

  老头诧异的抬起头来看了江寻一眼,这年轻人,还不知道怪物的可怕吧?这是真的不怕死啊。

  虽然来参加不良人考核的异能者大多数不靠谱,不良人也不胜其烦,但总体来说,但不良人的考核还是比较安全和平的,不会让那些菜鸟冒生命危险。

  老头正要拒绝,江寻却看出了老头的想法,抢先说道;“老先生,我见过怪物的,心中对怪物有概念,不会嫌命长去白送,而且,我是跟你们一起行动,会安全很多。”

  老头犹豫了一下:“你的异能是什么方面的?”

  “我算是精神系异能者。”

  哦?

  老头眉毛挑了挑,精神系异能还是相对少见的。

  虽然精神系异能者实力很差,近战能力近乎没有,但是要比侦查、联系、预警方面,精神系异能者却非常出众,是个不错的辅助,也许他真的能帮上一点小忙。

  “那……好吧。你可以跟着,如果你能活下来,并且只要帮上一点忙,就算你考核通过了,但是否能成为正式成员,却还要看你的实力。”

  ……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